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是因为工人要求涨工资?

2019-3-20 01:58|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4893| 评论: 0|原作者: 长河红阳

摘要: 在旧中国,资本家也是分层论等的,小资本家们拿不出几个小钱供养蒋介石这尊“大佛”!拿什么“上海的资本家”把4.12的元凶之一 —— 虞洽卿代表的大买办资本家们包裹起来,这是在做学问么?!

如题,这是杨天石老先生在一个读书沙龙上提出的新观点。此沙龙的发言整理成文章了,如下:

链接:http://www.sohu.com/a/300395893_120776

在微信公众号上也有:

长河红阳 | 问杨天石:4.12大屠杀的责任真的是在中共身上吗?

这老先生是这么表达自己的观点的:

【我只想举一个例子,我不知道赵先生对于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的4.12清党这个问题是怎么写的,依我个人的研究所见,当时有两个国民政府,一个在武汉、一个在南京,武汉政府的代表是汪精卫,南京政府的代表是蒋介石。 蒋介石在上海4月12日发动政变,对这个政变,现在历史学界有不完全一致的看法,一种看法是蒋介石在4月12日在上海发动政变,是一次反革命的政变,这大概是中共史学界传统的看法;第二种看法认为史称4.12政变,把反革命三个字摘掉了。最新的一种看法,杨奎松先生写的和台湾学者共同编写的一部海峡两岸共同研究的中华民国史,我看了以后大吃一惊,这本书不仅反革命三个字没有了,政变两个字也没有了,叫4.12事件。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我想讲的是当年武汉政府、汪精卫的统治底下,那个时候工人yundong风起云涌,工人、店员、三天一小罢、十天一大罢,刘少奇写过一篇文章讲中国大革命的经验教训,那个时候工人的工资可以加到吓人的程度,一个店员的工资几倍、几十倍的增加,而且工人要高兴的话,要把店主抓起来游街戴高帽,这是常有的事情,也就是说,在汪精卫统治下武汉的工人yundong出现了一些过左的倾向。如果罢工很多,三天一小罢、十天一大罢,社会生产、社会稳定还怎么维护?这一点刘少奇明确指出,当年的武汉工人yundong过头,有过左的倾向。
武汉的工人运动过左,上海的资本家就很紧张,上海的资本家就找蒋介石谈,希望上海的工人运动不要出现武汉当年的状况,上海的工人运动要维持在合理健康的水平上,如果工人运动也过头,上海的资产阶级没办法正常营业。4.12政变的原因很多,要从各方面来考察,但是我以为跟当年中共对群众运动、对农民运动、工人运动的态度有关,上海的资产阶级包括张嘉璈、陈光甫,他们之所以拥护国民党、拥护蒋介石反共,很大的程度上是从本阶级的利益出发,是为了希望有一个不要过头的、不要动不动就把资本家抓起来戴高帽子,希望不要出现这个状况。研究资本家对民国政府的态度,是研究民国政治变换重要的方面。】

第二段,尤其是红字部分就是他的研究成果:工人要涨工资,把工资涨到了不合理的程度,任着性子闹,共产党对“过左”的工人诉求进行支持,上海资本家就和蒋介石联合起来发动了4.12;倘若共产党不支持工人的不合理诉求的话,就没有4.12。这个研究成果几乎可以概括一句话:4.12共产党被屠杀,活该,谁让他当年支持工人索取过高的工资的!

这就是中国XX院的高级知识分子研究党史的心得!这前所未闻的结论太“新奇”,堪与“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媲美,但是,严肃的历史研究允许这样不负责任的“新奇”结论么?!

杨天石的这个结论怎么来的?是从别人书里讲述的史实中研究出的,就是他这讲话的第一段——杨奎松与台湾学者合著的一本书的内容。杨天石提到的杨奎松和台湾学者合著的书,是什么书名,他提也不提,别人也没办法查询验证,他到底是老老实实在转述那两人的观点,还是在其中掺杂了私货。即便这样,参照最基本的历史常识,我们不妨分析一下杨天石的这个转述里存在的问题:

蒋介石有能力发动4.12是因为他有军队——北伐军,但是,他也有短板:手中的武器都是苏联援助的。如果他敢发动反革命政变,那么,苏联就会断绝武器援助,蒋介石的下场就很难看了,起码北方节节败退的军阀们一个反扑就能把他打翻在地。不错,上海的资本家们有的是钱,但是,却弄不来蒋介石需要的武器:一战之后,在日本的强烈要求和威胁下,欧美军事强国都对中国进行武器禁运。且不说飞机、大炮、机枪,以及新兴的坦克要禁运,就是步枪这样的步兵轻武器也在禁运之列。当时也只有苏联对国民党的军队支援那些被禁运的武器(坦克除外)。蒋介石要发动反革命政变肯定得罪苏联,为了得到新的武器来源摆脱对苏联的依赖,一定要有一个军火贩子式的强大势力支持他日后的武器装备,这样的支持是上海资本家根本办不到,而欧美日那些在华有殖民利益的帝国主义国家才能办到的。如杨老先生提到的上海资本家和蒋介石根本弄不起事端!杨老先生你不知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打仗的武器装备没有着落,蒋介石不敢动手这是常识啊!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需要西方列强的支持。如杨天石所说:被“劳资矛盾”激怒的上海资本家们和蒋介石开个会就能发动4.12了?这和“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有区别么?这是一个严谨史学工作者在讲述他的专业么?!

蒋氏需要列强的支持,列强更需要蒋介石这个在华利益的代理人和守护者。因为北伐的目的之一就是反帝,把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的代理人——北洋军阀们打倒。这些军阀在北伐军的攻势下节节败退,列强的利益谁来守护?尤其是1927年1月“汉浔事件”中,英国在武汉、九江的两处租界,在武汉国民政府出动军队支持的群众反对声中被强行收回后,列强的危机感更重,它们虽然也布置了3万重兵保护他们利益丛集的上海,但是上海之外的地方顾不上,它们寻找在华利益的代理/保护者的需求更迫切。这些帝国主义国家开始做“星探”,找新的利益代理/保护人。美国人的眼光独到,就相中了北伐军的司令——蒋介石:

【许多美国人早就注意到了敢于“发动反俄国人政变”的蒋介石,已经取得了“越来越多的权力”。他们相信蒋能够“逐渐驱逐俄国人和中国共产主义势力”,并预见到以蒋介石为“独裁者”的广州政府有可能控制中国大部分地区。因此,他们极力主张对蒋介石应“稍加鼓励”,甚至“伴以多少慷慨一点的财政和军火援助”,反对象英国那样不分青红皂白地用武力,把打算走日本、泰国式改良道路的国民党“温和派”,推向“激进的广州赤党”一边。】

蒋介石也公开了他要寻找新“主家”的意思:

【“革命之成功,即友邦之利益”,“其扶持正义赞助我国军民者,中正爱之敬之”,恳求“友邦谅解”】

蒋介石的“友邦”是什么,国民政府在湖南的交涉员对英国驻长沙领事做婉转的解释:

【他(蒋介石)不是布尔什维克,“他目前正在利用俄国人为其服务,这符合目前需要,并且某些布尔什维克这主义宣扬的纲领,诸如反帝、改善民生,也同样是国民党纲领。但他不赞成共产主义,因为共产主义与中国百姓内心最深处的天性是不相容的”】

蒋氏的“友邦”里没有苏联,那么,这个友邦就指西方列强。他要寻求“扶持”、“赞助”的列强就是西方列强!

西方列强找到蒋介石,蒋介石也把希望寄托在列强那里,两下里一拍即合,才有后来的4.12反革命政变。这个反革命政变中,其决定性作用的是帝国主义对北伐的干涉!固然,杨奎松的书很成问题,把4.12反革命政变称作“事件”,但是,如上所写,帝国主义积极干涉这个决定性的因素,在杨奎松的书里从117页-143页都在大篇幅记载,然而到了杨天石这里却被“略去不表”了!至于杨天石刻意提到的“武汉工人索取过高工资”的内容,只在133页占了一半多的篇幅。而且篇幅这么少的内容仅是引发4.12的诸多间接原因中的一个!这个原因被杨天石提到并放大成了主因,大量记载的帝国主义的干涉因素却不去提,这算是做学问?在杨天石的勾描里,4.12反革命政变只是一群上海银行资本家和蒋介石开个会就办成了,这个杨天石,做的是什么学问?!

即便只说上海的资本家和蒋氏勾结,杨天石也没说实话!他的那段话里提到了张嘉敖,说到了陈光甫,可是,凭良心说话,这两个人是与蒋介石接洽策划4.12的幕后元凶么?当然不是!杨天石拉出这两个人绑在十字架上,是要拿这两个声誉还算干净的资本家做遮羞布,为真正的幕后元凶遮丑。

杨天石不提虞洽卿!虞洽卿这个人在4.12反革命政变中的坏作用奇大——此人作为上海银行资本家们的代表,在1927年3月26日蒋介石到上海后,牵头操办与蒋介石的合作交涉,3月29日,上海金融界的头面人物们在他的引领下拜见蒋介石;又是这个虞洽卿,在3月31日与上海商业联合会牵头成立“江苏兼上海财政委员会”。这是配合蒋介石对反革命政变的财政需求成立的一个“资金账户”。这个虞洽卿,坏得很!但是,杨天石绝不提这个人的名字,这算是做学问?

不要以为全世界就你杨天石一个人在看书!

虞洽卿的能量和他的身份很有关系——荷兰银行的大买办。荷兰银行的创始家族孟德辉家族和罗斯柴尔德家族是“同乡”,罗斯柴尔德称雄伦敦金融城,孟德辉会家族在荷兰创办荷兰银行和荷兰东印度公司。二者在西方列强金融界的地位和影响并不差多少。所以,在旧中国能当荷兰银行的大买办,身份和能量绝对是商界的顶尖。他拉进伙给蒋介石“打钱”充血的“同道”——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的顶级大买办不少,比如江浙财阀中的“台柱”-席氏一门,家族成员有在英国汇丰银行做大买办的,有在英国渣打银行做大买办的,有在华俄道胜银行做大买办的,有沙逊洋行做大买办的,有在英国德丰银行做大买办的,这可是个买办之家!论身价绝不次于虞洽卿。所以说,4.12反革命政变背后的金主,买办资产阶级是主力。这些大买办都是洋人们的走狗!维护的是洋人们的利益!他们撒钱给蒋介石,最终目的,为了他们主子不被踢出中国,他们跟这洋人好分肥。在旧中国,资本家也是分层论等的,小资本家们拿不出几个小钱供养蒋介石这尊“大佛”!拿什么“上海的资本家”把4.12的元凶之一——虞洽卿代表的大买办资本家们包裹起来,这是在做学问么?!

杨天石的“研究”,略去了蒋介石和帝国主义国家的勾结,包裹、遮掩住了买办资产阶级,其实就为了把它们背后共同的主子——帝国主义国家从4.12反革命政变中摘洗出来。为什么这个杨天石这么待见那些西方列强呢?他做学问,是不是有些别样的目的呢?必须怀疑此人的“学问”的纯净度!

这个果粉文里的杨天石的发言很不老实,这个果粉文的操刀者-编者也是个很有“脑筋”的果粉,为民国梳洗打扮很用心,比如文章一开头的第一个小节就用了这样一个标题:

长河红阳 | 问杨天石:4.12大屠杀的责任真的是在中共身上吗?

文章标题设定了非此即彼的两个结论:曾经的民国与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兵戎相见的“敌国”呢,还是你该眷恋、留恋、怀念的“故国”?你选哪样?

如说“敌国”,那么民国时候的中国人是现在中国人的仇敌?那现在人的爷爷辈儿、祖爷爷辈儿算什么?有些人前半生在民国,后半辈子在红色共和国,他们算什么嘛?敌国的敌人?俘虏?被改造、监押的对象?如果你不承认民国时的中国人是敌人,那么,“民国”就不是“敌国”,就是可怀念、眷恋、留恋,亲切的,永远回不去的“故国”,李煜词里“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的故国。所以呢,对民国不要那么刻薄,不要那么仇视,我们应该敬民国、尊民国、念民国、想民国是不是?大家都来做果粉好不好?再向前想一下,好好的民国怎么就成了“故国”?怎么就在大陆销声匿迹的?是什么样的力量做了这个事情?这股力量是善是恶不该认真想一想?

看,这六个字就有个套,你钻不钻?你钻就绕不出来了;你不钻?这句话你都答不来,切……

高级果粉的脑筋是不一般。不过这样的脑筋是罔顾常识的一种诡辩术:所谓“民国”,如果对外国、外国人来讲,它是可以被当做“敌国”或者“友邦”来看待的;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讲,民国年间的中国人也好,现在红色共和国的中国人来讲,那只不过是代表(曾经代表)中国的一个国号/政府的名称!什么“敌国”,什么“故国”,谈不上,论不着!硬要对这现在的中国人问:民国是“故国”还是“敌国”,那不是把现在的中国人当外国人了?这个果粉文的编者是个什么样的心态呦!

民国这个东西,无论在1911-1949时候,还是在现在来看,都是一个极端不合格的中国政府!它乃是一个王朝尾巴没割尽的怪物:袁世凯称帝不就是个活例?康有为撺掇溥仪复辟失败之后也没有被民国政府杀头嘛;至于说蒋记民国的父子相传和王朝时代有两样么?“四大家族”把持权柄与王朝时代没两样——权势集中于最高统治者及其家族与姻亲手中。就这么一个东西,只配人民用脚投票的玩意儿,居然还让人做选择题:“敌国”?“故国”?嚯,好不要脸!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6-27 01:55 , Processed in 0.01490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