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人物故事 查看内容

“末代总统”李宗仁 —— 有三件事令其对共产党态度完全转变 ...

2019-4-13 22:1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7643| 评论: 0|原作者: 宗禾|来自: 察网

摘要: 第一,中国军队在朝鲜战争中显示了力量,把美军从鸭绿江边赶回去,使之遭到了历史上最大的败绩。第二,印度军队入侵中国领土,中国军队在反击中不仅把把侵略者赶出边界,甚至几乎打到了加尔各答。边界事件的结果,中国释放了对方两万名俘虏,退出了占领的印方入侵前边界以外的全部土地。第三,中国成功爆炸了原子弹。 ...
李宗仁的大儿子李幼邻说:“父亲在美国期间,有三件大事使他对中国共产党的看法完全转变了。第一,中国军队在朝鲜战争中显示了力量,把美军从鸭绿江边赶回去,使之遭到了历史上最大的败绩。第二,印度军队入侵中国领土,中国军队在反击中不仅把把侵略者赶出边界,甚至几乎打到了加尔各答。边界事件的结果,中国释放了对方两万名俘虏,退出了占领的印方入侵前边界以外的全部土地。第三,中国成功爆炸了原子弹。美国苏联才有原子弹,这两个大国以此称霸,象要平分世界。中国有了原子弹,打破了他们的垄断局面,形成了新的三角平衡。我父亲常慨叹,我们统治国家多年,连一部象样的单车(自行车)都造不出来,我们不得不服输。”

“末代总统”李宗仁回国前后:有三件事令其对共产党态度完全转变

▲一九六三年七月十四日,《欧洲周报》发表了奥古斯托·玛赛丽的《李宗仁先生访问记》。李宗仁之所以是李宗仁,及李宗仁之所以后来会回归祖国,不难从这篇访问记中寻到其思想的轨迹——李宗仁说:“蒋说我是一个共产党,我回答说我不是共产党,我甚至也不喜欢共产党,但是我不否认今天共产党为中国所做的事情。我宁愿继续做一个诚实的人和可怜的政治家,但我不能不说实话。中国从来没有象现在组织得这样好。我怎么能够抹煞事实呢?我为什么应该歪曲事实?是为了宣传吗?但是一个人所能进行的唯一的宣传,就是为了事实真相。”(《归根——李宗仁与毛泽东周恩来握手》P397)

▲李宗仁评价蒋介石:“关于蒋,我只能说史迪威将军常说的话。这就是,他有许多缺点。就我个人来说,我很喜欢他。我们都是失败者。许多年来,蒋一直是中国的元首,而现在他的举动好象他的经验还没有一个村长多。他不懂历史。每年一度他站在金门、马祖海边的悬崖上发表演说。他总是重复着同样的一句话:‘我们一定要回去。’很难说他本人是否了解这一事实:回大陆是不可能的。”(《归根——李宗仁与毛泽东周恩来握手》P396)

▲李宗仁一九六三年十二月中旬来到苏黎世,盼望程思远早日到来。陈思远专乘飞抵苏黎世回见李宗仁,传达周总理四点指示。程思远说:“周恩来总理嘱咐我向你问候,关于德公(即李德邻—李宗仁)回祖国的问题,他有‘四可’的意见,要我转达给你:第一,李先生可以回国来在祖国定居;第二,可以回来,也可以再去美国;第三,可以在欧洲暂住一个时期再定行止;第四,回来以后可以再出去,如果愿意回来,可以再回来。总之,来去自由,不加拘束。周总理还希望你这次务必按时回美国。”李宗仁听完就说:“我只要‘一可’,回到祖国定居,安度晚年。”(《归根——李宗仁与毛泽东周恩来握手》P400-401)

▲黄纫秋女土对他(指李宗仁)聊天生活的记述,绘声绘色,极为传神:“自一九五八年到一九六三年这几年来访的客人不少,每周都有不同的访客,李一见有客来,总是阿可大笑,连叫欢迎!尤其是一些同病相怜的失意官僚与政客,一谈就是几小时,自然全是政治上的是是非非。如:某大员坐拥数十万精锐而不堪一击;蒋介石临阵换将和遥控指挥,以致失败;某人丢了东北,蒋居然不加追究;…美国人眼光狭隘,缺乏远大眼光的政治家,若他们竭力援华,怎会发生韩战呢!这样的谈话多是与志同道合之士。”(《归根——李宗仁与毛泽东周恩来握手》P392-393)

▲李宗仁在苏黎世与程思远见面时说:“树高千尺,叶落归根。到美国十四个年头了!老了!人到晚年,更思念祖国。帝国主义者讽剌中国是一个地理上的名词,一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中国才成了一个真正统一的国家。如今民族团结,边陲归心;国际地位,与日俱增,这样一个祖国,是值得我们衷心拥护的。想想在我们政权下的糜烂和孱弱,我是服输了。”(《归根——李宗仁与毛泽东周恩来握手》P400)

▲李宗仁夫妇于1965年6月,秘密离开纽约赴苏黎世,然后由苏黎世乘飞机返国。途经巴基斯坦卡拉奇,在卡拉奇逗留了几天,于1965年7月18日上午7时许飞机在广州白云机场降落,稍作休息继续起飞,上午11时,飞抵上海虹桥机场,周恩来、李先念迎接。李宗仁显得十分激动,连忙快步上前,抱住周恩来。周恩来亲切地说:“你回来了,我们欢迎你!”(《归根——李宗仁与毛泽东周恩来握手》P412)

▲李宗仁回国声明全文

【在国内外一片大好形势中,我已经从海外回到人民祖国的怀抱里来了。此行受到中国共产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方照顾,感激良深。当飞抵北京机场之际,又受到热烈的欢迎,内心激动,尤难自己。谨借此先向党和国家领导人表示由衷恳切的谢意,并述个人愿望和感触以告国人。
首先我所欲言者,即16年来,我以海外待罪之身,感于我全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英明领导之下,高举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的红旗,坚决奋斗,使国家蒸蒸日上,并且在最近已经连续成功地爆炸了两颗原子弹。这都是我全国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成果。凡是在海外的中国人,除少数顽固派外,都深深为此感到荣幸。我本人尤为兴奋,毅然从海外回到国内,期望追随我全国人民之后,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并欲对一切有关爱国反帝事业有所贡献。今后自誓有生之日,即是报效祖国之年,耿耿此心,天日可表。
其次,我深愿以留美十多年所得的感觉,寄语留台国民党。这些年来,美国表面上以“反共”为名,实际上乃进行着一系列反华、反世界人民的肮脏勾当,企图孤立中国、控制世界。狼子野心,路人皆知。特别自约翰逊主政以后,更变本加厉,扩大侵越战争,甚欲借此挑起一场跟中国人的战争。此举不仅引起了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同声谴责,也遭到了其国内各界知名正义人士不断反对和抨击。此种情况,为美国立国以来所仅见。
我尤欲寄语留在台湾的国民党同志者,多年以来,美国必欲据台湾为己有。阴谋诡计,无所不用其极。台湾省是中国不可分割的神圣领土,绝不容许美国霸占。台湾与大陆的统一,纯属中国内政,绝不容许美国插手。吾党同志继承孙中山先生爱国反帝的革命遗教,与中国共产党有过两度合作的光荣历史。当此美帝国主义亟欲谋我之际,何忍引寇自重,为敌张目,甘为民族罪人、国家蟊贼。深冀我留台国民党军政同志凛于民族大义,也与我采取同一步伐,毅然回到祖国怀抱,团结抗美,一致对外,为完成国家最后统一作出有用的贡献。
最后,我深望海外侨胞和各方人士也应该坚决走爱国反帝的道路。1949年,我未能接受和谈协议,至今犹感愧疚。此后一度在海外参加推动所谓“第三势力”运动,一误再误。经此教训,自念作为中国人,目前只有两条道路可循:一就是与中国广大人民站在一起,参加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一就是与反动派沆瀣一气,同为时代所背弃,另外没有别的出路。祖国早已宣布“爱国一家、不分先后”和“来去自由”的政策,此次我以待罪之身,也能获致宽大的待遇,就是一项具体证明。亟盼海外友好乘时奋起,拥护祖国,幡然归来,犹未为晚。
宗仁老矣,对个人政治出路无所萦怀。今后惟愿尽人民一分子的责任,对祖国革命建设事业有所贡献,并望能在祖国颐养天年,于愿已足,别无他求。谨布荩忱,敬祈垂察。(《李宗仁大传》407-408)】

▲1965年7月26日上午,毛主席接见了李宗仁(陪同接见的有程思远)。毛主席同他及夫人亲切握手,说:“你们回来了,很好,欢迎你们。”李宗仁对毛主席说:“这一次回到祖国怀抱,受到政府和人民热烈欢迎,首先应对表示由衷的感谢。几天来我们在北京地区参观访问,亲眼看到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果,感触颇深。我们为祖国的日益强大而感到十分高兴。”毛主席说:“祖国比过去强大了一些,但还不很强大,我们至少要再建设二三十年,才能真正强大起来。”(《归根——李宗仁与毛泽东周恩来握手》P420)

▲经过周恩来的介绍,李宗仁先生和前来欢迎的爱新觉罗·溥仪先生见了面。中国封建王朝的末代皇帝与中国最后一任代总统,在新中国人民政府的首任总理的面前,象一对亲兄弟似地握手。周恩来看着溥仪对李宗仁说:“溥仪先生新生了。你看他五十多岁了,不象吧?”溥仪望着李宗仁说:“李先生,欢迎你回到我们伟大祖国的怀抱里来。”李宗仁又和溥仪紧紧地再握了一次手。当时在身旁目睹这个场面的程思远先生每逢谈起此情此景,都感慨万端地说:“纵观上下几千年,纵横五大洲,历史上有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政权能够这样?不但把一位末代皇帝保存下来,改造成了新人;而且,末代的总统也万里来归。这只有中国共产党创立的新中国才能做到!”(《归根——李宗仁与毛泽东周恩来握手》P415-416)

▲1965年9月26日下午3时,回国后的李宗仁在全国政协礼堂举行了盛大的记者招待会。李宗仁怀着激动的心情,首先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对他回归祖国的热情接待表示感谢,接着发表了回国后的感想。他说:“目前我国民族团结国家统一,不仅为百年来所未有,且为中国史无前例的新气象…孙先生所创立的革命的三民主义理想已究全实现。现正在建设社会主义的大道上向前迈进。事实上已经超过了孙先生当年的理想……新中国在经济方面取得的伟大成就,超过了我在美国时所想像的百数十倍。16年便有此巨大成就,是世界罕见的奇迹。一百多年来,中回受尽帝国主义的压迫和欺侮。帝回主义者说,中国人是‘东亚病夫’,一盘散沙。但现在在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我六亿五千万人民已经完全觉醒,团结得像一家人,显示出空前无比的威力。现在我们不是‘病夫’了,而是巨人了!我这个七十五岁的老人也感到很自豪!”(《李宗仁大传》P410)

▲李宗仁夫妇在程思远和郭德洁陪同下到东北参观回来,邵力子来看望李宗仁,刘仲容亦在座。邵问李参观东北的观感。李宗仁说:“真想不到短短的十几年,生产建设这样进步。现在长春汽车厂竟能生产那么好的卡车和轿车。再给二十年的时间,不打仗,埋头建设,我们一定能在世界上赶到前面去。”(《归根——李宗仁与毛泽东周恩来握手》P424)

▲李宗仁的大儿子李幼邻说:“父亲在美国期间,有三件大事使他对中国共产党的看法完全转变了。第一,中国军队在朝鲜战争中显示了力量,把美军从鸭绿江边赶回去,使之遭到了历史上最大的败绩。第二,印度军队入侵中国领土,中国军队在反击中不仅把把侵略者赶出边界,甚至几乎打到了加尔各答。边界事件的结果,中国释放了对方两万名俘虏,退出了占领的印方入侵前边界以外的全部土地。第三,中国成功爆炸了原子弹。美国苏联才有原子弹,这两个大国以此称霸,象要平分世界。中国有了原子弹,打破了他们的垄断局面,形成了新的三角平衡。我父亲常慨叹,我们统治国家多年,连一部象样的单车(自行车)都造不出来,我们不得不服输。”(《归根——李宗仁与毛泽东周恩来握手》P403)

▲1966年,在参观海南岛后,李宗仁感慨地说:“如果不是社会主义制度,这种事连想也不敢想呀!”王友林同下,参观了市容、港口、エ厂。在参观江新港时,李宗仁看到这个可以停泊万顿轮船,连接着通往亚洲、欧洲数十个国家和地区航线的现代化大港口又不禁感慨地说:“孙中山在建国方略中,提出建黄埔、湛江大港的理想,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实现了,是孙中山先生所想象不到的。”(《李宗仁大传》P411)

▲1966年,李宗仁回故乡广西参观,在参观中,他为家乡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感到惊喜。与过去桂系的“广西建设”相比较,李宗仁认为:“以前我们在广西20多年,只在黄县掳了一个日榨100多顿的糖厂,南宁有一个印刷厂和制革厂,柳州有一个机機厂,橋州有一个硫酸厂,都是规模很小的。现在的广西,在短短17年内就建立起那么多、那么大的エ厂,我确信只有社会主义才会有这样高速度的发展…过去我们在广西穷千苦千,也曾想要“建设广西,复兴中国”,可事实上办不到。现在新中国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国民经济在发展,在不少地方大大超过了当年孙中山先生的理想,这怎么能不令人折服呢?”(《李宗仁大传》P412)

▲李宗仁在病榻弥留之际,口授写了一封信给毛泽东和周恩来,表示感谢之意。据程思远记述,李在简短的信中说:“我在一九六五年毅然从海外回到祖国所走的这一条路是走对了的。”“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我深深地感到能成为中国人民的一分子是一个无比的光荣。”“在我快要离开人世的最后一刻,我还深以留在台湾和海外的国民党人和一切爱国的知识分子的前途为念。他们目前只有一条路,就是同我一样回到祖国怀抱……”(《归根——李宗仁与毛泽东周恩来握手》P454)

▲李宗仁于一九六九年一月三十日午夜十二时,在祖国的土地上叶落归根,享年七十八岁。周恩来总理参加了于二月一日在北京八宝山公墓礼堂举行的遗体告别仪式。周恩来在仪式上说,李宗仁先生临终前写的这封信,是一个“历史文件。”(《归根——李宗仁与毛泽东周恩来握手》P455)

▲1966年就在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最后接见李宗仁这一年,十二月二日上午,有人发现白崇禧死于台湾松山路寓所的地板上,尸体周身发绿,睡衣和床单都被撕得稀烂,表明他死前十分痛苦。他的床头柜上还有半杯酒,有人说他的就还没喝完呐。他死的时候七十三岁。

一九四九年年底李宗仁飞去美国之后,白崇禧被蒋介石劝去台湾,表面上倍受尊敬,蒋介石亲自在草山设宴欢迎白崇禧,并在台北松山路为他置了一幢十分豪华的寓所,实际上周围都密布特务。蒋介石只任命白“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挂个空名,而再也不提许诺过给白任国防部长之事。

一九五二年,由蒋经国任局长的国家安全局派人去査抄了白崇禧和薛岳的家,连地板都挖开搜査。白很生气,当即打电话责问蒋经国,蒋经国回答说:“健公,这并不是我的意思,你不信,打电话去问总统好了。”由又打电话给蒋介石。蒋回答说:“我知道这件事;不仅对你们两人如此,人人都应该这样来一次。”事后了解,只是对白、薛两家如此。一次,白的夫人马佩璋去香港,刚到机场,检査人员对马说:“你的皮包里如果有信件,应该交出来由我们代你寄出,不应该由你带去。”马佩璋只好从皮包中取出封信,随手撕毁,说没有什么要事,不必交出邮寄了。

从一九五五年到一九六五年间,人们常常能在瑞芳一带的高山峻岭,发现白崇禧在持枪追逐野兽。与他作伴的,是台湾早期煤业界巨子李建兴、李建和两兄弟。当年白崇禧奉命来台湾“宣慰”台胞,镇压“二二八事件”;李建兴因为母亲姓白,与白崇禧礬上亲戚,从此白、李两家,俨如世交。白崇橲喜好狩猎,李建兴特为白开辟了一幢休闲别墅,经常来此打猎聚首,消磨时光。

李宗仁到美国之后,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白崇禧便奉命出来讲话,或是发电报写信,对李宗仁发出一番责难。李宗仁也能体谅他身在台北,不得不奉命说这些言不由衷的话。

据程思远记述:一九六五年七月中,李宗仁从海外回到祖国。七月十九日上午,周恩来总理在上海文化俱乐部接见李宗仁时说,白崇禧颇自负,其实在政治上并无远见。他竟相信蒋介石,被骗到台湾去了。我很为他的安全担心。

周恩来真有先见之明,白崇禧的死因据说至今还是个未解之谜。

(《归根——李宗仁与毛泽东周恩来握手》P451)

“末代总统”李宗仁回国前后:有三件事令其对共产党态度完全转变

“末代总统”李宗仁回国前后:有三件事令其对共产党态度完全转变

【宗禾摘自陈敦德著《归根——李宗仁与毛泽东周恩来握手》(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9年版)、荣维木著《李宗仁大传》(团结出版社2008年版)等书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9-4-22 06:39 , Processed in 0.018437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