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996争议为何发展成社畜群体的内部撕扯?

2019-4-17 00:06|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30390| 评论: 0|原作者: “昱微”|来自: 激流网

摘要: “精神资本家”们非常理解真正的资本家的处境:在严峻的大环境下,他们为了企业竞争力只能采取996,工薪族不喜欢可以滚蛋呀,想替代你的人多了去了。呼吁不加班既损害企业利益,又扼杀他人的奉献精神,更重要的是还拉低了国家竞争力,日本泡沫经济破裂后如果没有社畜们的加班奉献,能恢复吗? ...
996争议为何发展成社畜群体的内部撕扯? 热点 17秒前 1 激流网 0

自马云一段“支持996”的企业家发言出现后,996话题向更多人延伸。


马云表现出典型的幸存者偏差视角,他强调作为企业家的自己远不止工作了996、而是12✖️12,不仅比你优秀还比你努力。能参与996的年轻人应该感到荣幸,毕竟年轻、有机会,此时不付出更待何时?


站在高层玻璃窗前喝咖啡的马云老师可能不知道,他脚下的芸芸打工者早已把家里的成功学扔到【多抓鱼】卖了,还卖不出去。越努力越幸运的鸡汤不适用了。早有人认清现实。

什么是现实?如经济学家林采宜指出:这个世界的大部分人都是马云评判体系下的“不成功者”,付出就能得到回报的是少数。





但在骂马云的人不断增加后,支持马云的论调也进一步爆发,有趣的是,支持者也好、反对者也好,明明都是社畜,却互相为难、彼此撕裂,成功转移矛盾重点。


于是一场初衷是改善劳工环境的运动,变成了社畜群体的内部撕逼。



精神资本家的养成


坚决支持马云的第一拨人仍然是“越努力越幸运”的代言人,哪怕他们口袋空空,但奈何不了成为“精神上的资本家”。


“精神资本家”们非常理解真正的资本家的处境:在严峻的大环境下,他们为了企业竞争力只能采取996,工薪族不喜欢可以滚蛋呀,想替代你的人多了去了。呼吁不加班既损害企业利益,又扼杀他人的奉献精神,更重要的是还拉低了国家竞争力,日本泡沫经济破裂后如果没有社畜们的加班奉献,能恢复吗?


况且企业家并不坏,虽然996,但包三餐!汉堡包随便吃,工作到8点有大餐馆外卖,10点以后还可以打车回家、报销费用。这么好的加班福利,不比一个人回家后对着电脑煮泡面强?反正早下班也没事儿干,还不如趁年轻、多努力,对得起你自己,也对得起你的老板。


这批“精神资本家”不一定是996公司职员,很多甚至是大学生,他们都是权威规则下的受害者。


比如在学生时代被剥夺了个性表达,更相信”每天睡4小时、上厕所都要背题最后考上北大“的励志故事,而当他们睡4小时成绩还没提高时,会被教育反思学习方法和精神状态,为了梦想还可以继续搏一搏。


因而一旦遇到问题,会先想一想那些成功且不抱怨的人,然后反省自己:我做到了绝对努力吗?我有资格反抗吗?想了一圈后终于意识到:996算什么,高考全年无休、每天只睡4-5个小时都过来了,还有什么不可忍受!为了梦想怎么都可以忍受!


尤其在当下这个看似充满选择、个体拥有自由的时代,“精神资本家”们更会将问题指向个体。如齐格蒙特·鲍曼在《流动的现代性》中指出的:现代社会在带给个体无限选择的同时,也剥夺了他们集合起来以维护群体利益的机会。你一旦拥有了选择自由,也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这反而是更难反抗的不自由。

东京夜景之美,是因社畜在加班


而“精神资本家”中的另一些人,则经历过吃不饱、睡不好的苦日子。他们害怕失去工作,只能捍卫它。


比如从小城镇到北上广奋斗的年轻人。他们或许曾住廉价房被赶出来、被假招聘骗钱、羡慕城市的光鲜亮丽但无钱消费,所以好不容易有工作了,只能拼命抓住、接受一切,并用“梦想”为自己洗脑。毕竟其中的许多人出于面子也好、生活状态变化也好,已经回不去小城镇了。


去年开始的裁员潮更捍卫了这套逻辑。正如当年日本社畜文化的开创者们所想,当面对不接受加班只能被裁掉且难以找到其他工作的压力时,加班当然是政治正确。


在上述两种人眼里,支持996的人只能用“矫情”二字形容,不知人间疾苦,擅长自我感动。


近日来源于快手的“安全帽质量”视频就反映了这种内部撕裂。





很多人拿底层劳动者说事儿,认为他们何止996、甚至面临安全威胁,而新媒体从业者只维护白领们不加班的权利,根本看不到更底层。


所以维护不加班权利的白领更是盲目自私,或矫情的!只要有比自己惨的,就不可以喊惨。




但正如网友们的反驳,都是打工者,为什么要比惨?反而应该联合起来维权。



以热爱之名接受996的谬论


除了捍卫资本逻辑而不自知的人外,当下还有一套应对996的论调被推崇,即“其实不存在996这个问题,只要是喜欢的、值得的,就愿意无条件996”。


一些自由职业者也跳了出来。他们炫耀自己没日没夜地工作,比如画插画、开小课程训练营,但非常快乐啊!于是奉劝不满意的程序员们辞职来做自由职业。





而自由职业者所谓的工作模式,并不能和程序员等人的996同日而语。


自由职业者表面自由,其实压力更大,还没有社会保障体系。况且要让已经在996公司内固化了技能的人去做什么自由职业呢?工种并不一样。




而热爱之名也好、自由职业也好,没有谁比谁更优越、更有资格反抗或妥协,而是尊重每一个个体取得更好生活权利的愿望。


经济学家邵宇指出“程序员对996工作制的‘集体诉讼’,是在一定忠诚度的依托下,集体表达呼声,目的在于改善福利及其与组织的关系。”


也就是说,在大批裁员后,员工不敢轻易离职,但裁员导致剩下的员工工作压力更大,程序员由于对工作还有一点忠诚度才想集体发出声音,在现有的工作框架下完善制度。


所以社畜们才要团结起来捍卫每一个人美好生活的权利,每一份职业的环境改善都息息相关。毕竟要等企业家自己改善,是不可能的!它又不做慈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5-20 10:28 , Processed in 0.050319 second(s), 16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