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自己“证伪”自己的阳和平先生 —— 尴尬不尴尬?

2019-5-20 13:57|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78998| 评论: 14|原作者: 红色经济观察编写组

摘要: 阳先生不仅成功地“证伪”了他自己“严格定义”的利润挤压危机说,而且还成功“证伪”了他自己的生产过剩危机说。如此“证伪”自己的阳和平先生,尴尬不尴尬呢?

自己“证伪”自己的阳和平先生 —— 尴尬不尴尬?

 

红色经济观察编写组

 

       红色中国网开始发布今年的《红色经济观察》系列以来,引起了许多朋友的关注,其中也包括我们的老朋友阳和平先生。阳先生为此专门撰文:“工资上涨真的能压垮资本家吗?——用数据说话来分析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起源”,发表于激流网(http://jiliuwang.net/archives/81798)。

       在这篇文章中,阳和平先生花了不少心思,费了不少力气,一心要批倒利润挤压危机学说。所谓利润挤压危机学说,就是认为在一定条件下、资本主义积累会导致工人阶级力量上升并导致资本家利润率下降进而引起经济危机的观点。在最近几期红色经济观察中,红色经济观察编写组分别论述了工人阶级力量的上升或下降对于中美两国资本家的利润率和资本主义积累的影响。这些论述,与利润挤压危机学说有一定的联系。所以,阳先生的批判主要是针对红色经济观察编写组的。

阳和平先生对于利润挤压危机理论的概述是这样的:“这种理论大致可以概括为:在经济复苏期,随着失业率的下降,工人阶级在经济上讨价还价力量的上升,引起工资水平的上升,进而挤压了资产阶级的利润。此刻,资产阶级不得不反扑,用减少投资,关闭工厂,打压工会,抬高失业率,制造经济危机的手段来制服工人阶级。而后利润率得以恢复,经济复苏,工人阶级的力量又在上升,直到资产阶级的再次反扑。”阳先生的这段概括,好像符合利润挤压危机学说的思想,但是有几个关键的地方不准确(不准确的地方下面另行说明)。

       阳先生认为,正确的经济危机理论只能是生产过剩危机论:“生产过剩危机论的基本观点是除非资本放弃逐利的本性,资本主义的生产过剩危机是不可克服的。虽然微观上单个企业工人在工资上的妥协有可能挽救临近破产的企业,但是宏观上却适得其反。工资普遍地下降会加重生产过剩的危机。”从阳先生的这段叙述以及阳先生以往的文章来看,阳先生所理解的资本主义生产过剩是生产过剩的一种特殊形式:即在“工资普遍下降”的条件下,导致工人阶级购买力下降,进而引起消费水平下降,从而导致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这种形式的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学说,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文献中,也叫做消费不足危机学说。

       在阳先生看来,利润挤压危机理论必然导致改良主义的结论:“利润挤压危机论的不可回避的必然结论是:只要工人阶级对工资的要求不‘过分’,或资产阶级能够有效地打压工资,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是可以克服的。...... 无论利润挤压学说信奉者们的主观愿望是什么,客观上它给改良主义提供了一个虚伪的理论基础”。

       阳和平认为,这种“改良主义”的利润挤压危机理论,既不符合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的论述,也与资本主义经济的“事实”不符。为了说明后一点,阳和平先生特意采用计量经济学的方法,做了好几组回归分析,以达到“证伪”利润挤压危机学说的目的。

       下面咱们就先从马克思的《资本论》说起。

 

《资本论》中的“绝对生产过剩”

       为了反驳工资上升可以导致利润率下降的假设,阳和平先生引用了《资本论》第一卷第23章中的一段论述:“积累量是自变量,工资量是因变量,而不是相反。”

       确实,“积累量是自变量”。但是,是在什么条件下呢?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工人在一定时期的就业水平和工资水平都是由资本积累的水平和速度来决定的。但是,资本积累的水平和速度又是由什么决定的呢?显然,是由资本家的利润率来决定的。那么,资本家的利润率是不是会受到阶级斗争以及由阶级斗争所决定的工资水平的影响呢?

       就在阳和平先生所引用的同一段落中,马克思还有这样一段话:“积累由于劳动价格的提高而削弱,因为利润的刺激变得迟钝了。积累减少了。”显然,这段话的意思是,在一定条件下,劳动价格(即工资)的提高可以导致利润率下降,而利润率下降又会导致积累减少。也就是说,在一定条件下,是工资的提高引起了积累的削弱或减少。我们能因此就说马克思违反了他自己所说的“积累量是自变量,工资量是因变量”吗?

       阳和平先生坚持认为,(由工资下降和消费不足引起的)生产过剩危机说是唯一正确的经济危机理论。与阳和平先生不同,红色经济观察编写组以及绝大部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都认为利润挤压危机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几种可能倾向之一。在资本主义积累过程中,可能发生的矛盾是多种多样的,可能因为资本家的残酷剥削而导致消费不足,也可能因为工人阶级斗争力量上升而导致利润挤压,还可能因为资本家大量用机器替代劳动而导致资本有机构成快速上升、进而引起利润率下降。红色经济观察编写组确实认为,目前中国资本主义积累的主要矛盾是由工人阶级力量上升和资本有机构成快速增长共同导致的利润率下降。但是,在资本主义的某一个发展阶段,其主要矛盾到底以什么形式表现出来,必须根据实际情况,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不是教条主义地认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只能采取某一种形式,而其他的任何形式都是离经叛道。

       事实上,对于上述三种不同的危机倾向,马克思在《资本论》中都有所论述。在《资本论》第三卷中,马克思在论述了著名的“利润率趋向下降的规律”以后,在第15章中第三节中又做了进一步阐述:“只要为了资本主义生产目的而需要的追加资本=0,那就会有资本的绝对生产过剩。但是,资本主义生产的目的是资本增殖,就是说,是占有剩余劳动,生产剩余价值,利润。因此,只要资本同工人人口相比已经增加到如此程度,以致既不能延长这些人口所提供的绝对劳动时间,也不能增加相对剩余劳动时间(后一点在对劳动的需求相当强烈从而工资有上涨趋势时,本来是不能实现的);就是说,只要增加以后的资本同增加以前的资本相比,只生产一样多甚至更少的剩余价值量,那就会发生资本的绝对生产过剩;这就是说,增加以后的资本C+C同增加△C以前的资本C相比,生产的利润不是更多,甚至更少了。在这两个场合,一般利润率也都会急剧地和突然地下降,但是这一回是由资本构成的这样一种变化引起的,这种变化的原因不是生产力的发展,而是可变资本货币价值的提高(由于工资已经提高),以及与此相适应的、剩余劳动同必要劳动相比的相对减少。”

       这里,马克思论述了“资本的绝对生产过剩”发生的条件。马克思指出,在资本主义积累的一定阶段,“资本同工人人口相比”可能增加到如此程度,以至于“对劳动的需求相当强烈从而工资有上涨趋势”,从而既不能增加“这些人口所提供的绝对劳动时间”,也不能增加“相对剩余劳动时间”(就是说不能够在总劳动时间不变的前提下,通过减少劳动力价值来增加剩余价值),而“增加以后的资本同增加以前的资本相比,只生产一样多甚至更少的剩余价值量”,就会发生“资本的绝对生产过剩”,一般利润率就会“急剧地和突然地下降”,进而导致严重经济危机。

       马克思特别说明,这种情况下的利润率下降,“变化的原因不是生产力的发展”(就是说,不是因为由技术变化所决定的资本有机构成上升),而是“由于工资已经提高”。马克思还指出,这种“资本的绝对生产过剩”是表现为总资本增加以后,“只生产一样多甚至更少的剩余价值量”。就是说,“资本的绝对生产过剩”指的是“生产”的剩余价值变少了而不是已经生产出来但不能“实现”(即在市场上按照价值卖出)的剩余价值变多了。

       在阳和平先生看来,只能有一种生产过剩,那就是由于消费不足从而导致剩余价值实现困难所引起的生产过剩。阳和平说:“工资的上升从来不会达到威胁资本积累的程度。在马克思的眼里,工资是不可能真正地‘挤压’利润的,起码不至于达到资产阶级无利可图的危机地步。”也就是说,在阳先生看来,马克思所论述的由于“资本同工人人口相比已经增加到如此程度”、从而“工资有上涨趋势”所导致的“资本的绝对生产过剩”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熟悉政治经济学和《资本论》的读者应该知道,在《资本论》中,马克思所说的“剩余价值量”是以价值即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为单位的。所以,在“绝对劳动时间”不变的前提下,剩余价值量减少,就意味着,在新生产的总的价值量中,剩余价值的份额下降了。所以,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中所论述的“资本的绝对生产过剩”,就是说,当资本主义经济中的产业后备军下降到一定程度,工人斗争力量上升,从而导致国民收入中工资份额上升、利润份额下降。换句话说,这里的“资本的绝对生产过剩”讲的就是利润挤压的危机倾向。

 

不诚实的阳氏验证法

       那么,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已经提出的利润挤压危机倾向是否符合资本主义发展的实际呢?应当说,在马克思的时代,由于多数资本主义国家仍然处于无产阶级化的早期,工人斗争力量还不强,因而利润挤压的危机倾向不明显。十九世纪的经济危机多数是由于工人阶级购买力相对或绝对下降、消费不足引起的。

       但是,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由于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完成了无产阶级化,工人斗争力量大大增强,利润挤压危机倾向就成了上世纪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最主要的经济危机形态。即使在新自由主义时期,在一定条件下,仍可以发生工人阶级斗争力量上升所导致的利润挤压危机。今天,随着中国无产阶级化的发展、中国阶级力量对比的变化,中国的资本主义积累也开始表现出利润挤压的危机倾向。可见,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到底是由什么原因造成的、采取什么形式,是随着历史条件的变化而变化的。

       但是,在阳和平先生看来,只有一种正确的危机理论,那就是他所理解的“生产过剩”危机(而绝不可以是马克思所理解的“资本的绝对生产过剩”)。因此,阳和平先生下决心要用“更明确的实证分析来回答到底是利润挤压还是生产过剩造就了经济危机”。

       怎么样进行“实证分析”呢?阳和平先生声称,必须要“用回归法来验证”,并且煞有介事地做了多组“多元向量四阶自回归”。

       我们不反对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中采用一定的统计方法。但是,研究的方法必须服从于研究的目的。我们知道,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并没有用什么“回归法验证”,并不妨碍《资本论》成为“工人阶级的圣经”。即使是现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所讨论的问题,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可以用并非特别深奥的统计方法来说明。目前在资产阶级经济学中所流行的各种计量方法,与其说是为了探求真理,不如说是将资产阶级经济学故意神秘化、玄学化,从而达到蒙蔽劳动群众并且有利于少数资产阶级学术权威垄断话语权的目的。

无论是激流网还是红色中国网,都不是资产阶级学术刊物,也不是用来给少数权威卖弄脱离群众的所谓“高端”知识的地方,而是面对广大进步知识分子和有政治觉悟的劳动群众的进步网站。请问阳先生,你的“多元向量四阶自回归”是为了给普通劳动者看的吗?即使是你的粉丝、拥趸,有几人看得懂你的“回归法验证”?

无论采用什么统计方法,统计分析要达到其应有的目的,所采用的统计指标和数据必须要符合被验证的理论概念。如上所述,马克思的“资本的绝对生产过剩”的思想指的是当资本主义积累导致产业后备军不足时,工人工资上升会引起“剩余价值量”减少,即利润份额下降和工资份额上升。现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的利润挤压危机学说也一贯认为,利润挤压危机倾向发生的条件是,资本主义积累导致产业后备军下降,有利于工人斗争,从而导致劳动收入份额上升、利润份额下降和利润率下降。

所以,要检验利润挤压危机学说,正确的做法,是观察和分析随着产业后备军的规模变大或变小(通常可以用失业率来代表),劳动收入和资本家的总利润占国民收入的份额分别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如果说,当失业率低时,劳动收入份额趋于上升、利润份额趋于下降;当失业率高时,劳动收入份额趋于下降、利润份额趋于上升,那么就符合利润挤压危机理论,否则就不符合。(我们在附录中说明了可以怎样用简单但是正确的方法来检验利润挤压危机学说)

但是,阳和平先生却是这样概括利润挤压危机学说的,“在经济复苏期,随着失业率的下降,工人阶级在经济上讨价还价力量的上升,引起工资水平的上升,进而挤压了资产阶级的利润”。这里,阳和平先生笼统地说,工人阶级“讨价还价力量的上升”,影响的是“工资”、“利润”而不是二者占国民收入的份额。这样,就为下面的阳氏验证法提供了理论“依据”:

“我们必须对利润挤压说的精确含义在数据上有一个具体的表达。比如到底是平均工资的上涨挤压了利润还是工资总额的上涨挤压了利润?...... 严格意义上的利润挤压说应该是平均工资的上涨。即便如此,利润挤压说的支持者们往往还是用劳工在分配上的占比来论证自己的观点。...... 如果工资上涨‘挤压’利润造成了经济危机的理论成立的话,那么利润额度的变化应该和工资水平的变化成反比。也就是平均工资增长快了,利润必然增长慢,或下降。相反地,如果平均工资下降,利润应该是上升的。”

也就是说,阳和平先生虽然明知利润挤压危机说指的是由于产业后备军的变化引起工人斗争力量的变化进而引起劳动收入占国民收入比例的变化,他偏偏不去验证其他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者所主张的利润挤压危机学说,而要验证他所理解的“严格意义上的利润挤压说”。而他所理解的“严格意义上的利润挤压说”是什么呢?简单来说,只有观察到工资和利润的变化成反比,才算符合阳和平先生的“严格意义上的利润挤压说”。

我们知道,在资本主义经济正常运行的条件下,一般来说,劳动生产率是趋于增长的。伴随着劳动生产率的增长,利润和工资自然都会增长。按照阳和平先生自己定义的“严格意义上的利润挤压说”,这就算“证伪”了马克思主义的利润挤压说。

为了说明阳和平先生的“证伪”法多么荒谬,让我们打个比方。我们知道,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资本主义的社会结构会发生无产阶级化。要验证马克思主义的这一观点,正确的做法是观察在一个资本主义社会中,无产阶级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是否上升了。但是,按照阳氏验证法,就不能这样验证。按照阳氏验证法的逻辑,只有观察到了无产阶级的人数上升的同时资产阶级的人数下降了,才算验证了无产阶级化的假设,否则就是“证伪”了无产阶级化的假设。

这种阳氏验证法,其实质,就是通过故意歪曲自己所反对的理论的实际观点,将一个原本正确的观点曲解为明显错误的观点,以达到混淆视听、打倒对方的目的。无论在学术上还是政治上,这都是不诚实的,是一种拙劣的伎俩。

 

画龙要点睛,画蛇怕添足   

可笑的是,即使采用了上述偷天换日的办法,第一轮回归下来,还是得不到阳和平先生所期待的回归结果,无法充分“证伪”即使是经过阳先生重新定义的“严格意义上的利润挤压说”。阳先生只好承认“表一还不能回答统计数据到底支持了哪个危机论。”

       阳先生于是声称,第一轮回归没有扣除库存的影响。据说,如果不扣除库存的影响,就不能正确地检验利润挤压说或生产过剩说。“按照生产过剩论的思路,影响投资和利润的核心因素是库存的变动,因为库存的上涨妨碍着商品中剩余价值到资本的转变。”

       阳先生这里所说的“库存”,准确地说,指的是支出法国内生产总值中的“存货变动”。在资产阶级的国民经济核算中,“存货变动”属于投资的一部分,不仅包括未销售的最终产品的变化而且还包括资本家囤积的原材料的变化。所以,如果存货变动增加了,未必就是表示剩余价值实现的困难,而反而可能是因为资本家投资信心上升引起的原材料囤积的增长。

       我们暂且不与阳先生纠缠这个问题。在据说是扣除了库存影响的第二轮回归以后,阳先生总算是得到了他所期待的结果:“在扣除了库存变动以后,平均工资、工资总额、就业等等的劳工指标都预测不了利润的变动,而利润的升降明显地导致了平均工资、工资总额、就业等等劳工指标的升降”, “利润挤压说因此被证伪。”

       画龙要点睛,画蛇怕添足。阳先生在顺利“证伪”了他自己所“严格定义”的利润挤压说后,本该鸣金收兵、胜利班师。但是,阳先生还不满足,还要宣布他另外的重大发现。在阳先生的表二下面,他的第三个重大发现是:“美国本土的失业率和投资主要取决于中小资产的收入,而非公司的利润”。

      阳先生这里所谓的“中小资产的收入”到底是什么呢?查阳先生的英文数据来源,原来是“Proprietors’ Income”。正确的翻译,应当是“业主收入”。其中,也有一些小资本家收入,但是其主要成分大致相当于中国一般所说的“个体户”收入。“美国本土的失业率和投资”竟然主要取决于个体户的收入水平!这不是很奇怪吗?

       是因为美国的“业主收入”规模特别大吗?2018年,美国的业主收入占美国收入法国内生产总值的7.7%。业主部门在就业上所对应的是“自我就业者”。2017年,美国的自我就业者总数952.5万人,占全部就业人员总数的6.6%。这样一个部门,占美国整个经济约十五分之一,并且并非什么大垄断资本家,而不过是几百万个个体户,竟然能够决定整个美国经济的失业率和投资?阳先生经过反复调整终于获得的回归结果,竟然得到如此令人瞠目的结果,他的其他结论还可信吗?

 

阳先生证伪了阳氏生产过剩危机论

       阳和平先生在证伪了他自己“严格定义”的利润挤压说以后,意犹未尽,认为还要探讨“消费占比”与工人阶级力量强弱之间的关系。结果,阳先生发现:“劳工收入占比与消费占比是负相关的,否定了劳工收入占比的提高意味着消费占比的提高。”

       我们这里且不深究阳先生的这个发现是否可靠。假设阳先生的这个发现是正确的,这个发现能够推翻利润挤压危机论吗?利润挤压危机学说强调的是当工人斗争力量上升时,由于劳动收入份额上升引起的利润份额下降和利润率下降。无论消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份额如何变化,只要劳动收入份额上升,利润份额就必然下降(除非其他条件如税收等发生非常大的变化),因而“利润挤压”就必然发生。个别网友在理解利润挤压危机学说时可能有不严谨的地方,但是阳和平先生连上述的简单算术题都不会做吗?

       我们倒是因为阳和平先生的这个重大发现为阳和平先生自己的生产过剩危机说而担心起来。因为,虽然利润挤压危机说不依赖于消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阳和平先生的阳氏生产过剩危机说却是百分之一百地依赖于消费份额的变化。试想,如果阳先生的发现是确实的,劳动收入份额和消费份额成反比变化,那么当工资普遍下降时,消费就会不减反增,从而有效需求也会不减反增,那么怎么会发生生产过剩的危机呢?

       这岂不是说,资本家越是残酷地剥削工人,消费就越能上升,从而资本家剥削来的剩余价值就越能得到充分的实现?阳先生就是这样论证“资本主义的生产过剩危机是不可克服”的吗?

       这样看来,阳先生不仅成功地“证伪”了他自己“严格定义”的利润挤压危机说,而且还成功“证伪”了他自己的生产过剩危机说。或许是因为,阳先生的生产过剩危机说尚未经过“严格定义”,才经不起阳氏验证法的检验?

       如此“证伪”自己的阳和平先生,尴尬不尴尬呢?

 

附录:美国经济的劳动收入份额和失业率

下图说明了1951-2018年间美国经济历年的失业率与劳动收入份额变化之间的关系。劳动收入包括雇员报酬和业主收入中的劳动部分(按业主收入的70%粗估);劳动收入份额是劳动收入占收入法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失业率与劳动收入份额变化(当年劳动收入份额减前一年劳动收入份额)之间存在着明显的负相关关系。就是说,失业率低的年份,劳动收入份额趋于上升;失业率高的年份,劳动收入份额趋于下降。线性趋势为:劳动收入份额变化 = 0.008 – 0.150 * 失业率。就是说,失业率每上升一个百分点,劳动收入份额的变化率就会下降0.15个百分点。失业率前面那个系数在0.035%的水平上显著。就是说,有99.965%的概率在失业率与劳动收入份额变化之间存在着系数为负的关系。以上结论都说明,在战后的美国资本主义经济中存在着明显的利润挤压危机倾向。(当然,上述统计结果是对1951-2018年的概括性分析;具体到每一个经济周期中是否存在利润挤压倾向,还必须具体分析。)

 

8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No.24601 2019-5-21 04:10
井冈山卫士: 阳和平先生试图炫技资产阶级学术,这确实开启了左翼政治经济讨论的恶劣先例。但是就算是搞计量经济学,他的水平也确实难堪大用。我已经写了一篇针对阳和平文章计 ...
期待你的文章,我不懂计量经济学,希望你能把问题说清楚。
引用 No.24601 2019-5-21 04:08
我记得我刚接触红色中国网的时候,可能是2015年,阳和平就和红中网的同志讨论过这个问题,结果蹦了门牙;后来阳和平就专心搞中帝论,结果去年又在这蹦了门牙;今年又拿出这个我也看不懂的什么实证研究,不到半星期又崩了门牙。确实不雅观。
引用 No.24601 2019-5-21 04:04
毛丝丢顿: 没时间读文章,但文章的标题看了觉得不舒服----连阳和平都被推到敌对面, 你还要朋友吗?
帮阳和平先生纠正错误,共同进步就不是朋友啦?要是敌人的话红色中国何必费这个心。当然,要是阳和平因为这个文章不再把红色中国网当朋友,那就真是太遗憾了。
引用 上海公社 2019-5-21 03:48
喜欢红色经济观察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19-5-21 03:37
阳和平先生试图炫技资产阶级学术,这确实开启了左翼政治经济讨论的恶劣先例。但是就算是搞计量经济学,他的水平也确实难堪大用。我已经写了一篇针对阳和平文章计量问题的商榷文章。这两天就发给红中网,编辑请酌情发表。
引用 Qiaoyi 2019-5-21 03:29
毛丝丢顿: 没时间读文章,但文章的标题看了觉得不舒服----连阳和平都被推到敌对面, 你还要朋友吗?
你自己去看看激流网。谁先把谁当敌对面?
引用 Qiaoyi 2019-5-21 03:28
下面的网友根本没看懂什么是利润挤压,就在那里瞎扯什么改良主义。
引用 毛丝丢顿 2019-5-21 02:21
没时间读文章,但文章的标题看了觉得不舒服----连阳和平都被推到敌对面, 你还要朋友吗?
引用 工农 2019-5-20 09:12
利润挤压危机论,意思就是通过改良运动就能击垮资本主义建立社会主义,这无疑是痴人说梦。西方的工运多少年了,西方工人的待遇也不断改善,但是西方的资本主义越来越发达稳固。马克思已经讲的很清楚了,资本主义没有计划的生产相对过剩才会导致资本主义危机,这是常识。
引用 横刀立马 2019-5-20 04:07
阳和平老师的研究认为美国的失业和投资主要取决于个体户而不是大公司,这意味着美国经济不是由垄断集团,而是由小生产者占主导地位的。因此,垄断没有在美国国民经济中发挥决定作用,按照话实和寒流急的理论,美国就不是帝国主义国家。按照阳老师自己的说法,“如果连世界霸主的数据都无法验证”美国是帝国主义国家,中国自然更不配。阳老师的论述有力的打击了“中帝论”。
引用 No.24601 2019-5-20 03:59
曲项向天歌: 我赞同“利润挤压危机论”,但是,如果把工人要求涨工资当成危机的原因就错了。经济危机发生是因为生产相对过剩,生产相对过剩的原因是因为贫富不均两极分化。工 ...
一些同志在道德上过不了这个坎,觉得利润挤压理论怪罪工人,说是工人是危机的罪魁祸首。其实,无产阶级要成为资本主义掘墓人,就是要在各个战场上和资产阶级斗争,造成危机又如何?以后还要掘掉资本主义的命根子,造成危机就是更宏大的阶级斗争的预演。
引用 No.24601 2019-5-20 03:56
項觀奇: 我讀了大作,知道這個理論是說:所谓利润挤压危机学说,就是认为在一定条件下、资本主义积累会导致工人阶级力量上升并导致资本家利润率下降进而引起经济危机的观 ...
这些事实基本都在“红色经济观察”系列中有。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9-5-19 20:35
我赞同“利润挤压危机论”,但是,如果把工人要求涨工资当成危机的原因就错了。经济危机发生是因为生产相对过剩,生产相对过剩的原因是因为贫富不均两极分化。工人要求涨工资是因为难以维持劳动力的再生产,当一个社会发展到劳动力再生产难以持续时,经济危机也就发生了。求生是所有生物的本能,何况工人?这跟觉悟高低也没有多大关系,活不下去了就会罢工甚至造反。而资本家办企业是为了利润,而经济危机发生恰恰是因为各种成本太高而使资本家难以再盈利,生产成本降不下来,只能关门倒闭。
概而言之就是两点:第一,工人工资只是生产成本的一部分,更大头在于场地、原材料和税收等等;第二,工人要求涨工资是社会生活成本提高的必然结果。
引用 項觀奇 2019-5-19 18:08
我讀了大作,知道這個理論是說:所谓利润挤压危机学说,就是认为在一定条件下、资本主义积累会导致工人阶级力量上升并导致资本家利润率下降进而引起经济危机的观点。
我想,工人圍繞工資的鬥爭,是資本主義社會的普遍現象,改良主義也由此而發生。這一鬥爭的實質的確是為了擠壓利潤、剩餘價值。但是,這裡的問題是,資本主義經濟危機會由此而來嗎?就算是之一。希望講事實,再講理論。

查看全部评论(14)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9 09:18 , Processed in 0.52822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