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柴老师,你还戴着那顶列宁帽吗?

2019-5-28 21:37|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3889| 评论: 0|原作者: 红五月姑娘

摘要: 一想起柴老师,脑海中首先想到的就是他那顶列宁帽。因为这顶帽子,柴老师便显得与众不同了。柴老师的列宁帽使他显得充满活力和斗志,什么都压不垮他,生活中的苦楚似乎都藏在他心里,我只能在偶尔一丝疲惫的神色中才能察觉到。

柴老师,你还戴着那顶列宁帽吗?

读者投稿 无国界Internationale1848 1 week ago


从2019年3月21日至今,已经两个月时间。我们还在等待 —— 编者




怀柴

作者/红五月姑娘




一想起柴老师,脑海中首先想到的就是他那顶列宁帽。因为这顶帽子,柴老师便显得与众不同了。柴老师的个子不高,还会穿着紧身的裤子,笑起来眼睛就会弯弯的,眯成一条缝,有一种和蔼的感觉,他的牙齿有一些微微的泛黄,大概是经常抽烟的缘故吧。如果没有列宁帽,就会觉得柴老师是整个北京城最普通的人之一,像在地铁中穿梭的无数北漂的人们那样,为了生计奔波,被现实时时打压到喘不过气来。但柴老师的列宁帽使他显得充满活力和斗志,什么都压不垮他,生活中的苦楚似乎都藏在他心里,我只能在偶尔一丝疲惫的神色中才能察觉到。


之所以要称其为柴老师,是因为他在北京大学做过成人教育的老师,据说他能够教市场营销、英语、政治。记得他第一次自我介绍,说到自己在北大教书,停顿一小会,再补充上成人教育,说“就没那么厉害了。”笑着自嘲一番。自嘲来源于自信。从柴老师的口气中能听出来,他并不在乎什么名头,只要能有口饭吃,搞自己喜欢的事业就知足。凭柴老师的履历和能力,他本来能够过上所谓的小资生活,但他的目标并不在此。柴老师最注重的乃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他关注时事政治,关注底层群体。他的头像就是马克思的照片,那张照片是P出来的,马克思做出胜利的手势放在脸庞,十分活波可爱。柴老师的心境也如同这张照片一般吧?坚持理想,充满乐观。柴老师的笔名是“赤旗”,革命烈士的鲜血染成的红色旗子永远在历史的天空中飘扬。所以,从另一个角度说,我们也从柴老师身上学到了很多马克思主义相关的理论知识,也应该尊称其为老师。不过柴老师说,青年人应该有自己的想法,敢于批判和怀疑一切,不被老师的教导所束缚。


比V手指的马克思/柴晓明老师微信头像


其实坦白说,我对柴老师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好。因为当时我们在讨论《第二性》的内容,柴老师的许多言论都反映出他有严重的男权倾向,再加上他的南方口音,我总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所以有些不耐烦。经过一番女性主义理论的较量,柴老师受到了批评,自那天后,柴老师立刻回去读完了《第二性》。在后来的讨论交流中,能明显感觉到柴老师在性别问题上虽然还有一些男权的残留,但是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尤其有一次他反思到,以前他鼓励男生追求女生应该死缠烂打,但现在明白这样很不尊重女生的意愿。作为一个受男权社会长期潜移默化影响的中年男人,柴老师能够在性别方面自我反思,无疑是进步和优秀的。也是因为这一点,我对柴老师的印象逐渐好转。当然,我自己也反思到,作为女性主义者,要超越自己的处境,面对男性,要首先学习他们的优点和长处,而非只用性别问题来评断,以偏概全,这是十分狭隘的。


还记得有一次,我们一些朋友在麦当劳边吃边讨论问题,后来天已经黑了。柴老师和另一位异性朋友便将我送到了公交站,看我上了公交后才离开。这与其说是一种绅士风度,不如说是一种对朋友的关怀和照顾,那时我的内心十分温暖。在偌大的北京,有亲切的长辈和朋友关怀自己,是多么幸运的事。


我对柴老师的印象由不好到好转,再到钦佩和欣赏的过程中,有一个关键的事件。有一次我从朋友那里得知了柴老师的一些经历,其中有一件事让我彻底从内心开始钦佩和欣赏柴老师。柴老师通过在地铁门口卖蛇皮包来赚取回国的机票钱,伦敦的每一个地铁口他都蹲过。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柴老师是一个十分有气节、有魄力的人,同时还能够吃苦,他的形象在我心目中立刻高大起来。


距离最近的有关柴老师的回忆是十分深刻的。我发表了一篇文章,里面谈到女性在爱情中应该独立,保持尊严时,举了简爱的例子。柴老师指出我的问题,他说自己虽然不是很懂女性主义,但我们作为马克思主义者,用简爱来举例很不恰当,因为《简爱》表达的是工业革命时期的自由主义资产阶级的个人奋斗,马克思把这些称为“光明派”,整体包括狄更斯、勃朗特姐妹。这说明柴老师认真阅读了我的文章,是看重我的理论水平,可惜我却犯了基本的错误。当时还有一些朋友为我辩护,等到我完全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后才向柴老师表示谢意和歉意。从女性主义角度来看,简爱也不是真正的女性主义者,因为她认同了罗切斯特的白人至上的资产阶级价值观和殖民亚裔女性的暴力男权。柴老师的提醒使我更加意识到自己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方面还有一定的局限性,需要更努力地加深学习。有良师益友,我们这些青年才能成长得更快更好,可惜现在却不知人在何方,音讯全无。



说来蹊跷,在柴老师出事前我在咖啡馆画了一幅画,大海波涛汹涌,快要淹没房屋,显示出恐惧和危机。当时只是无心之作,没想到第二天就听到令人惊讶和痛心的消息。我的那幅画似乎预感到了柴老师的“灭顶之灾”。前段时间,一位朋友出了一首歌送给柴老师,歌里的几句歌词十分打动我


“就算今夜没人能把你陪伴,

也别忘记我们的老地方

我还在这里,和从前一样

就请让我,轻轻地为你歌唱,

在梦的坟场,拾起遗失的力量

………

请原谅我也只能为你歌唱

我也希望,能带着你飞翔

如果能再见面,在金色的原野,

请让我为你,再把酒杯斟满。”



也不知这些文字柴老师是否能看到,也不知何时他能重获自由,但我们大家同志的心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我们将一同等待和守护,直到能再次相见。“要有耐心和勇气,我们还要活下去,我们还要经历惊天动地的事呢 ……”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6-26 17:49 , Processed in 0.01367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