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三年“特灾”将临,我们准备好了吗?

2019-6-7 22:3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9028| 评论: 0|原作者: 地球村过客|来自: 察网

摘要: 那么,中国能做什么?既然减税、配额、采购等利益让步再也不能满足美国,就必须采取“战略恒,战术活,短期穏,长期超”的对策,即“中国梦”的战略不能稍有动摇,超越美国的长期努力不能稍有松懈,但战术上不妨有进有退、能屈能伸,短期不必计较一城一地之得失。
毋庸讳言,特朗普三年灾祸会确实给我们造成很多麻烦,但只要我们具备超越三年的眼光,就不会被这三年的困难所打倒,反而会更加成熟和自信,具备一个世界大国所应有的软硬实力。那么,中国能做什么?既然减税、配额、采购等利益让步再也不能满足美国,就必须采取“战略恒,战术活,短期穏,长期超”的对策,即“中国梦”的战略不能稍有动摇,超越美国的长期努力不能稍有松懈,但战术上不妨有进有退、能屈能伸,短期不必计较一城一地之得失。

【本文首发于2018年5月12日】

三年“特灾”将临,我们准备好了吗?

(一)

上周,努钦率领的美国代表团空着手走了。随后,特朗普政府邀请中国代表团到华府谈判中美贸易问题。显然,谈判的门是开着的,但是贸易战也仍然将继续,因为美国已经亮出了底牌,很难再退回去。中美建交四十年,努钦代表团是一个荒唐的现象,因为他们是带着一份宣战书来谈判的,用金一南将军的话来说,他们想用枪口逼迫对方投降。确实,努钦条款太过于狂妄,竟然以一个战胜国的口吻,要求剥夺谈判对手国的经济发展和外贸主权,把对方置于美国行政当局的监督管辖之下。

《华尔街日报》在中美谈判前就得到了努钦代表团的谈判提纲。在努钦们碰了钉子,悻悻然回家之际,这份报纸评论说:“美中相互要求对方作出全面彻底的让步(sweeping concessions),两天的贸易谈判未能解决尖锐分歧”。这家美国报纸表面上采取“各打五十大板”的“公正客观”立场,但实际上偏袒了美国。因为它的报道表明:美国确实要求对方作出sweeping concessions,但中国的要求则是坚定而有理有节的。

记得当年北约打败塞尔维亚后,塞方代表到签署投降协议,对文本的若干文字提出商榷,于是美国将军就傲慢地对他们说:你们是来签字的,不是来谈条件的。但那是战争状态,美国作为战胜国,有资格摆这样的架子。没有人会想到,努钦代表团竟然在一个新兴强国面前,也摆出了这副傲慢架子。努钦条款充分反映了特朗普当局的自大自恋已经膨胀到了脱离现实的程度,完全失去了清醒研判情势的能力。但是,也不能说他们的自大全然没有根据。因为在中美贸易争端中,虽然双方在关税战中势均力敌,形成僵持局面,然而美国却在“中兴事件”中占了点上风。

中兴事件是一个极其古怪的事件。虽然“无巧不成书”,但中兴事件这篇书却巧得让人目瞪口呆:正当中美两国相互角力,试图找到对方命门的时候,中国身披的一块护甲竟然不早不晚地脱落了,将一个命门暴露在美国的拳脚之下。美国不失时机地予以重击,这自是情理中的事。但很奇怪,中国国内一系列事件又让人摸不着头脑:先是吴敬琏等老经济学家们站出来,说中国应该坚持开放和市场,不该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换言之:宁可没有,也不该努力。然后同样是老经济学家的高尚全先生等人又不顾老迈,毅然现身指斥中兴之蠢,力证美国制裁的完全合理合法,装做完全不知道中兴之蠢早已换回美国六亿美元罚单,现在招致禁售制裁的缘由反而是中兴之聪:它严格按照美国法律进行整改后,在自查中发现整改措施尚有一项未到位,急吼吼兴冲冲严格依法主动向美国报告,以此守法之举换来一张禁售令。

这其中的诸多疑点,惟有时间方能理清,但无论如何,美国以一张处罚通知,就将中国的一家巨无霸企业置于休克之地,足以显示其战略优势。这使得很多中国人陡然从四十年“以市场换技术”的迷梦中醒来,开始由衷地赞同习主席多年来就一直强调的“核心技术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立志改变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但这需要假以时日。尽管中国正在奋进直追,但在建立起完整而先进的芯片等核心技术产业链之前,美国拥有至少足以让中国先进制造业陷入休克的法宝。

这是特朗普当局和努钦代表团的底气所在。因此,他们一看到中兴事件带给中国的震荡,就被陶醉得昏头昏脑,竟然拿着份降书模板来“谈判”了,希翼毕四十年之功于此役,只差明确地告诉对方:你们是来签字的,不是来谈判的。

然而,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政治,固然不失粗犷强悍的形象,却少了战略家的细密审慎。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显然做惯了一锤子买卖,过低估计了大国外交的复杂性。有商界,有钱就有一切,甚至可以成为“门口的野蛮人”,直接买下竞争对手。现在,信奉钱袋子的商人掌握了枪杆子,更加自信满满。但是很可惜,商场的逻辑并不能运用于国际关系。特朗普当局太急于获得战果,莽撞地提出了完全适合于企业并购而不适合国际经贸谈判的条款,使得双方根本找不到共同点。

当事情弄到这个地步,中美的贸易纷争就超越了经济范畴,变成国家主权以及生存权、发展权之争。固然,中国政府轻蔑地拒绝了努钦条款,但时至今日,中国国内一些老经济学的“专家”仍然试图引导决策层一条老路走到黑,就贸易论贸易,以妥协求安稳,甚至幻想“国际争端倒逼国内改革”,无疑是包藏祸心的连环计,似愚实奸。其实即使是美国政府方面,也有人指出努钦那些条款是世界上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接受的。

那么,特朗普政府何以出此下策?答案是“过了此山无他店”。不错,美国确实能够在芯片等问题上捏住中国命门,但“捏住”不等于能够“掐死”,中国的科技实力已经有把握撑破美国的封锁,所欠缺的只是时间和火候而已。美国十分清楚,如果它不能够制止中国七十年赶超长征的最后一段冲刺,就只能眼巴巴看着中国崛起到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地位。正所谓“病急乱投医”,美国急切中竟然向中国坦承了这样一段心事:为了我的老大地位,您老干脆就不要发展了吧。

所以,对于美国提出的“不平等条约”,中国自然心知肚明,绝不会傻乎乎上钩。努钦们就这样在中国人的笑声中离开了。但这并不是结束,而是另一出大戏的开始。当年,波斯人也是带着降书模板去跟雅典和斯巴达“谈判”,却遭到毫不客气的哄笑和戏弄,由是拉开了希波战争的序幕。

那么,努钦们走了之后会如何?这才是更值得关注的问题。

(二)

现在,全世界都在注意特朗普接下来会做什么。固然,这会儿他很忙,因为他还得对付俄罗斯、叙利亚、伊朗和朝鲜,可能一时腾不出手来了结中美贸易问题。但我们不妨猜一猜他会如何应对努钦代表团的铩羽而归。笼而统之地说,特朗普的下一步决定将都取决于他如何在过去的政治承诺、现在的政治处境和将来的政治诉求实现平衡。

应当注意到,特朗普以强硬的右翼立场而获得竞选优势,虽然最终借由美国选举制度之弊而取胜,但他显然错误高估了自己的政治智慧和人格魅力,竟然断言“我的前任都是蠢货”,决心坚守自己的风格,做他想过并承诺要做的事。固然,他入主白宫之初,也曾一度试着适应华盛顿的官僚体系,但这番努力显然是失败的。官僚体系固有的谨慎保守,与这位总统全无套路的思维言谈恰好成为天敌,既导致他与多位同僚不和,又使他成为国内外媒体的笑料。美国国内媒体对他“言行不一”质疑从来没有停止过,《纽约时报》甚至定期统计他说了多少谎、扯了多少淡,这般舆论压力迫使他要么免开金口,要么把总统玉言付诸行动。特朗普既然本性难改,就只好勉为其难努力“言出必行”,而这却是美国和世界的悲剧根源。

美国政界忧心忡忡地看着特朗普的大嘴和推特。去年底,代表美国右翼的《外交事务》杂志在2018年第1期刊出一篇《信誉之后——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外交》,痛诉特朗普的言行不一、自相矛盾,指出这已经导致美国政府的国际承诺和威胁丧失信誉。这显然反映了美国政治界和学术界对特朗普执政能力的担忧。但进入2018年,美国右翼人士终于舒了一口气,因为特朗普总统在清洗了白宫班底以后,终于开始将其豪言壮语变成强硬的行动。他先是在叙利亚用炸弹跟俄国硬扛,然后在贸易问题上扛上中国。现在需要担心的是,特朗普会把嘴炮变为大炮,从而彻底搅乱整个世界格局。

如何处置努钦访华以后的中美贸易问题,将是特朗普面临的一个重大考验。但在这其中起决定作用的,很可能不是精细的利益计算,而是原始的面子问题。

如果特朗普屈从于利益计算,则不妨假设他会满不在乎地重复“自相矛盾”的做法,决定郑重考虑中国提出的建议,从原有的立场上退却,舍弃一些明显不现实的妄想,重新提出一套谈判提针,与中国达成双方均能接受的条款,由此缓和紧张的双边关系。这应该是这场贸易战的最好后果。中国通过适当的让步,能使特朗普“削减贸易赤字”的政治承诺多少有所着落;同时,美国通过必要的让步,则能延续地位重要的对美贸易。自然,这是一个双赢的格局,但不能排除特朗普在未来故伎重演,再次提出更高的条件,诱使中国作出进一步的让步。无论如何,这能够使我们毕竟赢得宝贵的时间,可以在较好的环境里修补短板,以后将有更多的资源对付特朗普的步步进逼。

但是,特朗普更可能被面子问题所压倒。毕竟他已经爬上了一千五百亿美元惩罚性关税的高大架子,次后又被努钦条款推到了半空中。他很难自行拆除脚下的架子,除非他有信心能够经受从十丈高台上跌下的风险。特别是在中期选举临近的时候,他更可能固守强硬立场,维护政治声誉,避免因为对外让步而失分。如今他在中东摆出大打出手的架式,更是增加了其信誉风险,自然必须在每个项目上斤斤计较,务求得分。但是也得意识到,尽管目前他风头极盛,这般好战姿态却未必能够持久。在熬过今年中期选举后,如果特朗普的四面出击给美国带来经济上的损害,甚至出现战场上的失利,他将面临国内的重大压力。倘若美军在中东陷入苦战,他将被迫放松对华贸易战的节奏,有条件地(例如要求中国在美伊甚至美俄冲突中保持中立)改善对华贸易关系,缓和外交压力,刺激经济好转,为争取连任创造条件。这也不失为一个可以接受的选项,但将使中国在美国与俄国伊朗间陷入两难决策。

第三种可能,是在美伊、美俄冲突危机缓和或者美国稳占上风的情况下,特朗普将放手进行对华贸易战乃至军事威胁,以解决最后的心腹之患。这是在当前白宫全面右翼化的形势下,必然出现的严重情况。美国军方甚至已经公开宣称,中国崛起的势头极其猛烈,只能考虑军事解决。显然,时间站在中国一边,美国如果要遏制中国上升,现在是唯一的机会。美国政府基于此判断来制定外交战略,那么结果将是全面对抗。事实上,特朗普政权已经在做“加减法”,持续加大对中国的遏制力度:它构建了对华包围圈,鼓励中国周边国家参与对中国的遏制战略;加大对台独势力的支持,给予准国家的待遇,并着力提高其武力拒统的实力,形成牵制大陆的力量;着力消除朝鲜半岛的不确定性,避免中美冲突来临之时,朝鲜成为捣乱因素;始终没有放弃诱发中国国内动荡的目标,耐心地聚集中国国内的不稳定因素,以求诱发中国内部动荡。

削弱甚至分裂中国,这是美国政府长期不变的目标,更是美国右翼持续鼓吹的诉求,只是受挫于过去历任美国总统的现实主义考虑而已。特朗普在执政十八个月以后,经过多次人事调整,已经完成了白宫班子的右翼化。对于这样的一个骨子里以维护美国全球霸权为己任的决策圈,我们实在不该寄予太多希望,只能从最坏的可能性研究对策,这样方能避免最糟的结果。

(三)

未来三年,很可能是特朗普灾害祸及全球的三年。在全球化时代,中美贸易战不仅将伤害双方,而且会冲击到整个世界秩序;不仅损害经济,而且殃及全局。毕竟国际贸易所形成的利益纽带往往形成国际和平的重要基础,如果中美贸易纽带断裂,那么被松绑的将是相互的敌意。一种可能是台湾成为双方博弈的角力场,中国被迫武力解决台湾问题,而且很可能做到不让美国有武力介入的机会,但美国及其铁杆盟友的“制裁”和封锁将不可避免。在此类严重情况中,中国经济会面临什么冲击?从最基本的食品供给来看,由于难以找到同等价位的进口粮食替代来源,粮食供给缺口扩大,推高国内粮食价格,进而引发通胀,导致价格机制失灵,市场运转出现混乱;一些工业原料和设备短缺,国内工业企业开工不足,引发倒闭、失业浪潮,社会矛盾激化;无法获得芯片等核心零部件和先进工业装备,科技产品出口下降,引发国际收支失衡,国际影响力下降……

无疑,这正是美国的预期,使它敢于冒险跟中国大打贸易战。但这却不能成为我们回避美国挑衅、自承失败的理由。毕竟,贸易战的损害是双方都得承受的,虽然短期内对中国的冲击更大,但美国也不可能置身事外。中国有理由避免这场不必要而且后果难料的人为灾祸,尽量通过对等的谈判解争端,不必在乎用巨量的金钱换取合作,但是如果美国铁了心要我们以牺牲中国梦为代价来保全眼前的中美贸易,我们难道能够接受接受被剥夺梦想的处境?

毋庸讳言,特朗普三年灾祸会确实给我们造成很多麻烦,但只要我们具备超越三年的眼光,就不会被这三年的困难所打倒,反而会更加成熟和自信,具备一个世界大国所应有的软硬实力。那么,中国能做什么?既然减税、配额、采购等利益让步再也不能满足美国,就必须采取“战略恒,战术活,短期穏,长期超”的对策,即“中国梦”的战略不能稍有动摇,超越美国的长期努力不能稍有松懈,但战术上不妨有进有退、能屈能伸,短期不必计较一城一地之得失。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应对特朗普三年灾祸。由于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经验教训,更有近百年形成的精神传统、近七十年积累的物质基础,这三年倘能处理好以下问题,就不可能被人扼住命脉:

一是对外搞好纵横捭阖,形成对美国的牵制消耗。跟五十多年前不同的是,如今的美国到处树敌,国际影响力已经摊薄,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打着“国际社会”的旗号来孤立中国。中国有足够的实力和条件来反制和削弱美国霸权。特朗普未来三年,将坚持一意孤行的对外冒险主义,有可能先通过代理人战争,然后直接与俄罗斯发生正面碰撞。中国虽然不必直接参与对抗美国,但必须认识到:俄国、伊朗的失败,只是意味中国进入美国军事机器的火力范围。所以,在加强与各友好和中立国家关系、离间美国及其盟国关系的基础上,如何支持俄国、伊朗等国持续抗击和削弱美国,将是考验中国外交能力的重大课题。美国树敌既多,朋友疏离,消耗必大,势难持久,而其国内也不会长期支持特氏这一好战路线,等到特朗普焦头烂额地任满离开,自然人散曲终,重新回到和平轨道上来,三年特灾方可消退。相反,如果特朗普达成逐个击破之效,其国内支持度将稳定上升,从而开启美国好战右翼长期执政的局面,那将是中国的灾难。

二是建立国内应急体系,保持内部团结稳定。在美国“制裁”甚至封锁我们的情况下,市场机制其实已经失效,不必喊着“坚持市场导向不动摇”之类的口号自蹈绝路。如果中美贸易进入绝境,国内经济就必须进行转型,以应急图存。粮食是首要问题,从第三方进口可解决部分问题,但若不想发生超级通胀,还是只能依靠政府力量,高效组织国内农业生产,重新明确“承包”必须以“联产”为前提,防止农地闲置或者被用作他途,保障所有农业资源都全力提供粮食;改变落后低效的一家一户经营方式,凡是有条件的地方均实行企业化管理,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工业生产以满足基本民生和维护世界和平为要务,运用先进的计算机体系管理工业经济,消除不必要的竞争损耗,开足马力减轻物资短缺压力。非常时期,必须克制“物质繁荣”的冲动,纵然运用生活用品配给制等行政手段来节制需求,也不可用通胀的办法缓解财政压力、制造财富幻觉,造成“印钞机依赖症”,最终酿成严重灾难。

三是坚持核心技术研发,积蓄强大发展后劲。考虑到美国对中国进行高科技产品禁运的可能性,必须有替代方案和超越计划。替代是短期应急之策,例如芯片可以根据国内的设计和制造能力,民用产品不妨使用虽然落后于美国一至两代、但国内能够设计生产的产品来替代,在满足国内一时之需的基础上,继续在全球范围拓展市场空间。同时,要推进“中国制造2025”进入冲高端和补短板齐头并进的阶段,通过政府引导的高强度科研计划,加快核心技术研发应用,缩小与美国水平的差距。中国有坚强而英明的领导核心,经过一段时间艰苦而紧张的努力,等世界局势重新稳定下来,将使美国发觉自己的技术优势已经化为乌有,必须使用中国制造的先进产品,这时美国自然会丧失继续“制裁”和“封锁”的信心,重新回到对华合作的轨道上来。

特朗普所打的“强硬”和“好战”牌将给美国长期的现实利益受损将冷却美国国内的反华情绪。特朗普不可能永远掌控美国,美国暴力不可能永远控制世界。如果世界和平势力协作得当,特朗普的好战路线终究会四面碰壁,迫使美国调整政策。经过此轮特朗普灾害,人类肯定会更加理性地认知国家间关系,重新用经济合作和文化交流来系牢世界和平的方向。美国霸权已经进入黄昏,特朗普三年灾祸也许损害惨烈,但美国世纪终会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各种文化交汇融合、各种经济互补互利的新世纪。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6-26 18:04 , Processed in 0.03447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