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一个毫无希望和未来的城市

2019-6-18 08:16|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8595| 评论: 1|原作者: 香港经济真相|来自: 阿波罗新闻网

摘要: 这篇文章要为大家讲述一个正走向没落的香港,一个毫无希望和未来的香港。在这个已经彻彻底底的走向产业空心化的城市上空,笼罩着的一个令人窒息的灰暗的泡沫。而这个泡沫的破灭,也已经没有疑问了。

这篇文章要为大家讲述一个正走向没落的香港,一个毫无希望和未来的香港。

(备注:本表中的总就业人数,扣除三大类的合计数据,剩下的就是公共服务人员,也就是吃财政饭的公务人员。2017年的数据为51万。)

首先,我们来建立一个基础概念:香港曾经拥有非常强大的制造业。

1985年,香港201万总就业人数里,有85万的制造业工人,占比高达42%。

1980年代也是香港制造业最辉煌的时期,拥有完备的纺织、钟表、塑胶和电子产业链,当时香港能够名列亚洲四小龙之首,不是靠金融地产吹出来的,而是建立在当时香港扎扎实实的实业基础之上。在这一年,一个熟练的香港技术工人的平均月薪为3450元,而银行业从业人员的平均月薪也只不过4140元,相差也并不算大。香港人民站在踏踏实实的实业基础上,充实而忙碌,骄傲且幸福,于是他们创造出了引领整个亚洲的时尚文化。追逐香港明星,成为70年代出生的亚洲人民的普遍记忆。

然而自此之后,香港开始抛弃实业。香港开始将制造业整体迁移到大陆,并关闭香港境内的研发和销售基地。这种事仔细想来还真是奇怪。比如说,大量的台湾企业同样也会来大陆开厂,但是它们只是将最基础的、最耗费人工的装配部分搬到了大陆而已,核心零部件的生产,技术研发以及销售部门,依然留在了台湾。然而香港不是。香港抛弃制造业抛弃得极为干脆,手里一点家底都不留。在香港市民眼中,制造业这种东西太低级了,他们要炒楼,要玩金融,要高大上,要世界金融中心,要超越纽约和伦敦。于是,到2000年,香港制造产业工人数量下降到34万,占当年度321万总就业人数的比值,下降到了11%。制造产业工人的占比,从巅峰时期的42%下降到微不足道的11%,香港只花了15年时间。在工资待遇上,2000年香港制造产业工人的平均月薪为9960元港币,远低于银行业平均14950元的月薪,当然更没法与房地产开发业15200元的平均月薪相提并论。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新世纪之后的香港继续坚定的抛弃制造业。产业升级?精细化生产?智能制造?不好意思,香港人对这些东西一丁点的兴趣都没有。他们只对所谓的金融地产感兴趣,只对豪门恩怨和娱乐八卦感兴趣。于是,到2017年9月底,香港制造产业工人数量下降到可怜的11万,占全部384万就业人员的比值只剩下3%。到这一刻,香港本土的制造业只剩下一丁点的服装、中药和珠宝而已,已经没有产业链可言了。即便直接说香港的本土制造业已经消亡,也算不上夸张了。

正因为这样的原因,香港的金融行业发展很快就到达了天花板。2005年到2010年的5年时间里,香港金融保险业从业人员从14.6万上升到21.7万,增加了7.1万人,年均增加1.42万人。但是从2010年到2017年的7年时间里,香港金融保险业从业人员只不过增加到了25.8万,增量只有4.1万,年均仅增加5860人。至于地产行业的就业吸纳能力更加惨淡,从2000年到2015年,从业人数只不过从8.1万增加到12.9万人,对于香港300余万的总就业人数来说,这点数据恨不得都能忽略不计。2015年之后香港地产行业就一头撞上了天花板,彻底丧失了就业增长性,就业人数始终维持在13万的水平上,2017年的数据为13.1万。

到今时今日,香港最能吸纳就业的部门,只剩下一些个基础服务业而已。在零售餐饮业做服务员,在外贸行业做报关员,在运输行业当货车司机,在通讯行业当接线生,如此而已。2017年香港的新增工作岗位这类基础服务业提供了7万新增工作岗位,而收入较高的专业服务业只提供了1.4万的新增工作岗位。两相对比,我们就可以了解,为什么香港的年轻人如此绝望。2017年,每6个香港的年轻人,只有1个能找到一份好工作,剩下5个,都得去端一辈子的盘子,洗一辈子的碗,开一辈子的车,没有任何职业前途可言。香港人在1980年代得意洋洋的抛弃实业的结果,就是2017年,香港的年轻人彻底的丧失了未来。

当然,香港本来可以有另外一个选择:它可以做大“法务财务等专业服务业”,为大陆的实体企业和居民提供国际级别的服务。然而香港的专业精英们根本就对开拓大陆业务不屑一顾,满足于为欧美资金的进进出出提供一些可有可无的专业建议。因此,专业服务业同样很快就到达了行业天花板,2017年香港专业服务业只新增了区区3000个工作岗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就是现在的香港:抛弃实业导致资金无法沉淀在香港,因此金融业无法做大。在这个已经彻彻底底的走向产业空心化的城市上空,笼罩着的一个令人窒息的灰暗的泡沫。而这个泡沫的破灭,也已经没有疑问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社会主义 2019-6-18 16:11
香港,或许世界各个地域的资本,流动到大陆,一方面是政府的吸引外资的优惠政策,欢迎外资到大陆剥削工人;另一方面,是政府在实际上维系了低廉的劳动力价格,客观上始终给外资生产利润提供了空间。如果资本的这种流动的结果会发生在香港,那么同样也会发生在其他的地域和国家。如果这种资本的流动所引发的结果可以看作是一些地域或国家‘走向产业空心化’,那也与中国政府提供的条件有关。作者竟然忘了,在这种时候用灰暗的词汇来描述香港却无意中否定了中国政府的吸引外资的剥削政策。如果这些政策由于社会主义经济关系的建立而改变,无疑会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现状,并且情况会变得使得作者想通过指责‘产业空心化’实际上是想指责一个地域或国家的其他方面却无可指责的‘正常’的资本经济状态。(其实,按照资本的价值规律,不发达地域低廉劳动力价格所造成的资本流动正是资本经济的正常状态)最主要的是支持了资本流出地域的工人。避免了中国工人和这些地域的工人在劳动力价格上的竞争。在星期天的二百万香港民众的大游行中所表现出来的有组织的、协调有序的行动的能力和政治素质,如果能够用在建立社会主义经济关系方面,将是成功的重要条件。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0-14 11:56 , Processed in 0.02263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