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张耀祖在佳士运动中的五次出场情况

2019-6-23 08:27|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5952| 评论: 0|原作者: 秋火

摘要: 整理这份历史概要的直接原因是我看到今年1月初的那个甩锅自辩文章冠冕堂皇颇具欺骗性,甚至还吸引了稀里糊涂的疑似托派分子为之叫好。如果张耀祖在佳士事件一开始就如事后辩解所说的都早已说得那么到位,那么为何当初还挂出大名甚至语录带头鼓动大量群众为运动火上浇油?

张耀祖佳士运动五次出场情况(+秋火的质问)

编者按:整理这份历史概要的直接原因是我看到李明骐今年1月初写的那个甩锅自辩文章冠冕堂皇颇具欺骗性甚至还吸引了稀里糊涂的疑似托派分子为之叫好。我就问一句:如果李明骐张耀祖在佳士事件一开始就如事后辩解所说的都早已说得那么到位,那么为何当初还挂出大名甚至语录带头鼓动大量群众为运动火上浇油(见以下前三次出场)?

难道毛派大理论家李明骐,及其“有着相当的理论素养和最丰富的实践经验”的、“中国工人运动中产生出来的第一流实践家”张耀祖,都只为其事后马后炮私下伟大光荣正确立场负责,却不能为其早已发挥作用【公开的实际政治影响】负责?徒有口头正确,实际公开政治做法却是与口头所批评的青年毛派们的做法无异,而且还为自己认为错误的运动策略火上浇油,事后还大言不惭甩锅,这不就是典型的机会主义者吗?

我还想顺带再说说与毛派机会主义者暧昧套近乎的“前/疑似托派分子”,这些人在整理斗争历史材料和批评历史上的斯大林主义者“口头正确、实际另一套”时是很有教益的,可是同样的事情出现在当前现实斗争时,这些早已在工人实际活动里放弃了政治评判、政治判断力也退化迟钝了的“极左经济主义者”碰到实际斗争却只会跟在毛派机会主义者的屁股后面走了离开结合实际群众斗争的政治观察分析和政治判断,独立的工人阶级立场就是空谈。
(2019年6月22日,秋火)



以下前四次出场均摘自“佳士事件时间线(更新至2018-9-24)”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14799
(以下按时间顺序排列。“张耀祖”一词用方括号括起来)

--------------------------------------------------------
第一次出场:带头参与2018年7.23联名信
(排第四位,唯一出师无名者)

--------------------------------------------------------
7月23日(一):米久平、刘鹏华等7名佳士建会工友发出联名信。联名信后来得到全国各地上千名毛派居多的左翼人士和社会各界人士的签名支持,所有这些签名者在后来被称为“佳士建会工人声援团”。

7月26日(四):截止晚10点,联名信已有1004人联名,开头依次是退休高干恽仁祥、通钢老工人吴敬堂、毛派学者老田、【张耀祖】、乌有之乡站长范景刚、红旗网站长武夷山、北斗星站长周清云、毛泽东旗帜网站长时迈、清华大学教授亓平言、新四军老战士古正华等。


--------------------------------------------------------
第二次:带头作为7.27大抓捕后号召奔赴深圳坪山的四名“佳士工友声援团代表”之一
(排第3位,以“原中国工人网编辑”名义)

--------------------------------------------------------
7月28日(六):下午2点多,时代先锋等声援账号群发文章《吴敬堂:奔赴深圳坪山!为了工人阶级的觉醒,为了毛主席》。最后依次附上了“新四军老战士古正华”、“乌有之乡网站站长范景刚”、【“原中国工人网编辑张耀祖”】、“毛泽东旗帜网站站长时迈”四位知名毛派人物的语录

此后的很多天里,众多声援文章的最后部分或正文开头前都加上了这段鼓动说辞:
「同志们!请赶往深圳坪山燕子岭派出所,和佳士先进工人一道,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佳士工友声援团代表吴敬堂、古正华、范景刚、【张耀祖】、时迈携声援团1200余位同志(截至2018年7月29日),号召广大热心人士支持佳士工人阶级的正义斗争!!!
请速速赶赴深圳坪山燕子岭!与先进工人一起为正义事业奋斗!!
我们年轻的工人代表梦雨已经去到坪山区声援佳士工友,
愿意前往坪山的热心人士请与梦雨联系188167**/133784**」


--------------------------------------------------------
第三次:8.16参与61名毛派人士致习总书记联名信(排第10位)
--------------------------------------------------------
8月16日(四):声援团发布了古正华、魏欣(著名作家魏巍的长女)、张勤德、王子恺、恽仁祥、吴敬堂、孔庆东、李民骐、范景刚、【张耀祖】、老田等61名毛派人士、中共党员及社会各界人士的又一封公开信《这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致习总书记、国务院总理、公安部部长、广东省委书记和深圳市委书记)。


--------------------------------------------------------
第四次:带头发起抗议8.24大抓捕的22名师生联名信
(排第1位)
--------------------------------------------------------
10.【2018年9月2日开始:【张耀祖】、潘毅、沈梦雨、张圣业等22名师生发起抗议“佳士工人声援团8.24被暴力清场事件”的联名信呼吁】

9月2日(日):(联名信开头依次是:)【张耀祖(北京)】、潘毅(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沈梦雨(汽配工人 中山大学数学与计算科学硕士)、张圣业(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北大毕业生)等22名老师和声援学生发起《关于“佳士工人声援团8·24被暴力清场事件”的公开联名抗议书》。

9月2日(日):当晚,声援群传出《9.2晚急讯|生源团北大学子张圣业被广东梅州警方强制传唤,火力支援!》。
原文抄录:9.2日晚,现场生源团首位发文揭露广东警方“8.24暴力清场事件”无耻行径的北大学子张圣业在河南三门峡陕州区【中国工人网主编张耀祖】家中遭遇广东梅州警方“跨省追捕”。梅州警方跨越大半个中国,全副武装私闯民宅,居然只为强挟一位手无寸铁的北大学子,荒唐可笑,又不得不令人愤怒!
该消息还贴出梅州警方和三门峡警方的电话,分别呼吁致电令其停止迫害和出警保护。

-----------------------------------------------------------
第五次:佳士运动失败后,张耀祖隆重出现在李明骐的辩护文章中
-----------------------------------------------------------
2019年1月5日,红色中国网主编李明骐(笔名“远航一号”)发表文章《严元章同志与“八青年关注团”的斗争经验》(文中所说的“严元章”即张耀祖的笔名)。

李明骐在开头谈论八青事件时,特别如此介绍他多年来的政治盟友张耀祖:
「说起严元章同志,很多青年同志还不了解,甚至还有人,以为他不过是一个关心老工人的普通积极分子,多年来“一事无成”。这样的认识,都是不正确的。严元章同志,在马列毛主义的队伍中,已经奋斗了二十多年,有着相当的理论素养和最丰富的实践经验,经历和处理过各种复杂情况,是中国工人运动中产生出来的第一流实践家。他的工作成绩,不仅许多同志了解,就是对方,在相当程度上也是承认的。过去,因为严元章同志本人的谦虚谨慎,我们对他的成绩宣传的不够。」

在这篇文章第三节“‘佳士声援团’斗争的失败:我们所了解的一些情况”里,谈论了张耀祖(即“严元章”)在佳士斗争前后的一些情况,这部分的信息来源,据作者李明骐说:“这里,仅把严元章等同志所了解的一部分情况做一个介绍”。

根据李明骐这部分说法,「严元章等同志从一开始就不赞成“声援团”的错误路线」;「到了八月初,……严元章同志很着急……当时,严元章等同志已经意识到,“声援团”的斗争形势已经好比1989年“六四”以前的情况,镇压迫在眉睫。严元章同志尽了最大努力,动员了他在体制内的关系,希望通过谈判的方法来尽可能实现声援学生的和平撤退」;「八月中旬,古老、严元章、原“八青年”主要负责人开会。古老明确批评了“声援团”在群众没有发动起来的情况下、盲目扩大“声援”;严元章同志建议“声援团”能够主动撤退、减少损失。原“八青年”的主要负责人在明确意识到斗争已经失败的情况下,仍然强行坚持全国各地的左派学生团体前往深圳“声援”,终于导致这些积极分子在七月底的镇压中全军覆没。」


与李明骐上述文章相关的其他文章:
2019-2-3 李明骐:关于“八青年关注团”斗争中的“投案”问题

2018-1-22 张耀祖:我们可以妥协,但我们绝不屈从!—— 声援广州八青年

2018-1-22 秋火:沉沦黑夜下的不屈呼喊:谈广工读书会八青年案
(此文第五部分“续谈抗争的阻碍:主流毛派的幻想”,专门批评了张耀祖的文章《我们可以妥协,但我们绝不屈从!》)





 
为李明骐上述2019年1月甩锅自辩文章点赞的红中网网友


————————————————————————
秋火注:
我在今年5月13日的文章《反对警方打击扩大化,但潘毅及其朋友应反思唯心主义幻想的错误》里也附带谈及了李明骐上述1月5日文章(下文中的粗体标记和红色标记是转载到这里时所加,此外没有任何改动):


“1、……迟至今年1月初时连幕后主导了毛左八青年抗议事件、也曾大力参与过佳士运动的张耀祖李明骐都跳出来和这场运动切割关系了,因为他们发现根本拉不住一直走在运动最前列的青年毛派(参见李明骐写的《严元章同志与“八青年关注团”的斗争经验》 撇开那些当时不公开说、事后诸葛亮的貌似高明看法之外,文中所说的佳士运动发动情况应该是比较可信的)”

“3、……现在再回顾,我不会后悔自己曾经写下了有如此历史见证意义的批评——我至少可以说我不是李明骐那样故作精明的事后诸葛亮,发现无利可图了才抽身出来,自吹早就有先见之明、只是为了保护青年才参与其中云云(对这种充满政治私利算盘的可耻做法,后来我看到居然还有前托派分子去赞美https://www.zhihu.com/pin/1066961616544919552说“老左想在学生掉进深渊之前,把他们救出来,能做到这一步也算尽到心意了”,真是够昏庸了)。
起码的、负责任的做法是在错误路线已经导致危险现实的时候(即2018年7月27日大抓捕后)就应该公开指出危险,提出分析和劝告。即使当时说了没用,以后当青年行动者们回顾时能多一些心眼、多一点头脑、早一点清醒、早点止损改变策略(例如我在截图5里的一点私人建议,其实只要从长计议从自己实际情况出发,总是有办法的,无非都是要更学会放下、调整心态、暂时回归日常生活和沉下心来反思)。”

TOP


鲜花

握手
2

雷人

路过
2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7-20 03:50 , Processed in 0.02220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