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国民党杂牌军中的抗日劲旅 —— 国民党70军和“云干班”

2019-6-23 06:41|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4431| 评论: 0|原作者: 阿蒙

摘要: 省委决定你到70军干训班去受训,该军非蒋嫡系,军长李觉与蒋介石有矛盾。由你去担任支部书记,发展进步势力,吸收党员,争取李觉积极抗日,已经先去该军工作的有陈希周等人,他们和李觉的关系不错,会在上面掩护你,但不要与他们发生党的联系。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国民党第70军是湖南军阀何健系地方军队,军长李觉是何健长女婿,全面抗战前蒋介石为了拉拢地方军阀抗战,以19师为主给何健一个70军的番号。70军先后参加淞沪会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第一次长沙会战等屡立战功,是一支非常有战斗力的部队,军长李觉亦为抗日名将。是什么能让一支半“中央军”系部队屡次重创日军,在民族解放战斗中写下自己的名字?让我们穿透历史的迷雾,探寻70军背后隐藏的秘密。

国民党杂牌军抗日常年在一线作战,用日本人的手铲除异己——“打胜了除外贼,打败了除家贼。”无论从军饷还是武器、兵员补充蒋介石动足了脑筋、使尽了手段。留给杂牌军的有两条路,一如台儿庄大捷立下赫赫战功的庞炳勋战败投降当伪军;一如龙云系60军。龙云取得云南政权后,一面消除异己,一面自己办军校培养云南籍军官。虽然此举不过是为了维护他在云南的统治但也清除了过去云南军队的腐败积习,滇军面貌为之一新,兵员也秉承“非良家子不收”;再加上龙云靠着贩卖烟土发财大大的,滇军出滇抗战每个步兵团配有:九个步兵连,每连配比利时造七九步枪六十支,捷克造轻机枪六挺;三个重机枪连,每连配捷克造重机抢四挺;一个迫击炮连,配法造八二迫击炮两门,法造六零小炮二门;一个高射机枪连,配法造十三点二毫米高射机枪二挺。滇军出滇抗战,“各方均认为滇军素质优良,装备完全,具有相当训练”。①淞沪会战后云南子弟开赴抗日战场,一亮相被外国记者及军事顾问认为系中国军队精锐,蒋介石派德国顾问斯达开指导滇军训练,又给补充了轻机枪、掷弹筒、工兵、防毒、通讯等武器和器材,德国顾问誉滇军为当时国民党的优良军队。

云南子弟在台儿庄战场上用自己的鲜血和钢铁般的意志展现了中华民族必胜的信心。第183师旅长陈钟书,在军中素有勇将之名,此次出征,常语同事:

【“数十年来,日本人欺我太甚,这次外出抗日,已对家中作过安排,誓死以必死决心报答国家。”】

黄人钦连长,在凤凰桥战斗中阵亡,在其身上发现一封致新婚妻子的遗书,其中一段写道:

【“倭寇深入国土,民族危在旦夕,身为军人,义当报图。万一不幸,希汝另嫁,幸勿自误。”】

183师542旅1083团团长莫肇衡中弹负重伤,转运后方途中执意从担架下上下来,用衣服蘸血在路旁石头写“壮志未酬身先死”后,以身殉国。徐州会战期间国民党军令部38年5月9日致电龙云表扬60军:

【“鱼、虞(6、7)两日,敌不断攻我卢军禹王山阵地,经我痛击,敌死伤狼籍。该军自守备该阵地后,毙敌超过二千,获步枪百支、轻重机关枪十余挺,其他军用品甚多。”②】

日寇也在在广播中惊叹说:

【“皇军自讨华以来,多次战斗,很少遇到如此顽强骁勇之敌,原来是从支那南方开来的蛮子兵。”】

然而武汉会战中60军表现极差。1939年1月10日龚顺璧(新三军新十二师师长)《转知龙云重振滇军声誉致张华清(新三军据新十二师第四团团长)电》云:

“军之初出,师行所至,纪律严明,军容整肃,各处皆有称誉。台儿庄战役,中外视听一新,曩者轻视之心一变而为爱敬,三迤父老闻之,亦引为欣慧。领师干者,岂不应如是哉。不意崇阳一役,未闻战讯,败耗即已传来,不但部队损失,军声亦因之贬坠,在此情况之下宜如何各自努力,以谋恢复,图盖前愆,乃竟互电攻讦,实属不明事体,长篇累牍,尤为远道厌闻,闻之殊为痛心。师克在和,古有明训,此种举动,尤非将领所宜。”③】

60军战斗力迅速退化,一举变为60“熊”。

战斗力退化有蒋介石分化瓦解的作用,更为主要的原因是连排级干部伤亡太大,原有的干部伤亡后补充到军营的干部水平、能力不够,在战斗中不战而退的有之;携款私逃的亦有之;此外还有武器补充等等原因。抗战末期60军的重机枪和迫击炮还为出滇抗战之初的,来复线都磨平,子弹都能从枪口掉到枪膛;再加上克扣军饷成风,士兵饿的骨瘦如柴;负伤后转运的伤员,根本无人照管,除了碘酒、红药水外,连干净的纱布、绷带都没有;小伤熬成重伤,重伤等死;家属抚恤,没有任何一级政府过问。将当兵视作死刑,兵员素质急剧下降。单靠一时的血性或者“亮剑”精神是不足以支持住艰苦、长期抗战。

70军是国民党杂牌军中的异类,长期战斗在抗日第一线但是战斗力并没有像60军迅速衰退,不仅首战在淞沪战场上表现优异,其后的表现不逊于国军嫡系,堪称劲旅。

70军军长李觉号云波,湖南长沙人。1916年考入北京陆军第一预备学校,1919年底毕业,被分配到山东省境边防军第二师当入伍生,北洋军段祺瑞的一支新军,直皖大战段祺瑞战败倒台,这支新军解散。李觉和十几位湘籍同学决定回到革命气氛较浓的家乡参加革命队伍。李觉回到长沙后,即和同学们去找当时湘军第一师第二旅第三团长唐生智,请唐生智帮忙:

【“唐团长,我们已找到一份工作,每月津贴大洋10元,请您帮忙作个转荐。”】

唐生智听后思考了一会说:

【“良相出自州牧,猛将来自行伍。想带兵的人,要先到士兵当中去磨炼,不要只顾浮在上面多赚钱。”】

自此李觉从基层做起,因为作战勇敢被唐生智保送至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九期学习,学习归来仍在唐生智麾下作战。

破译国民党杂牌军抗日劲旅密码——“云干班”

1980年李觉与夫人何玫女士在美国图片来源于《杜修经访谈录》

再说何健,何原在程潜部,后投靠唐生智,慢慢积功晋升为团长、旅长。何健有五个女儿,大女儿何玫秀外慧中,立志要嫁一个老实忠厚的年青军官。由唐生智做媒,李觉和何玫订立了婚约,此事成为其一生命运的转折点。唐生智起兵反蒋,何健投靠蒋介石。唐生智对李觉有知遇之恩,唐生智的母亲与他的母亲亲如姐妹,这些都是难以割舍的,但为了自己以后的“前途”,尤其作为长女婿自然站在何健这边,从此加入国民党阵营。但是与唐生智的友谊对他在解放战争时期选择起义有极大的影响。随后追随何健围剿红二方面军、追剿红军长征,李觉在回忆中自称己这一段经历其为“十年歧途”,但是为了保存实力李觉始终坚持避免与红军作战。

蒋介石倾全力“围剿”中央红军,任何键为第四路军总指挥兼西路军总司令,李觉向何键建议还是要保存本部实力,否则只会落得个“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下场。何健留十九师为总预备队,留驻湖南省内始终不肯入赣“剿共”,这之后李觉竭力避免去江西与红军主力作战,有兵就是草头王,李觉深谙此间道理,没有兵在蒋介石哪里别说他就是何健也一钱不值。1936年桂系李、白起兵反蒋。李对何健说:

【“老蒋该反,唐生智反蒋都没能成功,李、白有什么本事呢?等他们搞出规模我们再表态也不迟。”】

何健深以为意,派李觉与桂系联系、周旋,而自己却向蒋介石密告。蒋介石对于李觉所作所为明白的紧,两广六一事变后却对没有对李有任何处罚,而且还说李觉迷敌有功,亲自接见。更令李觉意外的是获准将其部队调离云南,不是回到湖南却调往浙江。老蒋这一手玩的极为漂亮,军阀离开地盘什么都不是,从此李觉部脱离何健归刘建绪指挥,军队的命运被蒋介石直接掌握,成为半中央军系部队。

全民抗战

淞沪抗战爆发后按照蒋介石的指示,将何键驻湘省的部队陆续调赴前线。1937年8月26日何健赴宁乡与即将开赴上海参战之第十九师告别,并发表长篇演说:

【“……现在国难临头,大敌当前,我不杀敌,敌必杀我……为国牺牲是忠,同时也就是义…要抱定牺牲的决心,立下必死的壮志跟敌人拼杀…战胜的诀窍在于不怕死三字。”】

由于战况激烈部队损失大,最后连湖南省保安团队也编成正规军开赴前线。湖南保安团是何健的老本,虽然武器差但是团营长多为35军旧部,连排级干部都在湖南陆军干部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何键心下明白手里没有兵最后的结局“落地凤凰不如鸡”,非但没有阻止还鼓励官兵到前线要英勇杀敌。围剿红军可以出工不出力,抗战是决定中华民族命运的民族解放战争,何健也具有朴素的民族感情。第一次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何健屠杀工农、共产党人是其一生难以洗刷的罪行!但是其抗日还是很坚决的这也是事实。

“九一八”事变后,何键主张“武力收复失地”。1933年长城抗战时,何就指示省公路局拨出34辆汽车,组成“北上抗日运输队”,分3批北上支援前线军运。1937年8月,为支援华北抗战,何键又指示省公路局拨出汽车78辆,编为两个中队分批北上支援运输,第一批本月出发,分赴郑州、新乡前线参加军运。第二批1938年春出发,赴徐州前线支援运输。1937年10月18日,省政府派人护送省抗敌后援会募款30000元,布鞋30000双,棉背心15000件,毛巾10000条,药32箱至南京交国民政府军委会。蒋谓:

【“此次抗战湘省何主席及浙省朱主席出力最多。”】

与此同时,何键对中共的态度也有所改变。曾发生这样一件趣事,1937年12月9日,徐特立由武汉到达长沙后不久,何键派人送来请帖,请徐到何公馆吃饭。王凌波担心徐特立的安全,对徐说:

【“您与何键有什么特殊关系没有?为什么今天请您去吃饭?会不会出什么事?去得去不得?”】

徐特立接过请帖一看,说:

【“要去,他来请,我为什么不去?”】

徐特立从何键公馆回来后说:

【“何键什么人都没请,就只请了我,办了一桌子的菜。”④】

38年1月初,中共长江局机关报《新华日报》创刊,约请何键题词。何题词为:

【“唤起民众,共赴国难,指路之灯,复兴之卷。”】

在1月20日在汉口《新华日报》上刊出。从这短短16个字中,可以看出何键对中共的态度已有了很大改变。何键对一些抗日团体的成立和活动也给予了一定的支持。1937年10月17日,湖南文化界抗敌后援会(简称文抗会)成立时,曾取得何键和刘岳厚等乙派人土的支持。何键还出席了成立大会。据一些当事者回忆,何作了慷慨激昂的讲话,赢得了“雷鸣般的掌声”。随后文抗会举行纪念总理诞辰宣传大会,这时特报请省党部特派员赖琏批准,赖多方刁难,不予同意说:群众团体不能主持纪念大会。而何键却派人送来200元作大会经费。赖琏虽作出了许多限制,但还是不得不同意了。这其中有拉拢共产党对付湖南甲派的一面,但是抗日的成分还是占大头的。

后来何键调任内政部长和军事委员会抚恤委员长,长期离开湖南,不仅其女婿其旧部刘岳厚等在湖南与中共进行了较好的合作。后来李觉、刘岳厚等人参加程潜、陈明仁的和平起义,何键也没有阻止。何健虽然手上沾满了共产党人鲜血但是如果选择留在新中国,人民政府也会既往不咎的,此类例子很多。

初战淞沪

淞沪会战后期李觉率第19师开赴淞沪会战战场,19师官兵坐车开赴战场见司机为十八九岁少女,身着黄色棉军大衣,初以为是辎重兵团女兵,交谈才知是上海市童子军义务协助接运第一线伤兵的。沿途所见汽车均系童子军驾驶。这些青少年冒着生命危险到第一线直接运伤兵的义勇行为,对19师官兵产生很大影响,官兵说:

【“受国家供养的现役军人,值此民族危亡之际,若不能奋力杀敌,真有愧于这些热血青年。”】

到达指定位置正赶上下雨,没有钢盔,连雨衣都没有,官长打伞,士兵戴斗笠;19师官兵具备实战经验,但武器装备落后,每连只配轻机枪六挺,重机枪一半为汉阳兵工厂造老三十节式,步枪除了口径均为七点九毫米外,老汉阳造、湖南民生工厂自造都有。枪炮钢质差,零件缺,故障时生。频受中央军的轻视。官兵受到奚落,愤愤不平都想以战功来改变友军的轻视态度。

初上战场的19师作为预备队距离一线阵地不过几公里,在10月11日战斗中侧击日军为税警总团解围,并缴获了一些日军武器、装备。友军对19师的支授深表感谢。36师师长宋希廉盛赞第19师部队当机立断,主动支援友军恢复阵地的战斗精神。被21集团军通报嘉奖。淞沪会战后期,19师奉令在36师之后,真太路、钱宅、湖里宅、黑大王宅区郭家牌楼一线占领阵地。

19师官兵在淞沪战场表现出高昂的斗志,湖南“蛮子”的坚韧表现的一览无余。19师第57旅第113团防守郭家牌楼,表面阵地工事为敌炮火推毁无遗,阵地一度失陷。团长秦庆武收集残部,乘黑夜夺回阵地,所余官兵不足两排。阵地被敌摧毁,守军利用弹坑固守待援。此时十九师预备队已用尽,无力支援。次日拂晓后,在优势敌人反复猛冲之下秦团长与所部官兵全部壮烈牺牺。泰庆武湖南浏阳人,出身行伍,以战功历升至上校团长,每战身先士卒,以勇将见称,平日爱惜士兵,经济公开,深得部下爱戴。淞沪会战结束后70军在浙江整编清点人数加上后来补充的湖南省保安团,19师仅存有战斗力的士兵1500余人,连排级干部损失尤大。但是并没有如60军那样战斗力迅速下降,在随后的武汉会战南浔路战斗中表现尤佳、第一次长沙会战还得到蒋介石的嘉奖。同为杂牌军70军与60军为何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

破译国民党杂牌军抗日劲旅密码——“云干班”

1980年云干班学员在长沙爱晚亭,中间为郭超同志。图片来源于《杜修经访谈录》

云干班

淞沪会战前李觉北伐时期结交的老朋友马子谷(中共早期党员,因反对立三路线被开除党籍。)到其军工作,并介绍潘汉年、周里与李认识。潘、周率领湖南各界慰问战斗在第一线的19师官兵后与李觉深谈,指出抗日战争的长期性与抗战必胜的前途。淞沪抗战仅仅是拉开了抗日战争的序幕,最艰苦的战斗还在后头。提醒李觉:

【“蒋先生利用非嫡系部队在第一线与日寇拼搏,其用心军座是明白的。在这样的形势下,要使你军成为一支抗日的中坚力量,还必需培养一批德才兼备的干部以充实全军,提高了部队的素质,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潘、周的精辟见解,使李折服而大受启迪:

【“我的部下都是行伍出身的大老粗,头脑简单,只知在战场上拼杀,至于远见卓识之土,甚为缺乏。我早有心培养一批新的干部但苦于无人担负此责任……”】

破译国民党杂牌军抗日劲旅密码——“云干班”

陈豪人烈士,图片来源于网络

潘、周为李写了一封致武汉国民党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郭沫若的信,要李持信去找郭解决。数月之后,19师回湘休整,李专程持潘汉年介绍信找郭沫若,郭乃将共产党人陈希周(百色起义领导人之一原名陈豪人,因与周恩来长得极像,又被人叫做小周)、朱江户、许德瑗等推荐给李。李逐一见面、交谈后,如获至宝,委托陈希周等全权处理筹备创办干训班事宜,同时备文申报将介石,备案得到批准。李觉自兼70军干训班名誉班主任,而委陈希周为主任,并在长沙、武汉两地设招生办事处。招生工作不是公开进行的,除个别是由70军有关人士保送其子弟或亲友外,其余都是由八路军驻湘办事处通过各地常组织介绍的。

与此同时湖南省委决定抽调曾参加过广州暴动,在北伐军中搞过地下工作,又在国民党监狱关押过,久经革命锻炼的岳阳人郭观梅同志到70军去负责党的工作。对郭说:

【“省委决定你到70军干训班去受训,该军非蒋嫡系,军长李觉与蒋介石有矛盾。由你去担任支部书记,发展进步势力,吸收党员,争取李觉积极抗日,已经先去该军工作的有陈希周等人,他们和李觉的关系不错,会在上面掩护你,但不要与他们发生党的联系。你只能和省委直接接头。今后具体问题,可向杨第甫同志请示汇报、等干训班开学,还有十一个同志来你处报到。他们都归你领导。”】

省委随即将这十ー个同志的名单交郭观梅,化名为郭超持省委介绍信到杨东莼处,为了掩人耳目,杨另写了封介绍信要郭前去武汉旧日租界找朱江户报到。

湖南省委又派杜修经等革命经验丰富的地下党员去70军工作,干训班因为李觉字云波又称“云干班”。李觉不仅与共产党联系也与湖南各地方实力联络以图自保,军统曾向蒋介石汇报:70军驻长沙办事处处长李厚坤5月18日在湘春街德润里三号其住宅宴请洪帮首领王奋武、罗亚夫、甘少林等十人。还与三湘洪门首领绿林豪杰组建游击队。还与衡阳洪帮首领喻宝林在衡阳北组织帮会,加入者已数千人。⑤李觉这么做也是无奈之举,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蒋介石借抗战铲除异己那点小心眼谁看不破?办“云干班”有借共产党人增强自己部队实力免于因为战绩不佳被削减的目的,但在客观上还是有利于抗战的。

李觉在干训班开学典礼说明创办干训班的目的:

【“我军并非没有干部,但大多数思想陈旧,不能适应今后抗战的环境,办干训班,就是为本军补充新鲜血液,培养有生机的干部……。”】

勉励同学们努力学习,前程无限。陈希周手执一张蒋介石下的委任状,在讲台上一晃说:

【“我来七十军办干训班,有人不高兴!但并非我自己要来,是军座请求蒋委员长派我来的,这是蒋的委任状……”】

在开学典礼上,还有随李党来的军参谋长以下多人,70军一部分人害怕干训班培养的人将会取代他们,直接威胁着他们未来的官运。陈希周这番话的目的,是当着这批人显示自己来头不小,名正言顺。其实,蒋介石的委任状,只是任命陈到南方巡视部队国民党党务,为了便于党组织在干训班工作,“拉大旗当虎皮”不过是吓唬这些人而已。

教学内容按照蒋介石的要求“三分军事、七分政治”,许德瑷、朱江户、蒋宗文、程今吾、彭济民、陈希周共产党人分别为“云干班”学员讲授哲学、政治等内容,这其中就有由陈希周主讲的毛泽东不朽的军事、哲学著作《论持久战》。学员们对陈希周授课尤为钦服,

【“用那带着福建语音的普通客话,运用逻辑推理对未来形势的发展判断,犹如未卜先知。”】

军事方面由游毓桢大队长负责。内容开设有“国统区”一般军人必修的“典、范、令”(即步兵操典、射击教范,野外勤务令)和防空防毒、救护常识、筑城教范以外,还有由程今吾主讲的《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每个学员发给一块绘图木板,课堂中将它搁在膝上写字看书,野外则用以测绘地图。

每天除按计划完成政治与军事的教学训练进度外,早餐前进行体育锻炼,以长跑、器械操为主。下午课余则是文体活动,如篮球、歌咏、排练剧目等。周末晚上按班组过民主生活会,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班内学习理论研讨之风也很浓厚,有时就政治课题或学习心得,进行大组或分组讨论以至个别辩论。如陈厚生、韩旭翔、韩绍武等同志,经常为一些哲学问题,争得面红耳赤。在这里,不仅省内外党的报刊如观察日报、新华日报、全民抗战、群众周刊等,甚至连陕北延安发行的《新中华报》也能看到,一些在“国统区”被列为“禁书”的马列著作在这里也可以公开轮流争相传阅。通过经常讨论、学习,使大家对抗战的长期性、艰苦性有更明确的认识。

70军内部的共产党员提出要把”70军变为江南的八路军”,他们不仅加强学习业余时间去湖南农村宣传抗日。星期天则三、五人一组,到附近农村进行调査访问及宣传抗日。在腰铺子赶墟演出话剧《放下你的鞭子》,1939年元旦军民联欢会上演反映东北人民游击抗日、爱国保家英勇行为的话剧(三江好》。八路军的作风——战斗队、工作队、宣传队。

徐特立38年9月向党中央汇报告中共地下党组织在70军活动,说:

【“有学生二百四十余入有十一个同志,内中三个班长同志,分为两个支部。周围有二几个进步的群众,有些不久便可吸收入党。全校学生有一俱乐部,内分组织组、宣传组、研究组、乐组。各组组长均系同志,这里的党员都通过俱乐部活动。二百四十余人中,一半为该军原来之连、班长,政治文化水平都很低一半为新招收青年学生,而我同志多系新生中之高中毕业或高中生,活动当便利。”⑥】

每一个共产党员学员的身边都有数个进步的国民党中下级军官和士兵。

干训班办得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旧军队的军阀习气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李觉与地方实力派联系瞒不过蒋介石,其部队有共产党党组织活动也定有耳闻。

一次,陈希周主任因公去长沙,委托许德瑗暂代。游毓桢大队长有事由钟雄飞代替他培训干训班学员军事技能,许交代钟雄飞(武汉会战因功升为19师师长唐伯寅妻舅)在晚上自习时集合同学进行政治讨论,钟素来不满干训班开设的政治课,故以不按时集合来消极抵制,许德瑗批评钟雄飞,钟不服气反唇相讥:

【“你们这批留学生只能作纸上谈兵,作战时并不需要什么政治………”】

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与旧军队本质的不同——政治工作是我党、我军的生命线!

为了改造部队,李觉又从70军前方抽调一百多人到干训班来受训,由一个上尉书记官益阳人文浣率领前来宁乡。同时,还派一个从70军保送到陆军大学受训回军的黄仁来当大队长。随同前来的有两个区队长吴松云和梅继仁,大老粗出身。黄仁在当天下午出操前集合同学们训话,他又重复钟雄飞那一套绝对服从的理论。一个同学即提出质疑:

【“如果要你去当汉奸也绝对服从吗?”】

驳得黄仁无辞以对而恼羞成怒,说:

【“这里不是八路军,你们里面有共产党……”】

训话不欢而散。

随黄仁前来当区队长的梅继仁,企图维护黄仁的威信,故意吹毛求疵地找同学们的岔子,在进行步兵基本训练时,看到陈厚生同学动作不符合要领,打了陈一记耳光。在国民党军队打耳光是轻的,各种令现代人闻所未闻的残酷惩罚手段比比皆是,但是在干训班学员看来这是极为侮辱人的。梅满以为可以起到恐吓干训班学员的作用,不想这一耳光却成了引起公愤的导火线。陈厚生气得嚎啕大哭。同学们气愤已极,蜂拥上前,宣布罢操罢课,要求退学。钟雄飞妄图以压力迫使同学就范,大声扬言:

【“谁要退学就先交清赔偿费再走!”】

学员陈之义立即在手指上摘下一只数克重的金戒指向钟递去,意想不到的举动使钟呆住了。钟来干训班之前,李觉曾叮嘱他要好好地带好后方学生,他们是本军未来的骨干,否则就要追究你的责任…。现在弄成这般僵局,不好向李觉交待。正在钟为难之际,几位政治教官出来劝解,才平息了这场风波。受侮辱的干训班学员陈厚生决心与陈主任和同学们挥泪而别。

蒋公也知道70军内部有共产党组织活动,拼命掺沙子。在39年初后方干训班同学开赴赣北前线70军防地接受实战教育,游毓桢大队长高升之际,派来一个自称是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的欧阳禧接替工作。此人生活腐化,骄傲自大,还有性病,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能看得起这种人?最奇葩的是干训班结束后,此人下部队当了团长,在一次战斗中,被他自己贴身的勤务兵枪杀。被贴身勤务兵枪杀,也算极品。

还在70军成立的军政治部,政治部的主要人员由陈诚派来的特工。70军内部共产党员郭超、黄中强、尹组湘、陈伟、唐楚雄等十几个同学被分配到十九师政治部的政工队,郭超、唐楚雄分别担任了正副队长,主要任务是向群众宣传抗日,一次郭超为政工队办的刊物写了一篇宣传材料。在送往军政治部审查时,政治部主任黄仁质问郭超说:

【“你的文章中有好几处提到‘委员长’你这到底指蒋委员长,还是指毛委员长,抑或是别的什么委员长呢?”】

郭答:

【“当然是蒋委员长!这还有什么疑问呢?难道你认为中国还有另ー个什么委员长么?”】

蒋介石只要求李觉为他打仗,可在装备补给上却多方克扣。对此,李觉非常不满,故对军政治部也不卖账。当黄仁向李觉提出郭超的思想有问题时,李觉说:

【“如果你认为他不适宜在政治部工作,就将他调回军部吧!”】

结果黄仁被撵回军部,他到处散布干训班赤化。十九师师长唐伯寅也对人说过“干训班是红色的集中营”之类的话,也曾经发生了十九师参谋长唐薜衡乱收同学们日记和进步书刊之事。在李觉偏袒下风波都得以平息,李觉的夫人何玫特意从浙江金华买了一些金星钢笔刻上“云干班毕业纪念”送给毕业的学员,可见对干训班学员的重视。

干训班学员毕业后除杨铁山因年龄较大,秉性斯文,被留在军部参谋处充当见习参谋,李德因擅长武功被安排在军部警卫营当连长外,其余同学则被分配到70军所属的19师和107师当准尉见习排长。郭超则由政工队调到军部补充团当排长,在分配前,他号召同学们要坚持在士兵群众中开展工作,启发他们的思想觉悟,树立抗战必胜的信心。并指出官兵是鱼水关系,爱护士兵、尊重士兵的人格,不能体罚,只有这样才能搞好官兵关系,才能坚持到抗战的胜利。

由于共产党员在70军的努力工作,70军表现出与国民党其他军队迥异的作风。一次李觉到补充团(壮丁进国军先到补充团训练,因国军待遇太差补充团士兵逃亡率极高)和几个“云干班”同学闲聊说:

【“你们和郭超(补充团排长)在补充团搞得不错嘛,抗日宣传和官兵关系都搞得好,伙食也改善了,没有打骂士兵的现象,士兵也没有开小差的,我们军队就要有这种风气……。”】

李觉所说的这一切在人民军队只是最基本的但在国民党军队却极为鲜见。上下同欲者胜,再天才的战役意图也必须有人执行,否则纵使白起复生、武侯在世也无济于事。70军内部共产党员作为部队基层骨干,使得一支杂牌军变为抗战劲旅,在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

本文资料选自:

①《抗战时期的云南——档案史料汇编》上卷云南档案局(馆)编 重庆出版集团图书发行有限公司2015年出版第107页

②《抗战时期的云南——档案史料汇编》上卷云南档案局(馆)编 重庆出版集团图书发行有限公司2015年出版第60页

③《抗战时期的云南——档案史料汇编》上卷云南档案局(馆)编 重庆出版集团图书发行有限公司2015年出版第135页

④《八路军驻湘通讯处》中共长沙市党史委编1986年出版 徐经武著《回忆何健宴请徐特立》

⑤《1939年5月25日贺耀祖 戴笠报告李觉积极扩军》台湾國史館藏《蔣中正總統文物》,數位典藏號:002-080200-00522-042

⑥《抗日战争时期湖南地下党历史文献选编》湖南省档案馆编湖南人民出版社1985年出版17页;未见标注的见《我党在“云干班”的活动》陈安贤、韩邵武、赵慨萍、文振亚著等

【阿蒙,察网专栏作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19 07:55 , Processed in 0.02334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