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我和谢觉哉所了解的毛泽东

2019-7-12 22:1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0676| 评论: 0|原作者: 王定国(谢觉哉夫人)|来自: 《缅怀毛泽东》

摘要: 影谢觉哉同志早年结识毛泽东的时候,已经步入中年。他原是清末的秀才,从年龄上讲比毛泽东年长近十岁,从所学,所追求的思想体系来看,两个人也有很大的差距,但改造中国、强盛中华的共同抱负与理想,他们走到了一起。
王定国:我和谢觉哉所了解的毛泽东
点击:825  作者:王定国    来源:《缅怀毛泽东》  发布时间:2019-07-12 09:10:56

 

1.webp.jpg

1947年谢觉哉和毛泽东在陕北佳县神泉堡留影

 

谢觉哉同志早年结识毛泽东的时候,已经步入中年。他原是清末的秀才,从年龄上讲比毛泽东年长近十岁,从所学,所追求的思想体系来看,两个人也有很大的差距,但改造中国、强盛中华的共同抱负与理想,他们走到了一起。

 

1921年1月,谢觉哉经毛泽东、何叔衡介绍,加入了“新民学会”。1925年,经何叔衡,姜梦周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革命战争年代的艰苦斗争生活中和全国解放以后的工作接触中,谢老和毛泽东之间的革命友情日深一日。

谢老经常与我谈他和毛泽东主席交往的那些经历,听来感人至深。我自己也从与毛主席的接触中多次感到温暖与关切,从中受到的教育和鼓舞令我终生难忘。我愿写下这一片片早已铭刻在心的回忆,缅怀故人,以告后人。

 

1.webp (1).jpg

谢觉哉和夫人王定国

 

历史的记录

 

1921年6月29日傍晚,湘江岸边,有一个中年人在为毛泽东、何叔衡二人送行,三个人都面带凝重而深沉的别情。北去的湘江奔流不息,一抹夕辉染红了江面,也映红了这三个人的身影和浅湾上印下的串串足迹。

 

对于谢觉哉来讲,这一天是难忘的,应当在日记中记下这场非同寻常的送别,但是在当时的环境下,无法这样做,他只好在这天的日记中画了一长串醒目的圆圈,这一串圆圈所记录的是中国革命历史上一个有重大意义的时刻:毛泽东何叔衡二个作为湖南代表,去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谢觉哉送他们来到湘江河畔,三人深情话别。

 

在中央苏区

  

谢老1933年5月来到江西瑞金中央苏区时,已经五十来岁了。毛泽东同志当时任中央苏维埃政府主席,谢老初到苏区,是做毛主席的秘书。毛泽东为了欢迎谢老,自己掏钱、特意让县苏维埃主席朱开金同志从老乡那里买来几个鸡蛋,为谢老接风洗尘。鸡蛋在今天是极普通的食品,那时却算是最好的佳肴了。从那时起,谢老和毛主席共同过着缺吃少穿、没有半点特殊待遇的艰苦的苏区生活。

 

一天、工作到深夜的毛泽东感到又困又饿,他看着比自己岁数大得多的谢觉哉,关切地问:“谢胡子,你白天吃那点子粮食够了吗?”谢说:“也够了!”毛泽东自然理解谢觉哉的回答,笑着说:“我去弄个南瓜来,你去弄点儿柴草,咱们煮南瓜吃。”,这天夜里,他俩美餐了一顿香甜的“兴国饭”。

 

二十多年后的1961 年,谢老回忆起这段生活时,曾在日记里写下题为“偶成”的诗句:“厦门小吃,菊花锅煮菜根味,兴国当年,四星望月味最鲜;井冈山上,饱吃南瓜气力壮,谁清谁浊,南瓜剧里看分明。”诗中提到的“四星望月”是指用兴国县特有的一种小蒸笼装上四个菜。据许多老同志回忆,毛泽东当年在苏区请人吃饭,多是“四星望月”。

谢老到瑞金的第二天,毛泽东请他草拟一个关于召开查田会议的通知,不料送请毛泽东签发时,谢老写的通知被改得一字不剩。毛泽东添写上会议的中心内容,讨论的问题和应准备的材料。另外,会议的时间、地点、会期、生活路费补贴办法,连同“自带碗筷,被子”等事项也都一一详写在通知里,使基层干部一看就能明白。多年之后,谢老不止一次提到毛主席改写的那个通知,总是感慨地说,那次无异于给他上了一堂新课,使他深感自己在革命斗争实践中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谢老从那次以后,反省自己的不足,勤勉学习,使自己的工作方法很快适应了苏区工作的需要,成为毛主席的得力助手。后来,谢老担任了中央苏维埃政府的秘书长。

 

长征路上

  

谢老在中央苏区时,与徐特立,董必武,林伯渠和何叔衡一同被誉为“苏区五老”。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从瑞金出发开始长征时,除何叔衡同志被决定留在苏区外,其他四位年过半百的红军老战士,都被编入了机关特殊连队,跟随毛泽东踏上了充满艰险的征程。谢老原来身体就不太好,长征路长又经受风寒饥饿和病痛的折磨,显得又黄又瘦,苍老了许多。

 

毛泽东每次来看望他,总是关切的询问他的身体,见他坚持与战士一道步行,毛泽东也和他一起走。毛泽东对他说:“前面的路越走越艰难,我们准备把你们这些年事已高、身体不好的同志送出封锁线,设法转移到上海去工作。”谢老听了这话,总是说:“你们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毛泽东见他如此坚决,只好说:“你的身体已经很弱,再坚持下去会拖垮的。”,长征路上,毛泽东常常是用强制的办法同警卫员一起把谢老扶架上马才肯离去。

有一次,部队送给毛泽东一块牛肉,他留给贺子珍一小块,又马上找人把大块的送给谢老。谢老不收,又亲自送还给毛泽东,说:“现在牛肉可是好东西啊!大家都很需要。你为大家操心,担子重,应该多吃点儿。我虽然年纪大一些,身体还能挺得住,牛肉我不能留,给你送回来”。毛泽东再三劝他收下,说:“现在我们都很艰苦,你年龄大了,身体这样弱,我本应多照顾你一点儿,可是我只能给你这么点儿牛肉。你就先吃点儿吧。”谢老仍是不肯要,毛泽东便提议说:“要不,就煮了,大家都吃点肉、喝点汤吧!”谢老这才同意了,和毛泽东一起与指战员共同分享了那块牛肉。

 

红军慰问演出

 

1935年秋,红军第一、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合后,经两河口来到毛儿盖,作短时间休整。休整期间,两个方面军的战友互相慰问。当时我所在的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前进剧团到红一方面军驻地慰问演出,演出之后,我们听说周恩来副主席正在生病,剧团的易维精政委和周武功队长带领剧团各股长共六七个人前去看望(当时我任道具股股长)。

 

周副主席虽在病中,仍和我们亲切交谈,夸奖我们说:“你们剧团这些女孩子又行军,又打仗,又演出宣传,真是不简单!”这使我们受到了极大鼓舞。我们又去看望挨着周副主席住的毛主席时,毛主席用藏民的木头碗泡“茶膏”招待我们。当时茶树上最好的嫩尖芽做茶叶,老叶子做茶砖,剩余的筋筋络络捣碎后熬制成茶膏。

 

在长征路上,毛主席也就只有一点儿茶膏喝。话题转到演出上,毛主席说:“你们演的剧里,刘湘投江了,(刘湘是四川军阀,我们当时演的剧目有一出叫做“刘湘投江”)可是演戏只代表人们的心愿。别忘了,刘湘还没死。反动派,你不打,他是不倒的。刘湘也是不会去跳河自杀的。”我们听了,十分钦服。

 

识大义、讲大理、重统战

 

1936年10月,红四方面军总部及三个主力军组成西路军,奉命西渡黄河,打通“国际线”。西路军后来不幸遭敌重创,广大红军干部战士经过英勇顽强的拼杀,以鲜血和生命谱写了悲壮的战歌,后来他们中的大部分生存者流落于青海、甘肃。毛主席对此忧心如焚,经再三斟酌,决定派谢老赴兰州,一方面开展救援西路军的工作,一方面着手建立兰州八路军办事处,开展“西安事变”后西北地区抗日民主统一战线的工作。

 

1937年7月17日,谢老作为中共中央和毛泽东驻甘肃代表去兰州,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毛泽东为什么要派谢老去呢?一是谢老有政策水平,二是谢老与当时国民党甘肃省主席贺耀祖是同乡,有过旧交。我和谢老就是在兰州八路军办事处工作期间结合的。7月29日,谢老抵达兰州。

 

从8月到12月,谢老与贺耀祖,邓宝珊多次会晤。三个多月的时间,兰州及西北的抗日救亡运动就发动起来,高潮一个接一个。在这个期间,谢老帮助中共甘肃省工委办起机关报《西北青年》,还帮助贺耀祖的夫人倪培君以及邢新华、王九金等妇女界人士积极地投身到妇女的抗日救亡运动中来,并帮助倪培君在兰州办起了妇女抗日救亡的杂志《妇女旬刊》来促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

 

许多时候,谢老不便公开出面的时候,就由我来出面。西北抗日救亡运动局面打开的原因,一是八办、中共甘肃省工委和社会各界的齐心协力,更主要的是毛泽东对统战工作的关心、重视。这个时期谢老和毛泽东,周恩来电报频繁。延安还不断地托人带口信给谢老,要求把统一战线工作当作大事放在首位来抓。我记得,毛泽民、贺子珍、钟赤兵都捎过这样的口信。

针对马鸿逵的“回回非民族,”的荒谬理论。谢老予以坚决的批驳,并帮助回族同胞制定回族运动纲领,在各地建立起回民教育促进会,设立回民学校,兰州创办了军分校,培养人才等等。

毛主席1937年8月21日电告谢老,主要内容是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及朱德、彭德怀分别担任八路军正副总指挥。电文末尾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民族问题,又作了具体指示。从这短短的电文中,可以看出毛主席对统一战线工作的重视程度。

 

延安书简

  

谢老回到陕甘宁边区后,任中央党校副校长,后任陕甘宁边区政府秘书长和陕甘宁边区参议会副议长。谢老在这段时间里公务异常繁忙,与毛主席之间来往的信件很多,主要都是谈团结民主人士,开好参议会的问题。毛主席给谢老写信或面谈时,总不忘提醒谢老保重身体。在延安形势稍安定后,毛主席就提出给徐老、林老和谢老几个人补贴几斤鸡蛋,毛主席去党校讲课时,将补助的事告诉谢老,说这是中央做的决定。

 

1941年3月2日,毛主席在给谢老的信中写道:“林老宜即休养两三个月,劝他不要急工作。要他有放得下、不怕塌台的精神。请告他下决心,不可大意,你宜亦带半休养性质。只抓大者、要者,小而次者出入可也。保健精力,长期斗争,为上策。”在当年8月7日给谢老的信中说:“你身体有病,切勿过劳,暂时以休养为主。”一个月后的9月15日,毛主席又来信,恳切关照谢老:“死者已矣,生者务宜注意。关于你及林老的工作、生活,极宜有所调节,务不过劳,文章宜不写得太多。”

这时期,毛泽东主席的最高领袖地位早已在党内确立,他被人民颂为大救星,但他在和谢老探讨边区大政方针的信中表露出的诚挚与谦恭实在感人肺腑。这里仅抄录1941年毛主席给谢老的几封信。

 

“谢老:八日信及安塞报告均收,已看一遍,尚待详看。准备开的总结会议是积极的,非单为辩论个别问题,请准备一积极建议,包括全部财经问题,分列若干条,今年如何办,明年如何办,均列入之,拟好时请交我,以便先加研究,交换意见,然后讨论。林老前有三年计划,亟欲一阅,林老昨示谓待增修重拟,不知在十天左右能脱稿否?大家希望能统一意志与统一行动,我意须确定一行动纲领,否则无法统一。而此行动纲领,非根据一方案交换意见,过细研究,无法讨论与确定。我是毫无研究的人,为欲开此会,故愿加以了解,你的各信,我都过细地读了。在不妨碍你健康条件之下,如能草一条文式的方案,或即就林老三年计划,根据新近经验与研究加以增饰,那是最好的。我此刻尚未睡,上午能睡好,下午或派车子接你来谈,那时再定。即致敬礼!毛泽东、八月九日早。”


在此之前,毛主席曾在给谢老的另一封信中,交换了对边区财政问题的研究意见,其信末写道:

“……然统一首在对财经建设基本方针有一致意见,故就感想所及,提出如上论点,就正于你及林老,如你及林老觉得有错误,即祈毫不客气,一一指正,以归一事。昨日政治局会议决定委托我召集一次有关同志的会议,解决本问题。我想先作个别商讨,然后再开会议,较为有益,未知你意如何?敬候日安!毛泽东、八月六日。”

 

延安时期,毛主席与谢老的书信交往甚密,一封封充满温暖情谊的书信,如同滚滚延河水,涓涓不息地滋润着战友的心田,激励着战友精忠报国的情怀;一件件探索求实的函简,就象巍峨耸立的宝塔山,写照了一代伟人的正直挺拔和一代揩模的高风亮节。我在整理谢老的书信文集时,每每为之感慨万千,从中受到了深刻的教育和鼓舞。我的工作和学习,也由此获益匪浅。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13 01:00 , Processed in 0.038130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