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民主不是多数的暴政 —— 评7月18日香港大学校长论坛

2019-7-22 08:33|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0284| 评论: 3|原作者: 王丹

摘要: 一位在港大工作40多年的员工,要求用普通话表达自己的意见,被台下众多学生制止,喊出“香港还不是中国”,“港大是英文学校”,“我是美国人,用英语,我听不懂中文”。在中国的土地上,不容忍使用广东话,不容忍使用普通话,必须使用英国殖民者的高贵英语,如此自以为是不以为耻!

民主不是多数的暴政:718日香港大学校长论坛

 

香港大学教育学院   王丹

 

 

我参加了718日港大校长论坛,我认为这是一次失论坛。

 

争议性的政治事件在哪里都发生,但处理的方式却会大不相同。2008年中国奥运年,全球火炬传递的过程中发生藏独分子在多个国家冲击火炬传递仪式的暴力事件,美国各大高校就中国西藏问题引发巨大争议,中国学生学者和支持藏独的学生学者两派都很激愤,同情西藏的学者甚至收到中国学生的威胁信,中国学生在课堂上也奋起激辩。在风暴当中,康奈尔大学的教授们自发组织了一场公开论坛,邀请中国学者、历史学者、西藏研究专家、当地藏传佛教僧人同台辩论,观众一两百人,有学生有教授有社区群众,辩论有理有据,提问有礼有节。论坛持续约两个小时,没有结论,然而愿意沟通愿意聆听的参与者,相信离开时对西藏问题的认识都远比之前更加全面,思考也更加深刻。这是一所大学在政治风暴中应该并且能够做的贡献:为政治争议提供理性、民主的辩论平台,提供学理基础和专业分析,教育自己教育大众。

 

反观今晚港大的论坛,虽然从头到尾充斥着“言论自由”“民主”“相互尊重”等高调,但从论坛组织到实际的对话,都让我怀疑,民主和自由在港大是不是真的死了。

 

论坛形式看似民主,所有希望发言的人都可以写一张便条表明身份,所有便条放在一起,抽签决定发言人。表面上公平公正透明,而实际是多数派压制少数派的声音。今晚的观众/参加者以本科生为大多数,众所周知,本科生是六七月示威活动的主力,也是最近一周校园语言暴力的肇事者。以抽签方式决定发言者,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绝大多数的言论一边倒。看似说者众多,实质还是一言堂。

 

民主论坛是什么?是每一个人都有均等的发言机会吗?这本科生拥抱的庸俗民主观,港大管理层组织如此重要的校长论坛时,居然也加入大合唱!民主对话,不是让每一个人发言,而是让每一种不同的观点发言!不是每一个人发言就代表多元,而是每一个利益、观念、价值不同的群体的发言,才能多元!今天形式化的民主论坛,发言者根本不能代表不同的群体,不同的利益,不同的观点,不同的恐惧!

 

就在论坛召集的两天前,非本地学生群体已经向校委会提交了公开信,表达了他们的不满和诉求。今晚的论坛,由于组织安排的不当,这些少数派的声音根本无法通过形式平等的抽签得到表达。 港大校方和满嘴民主自由的学生们,都应向政治系教授们多请教,才能懂得:民主不等于多数的暴政!

 

整场对话,压倒多数的问题集中在如何看待暴力,示威学生在校是否能够安全,更有梁佳杰先生公然宣扬官逼民反暴力有理论。张翔校长态度坚定,在高压下,仍屡次重申谴责冲击立法会暴力的立场,勇气可嘉! 学生的质疑逻辑很奇怪,似乎不谴责警察使用武力,就不能谴责蒙面暴徒打砸立法会。警察是否使用过度武力,不能由任何一方单方面说了算,当然更不能由港大校长说了算。退一万步说,就算警察武力过度,冲击破坏立法会就是正当防卫?警察武力过度,就等同给学生们发了通行证,可以在校园里辱骂校长,辱骂观点立场不同的人,散播 hate speech,攻击内地同学?示威的学生关心校园安全,怕警察追上门来。那么他们成为内地学生的担忧,成为校园安全和安宁的威胁呢? 当然可以轻描淡写地开脱说,校园语言暴力只是极少数同学为之,不代表整个示威群体。那么,作为同一个政治群体,今天的论坛为什么没有一位谴责警察的同学谴责校园暴力?为什么没有一位同学向张翔和内地学生群体所受的人身攻击道歉?赞成一种暴力,而反对另一种暴力,一边抗议政府不听反对声音,一边又对异己者付诸暴力。他们同他们所批判反抗的政府又有什么不同?!这又是哪一个传统下的伪民主?

 

更不用说,一边要求言论自由,一边剥夺不同政见者的发言权。一位在港大工作40多年的员工,要求用普通话表达自己的意见,被台下众多学生制止,喊出“香港还不是中国”,“港大是英文学校”,“我是美国人,用英语,我听不懂中文”。 之后一位学生试图用广东话表达,台下的学生也大声起哄,同样喊“香港不是中国!”所谓言论自由,是他们所允许的语言、内容之下的言论自由! 一个英文结结巴巴的老人,为何不能使用普通话?即使交流有碍,满座的双语观众,为什么不能为他提供现场翻译?几乎所有要求言论自由的发言,都只关心校长如何保障他们自己的自由,从未提及如何保障他人、保障校园不同背景、不同立场的人群的言论自由。真正的言论自由,是要创造条件让无法表达的人群得到表达,而不是规定语言或其他限制,变相剥夺别人的发言权。更何况,在中国的土地上,不容忍使用广东话,不容忍使用普通话,必须使用英国殖民者的高贵英语,如此自以为是不以为耻!

 

整场论坛是校长和学生之间的对话,焦点狭隘,大部分的问题是施压校长表态站队,对这场政治风暴背后的问题只字不提,完全缺乏理性、学术和系统的分析。政治表态不应是这场论坛的目的,更不应该是大学的任务和职责。

 

从“反国教”到“占中”到“反送中”,港大从来都是缩头乌龟,几乎没有进行过公开的辩论。过去几年,学生多次与校方发生冲突,可见一味逃避早已不可能。港大应该担当起大学的职责,就关键问题、关键概念组织系列学术论坛,邀请不同领域和观点的学者理性地讨论和争议香港的政治风波,让真正不同的观点和声音平等对话,教育自己教育民众。在此之前,需要摒弃形式化的空洞民主,防止多数的暴政,并且坚决果断地杜绝任何形式的校园暴力和欺凌,为真正的言论自由提供安全和平的环境。

 

 

教育学院  王丹

2019.7.19日凌晨

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7-22 05:44
在平时,民主的确不是多数人的独裁;在(大多数人参加的)革命时期,民主就是多数人独裁的民主,或称革命民主专政。[Mark Wain 2019-07-21]

革命过程中的“四大自由”指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则是革命专政即多数人革命独裁之下的意识形态斗争领域的四大武器。这时革命群众当然是拒绝接受日常的、资产阶级统治下的所谓不得反抗其暴力统治的命令或说教的。作者错误地认为任何时候,旧政权的统治阶级意识形态一定要占据统治地位才行;事实上,进入革命阶段的群众是不可能按照日常和习惯继续接受下去的。他的另一错误是把革命看作是暴政,这是极端不正确的观点,应当尽快改正过来,以避免无意中走上反革命的道路。[Mark Wain 2019-07-21;同日增补]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7-22 05:00
民主本来就是工具和手段,把民主当成一种政治目标这本身就是虚伪和欺骗。不像无产阶级这么光明磊落地把消灭私有制和人民民主专政明明白白地宣示出来。看看欧美是如何民主的?他们把形式民主(选举)说得多么神圣,他们敢把经济上的民主权力也交给人民吗?一人一票的选举也能应用在一人一份的经济平等上吗?民主选举又何曾选出了真正人民想要的人了吗?你筹不到那笔可观的竞选资金你还能进入候选人之内吗?
引用 上海公社 2019-7-22 03:41
目前看到的在这次香港事件中最讲道理、最有水平的文章。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8-19 13:39 , Processed in 0.01561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