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谨防西藏成为下一个香港

2019-8-14 23:30|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2798| 评论: 0|原作者: 王升|来自: 察网

摘要: “藏独”未来闹事的可能性存在,但是危险并不高,而且时间在中国政府这边,他们有迫切性,而中国政府没有,中国政府只要耐心等待,20年后,就再也没有“十四世达赖喇嘛”了,再过30年,就再也没有“藏独”的字眼了。
要对西藏未来可能出现的变乱有清晰的认识——谨防西藏成为帝国主义继香港之后的下一个目标 
“藏独”未来闹事的可能性存在,但是危险并不高,而且时间在中国政府这边,他们有迫切性,而中国政府没有,中国政府只要耐心等待,20年后,就再也没有“十四世达赖喇嘛”了,再过30年,就再也没有“藏独”的字眼了。

【本文为作者王升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导语:笔者是个思维比较跳跃的人,在别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在香港时,笔者的目光却转到了西藏,经过仔细思考,本人忽然发现西藏有可能变成继香港之后的下一个“目标”,为此,本人急忙写下这篇文章,希望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达赖喇嘛的衰老和“藏独”组织迫在眉睫的压力

近年,达赖喇嘛的活动越来越少,本来按照达赖喇嘛的性格,一旦中国发生什么大事,不论好坏,他都要冲上去“蹭”个热度,而去年和今年发生了诸多事情,例如两轮贸易战、华为事件、香港动荡等等,这都是他“蹭”热度的机会,然而他的出镜率显著减少、言论也越来越简单,这不能不引人遐想。

不仅如此,过去,他频频往来于国际新闻,其出镜率堪比一线大牌明星,可是如今,不论是他的“盟友”、还是他的“对手”,对于达赖的关注度都越来越低,他的影响力在逐年下降,以至于仅有几次出现在媒体上,还是找人代言。

结合3年前曝光他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这不能不让人怀疑,他的身体状况是不是越来越差了,毕竟,84岁的他早已不再年轻,虽然他和他的手下极力把他塑造为神,可他终究不是神,矫揉造作、虚张声势的外表下,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的身体,他需要像普通人一样吃饭睡觉,也和普通人一样会生老病死。

也许是对于自己的死亡越来越深的畏惧,以及对于自己的“组织”未来前途无“亮”的现实的惶恐,他开始在“继承人”问题上出现一些荒腔走板的言论,比如一会儿说自己会转世成什么什么、一会儿又说“自己死后,达赖不再转世”,然后,在培养继承人上,也显得越来越没耐心。这种进退失据的言行,其实彰显的是他内心恐惧和不安交织的现状,而且他心里恐怕也是对于“没有继承人”这个问题非常头疼,否则他不会说这类话。

个人推测,达赖喇嘛的身体状况恐怕已经很不乐观,他至多还有10年寿命

而且,随着身体状态变差,他的精神状态肯定会随之变差,到最后2-3年时,他会逐渐丧失管理能力,一如晚年昏聩的皇帝一样,他将逐渐丧失对于手下的控制。

任何君主,一旦丧失了对手下的控制,那么他的政权必然陷入互相攻讦和内斗中,因为随着君主控制力的下降,过去的权力分配已经逐渐松动,这将是实权派互相争权、扩大势力的“好”时候,达赖在他的“藏独”组织中,是个政教合一的君主,所以,他也不例外。

为了后文的论述,这里就要分析一下“藏独”重要组织派系和头目。

目前,“藏独”组织中主要有两派人马在争权。这两派人马分别是以“首席噶伦”(相当于总理)桑东仁波切为首“勋旧派”、和以“藏青会”等人马组成的“少壮派”,实际上,“藏独”组织内部派系林立、互相攻讦,两派人从来都没有明确的界限,也没有明确的人员划分。

桑东仁波切势力最大、影响力也最大,一直被视为“二把手”,从达赖喇嘛的“秘书长”起家,作为重要“元老”,他在“藏独”组织中地位仅次于达赖喇嘛,行事特点是雷厉风行、政风强硬,由于手握重权,桑东还被外界认为在一定程度上架空了达赖喇嘛。

王升:要对西藏未来可能出现的变乱有清晰的认识——谨防西藏成为帝国主义继香港之后的下一个目标

图一:桑东仁波切(英文:Samdhong Rinpoche1939年生,云南迪庆人,1959年随达赖出逃,达赖的副手。

“藏青会”,全称“西藏青年大会”,据估计有万人左右,以嗜血、嗜杀、崇尚暴力、贪婪、残忍“著称”,根据央视多年前曝光,代表人物有次旺仁增(1971年生于印度)、达赖弟弟丹增曲杰(1945年生于西藏拉萨,著名破戒和尚,现已还俗)、甲日·洛迪(现已死亡)等,这几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嗜血、冷酷、残忍无情。另外,根据《人民日报》的观点,“藏青会”被认为是1987、1988、1989三次拉萨骚乱和拉萨“3·14”事件的幕后黑手之一。

王升:要对西藏未来可能出现的变乱有清晰的认识——谨防西藏成为帝国主义继香港之后的下一个目标

图二:甲日·洛迪,又名甲日·洛珠坚赞,1948年生,四川甘孜人,1959年随达赖出逃,曾任达赖“驻华盛顿首席代表”,也是原藏青会首脑之一,2018年死于美国旧金山。

王升:要对西藏未来可能出现的变乱有清晰的认识——谨防西藏成为帝国主义继香港之后的下一个目标

图三:次旺仁增,1971年生于印度,藏青会头目之一,以极端和暴力而“闻名”

严格来说,“藏独”组织主要的内斗是“少壮派”和“勋贵派”之间的争权夺利。

不过需要说的是,“少壮派”内部也存在“藏青会”、“藏妇会”、“西藏学生运动”“9·13运动”等组织之间的内斗,而“勋贵派”内部也存在“秘书帮”等派别互相攻讦,两派总体上都不是铁板一块。

这两派人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贪得无厌、寡廉鲜耻。

在达赖尚能控制组织时,两派人还会维持基本的表面“和谐”,一旦达赖去世或者丧失控制力,那么这两派人的内斗将会浮上水面。

2017年“藏独”外围组织“9·13”运动首领李科先因为“出言不逊”,结果自家住所和座驾被砸,更是“藏独”组织内斗开始公开化的信号,而2016年春达赖访英搁浅以及“藏独组织”逐渐失控的贪腐问题,也被外界认为是达赖影响力和控制力下降的标志。

所有信号都在显示:“藏独”组织正在加速衰败,实力将无法避免地走下坡路。

但这才是比较危险的时刻。

为什么?

答案其实很简单:一个人、一个组织,当他(它)意识到自己的衰亡不可避免时,绝不可能抱残守缺、坐待自身割弱至毁灭,一定会采取激进的“狗急跳墙”策略。就像纳粹看到自己衰弱、行将灭亡的命运时,不是坐看自己灭亡,而是发动“堡垒行动”(库尔斯克战役)和“阿登反击”,企图扭转败局,而当这些行动也落于失败、自己输光筹码时,纳粹就开始加速屠杀犹太人和其他欧洲人民,企图把整个欧洲拉着陪葬。

王升:要对西藏未来可能出现的变乱有清晰的认识——谨防西藏成为帝国主义继香港之后的下一个目标

图四:当一切希望破灭时,纳粹就陷入最后的疯狂,同样的,当一切企图失败后,“藏独”也会陷入最后的疯狂,一如纳粹。原图来源:铁血军事

笔者认为,和纳粹一样,“藏独”看到自己加速衰败的现实和黯淡的未来前景时,肯定会孤注一掷,发动一次或几次对中国的袭击行动,而这种袭击的残酷程度、血腥程度,很可能甚于过往。

他们很有可能像纳粹一样,企图发动一场或者几场袭击来扩大影响力和实力,彰显存在,扭转阻止衰败的命运,而当这些企图失败(几乎可以肯定会失败)后,他们有可能丧失理智、滥杀无辜,企图拉着西藏和全体藏族人陪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16 00:02 , Processed in 0.02362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