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为什么说当前香港的群众运动是反动的?为什么这次运动是必然要失败的? ...

2019-8-19 08:45|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59117| 评论: 68|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只有当香港的劳动群众自觉自愿地将自己的斗争作为整个中国劳动人民解放斗争的一部分的时候,香港的群众斗争才是有希望的,才可能是进步的,才可能逐步接近他们的目标。如果不这样做,香港的任何群众斗争必然得不到绝大多数中国劳动群众的同情,因而必然是要失败的。
编注:半条命网友在红色社区发表了下面的贴文,并要求红色中国网主编远航一号做出回答。整理成文章时对文字略有编辑 (可与在红色社区的原文相对照)。

半条命:

     独立是个比较敏感的话题,做为一个中国人其实谁也不想看到国家四分五裂。但如果从历史角度来看,国家的变迁总是分分合合。相对稳定的国家形态,也总会经历战争的洗礼。从古至今不管是哪个民族做为统治者,对于民众来说只要能保持一种相对公平、安定的社会形态,那么反抗的声音就会少一些。只有在社会公平性(贫富差距)差距较大时才会产生激烈的对抗行为。而这些行为的目的大致分为三种:1.协商以达到双方或多方共存的目的;2.你死我活最终为改朝换代;3.‘独立’自谋生路意图更好的发展。

      分析下香港吧,其实它的情况是比较特殊的,虽然他们与大陆血脉相连,然而在清朝时期香港就已经划归英国。在整个抗战时期、内战时期乃至解放,香港始终处于英国的统治之下,长期的英式文化教育早已经将港民英国化了,对于中国政府根本没有多少感情可言。从情感上说这就好比是生父与养父的区别,生而不育亲儿子也不会待见你一样

      那么从文化上来看的话,历史上,当汉族在被外族统治之后,外族不但没有改变汉族的文化,反而开始学习起汉族的文化来;而且接触汉文化越久,反而把本民族的传统文化丢弃了。那么站在那些外族本民族的立场(民族主义)或国家立场(爱国主义),丢了传统就是忘本,那是不是应该被唾骂呢?当然不会,因为先进的东西大家都能感受到。这就好比中国的油灯、蜡烛为什么会被西洋的电灯所替代是一样的道理。

      那么说下现在的中国,不论是大陆还是香港两地的贫富差距都是巨大的。我们大陆人不满现在的政府,而港人也不满现在的政府。大陆人不独立是因为文化相同又是亲爹带大的。许多老一辈的人仍然在感激毛时期共产党的好。然而对于港人来说,本来就对中国没多少感情,再加上文化和目前中国那四不像的制度,就更加让港人怀念起昔日英国的民主制度了。虽然英国的虚伪民主比共产主义的真民主落后,但是相对目前中国的四不像来说那是要进步不少的。

  不管香港的独立真也好假也好,200万人参与的运动均代表了大多数民众的意愿,民运是无疑的。如果左派希望香港回到中国的怀抱,那就要让港民认识到更先进的共产主义制度。

    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好东西还怕别人不要吗?


远航 一号:
谢谢参加讨论。


红色中国网编辑部还没有就香港和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问题做出相应的决议,但是基于水边、远航一号等编辑已经发表的观点,可以做如下的初步总结:

1. 我们承认,香港在近现代以来事实上已经形成了独立于中国大陆以外的资本主义国内市场;这个独立的资本主义国内市场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香港存在着区别于中国大陆的独立的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以及独立的阶级斗争运动规律。

2. 我们不反对从马列主义立场出发,对于香港人民的民族自决权问题,进行纯理论的探讨。

3. 由于历史的原因,绝大多数中国人民在可预见的甚至遥远的将来决不可能接受任何形式的香港独立。这是任何严肃致力于中国国内阶级斗争的个人或政治派别都必须面对的客观现实。谁无视这个客观现实,谁就必然被中国人民抛弃。

4. 由于香港的特殊的阶级斗争的条件,香港的群众运动不可能是无产阶级领导的,因而不可能是以社会主义为方向的。

5. 由于香港的群众运动事实上由小资产阶级领导(不是资产阶级领导,更不是什么美国策划),同时由于小资产阶级不可克服的局限性,不可能真正把无产阶级发动起来(罢工、银行挤兑均失败),香港群众运动也不可能争取到完整的资产阶级民主。这与中国部分小资左派的主观愿望无关,是由香港阶级斗争的客观条件决定的。

6. 香港的群众运动客观上造成了香港资本主义的不稳定,给中国资产阶级的政治和经济统治增加了某种不确定性。但是到目前为止,承担代价的主要是香港劳动群众,而不是陆港资产阶级。

7. 作为中国的马列毛主义者,我们可以容忍香港的群众运动在其政治宣言中提出某种独立的要求,但是我们完全不能容忍作为香港群众运动实际上领导集团的香港各大专学校学生会等团体向英美帝国主义摇尾乞怜,请求他们干涉中国内政,甚至恢复自鸦片战争以来强加于中国人民的不平等条约。这不仅是对中国革命的反动,而且是对二十世纪以来一切亚非民族解放运动的反动

8. 作为一个以争取完整的资产阶级自由民主政体为目标的运动,不仅要在口头上提出争取普选等目标,还必须在其全部言行中承认并遵守现代资产阶级自由民主政治的一些基本原则,其中包括坚决拒绝一切歧视和压迫少数群体的语言和行为(内地人民在香港即少数群体),尊重少数派别的言论自由,未经正当程序不得侵犯他人的身体、人身自由和财产。所有这些原则在这次运动中都被大量地、普遍地违反,而参加此次运动的主要群体(香港青年学生)则在事实上被一群强烈歧视中国人民、鄙视中国的港独分子领导着。

9. 基于上述两点,我们认为,香港此次群众运动事实上是一次反动的法西斯主义运动或右翼民粹主义运动(这里,我们是在右翼民粹主义的意义上使用“法西斯主义”这个词),无论其有多少人参加、提出哪些欺骗性的诉求,从其具体言行来说,都是一次反动的运动。

10. 当然,香港群众运动的反动性,归根结底来自于香港资本主义的矛盾。类似的矛盾也发生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其他核心地区。在世界资本主义的新自由主义时代,核心地区(含香港)的资产阶级不再愿意与本地工人阶级、小资产阶级分享他们从外围、半外围剥削来的大量超额剩余价值,从而导致原有的社会妥协破裂。在香港,由于人多地狭,而经济完全金融化,上述矛盾更加尖锐。由于这些矛盾在资本主义范围内无法解决,核心地区的工人阶级、小资产阶级往往企图通过排外、歧视压迫驱除少数族群等办法来维持他们原有的对高价值劳动力市场的垄断,幻想用这个办法来恢复他们往日的好日子。由于这种反动的群众运动阻止不了资本主义的压迫和剥削,因而是必然要失败的。

11. 中国大陆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迟早是要胜利的。中国大陆的无产阶级斗争的发展可以不依赖于香港、台湾等地阶级斗争的发展。但是,香港、台湾等地的无产阶级要争得解放(甚至是在资本主义范围内争得较大的改良)却只有在中国大陆的无产阶级革命斗争胜利以后才有可能。

12. 所以,只有当香港的劳动群众自觉自愿地将自己的斗争作为整个中国劳动人民解放斗争的一部分的时候,香港的群众斗争才是有希望的,才可能是进步的,才可能逐步接近他们的目标。如果不这样做,香港的任何群众斗争必然得不到绝大多数中国劳动群众的同情(个别与世界资本主义市场有高度联系的中国“左派”或右派小资除外),因而必然是要失败的。对于必然失败的运动,中国的马列毛主义者除了帮助他们分析失败的必然原因并揭露他们依靠帝国主义、歧视中国人民的反动性以外,不能提供任何其他帮助。
1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悠悠长江 2019-11-12 06:54
香港的本次运动是大陆特色资本主义与西方资本主义斗争的以香港作为战场的产物。港府、港警对应的是大陆特色资本主义,抗议示威者对应的是西方资本主义。所以,无产阶级支持任何一方都是不对。香港作为一个地区毕竟还是小范围的,只有上升到国家层面,无产阶级才有可能在资产阶级之间拼消耗的斗争中获得打倒资产阶级的机会。在此之前无产阶级最好能发展出自己的武装队伍,否则守株待兔决不能成事。而国家层面之间,即美帝的介入,是可以预见的。资本主义发展的不平衡决定了这次香港的运动不会很快消失,而且资本主义世界的危机只会越陷越深,所以资产阶级只能更想通过香港一样的运动解决资本主义的矛盾,但是我们知道那是根本不能解决的。革命的形势正在形成,把握好了社会主义就可早日实现;把握不住,资本主义依然苟延残喘
共产主义马前卒 2019-9-30 11:45
一国两制,其实就是邓小平给自己的贪腐集团留的后路,只要一国两制不变,或者香港与祖国彻底分离,贪腐集团的利益就能得到最好的保护!
共产主义马前卒 2019-9-30 11:42
这次香港事件,中国内地的精英们也是幕后操作者,他们在香港有太多的利益,他们贪腐得来的财产、巨额的存款以及那些见不得人的种种罪恶,得到了香港这块英国殖民地的庇护,他们不希望香港成为中国的一部分,甚至希望香港继续被殖民或者独立,只有这样,才符合他们的利益,所以,香港问题的焦点是中国统治精英内部的一场较量。中国政府对于香港问题迟迟无法下手,或者至今无法解决,问题就出在精英团队的最终较量尚无结果!
远航一号 2019-8-20 22:27
半条命 发表于 2019-8-20 22:13
书读多了有什么用?就能干好事干大事?就一定是对的?处处引经据典那是老夫子干的事。文革为什么要反权威 ...

毛主席教导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半条命 2019-8-20 22:13
水边 发表于 2019-8-20 09:40
哈哈,你不好好读马列,倒是怀疑我编造列宁的话了。民族平等自然是的,但是民族运动并不是都一样的,这是 ...

书读多了有什么用?就能干好事干大事?就一定是对的?处处引经据典那是老夫子干的事。文革为什么要反权威?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知识份子被批斗?书是死的人是活的,书是拿来理解的不是搬来搬去的。恢复高考谁干的?这些都说明了书不是用来读的,对于某些人来说读的再多也并不见得能有多大用处。
    毛主席就曾经说过:明朝这几个皇帝,没读过书的要比读过书的干的好!

被限制发帖了,我所在的用户组每小时只能发两贴。等级太低啊!!!要是精英自然不用受这限制呢?哈哈哈
半条命 2019-8-20 21:24
龙翔五洲 发表于 2019-8-19 23:36
这是我7月26跟帖的一部分,谈到关于独立问题的看法如下:

世界分分合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都是历 ...

如果革命要看实力,就没有革命。如果闹独立只能限于思想,就没有美国。
   况且发生在美国的南北战争,并非寻求民族独立的解放战争。这个战争的出发点完全不是电影中所描述的那样美好。
半条命 2019-8-20 21:11
水边 发表于 2019-8-20 00:49
这个半条命网友,看来对于香港长期反华情绪的形成了解太少。是一厢情愿的去想象香港的政治状况。

这一点 ...

最后,不同民族,不同地域,不同人群,在革命中的地位都是不一样的,这不是什么偏见。马克思,列宁,毛主席都清楚这个道理

这不是偏见,这是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无产者是讲平等的,没有平等为基础的一切口号都是虚伪的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0 17:59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19-8-20 18:04 编辑

马克思反对的捷克和斯拉夫民族运动,他们是不单纯要求民族分离,而是参与镇压德国人 意大利人,马尔扎人等民族的革命民族运动。属于革命和反革命的民族战争中,这时很显然要站在革命的民族一遍反对反革命的民族,这和民族自决权原则并不矛盾,民族自决权原则是就单纯民族分离而言的,一切民族有分离权,反对反革命民族的战争不是反对它的分离权而是对他对革命民族的镇压的反对。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0 15:13
查看了一下这个马克思反对的民族运动的背景,看来这些民族运动不是民族解放运动,只是假想的解放

而在1848革命期间发生过一个运动,它以更普遍的民族主义起义之一部份的面目出现。这就是居住在奥匈帝国之内的斯拉夫人的运动。它的领袖想要为捷克人、卢申斯(西乌克兰人)以及南斯拉夫人(塞尔维亚人、克罗人和斯洛维尼亚人的共称)建立新的国家实体。但除了部份的波希米亚捷克人,这些人绝大部份仍是经济上落后的农民,说着相互不能理解的方言,任何共同民族纽带的思想都仅限于一帮城市知识份子。这些农民大众无法被吸收到战斗中来,用国家统一的新模型来取代经济落后与教区管辖的旧传统。但有些农民却能够被说服去扮演布列塔尼农民和巴斯克农民的角色——护卫旧封建秩序,以防德、匈民族主义者对它的挑战。因此在1848年农民们加入了反革命队伍,并协助哈布斯堡君主政权粉碎了维也纳的革命。如马克思当时所写的:“在维也纳有成群的各国人士想像着反革命会带来解放”。[14]难怪,“在那几个月里欧洲所有的民主国家开始憎恨那些小斯拉夫国家……”[15]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0 14:41
水边 发表于 2019-8-20 09:40
哈哈,你不好好读马列,倒是怀疑我编造列宁的话了。民族平等自然是的,但是民族运动并不是都一样的,这是 ...

关于自决问题的争论总结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 ... se-lenin-191607.htm
非常值得结合列宁的论民族自决权来一起阅读学习,我承认目前为止只是学习列宁的论民族自决权,今天你提到了这个关于自决问题的争论总结,也需要好好去学习,初步看了一下,两篇文章的精神是一致的,比如开头列宁在关于自决问题的争论总结就说“我们曾经肯定地说,要是拒绝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实行民族自决,那就是背叛社会主义。他们却回答我们说:“自决权不适用于社会主义社会。”这是根本的分歧。这种分歧的根源在哪里呢?,显然和你们以前提到的自决权只适用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和被压迫民族是不准确的,我们应该完整地阅读列宁的这两篇文章,而不能断章取义”,你引用的那段话,必须结合上下文理解,马克思反对的那些民族运动恰恰是反动的,而且文章中(还有待去看马克思论述的相关的背景内容,光看列宁这段还不能明确)这个民族运动(小民族的民族运动)的全貌,只知道马克思反对的这些小民族的民族运动是反动的,按照列宁下面的分析“即有几个民族开始实行社会主义革命(如1848年在欧洲开始实行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而其他民族却是资产阶级反动势力的主要支柱,那我们还是应当主张同后面这些民族进行革命战争,“粉碎”它们,摧毁它们的一切前哨,不管它们那里已经掀起了什么小民族的运动。很显然从这来看,这些民族并不是主要在争取民族独立,而是存在资产阶级反动势力的主要支柱并且作为前哨在反对社会主义革命(其他民族)”,那么现在这些小民族中哪怕出现了民族分离(独立)运动(也不是我们和这个民族【反动】)主要矛盾,我们必须要和他们战争“粉碎”它们,如果他们的民族分离运动是单纯的,无疑应该支持的。

这句话表明我们和这个民族(反动,就是这个民族正在积极地妨碍其他民族的社会主义革命)的斗争和无论这个小民族在发生什么小民族的运动没有关系。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0 13:36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19-8-20 13:46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19-8-20 13:30
那不叫划清界限,那叫抹稀泥、轻描淡写,与当局常常爱说的“我们党有没有错误啊,有没有腐败啊,有,但那 ...

轻描淡写是因为现在运动的主要矛盾不是这个,是警察的暴力,是暴政,但是显然他们没有肯定少数人的暴力,对于少数人的暴力也是持有否定态度的,但是不是他们现在要强调的东西,你们学毛泽东的矛盾论应该很清楚吗,有些特色媒体记者就是要让他们不分主次,把少数人的暴力和警察滥用暴力等同起来,来削弱运动,甚至掩盖警察暴力放大少数人的暴力来否定运动。而从事运动的人却把注意力放在少数人的暴力上,这是运动现在应该集中精力对待的吗。那个党这样的语气说至少他没有肯定腐败吧,如果这个党的主要矛盾就是腐败,他不是在其他场合大力反腐败(虽然我们认为是权力斗争)
远航一号 2019-8-20 13:30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19-8-20 13:24
就从你们转来的信息,某些从事运动的人已经说这些是少数人的行为,难道还没有和他们划清界限,如果没有, ...

那不叫划清界限,那叫抹稀泥、轻描淡写,与当局常常爱说的“我们党有没有错误啊,有没有腐败啊,有,但那都是少数,绝大多数党员都是为人民服务的,主流是好的” 那是一个性质的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0 13:24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19-8-20 11:18
在任何资产阶级民主国家,一个不明确站出来与排外暴力划清界限的政治运动,都不可能被认为是真诚的和理非 ...

就从你们转来的信息,某些从事运动的人已经说这些是少数人的行为,难道还没有和他们划清界限,如果没有,他就不会这样说,就会说这就是我们的行为,他们就是要和少数人的行为划清界限,你们不要把少数人的行为看做我们整体的行为。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0 13:13
No.24601 发表于 2019-8-20 11:30
发起了合理非就可以让人忘了他们对大陆民众滥施暴力?希特勒保证过多少次和平?
马列托呀,你先是放弃了 ...

你这些都是栽赃,我已经说过了我是反对排外主义和对大陆人无差别的暴力的,但是我不同意你们把这个看做这次香港求民主群众斗争的主要方面。这还不清楚吗,哪怕特朗普,红中网就说主要是白人工人阶级支持,我就反对过。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0 13:10
水边 发表于 2019-8-20 11:20
当然需要,你开玩笑呢,合理非现在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愿意和暴力割席,你没看到吗?而且这不是什么一般性的 ...

主张非暴力还说不愿意和暴力割席,那应该如何办呢?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0 13:08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19-8-20 13:55 编辑
水边 发表于 2019-8-20 11:19
你这是装傻呢?我的回复里面把列宁的话特别标注出来了。然后你说列宁不可能说这样的话。现在我给出出处, ...

你是要用列宁那句话表达你自己那句话的意思(我被你绕进去了),我说列宁不可能讲这种话的(主要是你这种意思的话),你一定要拿出完整的段落,那么看看那个段落,首先我相信你说的革命是指社会主义革命而不是其他什么革命,包括地主阶级反奴隶社会的革命,其他革命(包括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他们都不会平等低对待不同民族和不同大小的民族,而社会主义革命中各民族是平等的,这是毫无争议的,而列宁举例的情况,首先这些都不是社会主义革命,其次列宁自己说了 其中马克思反对的民族运动恰恰不是革命的是反动的或者反革命的。你回过头去看看是不是这个意思。
你不能断章取义,其次不要偷换概念
No.24601 2019-8-20 11:30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19-8-20 10:48
香港主要领导运动的力量,首先领导不太明确存在,其次他们发起和理非本身就否定了少数人的暴力,还需要独 ...

发起了合理非就可以让人忘了他们对大陆民众滥施暴力?希特勒保证过多少次和平?
马列托呀,你先是放弃了阶级立场,迷信纸面宣言,站在了香港工人贵族一边;再是放弃了民族立场,迷信南京条约会带来资产阶级民主,站在帝国主义一边;最后连一般资产阶级人道主义立场都放弃了,迷信排华运动会把你当同志,彻底站在了法西斯一边。我记得3年前和你辩论的时候你口口声声说反对特朗普的法西斯主义倾向,还把落后人民“开除”除了人民籍。现在怎么忙不迭地为法西斯摇旗呐喊了呢?
水边 2019-8-20 11:20
本帖最后由 水边 于 2019-8-20 11:22 编辑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19-8-20 10:48
香港主要领导运动的力量,首先领导不太明确存在,其次他们发起和理非本身就否定了少数人的暴力,还需要独 ...

当然需要,你开玩笑呢,合理非现在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愿意和暴力割席,你没看到吗?而且这不是什么一般性的暴力,我就是特指针对大陆群众的排外暴力。没有一个站出来,有什么别的事情,倒是一个个蹦得挺欢
水边 2019-8-20 11:19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19-8-20 10:39
最后,不同民族,不同地域,不同人群,在革命中的地位都是不一样的,
------------
这个是不是你说的,地 ...

你这是装傻呢?我的回复里面把列宁的话特别标注出来了。然后你说列宁不可能说这样的话。现在我给出出处,你倒是又说别的了。有正常阅读理解能力的人,都知道列宁和马克思是什么意思, 那就是有些民族的革命比其他民族的革命更重要,有些民族的独立是不能支持的。
远航一号 2019-8-20 11:18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19-8-20 10:48
香港主要领导运动的力量,首先领导不太明确存在,其次他们发起和理非本身就否定了少数人的暴力,还需要独 ...

在任何资产阶级民主国家,一个不明确站出来与排外暴力划清界限的政治运动,都不可能被认为是真诚的和理非,而只能被认为是右翼民粹、新法西斯同流合污。

你长期生活在中国大陆,想必被独裁政权洗脑已久,不理解什么才是自由民主,情有可原

查看全部评论(68)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21 07:16 , Processed in 0.466985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