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俄媒揭露美国对香港搞“颜色革命”

2019-8-24 22:55|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4117| 评论: 0|原作者: 参考消息网|来自: 参考消息网

摘要: 由于打击目标——香港特区政府及北京目前依旧岿然不动,来自美国的压力会进一步增强。目前正处于“颜色革命”的第二阶段,表面上看,示威肇始于《逃犯条例》,但在时间轴上却与中美贸易战的再度恶化重叠。
由于打击目标——香港特区政府及北京目前依旧岿然不动,来自美国的压力会进一步增强。目前正处于“颜色革命”的第二阶段,表面上看,示威肇始于《逃犯条例》,但在时间轴上却与中美贸易战的再度恶化重叠。由于中国不愿签署于己不利的贸易协定,华盛顿便打出了一套组合拳,逼迫北京就范。香港爆发的反政府暴力抗议活动便是其中之一。

俄媒揭露美国对香港搞“颜色革命”

参考消息网8月23日报道 俄罗斯《军工信使》周报网站8月20日发表题为《美国试图关上“中国之门”》的文章,作者为康斯坦丁·斯特里古诺夫。文章称,在美国针对中国的贸易战中,存在提高下注、精准综合施压之处。究其实质,中国已成为所谓“混合侵略”的新的形式、手段、方法试验场。其核心为制裁施压、实施外交手段以及“在首都之外搞颜色革命”,最核心环节就是搅乱香港局势。

文章分析称,表面上看,香港爆发大规模示威及骚乱的导火索是特别行政区政府拟修订《逃犯条例》,允许将犯罪嫌疑人移交至中国内地,这迅速点燃了当地的“亲民主”人士对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的怒火,他们声称这将意味着“自治权的夭亡”。

《逃犯条例》修订目前已被搁置,但争取彻底取消的示威仍在延续。北京的反应很明确:这是华盛顿对中国内政的干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直言不讳,称香港近期的暴力活动是美方的一个“作品”。以上表态发布于美国副总统彭斯、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国务卿蓬佩奥在华盛顿会见香港商人、媒体大亨黎智英之后,美方与黎智英讨论了《逃犯条例》修订案、“一国两制”方针下的香港现状等问题。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运动当中,黎智英曾与香港-美国中心的负责人莫顿·霍尔布鲁克秘密接触,该机构是香港“占中”运动的赞助者。

文章称,倘若将香港当前的乱局与5年前的事件联系起来分析,最触目惊心的莫过于组织者为升级暴力和破坏性活动,大幅增加了资源投入。如果目标国依旧能够维系社会及国家体制的稳定性,只会迫使敌人动用更具破坏性的手段。

“颜色革命”可以在时间和空间上分解成若干阶段。第一个阶段即所谓的试探。敌方会在目标国首都或其他地区发动精简版“颜色革命”,测试政权反应,并找准薄弱环节。第二阶段是此类革命的经典阶段。在第三阶段,即所谓的DDoS(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革命会取代第二阶段,如果嫌上一阶段的力度不够,敌对方便会同时在目标国的若干问题地区给示威活动煽风点火,引发聚合及协同效应。原理与DDoS攻击类似:政府相当于服务器,多位攻击者从不同位置朝这一个服务器发动攻击,力图让后者陷入瘫痪。

文章指出,由于打击目标——香港特区政府及北京目前依旧岿然不动,来自美国的压力会进一步增强。目前正处于“颜色革命”的第二阶段,表面上看,示威肇始于《逃犯条例》,但在时间轴上却与中美贸易战的再度恶化重叠。由于中国不愿签署于己不利的贸易协定,华盛顿便打出了一套组合拳,逼迫北京就范。香港爆发的反政府暴力抗议活动便是其中之一。

中国国家媒体报道了美国官员与香港抗议头目之间的联络。它们公布了美国驻香港总领馆官员与这些人密会的照片。

文章称,倘若北京不屈从于华盛顿的压力,那么对方不只可以通过加征关税,还能借助在香港制造乱局,继续破坏中国经济。香港其实已沦为牺牲品。

倘若北京表现出无畏与坚持,那么美国人便可以步入上文所述的“颜色革命”第三阶段,即除了香港的骚乱外,在中国其他的地方制造动荡。

【本文原载“参考消息网”】

 相关阅读:

德媒揭露:美国煽动香港骚乱违反国际公约

 

 

参考消息网8月20日报道 德国《商报》网站8月19日发表题为《美国错误地插手香港抗议活动》的文章,作者为德国《经济周刊》前主编斯特凡·巴龙。文章称,1970年美国对反对越南战争的人制造的所谓“肯特州立大学惨案”或1992年洛杉矶骚乱中使用军队和国民警卫队,表明了美国政府是如何严厉维护公共秩序的。同一个美国现在却敦促香港和北京保持克制。与此同时,它自己却通过建议、行动和金钱来煽动冲突。

文章称,这是观察世界政治时一再被证实的一个令人悲伤的等式:知道得越少,偏见就越严重;偏见越严重,世界就越简单。

根据广泛传播的有关香港骚乱的报道,那里热爱自由的“示威者”和“活动分子”利用他们的民主权利和言论自由去“保护”自己城市。但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蒙面年轻人拿着石头、弹弓、燃烧瓶和铁棒与警察发生暴力巷战,他们还垒起路障,强行闯入立法会,摧毁了会议大厅,在那里挂起了前殖民宗主国英国的国旗,瘫痪国际机场,扣押、捆绑并折磨可疑人员,甚至最后还阻挡医务人员施救。

叛乱头目之一、22岁的黄之锋日前把香港的情况比作1989年民主德国的情况。文章指出,与民主德国不同,香港无疑仍是一个法治社会。根据著名的美国“世界正义工程”组织最新的“法治指数”,香港在126个被调查的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6位,排在老牌民主国家法国(第17位)和美国(第20位)之前。

文章称,在至今已持续数月且越来越激进的对抗中,执法人员对违法者采取行动时其实是把暴力维持在最低限度,而不是过分地使用暴力。正是因为这一点,迄今没有发生死亡事件,严重受伤者也很少。

在美国,这样的骚乱可能早就被镇压了。1970年美国对反对越南战争的人制造的所谓“肯特州立大学惨案”或1992年洛杉矶骚乱中使用军队和国民警卫队,表明了美国政府是如何严厉维护公共秩序的。

文章称,同一个美国现在却敦促香港和北京保持克制。与此同时,它自己却通过建议、行动和金钱来煽动冲突。过去几年,这个中国南方港口大都市的“反政府分子”从美国那里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捐赠。

最大的捐赠者之一、美国国会资助的“国家民主基金会”在2012年的调查报告中描述了自己的捐赠目的:“发展公民、尤其是大学生更有效地参与政治改革公开讨论的能力。”现在,我们在香港街头可以看到这种民主辅导课的结果。

文章称,香港骚乱爆发前不久,美国现任国务卿、中情局前局长迈克·蓬佩奥和国会高层人员在华盛顿亲自接见了主要的香港反政府分子。

最近,在骚乱期间,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政治部主管会见了黄之锋和其他骚乱头目。从这位女主管的职业生涯看,她可能服务于情报部门。她没有提醒这些人保持克制。无论如何,自那以来,香港街头暴力的强度是增加而非减弱。

文章还称,美国政府试图把此次会晤淡化成日常事务。但是,与一场运动的头目会晤绝不是日常工作事务——这场运动的支持者数周来几乎每天都在和警察发生巷战,高喊各种口号,或暗或明地怀有颠覆思想或分裂意图,从旗杆上扯下国旗并举起星条旗。

文章认为,美国的做法违反了《维也纳公约》。该公约禁止外交官干涉驻在国的内政。不把香港的事件理解为划时代的中美地缘政治冲突的一部分是幼稚的。唐纳德·特朗普把对华贸易协议问题和北京“人道地处理”香港问题挂钩,但对印度中央政府突然取消赋予克什米尔的特殊地位只字不提,正好说明了这一点。

(2019-08-20 10:55:28)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16 00:00 , Processed in 0.01457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