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论“工人贵族”

2019-8-27 00:53|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6153| 评论: 31|原作者: 毛经天

摘要: 可以设想,经过阶级斗争,在半外围和外围国家里出现数个强有力的左翼政府,它们能够采取有效的资本管制手段,对重要产业进行国有化,从而把剩余留在本国。在此过程中,半外围、外围国家与核心国家的生活水平差距将会大大缩小,全新的、平等的治理秩序将会出现。

谈“工人贵族”

毛经天

 

当前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已经进入“混沌”状态,表现为各主要国家之间频繁的地缘政治冲突、各主要国家内部此起彼伏的社会运动、各主要资本主义社会出现的强烈的排外情绪等等。新的秩序将在未来二三十年涌现该秩序进步与否取决于当下的社会运动。经济基础和社会运动方向、策略的相互作用,应该是左翼参与乃至领导运动时关注的重点。本文将谈一谈“工人贵族”这一经常被忽略的因素对运动的重要影响。

早在19世纪,恩格斯就议论过英国内部出现的工人贵族现象。一战期间在写作《帝国主义论》时,列宁将“工人贵族”视作第二国际失败的重要经济基础。发端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世界体系理论是对帝国主义理论的丰富和完善,尽管“工人贵族”不是其讨论的核心问题,但依然被视作维持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相对稳定的重要机制。

传统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分析核心问题是一个资本主义社会内部的资本积累。伴随着资本积累,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对抗的阶级,在资产阶级一端是财富的积累,在无产阶级一端是贫困的积累。资本主义发展大大促进了生产社会化,并不断与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之间发生越来越剧烈的矛盾。在此过程中,随着无产阶级力量的增强,社会主义最终将在阶级斗争中诞生。这一分析是对资本主义长期发展趋势的科学认识,简单勾勒出了资本主义社会演化和灭亡的过程。但这种分析容易给人留下一种印象,即每个资本主义国家或社会都有同样的可能性通过自身内部的运动规律发展到社会主义。如果这种印象是正确的那么由于不平等加剧或者工人阶级处境恶化而触发的社会运动都天然带有反抗资产阶级的进步性质,不管这种运动出现在经济发达地区还是经济落后地区。并无产阶级的国际大联合不仅可能而且比较容易。然而,这种印象是不准确的,甚至带有误导性质。

基于此,世界体系理论传统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础上引入了“多国体系”和“核心-半外围-外围”结构,认为这两个因素对资本主义剥削关系的再生产、维持整个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相对稳定是至关重要的。

“多国体系”为资本积累提供了一种必要的制度条件。在“多国体系”下,世界舞台上共有三种角色 – 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和国家。资产阶级之间相互竞争,国家之间也相互竞争。为了扩张政治军事实力、提高财政收入、维持社会稳定、保证就业,国家需要向资本提供低成本的积累条件以吸引资本流入,比如说降低税率、降低劳动力成本、降低保护环境的力度等等。在此情形下,无产阶级面临的敌人不仅是可以跨国流动的资本,而且还有掌握镇压力量的国家。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个资本主义国家,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就处于正面对抗的状态,当无产阶级提出更高的政治经济要求时,资产阶级并没有向其他地方转移资本从而制造失业、逼迫无产阶级屈服充足手段。因此“多国体系”是资本积累的内在制度要求之一。

“核心-半外围-外围”结构为资本主义提供了另一层稳定机制。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由少量核心国家、大量外围国家和一部分处于中间位置的半外围国家组成。核心国家主要从事带有垄断性质、能够从全球商品链中获取大量剩余的生产过程,外围国家主要从事竞争性的、收入仅能覆盖成本的生产过程,半外围国家则二者兼有。因此,全球范围内劳动者生产的剩余除了被本地的资产阶级剥夺,而且还通过这商品链从外围和半外围国家转移到核心国家,核心国家里相当一部分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一起享有这些剩余。这就是核心国家出现工人贵族的物质基础。很明显,核心国家里形成的大批工人贵族和该国的资产阶级具有一定的共同利益,即通过维持和提高本国在世界体系里的垄断地位、从外围和半外围国家攫取更多的剩余,来保证自己较高的生活水平。

外围国家和半外围国家被核心国家剥削,世界范围内各国人均收入水平差别巨大,就构成了各国民族主义兴盛的物质基础。在核心国家,大批工人阶级被资产阶级收买,形成了本国或本民族天然优越的心态,认为经济落后地区的劳动群众素质差,甚至害怕这些素质差的人可以接受低工资而抢了自己的工作。在外围国家,因为在世界体系中本国或本民族被压迫被剥削,劳动群众的愤怒情绪常常会指向外国压迫者。在半外围国家,统治者会向劳动群众勾勒出本国上升为核心国家的图景,因此经济发展优先于政治上和经济平等。所以,由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核心-半外围-外围”结构,各国资产阶级常常能避免成为劳动群众斗争的直接对象,资本积累得到了另一重保证。

从这个角度来看,当前经济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社会运动中出现的大量排外成分,恰恰是“工人贵族”的体现。这些运动目前所要求的是要维持住本国或本地区在整个世界体系中的优越地位、特别是本国或本地区劳动力市场对外来劳动者的封闭性。如果这些运动不能超越民族主义和排外情绪、不能将矛头对准导致严重不平等的本国或本地资产阶级、不能团结广大半外围和外围的劳动群众,就注定是反动的,注定得不到世界广大劳动群众的支持,并且注定要失败的。

当然,即使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具有维持自身相对稳定的机制,它也正在产生着自身灭亡的条件。虽然在核心国家工人阶级被收买、难以出现进步运动,在外围国家无产阶级不够壮大,但在半外围国家,无产阶级随着资本积累已经足够壮大,而且由于半外围国家上升为核心国家的机会微乎其微,资产阶级并没有足够的资源来收买无产阶级、也没有充足的手段来压制劳动群众的政治经济要求,因此,在半外围国家社会矛盾常常是最激烈的、是最有希望产生进步的社会主义运动的、也最有可能出现制度变革乃至重塑整个世界体系。

当今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已经进入“混沌”状态。新的秩序将在未来二三十年涌现。我们希望涌现出来的新的世界体系是消灭了阶级分化的、各国和各民族之间平等、真正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社会主义世界体系。可以设想,经过阶级斗争,在半外围和外围国家里出现数个强有力的左翼政府,它们能够联合广大半外围、外围国家和劳动人民,采取有效的资本管制手段,对重要产业进行国有化,保障工人就业,逐年提高工人收入和福利,同时垄断对外贸易、改善贸易条件,从而把剩余留在本国用于社会主义积累。在此过程中,半外围、外围国家与核心国家的生活水平差距将会大大缩小。同时,半外围、外围劳动人民斗争取得的进展、生活条件的改善,也必将促进核心国家里工人阶级劳动条件的改善。全新的、平等的治理秩序将会出现。

6

鲜花
3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9 09:41
曲项向天歌: 你这段话让我想起了万科公司的王石。他说自己是个雇佣劳动者,因为他在万科基本没有股份,而万科的小散户们倒是资本家,因为小散户们都持有股份。可是,王石作为 ...
曲项向天歌: 你这段话让我想起了万科公司的王石。他说自己是个雇佣劳动者,因为他在万科基本没有股份,而万科的小散户们倒是资本家,因为小散户们都持有股份。可是,王石作为 ...
首先,据调查,中国大概60%左右的人没有存款(具体数字可能不准确,记不清了),银行存款大多数是资本家和富人的存款,很多中国人买房的话甚至是负债的,富人存款和贷款同时进行的,只是资本调节而已。

另外吃利息也不对,一般工薪阶层的稍有结余,作为存款,在实际利率为负的今天是亏钱的。股票这种资本集聚的方式,小股民几乎只是对冲通货膨胀,甚至很多都亏钱。西方国家据说搞股票的大多是机构。 ...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9-8-28 22:41
马列托主义者: 资本家如果参与经营管理,当然是复杂劳动,但是他的收入主要不是通过复杂劳动获得的,而是通过对资本的专有获得的, ...
你这段话让我想起了万科公司的王石。他说自己是个雇佣劳动者,因为他在万科基本没有股份,而万科的小散户们倒是资本家,因为小散户们都持有股份。可是,王石作为一个“雇佣劳动者”,却又能够可以拒绝持有最大股份的姚振华当大股东。
请问各位,在当今中国,到底什么谁是从事复杂劳动的工人,谁是靠资本获取利润的资产阶级? 一个简单事实就是:穷人都把钱存在银行吃利息,企业家则基本都是靠银行的贷款来经营。:)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8 13:36
井冈山卫士: 呦,你不需要直接或间接经验就能知晓天下事。你给我解释一下美国的大专是什么意思?
你是肯定经验主义?大专无所谓到底是什么,就是比较高的教育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8 13:35
远航一号: 这是马列托主义的认识论吗?你们祖师爷托洛茨基同志批准了吗?
我是就经验主义而言的,有些人要经验一下才知道的,我通过学习就知道了,我不需要亲自到朝鲜去体验就知道朝鲜的大体的情况,因为有很多报道。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8-28 10:07
马列托主义者: 有些人是需要经验一下才知道,我不需要经验就知道了。
这是马列托主义的认识论吗?你们祖师爷托洛茨基同志批准了吗?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19-8-27 12:48
马列托主义者: 有些人是需要经验一下才知道,我不需要经验就知道了。
呦,你不需要直接或间接经验就能知晓天下事。你给我解释一下美国的大专是什么意思?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7 09:43
搬砖小能手: 老是一副经验主义的姿态,就问你去过吗?
有些人是需要经验一下才知道,我不需要经验就知道了。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7 09:41
No.24601: 照他这个说法,资本家还是复杂劳动呢,应该支持资本家搞民族自决,和我这种不懂政治经济学的低等种族划清界限,继续维持高生活水平。 ...
资本家如果参与经营管理,当然是复杂劳动,但是他的收入主要不是通过复杂劳动获得的,而是通过对资本的专有获得的,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7 09:40
毛经天: 亏你还把一个托字放在id里,竟然用复杂劳动来给物质特权辩护。此外,我是支持苹果公司把组装生产线搬回美国去的。 ...
你学过政治经济学吗,难道复杂劳动剥削了简单劳动?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7 09:39
No.24601: 你来过西方国家就知道当地工人的劳动有多复杂了。还大言不惭的说你批判过世界体系?我早就指出过你的理论是新古典反动教科书的理论,忘啦? ...
我是总西方总体而言的,西方的总体要复杂,其次西方的简单劳动比如理发什么的,劳动者都是大专什么水平,而中国都是中学生
引用 水边 2019-8-27 07:34
马列托主义者: 可笑,一些不懂政治经济学的人报团取暖
你这句话本身是一个笑话。抱团取暖?哈哈,一个标榜托派的自由派如你,得在毛派网站跟人吵架取暖,这也是个笑话。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8-27 04:24
【...随着无产阶级力量的增强,社会主义最终将在阶级斗争中诞生。这一分析是对资本主义长期发展趋势的科学认识,简单勾勒出了资本主义社会演化和灭亡的过程。但这种分析容易给人留下一种印象,即每个资本主义国家或社会都有同样的可能性通过自身内部的运动规律发展到社会主义。如果这种印象是正确的,那么由于不平等加剧或者工人阶级处境恶化而触发的社会运动都天然带有反抗资产阶级的进步性质,不管这种运动出现在经济发达地区还是经济落后地区。并且,无产阶级的国际大联合不仅可能而且比较容易。然而,这种印象是不准确的,甚至带有误导性质。】——这一段论述是指向了那种以无产阶级大联合为幌子实际上宣扬社会主义不可能在一国胜利的托派要害论点。所以,文章必然引起托派人士的跳脚反对。
世界各国的政治经济发展是不平衡的,它们社会的阶级矛盾的激烈程度是不平衡的,各国的无产阶级觉悟是参差不齐的,各国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品质以及它们的政治路线是不一样的,各国反动派的国家机器是强弱不等的...等等,总之你不可能在同一个时间通过无产阶级的大联合(这种联合在任何时候都是正确的)完成整个世界的社会主义。“基于此,世界体系理论在传统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础上引入了“多国体系”和“核心-半外围-外围”结构,认为这两个因素对资本主义剥削关系的再生产、维持整个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相对稳定是至关重要的。”同样,对于无产阶级革命的指导也是至关重要的。
社会主义首先在俄国一国胜利,以后又在东欧、中国、朝鲜、越南、古巴等国家先后取得胜利。这本身已经证明了“社会主义不可能在一国取得胜利”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谬论。后来这些国家中的大部分(但不是全部)在上层建筑尤其是共产党的修正主义化而惨遭失败,这种修正主义腐蚀的恶果根本不能否定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在这些国家的胜利历史。
托派的“社会主义不可能在一国取得胜利”的理论若用来指导革命,那只能是等待世界革命的一体化,而将一地的革命机会支持转化为局部的非无产阶级革命,就像这次的香港形式民主、排外的狭隘民族主义的投降于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民粹运动。其结果是祸害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前途。
引用 搬砖小能手 2019-8-27 00:16
马列托主义者: 我看你们都是没有学过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 北朝鲜没有被剥削,他的劳动人民的日子好过吗? 你们应该去朝鲜生活生活,不要老是在发达国家生活,去了朝鲜,也不 ...
老是一副经验主义的姿态,就问你去过吗?
引用 No.24601 2019-8-26 23:58
毛经天: 亏你还把一个托字放在id里,竟然用复杂劳动来个物质特权辩护。此外,我是支持苹果公司把组装生产线搬回美国去的。 ...
照他这个说法,资本家还是复杂劳动呢,应该支持资本家搞民族自决,和我这种不懂政治经济学的低等种族划清界限,继续维持高生活水平。
引用 毛经天 2019-8-26 23:50
马列托主义者: 外围半外围的理论,只能首先区分发达程度和资本家的强弱,就是世界上总的剩余价值各自占有的份额,而不是外围创造的剩余价值特别多的问题。剔除剥削后的按劳分配 ...
亏你还把一个托字放在id里,竟然用复杂劳动来给物质特权辩护。此外,我是支持苹果公司把组装生产线搬回美国去的。
引用 No.24601 2019-8-26 23:41
马列托主义者: 外围半外围的理论,只能首先区分发达程度和资本家的强弱,就是世界上总的剩余价值各自占有的份额,而不是外围创造的剩余价值特别多的问题。剔除剥削后的按劳分配 ...
你来过西方国家就知道当地工人的劳动有多复杂了。还大言不惭的说你批判过世界体系?我早就指出过你的理论是新古典反动教科书的理论,忘啦?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6 21:14
外围半外围的理论,只能首先区分发达程度和资本家的强弱,就是世界上总的剩余价值各自占有的份额,而不是外围创造的剩余价值特别多的问题。剔除剥削后的按劳分配,西方工人的收入也会比落后国家的工人普遍高,因为他们的劳动生产率高。哪怕在社会主义社会,一个博士的工资也要比一个农民高,因为博士是复杂劳动熟练劳动。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6 21:02
水边: 这样的理论文章非常及时!
可笑,一些不懂政治经济学的人报团取暖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26 21:00
全球的工人都通过分工得到好处,只有资本家是通过剥削获得好处,欧美的生产力的高是和他们工人的劳动是分不开的包括脑力劳动,他们虽然获得很高的收入,但是他们依然被剥削,因为他们这么高的收入恰恰只需要很短的劳动时间就可以了,但是他们劳动的依然比他们必要的要多。

按照你们的逻辑,哪怕核心国家的运动也是不可能的,为什么,比如香港,他们都是工人贵族何必要运动,哪怕是排外主义运动,首先按照你们的逻辑这个外国人(移民)和中国人(资本转移过去剥削的中国人)的存在才能有超额剩余价值,于是香港的工人贵族才能剥削或者和资本家分享,为什么他们要排外,这些人没有了,连超额剩余价值都没有了,如何分享,你们肯定要说,因为资本家不再愿意和他们分享,因为有外国人和中国人可以被剥削,不需要他们了,那么反过来说明这些国家的工人贵族做不了工人贵族了,那么他们排外了就能维持工人贵族吗,排外了 资本家就会和他们分享了吗,如果能分享,请问都排外了)排外肯定包括不让资本输出,哪里去获得超额剩余价值?那么就只能不排外继续获取超额剩余价值和他们分享,这样资本家又不肯,那么不管排外还是不排位,他们都无法获得分享超额剩余价值,那么他们只有斗争和 ...
引用 水边 2019-8-26 18:59
这样的理论文章非常及时!

查看全部评论(3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16 00:34 , Processed in 0.01881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