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日薄西山的新自由资本主义

2019-9-11 23:4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8422| 评论: 0|原作者: 乌特萨·帕特内克、普拉巴特·帕特内克 |来自: 激流网

摘要: 新自由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基石就是对增长的承诺。但随着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走向末路,这种承诺消失了,这种意识形态支撑也消失了。为了维持自身,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开始寻找其他一些意识形态支持,并找到了法西斯主义。

帝国主义的干预措施

即使法西斯主义在融入了国际金融资本的国内金融资本的支持下会在“新自由主义走到死胡同里”的紧要关头长期存在,第三世界劳动人民对更好物质生活条件的不断追求将打破法西斯分子的沙文主义话语(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第三世界的环境下,沙文主义并不反对帝国主义)。

实际上,走到死胡同的新自由主义,不得不依靠法西斯分子来重新接受在新自由主义的繁盛时期被排除了有意义的政治活动,因为大多数政治力量几乎都囿于相同的新自由主义议程。(拉丁美洲的历史不一样,因为新自由主义到达是通过军事独裁到达这边大陆,而不是通过被大多数政治力量或多或少的默认接受。)

这种复苏的政治活动必然会给某些国家的新自由资本主义带来挑战。帝国主义,即我们所说的维持国际金融资本霸权的整个经济和政治体系,将至少以四种方式迎接这些挑战。

第一种方法是所谓的资本自发外逃。任何试图使该国脱离新自由主义政权的政治组织,甚至在其当选之前就会出现资本外逃,使该国陷入金融危机,从而削弱其选举前景。并且如果它仍有可能当选,那么即使在它上任之前,外流也只会增加。人民在那个阶段所面临的不可避免的困难很可能使政府打退堂鼓。摆脱新自由主义政权的转型之难,可能足以让一个以工农为支持的政府屈膝。准确的说是为了挽救工农的短期困境或避免失去他们的支持而使政府屈服。

在存在经常账户赤字的国家即使实施资本管制,为此类赤字融资也会带来问题,因此有必要实施一些贸易管制。但这就是帝国主义的第二个工具发挥作用的地方:大都市国家实施贸易制裁,然后哄骗其他国家停止从实施资本管制的被制裁国家购买商品。即使后者不顾资本外逃的企图而成功地稳定了经济,实施制裁也会成为一个额外的打击。

第三个武器是拉丁美洲正在经历的那种所谓的民主或议会政变。过去的政变是通过当地武装部队进行的,这必然意味着实行军事独裁,而不是民选的文职政府。现在,帝国主义利用各国内部因资本外逃和实施制裁而产生的不满情绪,以恢复民主的名义,通过法西斯主义或同情法西斯主义的中产阶级政治因素来促进政变,这是追求新自由主义的同义词。

如果这些方法都失败了,很有可能会诉诸经济战争(比如破坏委内瑞拉的电力供应),最终诉诸军事战争。今天的委内瑞拉提供了一个典型的例子,说明在新自由资本主义衰落的时代,帝国主义对第三世界国家的干预将会是什么样子,在这个时代,反抗将会越来越成为这些国家的特征。

这种干涉在两方面引人注目。一是大都市国家之间的虚拟一致,这强调了在全球金融资本霸权时代帝国主义国家之间悄无声息的竞争。另一方面是,在大都市国家内这样的干预命令的支持程度,从右派到自由派分子。

尽管有这样的反抗,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无法抵挡它长期面临的挑战。它没有重塑自身的愿景。有趣的是,在一战结束后的一段时期里,当资本主义濒临陷入危机时,国家干预作为复兴资本主义的一种方式的想法已经被提出,尽管它的流行只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才开始。[11]今天,新自由资本主义甚至不知道如何恢复和振兴自己。像第三世界的国内法西斯主义和帝国主义的直接干预这样的武器,不能长久地把它从反对它的群众的愤怒中拯救出来。

注释

1.哈利·马多夫著,《帝国主义时代》(纽约:月刊,1969年出版).

2.萨缪尔·贝里克·索尔,《英国海外贸易研究》,1870-1914(利物浦:利物浦大学出版社,1960)。

3.保罗·A·巴兰和保罗·M·斯威兹合著,《垄断资本》(纽约:月刊,1966年出版)。

4.最早认识到这一事实及其重要性的作者之一是保罗·巴兰(Paul Baran)在《增长的政治经济》(纽约月刊出版,1957)一书中写道。

5.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不平等阻碍经济复苏》,《纽约时报》2013年1月19日。

6. 要讨论最近对美国经济增长的乐观情绪是如何消失的,请参见C·P·钱德拉塞卡尔(C. P. Chandrasekhar)和贾亚蒂·高希(Jayati Ghosh)在2019年4月8日的《印度商报》(the Hindu Business Line)上发表的文章《萌芽的消失和另一场危机的可能性》(Green Shoots and the Possibility of Another Crisis)。

7. 这种殖民转移在维持英国国际收支平衡以及维多利亚和爱德华时代的长期繁荣方面发挥的作用,参见Utsa Patnaik,“回顾‘流失’,或从印度转让到英国的资本主义在全球扩散的背景下,”在农业和其他历史:比奈 布尚 乔杜里编辑的文章,艾德。Shubhra 茶卡巴缇和Utsa Patnaik(德里:Tulika, 2017), 277 - 317。

8. 圣路易斯联邦储备委员会经济研究,弗雷德,《产能利用:制造业》,2019年2月(更新于2019年3月27日),http://fred.stlouisfed.org

9. 查尔斯·P·金德尔伯格(Charles P. Kindleberger)在《大萧条中的世界》(The World in Depression, 1929-1939, 40周年)一书中讨论了这个问题(奥克兰:加州大学出版社,2013)。

10. 米加勒 卡莱茨基,“政治方面的充分就业,”《政治季刊》(1943)可以在mronline.org上查看

11. 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认为凯恩斯的《和平的经济后果》(The Economic Consequences of The Peace)基本上主张在新形势下进行这种国家干预。参见他的文章,在《十大经济学家》中的《约翰•梅纳德•凯恩斯(1883 - 1946)》(伦敦:乔治•艾伦与安文,1952)。


作者︱乌特萨·帕特内克、普拉巴特·帕特内克

来源︱《每月评论》2019年第3期(第71卷)

翻译︱韩珊、喜东东、李鹏程、高山

校对︱蜉蝣、菜菜、光耀、杜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14 07:26 , Processed in 0.01879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