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阎锡山的叛国通日考辨

2019-9-25 22:49|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1384| 评论: 1|原作者: 长河红阳|来自: 察网

摘要: 揆诸史实,抗战期间阎、日勾结遍及军事、经济、政治的方方面面。不客气的讲,在抗战期间,山西确实存在着两个日伪政权——阎锡山日伪政权、日伪山西省政府!本文目的也就是为了张扬历史上这一罪恶人物的丑行,免得有人纪念他,当他是好人!
抗战期间竟借日军屠刀杀害同胞——阎锡山的叛国通日考辨
揆诸史实,抗战期间阎、日勾结遍及军事、经济、政治的方方面面。就祸国殃民的波及面来讲,虽仅仅山西境内,但是,论深度,只能说在文字表述上比汪伪政权、伪满洲国、华北政务委员会这些公开叛国的伪政权稍逊,而事实上,绝不次于上述公开伪政权!不客气的讲,在抗战期间,山西确实存在着两个日伪政权——阎锡山日伪政权、日伪山西省政府!本文目的也就是为了张扬历史上这一罪恶人物的丑行,免得有人纪念他,当他是好人!

【本文为作者长河红阳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抗战期间竟借日军屠刀杀害同胞——阎锡山的叛国通日考辨

一、抗战期间的蒋记民国阵营就是一个买办窝

大东家蒋公介石:九一八,坚决不抵抗,东北没了;《塘沽协定》“卖地”,绥远东、察哈尔北、冀东没了;七·七事变以后,和日寇谈判,明言恢复事变之前地盘,就与日本是友邦(东三省、察、热、冀东都给了你吧),如若不然……(我还可以边打边逃,你还接茬占地方);还有,“曲线救国”给日寇送伪军做挨枪子儿的保镖,日本兵少死了多少谁也没法子数数……;要不是被全国抗战的怒涛挡着,要不是还想当残缺旧中国的不挂名皇帝,要不是日寇不给他这条出路,谁也不知道他和日本能勾结到哪一个程度。

挂名二掌柜汪精卫,勇猛精进,不管不顾,干脆跑回南京做了日寇的儿皇帝,领着一帮伪军打新四军,祸害中国老百姓很有一套。

阎锡山政治地位比不上这两个“巨头”,但是,和日寇沆瀣一气的勾当一点也不逊色,只是,名气不算很高,难免被人忽略。这里,不妨说上一两句。

阎锡山是个心狠手辣的军阀。作为军阀,阎锡山有军阀的所有鲜明特征:拥兵自重,割地自雄。军阀嘛,兵多地盘大的,叫嚷武力统一,做不挂名的皇帝;兵少地盘小的,大呼“保境安民”,做一方太岁、阎罗。阎锡山两样都占,曾和冯玉祥合股打蒋介石,有点纵横天下的意思,但是,最终兵败龟缩,还是图个“保境安民”。阎锡山这路人,为了地盘,为了兵,可以认贼作父,更可以有奶就是娘。所以,抗战期间勾结日寇,对阎锡山来讲,没有任何道德上的障碍。

二、空有拥兵割据的“雄心”,奈何能力支持不了野心

和当时中国所有军阀一样,此公虽有拥兵割据的“雄心”,却没有对应的军事素质,练不出强兵,也选不出良将,一有外力的冲击,就只有损兵失地。

1935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中共中央为了民族利益,声明停止内战,一致对外,要求阎锡山允许红军通过山西,开赴华北抗日前线。但是军阀本性使然,阎锡山认定这是红军要和他抢地盘,因此坚决拒绝。次年初,中共决定组织中国人民抗日先锋队,渡过黄河,计划在山西建立抗日根据地,做与日军直接作战的准备。红军东渡黄河,阎军阻击,两军接战,首战红军就全歼阎军一个团,俘获一个炮兵连。阎锡山震惊,急调七个师14个旅的兵力,重编为4个纵队,与红军开战。连战一个多月,武器装备处于劣势,但是得到广大人民群众拥护的红军,连败阎军,阎锡山失地连连近三分之一。火烧眉毛顾眼前,阎锡山也顾不上“引狼入室”之忧,向蒋介石乞援。蒋氏借机遣兵10万,由陈诚率领,沿正太、同蒲路直插山西腹心地区,并成立陕甘晋绥四省“剿匪总指挥部”,以“剿共”为名,吞吃阎锡山地盘,为将来彻底解决这股异己势力打基础。“虎(共产党)、狼(蒋军)”在自己地盘里对峙的局面,阎锡山也无力改变,徒呼奈何。

蒋军勇于内战,中共中央虑及,一旦国、共在山西再启持久战端消耗过甚,将来对日作战就不可能有后劲,所以不久撤兵回陕北。但是,蒋介石要借势尾追将内战打到底,并把借刀杀人的伎俩用上对付阎锡山,严令阎锡山出兵做先锋过黄河剿共。而这支阎军的总指挥就是蒋氏从阎军中收买的李达生,监军官汤恩伯。在自己地盘上都打不过红军,他的兵到了陕北那就是送死。阎锡山不甘受制,也用了阴招,一边派李达生去离石准备渡河,一边收买了李达生的卫士,在渡河的当天凌晨刺杀了李达生。阎锡山向蒋氏打报告:兵未出,大将亡,军心动摇,这兵不出了吧?延期进陕好吧?

这就是军阀,如果有谁损及根本,只要能力所及,什么都做得出来,惹不起的也要碰一碰!

三、国难当头只顾自己发财,为保地盘不惜勾结日军“剿共”

在阎锡山的脑袋里,共产党是在抢他地盘,蒋介石也是在抢他地盘,何以他请蒋驱共?原因,蒋介石和他是“一家人”,都是靠着乡绅、耆老、财东、掌柜、名流、贤达这类有房有地,有产有业的人做统治根基。蒋、阎是一家。但是共产党搞的是穷人翻身掌权,他的统治根基要被彻底地被掀翻,如果共产党在山西生了根,他还有独霸一方的时候吗?况且他就是个大地主——利用权势搜刮民财,仗势欺民,在五台、定襄一带大肆劫买土地,集地不下二十万亩;大兴土木在老家修建宅邸光宗耀祖,前后二十多年,建起大小院落二十多个,房屋近千间。所以明知蒋介石不是善人,也要亲近联合反共,这是阶级本性使然!必然要来,还没来的日寇,也同样是以“有产者”为统治根基,和他们是同一路人,所以,日寇也比共产党亲近。这还是阶级本性决定。可以联蒋反共做罪人;也能联日反共做汉奸。

全面抗战开始,日军进攻山西,阎锡山在忻口战役、太原战役接连败北后,退至晋南临汾落脚,看着大半个山西成了日本人的天下心有不甘,于是筹划反攻。日军也集重兵南侵,接连数次与日军交手,阎锡山后打消了念头,根本打不过,于是一头钻进了吕梁山,而日军也追到吕梁山。这时的阎锡山,最恓惶的时候,只有2、3万兵。反过来看中共,却在山西扎下了根,中国领导的抗日游击队、人民自卫队、牺盟会、农救会等武装、军队发展到百万。尤其是名义上他领导,实际却由共产党控制的新军决死队,这时已由原来的四个总队(相当于四个团)迅速发展成为四个纵队(相当于12个团)。这可是他的炕头上有了别人睡觉,作为一个军阀,这是触及到生死线上的事,于是,阎锡山开始向实力最强大的日军靠拢。

其实向日寇靠拢,阎锡山早有“先手”,还在1936年1月时,日酋土肥原就乘飞机进太原城和阎锡山秘密联络,要他加入“冀察政务委员会”。当时的阎锡山有所保留,但是也赞助日寇在太原、大同、绥远设立公开的特务机关。在同年的冬天,派留日学生、他的部下苏体仁去北平,与日本大仓洋行经理林龟喜联络。不过,直到七七事变爆发,苏体仁也没有回山西有个交代。面对日寇的急攻,阎锡山开始打“抗日要准备联日”的主意。派亲信宋彻联络早在北平布下的联日“密使”苏体仁。1938年6月,苏体仁回山西,着手成立日伪山西省政府,自任省长,宋彻为民政厅长,另有白文惠做警务厅长。这个“省政府”就成了阎锡山和日本勾结的中介。在这个中介的“努力”下,阎、日有了实质性的接触,更有了“硕果”:

1939年11月,阎亲信梁培璜与日军清水师团在临汾开始军事谈判:确定,日军助阎剿灭境内的八路军和决死队;阎军一部改编为“中国抗日忠勇先锋队”“专事剿共”。

四、妄想借日军屠刀杀害同胞,奈何“偷鸡不成蚀把米”

阎、日既有约定,那就依约行动。12月,先由日军予以配合,兵分三路向新军决死二纵韩钧、张文昂部发动进攻,继而令韩、张向同蒲路霍县至灵石段的日军发动进攻,在他们的背后,却部置了阎军的两个军作为“总预备队”,分由王靖国、陈长捷指挥,名为支持决死二纵的“总预备队”,实则与日军对决死二纵队形成两面夹攻之势,当日军未能消灭决二纵时,从决死队背后捅黑刀消灭之。如果决死二纵队不听从命令,就给他们扣上“叛军”帽子,公开予以歼灭。

决死二纵对这样的圈套岂能不知,遂以政治部主任韩钧的名义致电阎锡山,公开声明坚决自卫。阎锡山急待的借口来了,他以陈长捷为“讨叛总指挥”,向决死二纵发动进攻。并借此扩大事态,动兵47个团分三路向决死二纵队和八路军晋西支队发起进攻。这就是“十二月政变”。接着,事变又扩展到晋西北、晋东南和晋东北,阎锡山向抗日武装全面开战。阎锡山此举虽有长时间的准备,日军配合,但是倒行逆施,不得人心。再者,阎军战斗力太渣,晋西北,阎锡山彻底失败;晋东北,八路军的力量占绝对优势,阎锡山也损失惨重;只是在晋东南,决死队和抗日民主政权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新军各部在自卫反击中,都采取顾全大局的克制态度,反击的矛头只是指向王靖国、陈长捷等人,提出“抗日、拥阎、讨逆”的口号,给阎锡山留了脸面。具体作战时,也只以击溃阎军为目标,没有对阎军采取全歼。

“十二月政变”阎锡山被痛殴,损失惨重。为了尽快恢复实力,阎锡山更加紧、加快了与日寇的联络。

五、卖国是条不归之路,阎锡山却日益丧心病狂

1940年春,日军宪兵特务到克难坡与阎锡山见面,确定双方在山西境内进入停战状态。6月,阎、日在太原签订《军事协定》,为落实共同剿共,日军把灵石境内双池镇出让给阎军,方式:阎军一部“攻占(佯攻)”该镇。11月,阎锡山派赵承绶以到前方视察的名义,到孝义县与日军代表进行谈判。阎锡山的向赵交代了谈判四原则:

【亚洲同盟,共同防共,外交一致,内政自理。】

赵向日方代表转达了阎的意思后,代表阎向日方提出具体要求:

【先给晋绥军装备30个团,所有武器、弹药、服装、粮饷以及兵员,均由日方供给。】

日方口头上完全答应,并表示:只要阎有诚意,一切都好办。这就是军阀本性,只要能助他扩军增长军事实力,什么汉奸不汉奸的,顾不上!什么抗日不抗日的,免谈!

1941年3月,赵承绶等与日军驻汾阳若松旅团举行第二次会谈,达成了协议:

【日阎双方首先消除敌对行动,互相提携,共同防共,尤其前线部队要彼此友好往来,不得发生冲突;离石——军渡公路以北地区,对共军之进剿,由日军负责;公路以南,汾阳、孝义以西地区,由阎军负责。必要时,双方实行“会剿”。】

之后日、阎又经过一系列接触、会谈,到7月底时,对所有条文商定出明确意见,约定于8月间在汾阳签字。9月11日,签字仪式在驻汾阳城的日军司令部举行,签字的协定通称《汾阳协定》,包括“晋绥军与日军基本协定”和“停战协定”两部分。现将苗挺著《三晋枭雄:阎锡山传》中的撮要版本抄录如下:

【1、日方给予阎方步枪5万支,轻机枪5000挺,重机枪500挺及部分子弹;
2、日方给予阎方军费国币2000万元,另给“机密费”700万元;
3、日方供应阎方军队给养及一切装备;
4、日方分两批拨给阎方50个团的壮丁和武器装备,充实阎方的力量;
5、日方将雁门关以南山西地区的政权,让渡给阎方。】

阎方则需要做到:

【1、阎锡山本人即刻通电,发表独立宣言,脱离重庆国民政府;
2、将小船窝黄河渡扣交给日方派军驻守;
3、阎方营以上部队,必须聘请日本人担任顾问及指导官;
4、阎锡山本人第一步需进驻孝义,日方将晋中政权交阎方接管。第二步需进驻太原,接管雁门以南政权。第三步进驻北京,与南京的汪精卫伪政府合作,阎锡山担任伪政府副主席兼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
5、此后根据形势和需要,阎锡山还要组建“华北国”。】

为示严谨,将“协定”全文文后列出。又有针对《停战协定》的实施细则在10月27日签订,一并列在文后。

阎锡山对这个卖国协定由他自以为是的无耻道理:

【实力不充分时,不只对于国内很难起应有之作用,即对部下也很难从思想上扭转彼等对领导方面信用的下降。精兵主义为余素年来之主张;须质量好自不待论,数量也须多,方能在政治上起作用。】

他就把自己当成个人物,就要在中国起作用,所以,谁能给他装备、兵丁、给养、军费、地盘,谁就是爹!不管这个爹来中国是做什么的!

六、自以为如意算盘打得妙,岂料日、阎皆是虚与委蛇!

但是日本根本无力履行他对阎锡山的诸般承诺,它是个“穷鬼”!这一点,毛泽东主席在《论持久战》里早就说的明白:

【日本战争虽是在其强的军力、经济力和政治组织力的基础之上进行的,但同时又是在其先天不足的基础之上进行的。日本的军力、经济力和政治组织力虽强,但这些力量之量的方面不足。日本国度比较地小,其人力、军力、财力、物力均感缺乏,经不起长期的战争。日本统治者想从战争中解决这个困难问题,但同样,将达到其所期求的反面,这就是说,它为解决这个困难问题而发动战争,结果将因战争而增加困难,战争将连它原有的东西也消耗掉。】

它本身还是在以战养战的泥潭里挣扎,怎么可能有偌大的财力供给阎锡山这个无底洞?但是呢,阎锡山更是个雁过拔毛的角色,不把足够的好处给了他,他可不会跳出来公开叛变。11月14日,日军谈叛代表第一军参谋长楠山秀吉向阎锡山的谈判代表赵承绶直言:

【日美关系日益紧张,日本准备与美国作战。因此,国内武器无法拨付贵方,在山东、河北招募十万壮丁,涉及与华北政务院之关系问题,暂时难以实现。】

等于说,《汾阳协定》中,助阎锡山扩军的事宜全成了泡影!阎锡山知道了这个底,也就干脆对日军虚与委蛇,于是,阎、日之间来回的扯皮谈判成了常态。

《汾阳协定》对阎、日来讲,是个要紧的机密事,但是,这个事情先后被蒋介石与中共驻晋办事处得知。蒋介石急派徐永昌来劝谕安抚,阎锡山虚词以应,毕竟对日军助其扩军的诱惑还留有幻想,再者,日军也确实出让了些地盘给他,现时的好处是有一点的,对重庆的话,敷衍而已。但是,中共派人来与之交涉他却不敢不当真,11月30日中共驻晋办事处负责人王世英当面向阎锡山陈说利害,指出,日本并不能指望,现在的强大只是表面;并回答了阎锡山的提问:如果蒋介石投敌怎么办的问题——坚决打击决不手软!在“十二月政变”里领教了中共厉害的阎锡山大有触动,加之延安《解放日报》也披露了阎、日勾结的活动,堵死了阎锡山公开叛国的路。阎锡山对日军催促公开叛国的要求,用一个“拖”字应付。

然而军阀本性,投机第一,对日军的诱惑以及得到的一些好处,他还是留恋不已,还是想冒险触碰一下叛国的“电网”。1942年5月初,日军谈判代表与阎锡山本人在吉县安平村直接见面谈判,日方催促阎立即通电脱离重庆国民政府,承诺只要马上表态,可即刻交付现款300万,步枪1000支。阎锡山咬住自己要求不松口:

【日军能把‘汾阳协定’中答应的东西先行交付。】

两家谈不出结果,反而火药味儿越来越浓,会议散后,阎锡山先行潜逃。

阎锡山得不到军事上的好处,当然不肯先亮出叛国嘴脸,但是,与日寇经济上的勾勾搭搭却在《汾阳协定》后接连不断,在10月间,由赵承绶与日军达成《日阎合作条款》,阎锡山以桐油、生漆、桃仁交换日军的西药、布匹、纸张;1942年夏,日军“体察”阎军缺粮、少钱,放松了对阎军的封锁,默许阎军在汾阳、平遥、介休抢粮40万担,自己又出军车协助阎军运量5000担;投桃报李,阎锡山用大批桃仁、桐油向日军感恩。

日军愿意与阎锡山做买卖合作也有它的不得已: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大量侵华日军南调下南洋,对阎锡山这路在抗战中暧昧摇摆之辈就要用一些软办法安抚、争取,一边对付最坚定的抗日者——中共。

1943年春,日本第一军高级参谋井宽一向阎锡山提出《日阎政治、军事、经济合作方案》,建议双方共同管理太原附近各厂矿,将阎锡山原来投入各厂矿的资本所有权交还,作为阎锡山的股本;日军占领太原后新增的股本算日方股份,实行“经济合作”,双方共同组织“董事会”共同管理。阎锡山“从善如流”,秋,派西北实业公司经理彭士弘、总务处长贾英云等一伙人赴太原与日方商讨“经济合作”事宜。结果皆大欢喜:双方成立日阎合作的“五人董事会”,专司双方在太原各厂矿的军用物资的生产与交换。会长,鼎鼎大名的,炸死张作霖的河本大作;副会长彭士弘。除此而外,双方各自指定“大仓洋行”、“钟纱公司”、“第二战区长官部经济突击队”作为物资交换机构。双方交换物资,经商定,阎方以羊皮、桃仁、中药材、桐油、生漆、水银,交换日方的布匹、食盐、硫化氢等工业品。1944年,阎锡山亲自安排阎军与日军合股在安泽、浮山等闲抢粮,抢得粮食,双方瓜分。

好一派可耻的“和谐”风景!

七、罪恶昭彰:缔结“秘密协定”,在山西建立两个日伪政权

阎、日经济上的往来,就很可耻了,更可耻的是在政治上的合作。日伪山西省政府的首脑人物就是以苏体仁为首的阎锡山的旧部。到《汾阳协定》细则签订后,阎、日政治上的勾结更进一步,阎锡山在太原、临汾、汾阳、运城成立“办事处”,专司双方勾结、合作事宜。1943年底,阎锡山令“太原办事处”处长粱綖武、均表示代表王乾元、政治代表靳祥垣与日军签订《秘密协定》,其中:

【日方政权机构和地方武装中,阎方可以继续派人充任;阎方可以动员“治安区(日占区)”内的旧日部属和有关人员到二战区受训,受训毕,陆续前往太原,经阎方政治代表靳祥垣转介绍于日方审查,分别任用。】

据此规定,次年3月

【(阎锡山)派李其祥率三十余人抵太原,李担任伪教育厅教育科长,其干部半数参加同蒲南段各县工作,半数参加县政训练所受训后分配工作。】

日本投降前夕,日伪政权中很多人,尤其是中高级官僚都感觉到了日寇不会久长,纷纷离职潜逃或者辞职,以免日后被清算。日伪政权面临瘫痪。日方向阎锡山提出,速派厅级、道尹级行政人员到太原听候任用。阎锡山逆抗战大势而动,马上派其干员李崇方、孟祥祉等多人去太原接任日伪山西省公署厅长、道尹等职。而且,他还保举亲信朱绶光或梁上椿准备接任日伪山西省省长,为将来他恢复统治,在日伪政府与自己的政府交接政务做“无缝对接”。

揆诸史实,抗战期间阎、日勾结遍及军事、经济、政治的方方面面。就祸国殃民的波及面来讲,虽仅仅山西境内,但是,论深度,只能说在文字表述上比汪伪政权、伪满洲国、华北政务委员会这些公开叛国的伪政权稍逊,而事实上,绝不次于上述公开伪政权!不客气的讲,在抗战期间,山西确实存在着两个日伪政权——阎锡山日伪政权、日伪山西省政府!本文目的也就是为了张扬历史上这一罪恶人物的丑行,免得有人纪念他,当他是好人!

附加资料:

《晋绥军日本军基本协定》

【方针:
一、本共存共荣建立新东亚之目的,愿晋绥军与日本军成立停战协定,与南京政府合作。
二、国内之政治与军事本南京所缔结之中日国交调整基本条约,将来一任中国方面自理。晋绥军之管辖区域,先为山西省,渐次及于全华北。实力充足时,即行努力国家统一,实现东亚和平。
三、地位先为南京政府副主席及军事委员长(此事汪主席已承认),将来担任华北时任华北政务院委员长及华北国防军总司令。
要领:
第一段
一、晋绥军与日本军之间缔结停战协定。
二、停战协定成立后,孝义县城交与晋绥军,晋绥军即向孝义为中心之区域推进,阎长官移驻孝义县或隰县,与日本军紧密提携。
三、提携成立后,日本军集中于作战上必要之地区,晋绥军担任维持山西省内各地方之治安,关于其详细办法随时与日本军协定之。
四、兵力三十万,由山东、河北补充壮丁约十万人,余由山西省内补充。
兵器由南京政府受下列数目之补充:
步枪,十万支;轻机枪八千挺;重机关枪九百挺。
掷弹筒,四千个;各种炮,三百门;及所需各种弹药。
关于就地征发粮食、服装,日本军与以援助。
五、为整理晋钞事,设五千万元至透支款。
六、在此期间,与各反共将领秘密联络,一方面在太原或孝义与汪主席协议合作。
七、军费每月由南京政府支给一千二百万元。
八、以上各条件必须秘密办理,并在可能范围迅速实施之。
第二段
一、第一段工作完成后,阎长官对重庆政府劝告反共和平,不听时即行向中外宣言单独行动。
二、第一段之军队配置及军队补充完成后,先与日本军提携,肃清山西省内共产军。最初临时支给补充军马、兵器费二千万元,另外每月军费为二千万元。
三、山西肃清后,渐及华北全部,此时南京政府更供给下列兵器及其他需用之弹药及汽车等。
步枪,十万支;轻机关枪,八千挺;重机关枪一千八百挺。
掷弹筒,二千个;各种炮,二百门。
四、兵力五十万,由山东、河南、河北、安徽等处补充壮丁约十万人,余由山西省内补充。
五、恢复太原兵工厂。
六、再次纠合各反共将领,向统一和平迈进。
第三段
一、担任华北全部治安。
二、由南京政府支给华北善后费一万万元,抚恤军民。
附带事项
一、察哈尔、绥远问题与蒙古民族间问题之解决并行,由汪、阎商议决定之。
三、西北实业公司、同蒲铁路及山西省人民公营事业董事会所辖各工厂承认,安全归还。俟阎长官回来后实行。】

《停战协定》

【晋绥军与日本军从即日起停止一切战斗及敌对行为,根据共存共荣之旨,努力解放亚洲民族,建立新亚洲,首先铲除共产主义之破坏工作,紧密协力。因此,交换必要之情报及宣传等事,并对军事上协力。
晋绥军自本协定缔结后,早日向协定区域发展,日本军紧密协助之。实行上项之具体事宜另行商议决定之。
日本军协助晋绥军之装备训练及补充军械等事,关于征集粮秣等相互协作。】

关于《停战协定》的实施细则:

【一、除以吉县为中心的以往山西军地盘之外,还承认将汾南地区稷山、万泉两县,河津、新烽两县的一半,以及汾东地区浮山、泽、沁三县作为山西君的地盘。
二、铁路沿线左右各五公里,不允许山西军进入。
三、既然在山西军的新地盘内已经有日军驻扎,在其所在地日军依然驻扎。
四、为回避两军冲突,相互确定标识,在维持地方治安及方工合作上彼此合作。】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discuss 2019-9-29 19:52
好文!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0-22 18:54 , Processed in 0.01592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