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戈尔巴乔夫是怎么背叛东德的?

2019-10-5 22:3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5157| 评论: 0|原作者: 记者|来自: 昆仑策网【授权】《看法报》

摘要: 关于德国统一的问题,戈尔巴乔夫就是自己独自决定的。最高苏维埃或政府都没有讨论过该计划。戈尔巴乔夫甚至没有与外交部长爱德华·谢瓦尔德纳泽讨论过这些事情,而是独自前往阿尔希兹与科尔谈判,并随身携带一份手写的备忘录。
专访法林:戈尔巴乔夫是怎么背叛东德的?
点击:591  作者:记者    来源:昆仑策网【授权】《看法报》  发布时间:2019-10-05 09:13:07
 

1.webp (15).jpg


【此文为原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国际部部长法林去世前,俄罗斯《看法报》对他进行专访的报道刊载于该报2019年8月26日第32期。

1.webp (16).jpg
法林晚年照片
瓦连京·米哈伊诺维奇·法林,1926-2018,苏联外交家,苏联党和国务活动家、社会活动家,曾任苏联外交部部长葛罗米柯和苏联最高领导人赫鲁晓夫的助理,苏共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1976-1986),苏共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1986-1989),苏共中央委员会委员(1989-1991),苏联人民代表(1989-1991)。其在1971-1978年为苏联驻联邦德国大使,1978-1982年为苏共中央国际部新闻处处长,1983-1986为苏联《最高苏维埃消息报》政治部主任,1986-1988为苏联新闻社社长,1988-1991为苏共中央国际部部长,1990-1991年为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

1.webp (17).jpg
法林被授予十月革命勋章现场

专访法林:戈尔巴乔夫是怎么背叛东德的?

 

问:瓦伦丁·米哈伊洛维奇,许多人都说,苏联解体对他们来说意外。然而,在1991年时,已经发生了不少事件,这些事件是世界将很快改变的直接表现标志。你是怎么看的?

答:据我所知,戈尔巴乔夫在需要深入考虑某些政治问题时仍然继续奉行他的政策,他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有一个例子,在基辅的一次会议上,密特朗邀请戈尔巴乔夫一起飞往柏林,以支持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领导人埃里希·昂纳克。戈尔巴乔夫回答他:如果你想飞去柏林,那你自己去,我不会去的!然后玛格丽特·撒切尔也建议戈尔巴乔夫继续与英国,法国保持联系,以便就德国统一的共同立场达成一致,并确定两国如何以及何时统一为一个国家。

毕竟,当时欧洲没有人认为东德和西德的统一可能在短短几天内发生,当时他们认为的可靠信息是这个统一进程需要数年时间。

此外,撒切尔完全反对建立一个统一而强大的德国,伦敦也并不需要一个这样的统一德国。但戈尔巴乔夫在我面前的反应是:他说他对他们的任何接触都不感兴趣,因为他不想为英国人和法国人洗脏衣服。因此,如果他们有话要说,那就让他们直说。戈尔巴乔夫这是什么样的政治思维呢?哎!

 

问:尽管如此,在1990年夏天,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也和德国总理赫尔穆特·科尔在阿尔赫兹政府官邸进行了谈判,据此确定了两个德国的统一问题。然后,这项统一进程也震惊了许多人,因为事实上,从现在的角度来看,苏联是“出卖”了民主德国的,而民主德国一直被认为是莫斯科的最忠实的盟友。

 

答:我之前与德国前总理威利·勃兰特谈过一次,我问他,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领导人的命运是如何被排除在谈判之外的?他回答我,他本人也想知道为什么莫斯科不关心他们的朋友的命运,他也问过科尔这件事。

科尔回答他说,在谈判期间,他也提出了这个问题,但戈尔巴乔夫的回答他:现在这是你的内部事务,你自己决定如何处理。

顺便说一句,根据我国驻波恩大使弗拉迪斯拉夫·特列霍夫的回忆,在联邦德国开始迫害民主德国统一社会党的党员干部和国家安全部干部的时候,他收到了莫斯科的一份文件。在这份文件中,戈尔巴乔夫下令特列霍夫与科尔会面,并宣布对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党政干部和国家安全机关的前干部的迫害是不能被允许的的。然而,正如特列霍夫所继续说的的那样,科尔说这是戈尔巴乔夫的反对者的阴谋,之后他只是看了这篇文件而没有给出任何回答。

 

问:德国的统一还可能会在不同的情况下发生吗?

 

答:当时我作为中央国际部的负责人,我提出了一个选择。首先,不要着急,也不要同意两个德国的机械的统一为一体,因为两德统一对于世界政治来说太重要了。事实上,我认为,没有人会否定这样的一个观点,即随着统一的德国的出现,欧洲的整个局势也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如果统一的德国现在不存在,那么世界的情况就会大相径庭,俄罗斯所面临的情况也会和现在的很不同。其次,我指出,随着东德和西德的统一,我们也必须考虑到其中的我们的利益,而不仅仅是把以“和平与友谊的利益”替换掉我们以前的立场中。此外,关于这一点的谈话也必须非常正式。值得一提的是,当戈尔巴乔夫在美利坚合众国访问时,当时他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与布什总统谈判,我们都坐在桌旁,戈尔巴乔夫给我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是否想要说些什么。然后我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对美国至关重要,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对苏联同样重要,因此,在决定德国统一时,华盛顿和莫斯科必须考虑到这一点。我讲了大约10分钟。然后停顿了一下,所有在场的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布什说:我们的问题很清楚,但是现在让我们休息一下,飞去戴维营,我们将在那里继续谈判。而在戴维营,一切都变了,之前的谈判立场全部丢失了,失败了,当戈尔巴乔夫与布什单独的面对面交谈,戈尔巴乔夫“出卖了”民主德国。

 

问:这是是政治短视?还是政治上的天真?相信美国实际上会因此变得对苏友好?还是其他什么?

 

答:你说的都对。甚至戈尔巴乔夫可能只是出于其自己的欲望,因为以“德国统一”的领导者进入历史是非常光荣和诱人的。而实际上,戈尔巴乔夫也为此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并同时让出了苏联的大部分利益。美国人在这方面采取了极为聪明的行动:如果他们需要,他们就会像吹肥皂泡一样吹嘘戈尔巴乔夫的功绩的伟大神话。戈尔巴乔夫是一个聪明的人,但远非一个明智的人,他对所有这些赞美和称赞作出的反应表现出他是非常贪婪的。虽然可能还有其他原因。在苏联解体后,有一次一个法国电视节目采访戈尔巴乔夫,当戈尔巴乔夫被问及是否未来可能有回到共产主义时,他回答说:“你想再回到狭小的屋子吗?”这就是问题了,如果他不相信共产主义,他又是如何成为苏联的领导者和国际共产主义的领导者?他是如何做到既是共产主义者又是反共产主义者呢?也许这就是苏联如何在一夜之间崩溃的问题的答案,苏联共产党约有2000多万成员,但是很多前共产党人在解体后都突然变成了资本家。

另外,当戈尔巴乔夫坚持要求我从苏联新闻社回归政治机关时,我同意了。他也答应了我的要求,即我负责为他写关于外交和国内政策的分析笔记和备忘录,而他会研究它们。否则,中央国际部的负责人的职责是什么?在我留在他的团队期间,我写了50多份备忘录,但我没有收到任何他的活肤。当然,他读了一些,这是雅科夫列夫告诉我的,有些还作为保密材料锁在了他的保险箱里。其中包含有关未来美国政治的说明,我预测的美国将如何继续对我国施加压力等等内容,还有关于乌克兰民族主义的说明和分析。通过事先与戈尔巴乔夫的协议,这些笔记和备忘录没有通过他的秘书处的通常记录,他的助手也没有看到它们,它们直接被放在了戈尔巴乔夫的桌子上。后来的俄现实证明,戈尔巴乔夫的特点是缺乏很多领导者应有的素质。

 

1.webp (13).jpg
法林和戈尔巴乔夫在一起

 

问:顺便问一句,其他领导人是否能看到了总书记正在做的事情?或者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政治秘密?

 

答:关于德国统一的问题,戈尔巴乔夫就是自己独自决定的。最高苏维埃或政府都没有讨论过该计划。戈尔巴乔夫甚至没有与外交部长爱德华·谢瓦尔德纳泽讨论过这些事情,而是独自前往阿尔希兹与科尔谈判,并随身携带一份手写的备忘录。

虽然谢瓦尔德纳泽自己也显然是紧跟形势的,并且正在领导某种把戏。德国前外交部长汉斯—迪特里希·根舍回忆说,在阿尔希兹时,谢瓦尔德纳泽告诉他:在这些东正教徒(指苏联的传统派)醒悟过来并开始将棍棒放在轮子上阻止前进之前,他们应该立即将所有商定的事情付诸实践。此外,谢瓦尔德纳泽曾经还有一个指示,即“两德统一”问题应根据“4 + 2”的形式进行谈判,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放弃这一立场。 “4 + 2”意味着英国,法国,苏联和美国向两个德国解释了何时以及何种方式统一。但是根舍声明:谈判应该按照“2 + 4”公式进行,也就是说,两个德国人达成一致后,其他人只能赞同他们的决定。谢瓦尔德纳泽居然放弃了原定立场而同意了这一点!我得到消息后立即打电话给戈尔巴乔夫的助手切尔尼亚耶夫,询问这是怎么发生的。他回答说:是的,这是对之前的指示的直接违反。然而,切尔尼亚耶夫只是稍稍纠正了他的表述而已,所以我肯定谢瓦尔德纳泽在更改立场前和戈尔巴乔夫之间进行了某种对话,而且显然戈尔巴乔夫并不介意立场的改变。

 

问:顺便问一下,你知道为什么在1990年12月谢瓦尔德纳泽突然辞职的原因吗?而且并非像通常的辞职方式,而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宣布辞职,他在人民代表大会的讲台上声称他要离开“以抗议即将到来的独裁统治”。有种消息是说,克格勃拿到了他在与美国国务卿仅在美国翻译在场的情况下进行的对话的内容,他说:莫斯科可以派遣苏联军队参与美国在伊拉克的“沙漠风暴”行动。这是真的么?

 

答:真的,当他通过他的渠道了解到他可能会被问到关于这个内容的问题时,他就抢先辞职了。

 

问:另外,在柏林墙倒塌的前夕,是什么力量阻止了德国的国家安全机构和军队去柏林街头整理秩序?毕竟,德国斯塔西在某些方面被认为比克格勃更强大; 当时人们相信每五个德国人中就会有一个就会为国家安全工作。

答:柏林墙倒塌的时候,民主德国的领导层本身也已经崩溃了。1991年10月,我飞往柏林。谢瓦尔德纳泽说,他应该在那里做什么,但与谢瓦尔德纳泽相反的是,戈尔巴乔夫说,既然他们请求你去,你就去看看吧。他并没有给我布置任务。到了柏林后,我问当地的同志们,他们怎么就放弃了之前的社会主义政权?他们用“发生的事”做了回应,没说什么具体的情况,显然他们担心给自己找麻烦。人儿,我们的驻民主德国大使维亚切斯拉夫·伊万诺维奇·科切马佐夫告诉我了一个不同的情况,事态最严峻时,东德人向他求助,要求就西柏林和东柏林边界的情况进行磋商。边境之前总是受到严密的保护,但是现在示威者开始摧毁隔离墙,并出现了了一个几乎不受控制的过境点。科切马佐夫通过高频通讯系统向莫斯科汇报,询问莫斯科该怎么办?答案来自谢瓦尔德纳泽的副手科瓦列夫,他回复说:“告诉你的德国朋友,这是他们内部的事!” 科切马佐夫回复说,如果没有书面命令,他无权向德国朋友传达这样的答案。三天之后,一封电报从莫斯科发到柏林,电报上写着同样的文字:“告诉德国人,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总的来说,当时已经决定设立一个新的程序来获得能通过检查站的出境许可,但是由于沙博夫斯基的表述问题,这项决定造成了整个边界的开放,并最终导致联邦德国吞并了民主德国。总的来说,当时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之间的边界已不复存在,与此同时,戈尔巴乔夫也给科切马佐夫打了电话并问道:“柏林发生了什么?”他回答说:“我已经得到了莫斯科的答复,我没有干涉任何事情。”戈尔巴乔夫说:“算了,只要他们不发生社会骚乱或流血事件就行了。”就这样,德国离开了我们。

1.webp (14).jpg
法林和谢瓦尔德纳泽、雅科夫列夫在一起

 

问:在苏联军队离开东德之后,所有武器都卖给了南斯拉夫人民军吗?

 

答:这不是我们的武器,它是属于民主德国的武器。后来它被西德人卖了,也就是那些在德国统一后上台的人。他们把它卖到了世界各地,甚至还卖给所有处于战争中的国家,包括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基地组织。民主德国有很多武器,即使已经卖了20多年了,仓库也还没有卖空。

(译者:冷西;来源:昆仑策网【授权】,转自“论据与事实”,原文刊于俄罗斯《看法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0-22 20:00 , Processed in 0.01462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