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灭国超限闪击战在行动

2019-10-13 22:5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9051| 评论: 0|原作者: 韩依殊|来自: 察网

摘要: 社会文明保障链的任何一环掉链子都足以毁灭社会。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对任何一环都不放过,多年来就这样对中国社会文明保障链系统地、全面地、深入地、无孔不入地、无休止地打击摧毁,其疯狂程度连其他已经配合灭国超限闪击战打垮自己国家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都望尘莫及

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为里应外合用灭国超限闪击战毁灭中国做些了什么?

1.摧毁中国社会秩序

公然直接煽动暴乱——鼓吹秩序崩溃、人人“被野兽”、处处丛林世界的乱世不但不可怕,而且很浪漫,教唆为了“普世价值”、“自由”、“民主”、“人权”,动乱就动乱,分裂就分裂,内战就内战,即使是长期内战动乱也没关系:

——“民国是个乱世,但这个乱世有自由。因此,教育和文化都很有起色”、“读书人精神和肉体,无比舒泰,创造力陡然增加”、“这样的自由,不仅让文化人得意,其他三教九流,各色人等,都活泛起来。军阀,流氓,土匪,商人、掮客、买办,无论人坏人好,都很有性格,随便拎出一个来,就都有故事,个性鲜明。一句话,活得人模人样的”;

——“军阀混战很文明,毒气战也不像传说的那么可怕”、“战争力度不大”、“老百姓搬板凳出来坐着,像看足球一样地看”;

——“认为无政府就是天天打仗、就是混乱的观点,忽略了这种无政府包含着相当的经济自由的事实”、“将来索马里即使全国统一的话,再也不可能回到中央集权和单一制的过去”;

——“民国范儿”;

——“民主可能破坏法制,导致社会政治秩序的一时失控,在一定的时期内甚至会阻碍社会经济的增长;民主也可能破坏国家的和平,造成国内的政治分裂”、“民主可能要付出一些重大的代价,但它绝对是国家和民族的长远利益所在”;

——“一旦政治开放,民主实现,中国很难避免一个时间的混乱,弄的不好,也许会陷入分裂,或者长期的混乱”、“民主对于中国,是有风险,但不民主,只有崩盘”;

——“如果我们真要搞党内政治生活的民主化,那么我们要付出的成本是会很大的。我们敢不敢承受这种成本?现在搞,一定有成本,敢不敢承担这个成本?现在是不是这个时机,我还说不好,但是我觉得有的地方可能会有些‘乱’,一时的‘乱’,局部的‘乱’,我们应该有这种准备”;

——“一个国家暂时的分裂或暂时的独立为两个主权国,不是可怕的事情”;

——“为了民主,分裂就分裂。如果一定要分裂才能民主,那么我宁可要前者,这是民主的本意。什么是以人为本,这就是以人为本,没有这个前提,不要谈民主”、“如果真的要在分裂与民主之间选择,我宁可要民主,而且大多数中国人都需要这个。别用分裂来吓唬人”、“如果一个国家实行民主必然分裂,那她也只能选择民主!如果一个国家只有分裂才能实行民主,那就证明她应该分裂!”

——“不是任何民众对政府的抗议都是分裂,甚至出现暴力行为时也需展示确凿证据并经司法判决才能认定为分裂”、“不是所有暴力行为都一定是分裂,也可能是因为地方政府不当行为所激发。容不得任何理性声音是我族近代以来之大患”;

——“民主的到来,几乎都多少伴随着某种程度的暴力”、“你得有民意支持的实力以及坚如钢铁的意志,要有‘勿自由,毋宁死’的决心”、“其它的民主转型,包括最和平的苏联东欧,以及南韩、中国的台湾,都多多少少有一些‘暴力’成分,或者有一些要随时诉诸暴力的仁人志士——为避免引起误会,本人再次重申:我是主张非暴力滴……”

——“在民变蜂起的高压下,‘和平演变’才成为可以讨论的话题,而且是听取‘和平演变’的专家介绍经验”、“人民有权在改革派的领导下进行革命,包括非暴力革命和暴力革命,打倒顽固派,实行宪政,再造中国”……

2.摧毁维持保障中国社会秩序的组织——新中国政权

(1).否定新中国政权的合法性,公然教唆煽动暴乱

第一,以“宪政民主”、“自由选举”、“多党制”、“一人一票”等“普世价值”为衡量标准,公然直接否定新中国政权的合法性。

第二,玩弄“中国不能等同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不要再误把国庆当作祖国的生日”、“祖国不只是70岁”、“中国的历史至少五千年”、“中国是历史人文地理概念”、“中华人民共和国实际上是一个新政府的名称”等概念游戏,不承认新中国政权代表中国,暗中变相否定新中国政权的合法性。

这两个否定,一个说,政权的合法性来自产生方式,不按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规定的方式产生的政权就没有合法性。一个说,国家是历史人文地理概念,政权不是国家,所以没有国家的合法性。所有这些否定都不承认政权的合法性跟维持保障社会秩序有什么关系。

政权的合法性来自维持保障社会秩序。从社会文明保障链的角度看,国家是组织,是维持保障社会秩序的组织。维持保障社会秩序是国家存在的全部意义和根本价值,也是统治该国政权代表性和合法性的基础:哪个政权能维持保障国家的社会秩序,那个政权就代表国家,就有合法性。能维持保障社会秩序就合法,否则就非法——不能维持保障社会秩序,社会大动乱,人人“被野兽”,文明被毁灭,四分五裂,自相残杀,全社会个个人命危浅,人朝不保夕……凡不能避免这样结果的政权组织,不管是“全票当选”还是上帝任命,都照样没有代表性和合法性。凡能维持保障社会秩序、避免这样结果的政权,不管是选出来的还是打出来的,不管出身绿林草莽还是天衍贵胄,都照样有代表性和合法性。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这政权那政权,维持保障社会秩序就是有代表性的合法政权。你今天能维持保障社会秩序,你今天就有代表性和合法性。如果你明天不能维持社会秩序了,导致天下大乱了,那你就丧失了代表性和合法性,即使有过辉煌的过去或巨大的成就也照样不例外。谁能恢复并维持保障社会秩序,谁就继承了代表性和合法性(外来侵略者发动战争建立的秩序不算。发动侵略战争破坏秩序本身已经非法。占山为王割据一方维持分裂出来的局部地区的秩序的也不算。分裂国家本身就破坏全国统一的秩序,已经非法)。中国历史上朝代的代表性和合法性不就是这样承传的吗?——王朝后期腐败横行,把一切共同利益共同追求信任信心丧失殆尽,凝聚不再,天下大乱,于是丧失代表性和合法性。此时谁能恢复并维持保障社会秩序,谁就继承了代表性和合法性。

新中国政权的最大代表性和合法性来自在结束了中国大陆百年动乱,在中国建立起人民生存发展必不可少的世界最广泛最稳定的社会秩序,保护了所有中国人的生存——别以为保护生存只包括抵抗外来侵略、抢险救灾、打击罪犯等有形的、有限的、具体的、看得见摸得着的行为。实际还有更大更多更广泛却无形、无限、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看不到摸不着的保护:通过维持保障社会秩序保护中国的社会文明,保护了所有在中国的人,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没有新中国政府时时处处维持保障住社会秩序,中国社会随时可以陷入动乱。任何社会只要陷入动乱,你就不是你了,就不再是人了,从此“被野兽”了。周围不再有人类文明,不再有理性理智,只剩下野性野蛮弱肉强食,人们只能像野兽一样丧失理性、践踏文明、彼此为敌、相互残害、人命危浅、朝不慮夕,身处社会像身处丛林世界一样,处处杀机,随时随地不知道哪里就突然冒出致命的一击。此时什么“普世价值”都纯属梦呓——都不是人了,还谈什么人权人性人类文明?这一切之所以没有在中国发生,全仗着新中国政权维持保障住了社会秩序,使在中国领土上的每一个人得以为人,得以人而生存。要说“国恤民,民方能爱国”,这就是最大的“恤”。大气臭氧层通过抵御太空辐射对地球一切生物的保护虽然似乎看不见摸不着,普通人甚至感受不到它的存在,却无处不在须臾不可或缺。新中国政权通过维持保障社会秩序对在中国所有人的保护,虽然似乎看不见摸不着,普通人甚至感受不到它的存在,却无处不在须臾不可或缺。就凭这,新中国政权的代表性和合法性就坚如磐石。就凭这,中国老百姓就有最充分的爱国理由:代表中国、时时刻刻保护我的生存、使我避免“被野兽”、避免人类自相残杀的命运的是谁?是“历史人文地理概念”的中国,还是现实中维持保障社会秩序的新中国?当然是新中国。既然生存息息相关须臾不可或缺,凭什么不爱?

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跑出来说,不对,我不管保护没保护,只管“程序正义”,只看政权是不是按照我规定的“一人一票”、“宪政民主”的办法靠搬嘴弄舌舞文弄墨搞出来。新中国政权不符合我规定的程序,所以没有合法性:

——“打出来的天下谈出来的国家”;

——“‘国’就在那儿,‘民’就在那儿,需要你血流成河建什么国吗?”

——“爱国不等于爱政府”;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不堪追问的合法性”、“血流成河建成的国”、“这样的国就不需要建”!

……

说来说去就一个意思:新中国政权不合法、没有代表性。既然不合法、没有代表性,那推翻它就合理合法有根有据——制造动乱发动内战的理论根据和法律根据就这样制造出来了。对暴乱政变的公然煽动就这样出笼了。

(老奸巨猾的讼棍一般玩弄概念术语胡搅蠻缠背后却是一个荒谬绝伦的逻辑:为了人权,必须动乱,即必须“被野兽”——要人权就得不当人,不当人才会有人权——这都是什么逻辑?)

(2).鼓吹请外国军队帮助消灭新中国政权

——“三百年殖民地”、“爱国贼”、“带路党”、“精日”、“人权高于主权”、“殖民史是文明输入史和文明扩展史”、“中国至少需要被殖民三百年”、“我无所谓爱国、叛国,你要说我叛国,我就叛国!就承认自己是挖祖坟的不孝子孙,且以此为荣”;

——“国家不可爱,何必要爱国”、“中国的爱国者实际上是爱国贼”;

——“一个社会发育完善的国家,即使没有政府,也能运转良好”、“有没有政府,其实没有太大关系。一个县有点警察维持一下社会治安就可以了。如果地方自治有规模,连警察都可以省了”;

——“中国必须分裂”、“领土不完整,少了一块,于我何干呢?”、“中国变成小国好”;

——“看色戒,当汉奸”、“当汉奸比当国家干部还难”、“汉奸言论亦无罪”、“投降文化中,有着一种情感,这种情感叫爱”、“投降是战争中的一种选择”;

……

3.摧毁中国政权的凝聚核心——中国共产党

(1).叫嚷“废除一党专制、实现宪政民主”、“还政于民”、“一人一票”、“党政分开”、“多党制”、“政党轮替”、“共产党改名”、“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威胁诱骗共产党下台,借以摧毁中国政权的凝聚核心。

这些花言巧语最大的詭诈之处在于故意隐瞒了一个最关键的事实——其他国家都是先有国家后有党,国家组织不是政党组织建立的,国家凝聚跟政党凝聚是两张皮,不依赖于政党,政党不管怎样换来换去都不影响国家的凝聚。而中国是先有共产党后有新中国。国家组织是共产党组织一手建立的——自鸦片战争起,中国社会秩序被一步步摧毁,一步步陷入天下大乱。旧中国政府一步步丧失维持保障社会秩序的能力,更不能保护中国抵御外来侵略,因此一步步丧失代表性和合法性。这才有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中国共产党“破字当头,立在其中”,一边推翻旧秩序,一边建立新秩序,从建立农村根据地到夺取全国政权,从来没有只管破不管立、把旧秩序打烂就不管、任凭天下大乱整个社会“被野兽”,而是从最基层开始,一个党员一个党员、一个支部一个支部、一个单位一个单位、一个村庄一个村庄、一个城镇一个城镇、一个地区一个地区地在人民中建立起了最广泛、最深入的举国凝聚。中国共产党的军队用最强大的凝聚保持了最严格的纪律,在最恶劣的情况下仍能保持秩序,保证军人不因战争暴力而“被野兽”,始终是仁义之师。其它军队都做不到这点,一上战场,一遇危险,立刻秩序全无,立刻“被野兽”,立刻兵匪不分蹂躏百姓。新中国的凝聚就是这样紧密地跟中国共产党联系在一起,血肉相连,不可能分开,独一无二,举世无双,没有任何其他组织能产生同等凝聚。离开中国共产党,国家凝聚立刻瓦解,社会秩序立刻崩溃。这就决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新中国的国本,无可替代,不可或缺。

自命“精英”高高在上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们永远也不可能产生任何凝聚,更不用说中国共产党那样的凝聚。如果他们当真认定自己代表真理正义,真的是在解救中国于危难,那他们就必须像当年的共产党一样,从最基层开始,制造新凝聚取代无凝聚,建立新秩序取代旧秩序,绝对不允许中国处于无秩序的混乱状态,就必须像当年的共产党一样,敢为真理牺牲自己。然而实际上呢?这些“精英”口口声声为真理,却根本不敢为真理牺牲,自己躲到一边,却整天煽动教唆别人闹动乱。没有丝毫凝聚,却要把有最深厚凝聚的共产党赶下台,还鼓吹说靠搬嘴弄舌舞文弄墨的竞选就能解决一切凝聚问题……这不是简单的天真无知,也不是一般的虚伪卑劣,而是极端的阴险恶毒——指责房子的栋梁有问题,一定要除掉,却不拿出能承受支撑重任的栋梁来,只是信誓旦旦拍胸脯保证只要除掉现在的栋梁,新的栋梁自己就能冒出来,还声称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房子。有点常识就知道这样干结果必然是什么:栋梁一去,房子立刻崩塌,只剩一堆废墟;凝聚一去,社会秩序立刻崩溃,只剩内战动乱。明知这样的结果还非要共产党下台,只能有一个解释:蓄意制造动乱,毁灭社会反人类。

(2).直接公然叫嚣“共产党非法”、“共产党下台”:

“宪政民主”、“党政分开”、“多党制”、“政党轮替”、“共产党改名”、“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之类至少还给出一点似是而非的表面理由,“共产党非法”、“共产党下台”之类则连裤子都不穿了,直接赤裸裸跳了出来煽动政变:

——“中共应退出历史舞台”、“这个党已经积重难返”、“体面地退出是它最好的结局”、“将刀交给别人断腕”、“共产党承担了太多社会责任”、“管得越多,死得越快”、“法院与法律人应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法指挥枪”……

——“我们整个党没有注册登记。一个民主的国家,最基本的要求,团体要有一个资格,才在法律上有被起诉和起诉的权利资格,我们没有,我们参加了这个组织,我在这个组织20多年,但是它没有注册登记,这是很麻烦的事情,那他行使的权利是什么权利?是法外权利。这是严重的违法”。

——“为华夏邦国计,为亿万苍生计,既有的极权体制于血腥中登场,已到体面退场时节。——重申一句,该退场了!”

——“既有的极权体制于血腥中登场,已到体面退场时节。现代中国历史进程的主题,不是别的,就是一阙迫使政治强权从‘让利于民’到‘还政于民’的全民进行曲。”

——中国国庆70周年大阅兵是“纳粹美学”;

——“猎鹰计划在行动”、“中国鹰派军人遭到网民群殴式围攻”、“一大批公共知识份子讨伐罗援”、“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罗援、戴旭战役意义深远”;

——“我们的制度设计有那么多的原罪”、“我们国家现在暴发出来的大量问题,都在于基础制度设计上的先天病灶”;

……

毁灭凝聚就是毁灭组织。毁灭组织就是毁灭秩序。毁灭秩序就是毁灭社会。不管什么人,不管以什么借口,不管用什么方式,只要企图摧毁现行的维系社会秩序的组织凝聚又不拿出或拿不出切实可靠的组织凝聚取而代之,那就是故意使社会处于无秩序状态,就是蓄意犯罪,犯毁灭社会反人类的十恶不赦的滔天大罪。

4.摧毁凝聚的基础——共同利益、共同追求和信心信任

(1).摧毁共同利益:

——“为了达到改革的目标,必须牺牲一代人,这一代人就是3000万老工人。8亿多农民和下岗工人是中国巨大的财富,没有他们的辛苦哪有少数人的享乐”、“中国不应该建成福利社会,否则人们便没有危机感,不好好工作”、“我建议取消所谓的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等等福利,目的是保持大家的工作热情和能力”;

——“改革代价”、“下岗工人根本不值得同情”、“你就不配活着!”

——“劳动不创造财富”、“95%有破坏性”;

——“‘群众’永远是一些没有身份与人格的工具,是一些从来也不要负责、不需要脑子,只需要听从号令、遵守指挥的冲锋队员。‘群众’并非个体的‘人’,就算是在网络这样的公共空间,‘群众’也是作为一股威胁力量,供‘领袖们’驱遣、挥耍、消耗与储存。它(而不是他们)不是一种可以对话、需要对话的理性个体,而是永远只作为一种压力、一股污秽物,一种语言巫术出现。”“毛主义和毛党之下的群众都是一群没有姓名、没有人格、不顾忌任何道德底线与法律的群氓,一群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群氓”;

——“腐败有利”、“腐败是次优选择”、“对贪官实行大赦和豁免”、“腐败和贿赂是权力和利益转移及再分配的一个可行的途径和桥梁,是改革过程得以顺利进行的润滑剂”;

……

(2).摧毁共同追求: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国恤民,民方能爱国”、“先有家才有国,没有家哪有国”;

……

(3).摧毁信任:

——无孔不入妖魔化毛泽东;

——篡改历史,大闹历史虚无主义;

——借“抗战老兵”歪曲抗战史,污蔑共产党;

——借“西路军事件”给张国焘翻案、污蔑毛泽东;

——借“富田事件”污蔑毛泽东;

——给蒋介石翻案,给汪精卫翻案,给李鸿章翻案,给袁世凯翻案,给张灵甫翻案,给地主翻案,给买办资本家翻案,给外国侵略中国翻案,给八国联军翻案,给南京大屠杀翻案;

——污蔑狼牙山五壮士、黄继光、邱少云、毛岸英和一切英雄烈士:“烤肉”、“半面熟”、“挂炉烤鸭”……

——造谣“饿死三千万”;

……

(4).摧毁信心:

——“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中国人缺乏创造力”、“中国人有什么?中国只有一堆非驴非马的大杂烩”、“对传统文化我全面否定。我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早该后继无人”、“四大发明对中国今天惟一的意义,就是遮羞布!”

——“劣等文化劣等人”、“天性懒惰、懦弱、不思进取、道德堕落”、“数量惊人、永远骂不醒的自甘奴贱货”;

——“牛郎织女、天仙配、追魚、田螺姑娘等好多美丽的民间传说,是穷光蛋做白日梦,浸透了不思自强、怨天尤人、不劳而获、一夜暴富的流氓无产者的愚昧毒素”;

——“龙是中华民族的大病毒!”、“龙在西方是恶的象征”、“在中国其实龙也是暴力的象征”、“只有一样东西可能是龙传下来的,就是不好好地在地上呆着,老想飞到天上去,不食人间烟火,为所欲为,见首不见尾,声势浩大,无可阻挡,不干实事,作弄老百姓,不承担任何责任,这些幻想与白日梦正是中华民族最阴暗的一面,你传这些精神有什么意义呢?”、“专家建议不以龙作中国形象标志避免西方误读歪曲”、“龙在西方形象不好”、“西方文化中的‘龙’是一种恶兽”、“在西方世界被认为是一种充满霸气和攻击性的庞然大物”、“‘龙’的形象往往让对中国历史和文化了解甚少的外国人由此片面而武断地产生一些不符合实际的联想”;

——“古人无‘民族’意识,何来‘民族英雄’?”、“古代中国没有‘民族’、‘民族主义’概念,自然也不可能存在什么‘民族英雄’”、“岳飞不是‘民族英雄’”;

——污蔑贬低诅咒中国的一切成就:“他妈的奇迹!”、“死亡快车”、“起来,不愿做高铁奴隶的人们”、“祈祷天宫一号发射失败”、“神九上天了,公知们有权力不高兴,也应当不高兴”、“不要拿我交的税款去建造航空母舰”、“原子弹还没有茶叶蛋管用”、“老说两弹一星,那玩意顶什么用呢?饿死那么多人弄出来的玩意,根本保护不了这个国家”、“两弹一星是搞热出来了,但有什么用呢?”、“牺牲了农民,并没有实现工业化。建立的重工业体系是没有用的”、“至于重工业,基本没有用”……

……

社会文明保障链的任何一环掉链子都足以毁灭社会。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对任何一环都不放过,多年来就这样对中国社会文明保障链系统地、全面地、深入地、无孔不入地、无休止地打击摧毁,其疯狂程度连其他已经配合灭国超限闪击战打跨自己国家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都望尘莫及——当年前苏联、前南斯拉夫、利比亚、叙利亚等国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煽动教唆动乱的时候也不见他们对自己的国家叫嚷“劣等民族劣等人”、“劣等文化劣等文明”、“爱国贼”、“带路党”、“三百年殖民地”之类,可见这些国家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至少没从一开始就把灭亡自己的国家、淘汰自己的民族作为奋斗目标。而中国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从一开始就肆无忌惮地叫嚷这一切,足以证明他们的“普世价值”、“人权人性”是假,里应外合配合灭国超限闪击战灭亡中国、灭绝中华民族是真。中国人跟他们的关系是你死我活的关系,跟他们的较量是一场生死较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8 22:36 , Processed in 0.03275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