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灭国超限闪击战在行动

2019-10-13 22:5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9400| 评论: 0|原作者: 韩依殊|来自: 察网

摘要: 社会文明保障链的任何一环掉链子都足以毁灭社会。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对任何一环都不放过,多年来就这样对中国社会文明保障链系统地、全面地、深入地、无孔不入地、无休止地打击摧毁,其疯狂程度连其他已经配合灭国超限闪击战打垮自己国家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都望尘莫及

用现代化卫国反超限持久战挫败现代化灭国超限闪击战

如果不是前苏联、前南斯拉夫、利比亚、叙利亚、阿拉伯之春、乌克兰、香港等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实例放在那里,谁敢相信能用这样的办法摧毁一个国家?——不见刀兵,不闻血腥,不动武力,连个军人的影子都不见,就凭大张旗鼓鼓励一个国家内一小撮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舞文弄墨搬嘴弄舌,就让这个国家(哪怕是超级大国)在没有发生危机的情况下突然陷入大乱,为一些抽象空洞虚无的概念把本属鸡毛蒜皮的小矛盾无限上纲上线,无限激化,无限扩大,直至自己打自己,自己搞跨自己,社会分裂,国家崩溃。不动声色就摧毁了一个国家或地区,而且摧毁得如此轻易,如此彻底,如此零代价,让失败者的武装力量再强大也毫无用武之地,一败涂地不仅再也恢复不了元气,而且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亡了国连是谁的责任都说不清,更不用说报仇雪恨了。不折不扣“谈笑间,强虏化为尘”。

一次两次或偶然,再三再四就蹊跷。那么多国家地区反复出现同样情况就只能说明是规律——灭国超限闪击战的特有规律:

1.是战争,而且是灭国大战

以前只见过通过制造动乱颠覆一个政府,现在才知道那不过是小菜一碟,早赶不上趟了。现在制造动乱的胃口和水平已经是搞跨整个国家,结果跟通过战争摧毁一个国家没什么本质不同。

对目标国来说,失败即亡国,没有其它选择。

对中国人来说,这不仅是国家存亡之战,而且是民族生死之战。胜负不仅关系国家命运,而且关系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生死:

生:活下去,进而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死:被动乱,“被野兽”,被“文明的冲突”大战略划入“占地球人口8O%的垃圾人口”,被内战,被淘汰,被灭绝,被变成新历史时期的美洲印地安人。

2.是一种完全不同于以往任何战争的全新型战争。

(1).笔杆子唱主角

以前人们习惯的战争打的是枪杆子,是物质力量,敌我双方阵线分明,力量对比直接了当,宣战停战公开透明,是有形的,有限的,公开的力量较量,如果失败,损失看得见,还可能有吸取教训回旋挽回的机会。

而灭国超限闪击战打的是笔杆子,是精神力量,主力是笔杆子。笔杆子较量失败,输掉意识形态超限战,就丧失社会道义制高点,就只能被动挨打,对层出不穷的动乱穷于应付,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处处被牵着鼻子走,最终失败无可避免。

(2).超越一切常规制约

过去摧毁一个国家都是靠军事打击、经济破坏,指望制造出不堪忍受的损失和苦难引起目标国老百姓的不满,从而摧毁对方的秩序、组织、凝聚,最后达到摧毁目标国的目的。而如今已用不着这么费事,通过信息战舆论战就可以煽动出倾向性舆论狂潮,误导欺骗未设防的目标国老百姓,从而制造不满,摧毁信任,破坏凝聚,瓦解组织——技术越现代化,社会越信息化,拥有信息优势和舆论话语优势的大国越容易通过信息战舆论战摧毁不设防的目标国的社会文明保障链,使其社会秩序崩溃,陷入内乱,自相残杀,不打自跨,不战而胜。

这样的战争没有阵线分明的敌我力量,没有公开的外来的拿枪的物质的敌人,所有的物质的敌人都是笔杆子就地取材制造出来的——煽动动乱,瓦解社会秩序,利用动乱“投名状”规律使对抗自动无限扩大,矛盾自动无限激化,源源不断地把“自己人”变成敌人,实现整个国家自己打自己,自己毁灭自己。这样的战争没法计算敌我力量对比,没法打敌我分明的堂堂之阵,庞大的物质武装力量无用武之地,无法赔偿受害者,无法追究责任,无法惩罚责任人——受害者就是凶手自己,整个国家人人自己动手毁灭自己,责任人人有份。

(3).看不见,躲不开,输不起,赢不完,没有改正失误的机会

从头到尾都是不宣而战,不战而战——没有宣战,没有停战,没有预警,看不见摸不着,较量于无形,随时随地无穷无尽,永远没有结束,防不胜防,没有失败的余地——只有前车之鉴,没有亡羊补牢,首战即决战,一战定乾坤,失败的后果就是国家毁灭,没有吸取教训改正失误的机会。战败的危害是无限的,永久的,发现了也无法制止,无法纠正。

3.用卫国反超限持久战挫败现代化灭国超限闪击战

面对灭国超限闪击战这种全新的战争模式,人们习惯的对付传统战争的一套已不适用——传统的马奇诺防线阵地战对付不了现代化装甲运动闪击战,应对枪杆子物质力量为主的传统备战手段对付不了笔杆子精神力量为主的灭国超限闪击战。要应对,只能以毒攻毒,用卫国反超限持久战对付灭国超限闪击战。

很难想象出卫国反超限持久战的太多细节,但稍加分析就不难明白,要立于不败之地,哪些东西不可或缺:

(1).像重视传统的反侵略战争一样重视灭国超限闪击战,像警惕核大战一样警惕灭国超限闪击战

传统的有形的物质力量为主的侵略战争能毁灭整个国家,灭国超限闪击战同样能毁灭整个国家。二者的目标相同,一旦得逞,效果无异。要保家卫国求生存,对哪一种战争都不能不防,都必须同等重视。

以前中国人只对枪杆子唱主角的传统的有形的物质力量为主的侵略战争有切肤之痛,对这类侵略战争已经有无数的通定思痛和大力防范。如今中国物质国力已经大大增强、军事力量已经足以产生足够的威慑,使任何人都不敢轻易对中国发动传统的有形的物质力量为主的侵略战争。在这种情况下,毁灭中国唯一可行的办法只能是笔杆子唱主角的无形的精神力量为主的灭国超限闪击战——先用意识形态超限战摧毁中国的社会文明保障链,再突然发动信息舆论闪击战,教唆煽动出动乱来,让中国人自己乱自己,自己打自己,自己灭自己——所以说“能毁灭中国的只有中国人自己”。

因为以前没有直接吃过大苦头,所以容易掉以轻心;因为一旦失败再也就没有挽回的余地,先前的失败者都再也没有机会正常发声,所以后人无从直接吸取教训。这两条决定灭国超限闪击战成为中国当前头号威胁。

香港动乱给中国人提了个醒:别以为灭国超限闪击战是凭空想象出来的,别以为那只能发生在遥远的、不同文化的不同国家,别以为那只会发生在有经济危机的地方。香港近在眼皮底下,属于中华文明圈,号称法制健全、教育普及、文化素质不低,又没有发生严重的经济危机,突然就大动乱,大批年青人转瞬之间就“被野兽”,疯子一样歇斯底里毁灭自己的家园,谁说都不听。这一切只能用灭国超限闪击战来解释,只能告诉中国人一件事: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不,丢掉幻想,投入战争:战争早就开始了,一直就没停,只不过从来不公开宣战,让你根本没有机会准备。

(2).像建立反侵略军事战争体制一样建立起卫国反超限持久战的战争体制

——像对待传统的反侵略战争一样高度重视卫国反超限持久战,加强领导,统一协调指挥:

——像建立枪杆子部队一样建立笔杆子部队;

——像建立统一指挥协调枪杆子部队的指挥系统那样建立统一指挥协调笔杆子部队的指挥系统,实现跨地区跨部门的全国性统一协调行动,避免各地区各部门自行其事。

(3).严格区分“言论自由”与战争行为的区别,对待战争行为必须使用战争手段坚决打击

“言论自由”是人类文明才有的东西。确保“言论自由”的前提是确保人类社会处于文明状态。没有社会秩序,人性立刻归零,人人“被野兽”,人类社会立刻脱离文明状态退回野蛮状态,人类文明的一切都不复存在,“言论自由”也不例外——都不是人了,都没有人类文明了,还谈得上什么人类文明才有的“言论自由”?因此一切导致摧毁社会秩序的举措,不管有意无意,不管是言是行,都不可容忍。

灭国超限闪击战主要方式是笔杆子作战,主要作战介质是口舌笔墨舆论信息,目标是通过摧毁社会文明保障链催毁社会秩序。这不是“言论自由”,而是战争行为——楚汉相争时在赅下楚军四面唱楚歌不属于言论自由。肥水之战时前秦军后撤移动时大喊“打败了”不属于言论自由。在剧场影院高呼“失火了”不属于言论自由。发动舆论战信息战制造倾向性舆论狂潮颠倒黑白不属于言论自由。诽谤破坏社会文明保障链的煽动教唆不属于言论自由,而属于战争行为。把一小撮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胡说八道的特权看得比中华民族的生存更重、用“言论自由”包庇保护对社会文明保障链的诽谤破坏不属于言论自由,同样是战争行为。

对战争行为必须使用战争手段,坚决打击,毫不留情。“文字狱”与“文字防御”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4).坚决捍卫社会文明保障链,守住意识形态道义制高点,

灭国超限闪击战的目标是摧毁社会文明保障链,制胜关键是赢得意识形态超限战,占领目标国的社会道义制高点。中国要赢得卫国反超限持久战,就必须坚决捍卫社会文明保障链,就必须赢得意识形态超限战,守住社会道义制高点。要守住社会道义制高点,就必须死守住几条底线:

——新中国政权的合法性;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

——毛泽东的旗帜;

——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

这几条其实应该用法律形式明确规定下来,谁违犯谁就是煽动教唆暴乱。

(5).绝对不能丧失舆论战信息战的控制权

确保在最极端的情况下组织不乱不散——用现代技术发动信息战谣言战舆论战,正常信息发布渠道全部被信息舆论饱和轰炸瘫痪,各种妖魔化谣言无穷无尽洪水般汹涌而来,各种矛盾的信息洪水般泛滥,谁都不知道该相信谁的,传统的辟谣、解释、澄清毫无用处,切断网络、控制电台电视、审查报刊等传统应急手段全部失效……在这种情况下仍然能够通过最原始的按组织系统人工传达保障组织的正常运转和人们的信任信心。

(6).重点打击教唆犯及其保护伞、“后勤部”

灭国超限闪击战的核心就是靠精神上的煽动教唆批量生产物质的敌人。具体从事破坏毁灭的人基本都是教唆煽动出来的——香港动乱打砸抢烧毁的主力废青有几个不是教唆煽动的产物?这样的炮灰替死鬼抓得再多也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反而容易授人以柄——专门教唆未成年人出面闹事,不管,就计谋得逞,管,就可以借机制造出“欺负小孩子”的假象,博取同情。要从根本解决问题就必须釜底抽薪,重点打击教唆犯及其保护伞和“后勤部”——谁用权力支持包庇教唆煽动年青人破坏社会文明保障链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谁用权力屏蔽删除对这些煽动教唆的揭发批判?谁向这些煽动教唆犯提供经济支持包括提供各种赚钱的机会?谁组织协调舆论替他们辩护?……对这些保护伞和“后勤部”必须彻底清算,严厉打击,毫不留情。

以教育的名义从事教唆煽动犯罪的影响最大最恶劣,后果最深远。打击教唆煽动犯罪,最不能放过的就是混在教师教授和教材编辑出版业里的这类人。对煽动教唆犯罪造谣诽谤犯罪量刑时需要需要把实际破坏效果包括在内: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就按什么样罪量刑——导致杀人,就按教唆煽动杀人定罪量刑,导致暴乱,就按教唆煽动暴乱定罪量刑,导致高铁建设停摆,就按教唆煽动破坏高铁建设定罪量刑,没有追诉期限制——教唆煽动播下的犯罪种子没有时间限制,几十年后萌发都可能,追诉教唆煽动犯罪就当然不应该有时间限制,否则就等于包庇保护教唆煽动犯罪。因被教唆煽动而犯罪的人如果能证明自己犯罪思想念头源于某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某文某讲话,应算有立功表现,可适当减刑。而对当初教唆煽动其犯罪的人,不管时间已过多久,一律坚决打击严厉惩罚。对造谣传谣也应如此——造谣传谣同样是教唆煽动。如果刑事犯罪罪犯能证明自己打人杀人破坏暴乱等犯罪是谣言所致,则应按教唆煽动杀人暴乱罪惩罚造谣者和积极传谣者,按实际后果量刑。只有这样才能打击真正的犯罪源头,使真正的罪魁祸首有所顾忌,有所忐忑,至少休想那么滋润。

(7).加强统一领导,高度警惕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严防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

一旦认清危害、举国警惕灭国超限闪击战,曾经气焰万丈杀气腾腾不可一世甚至公然叫嚣“杀左族毛”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必定:

第一,再来一次“大牌律师的华丽转身”,装出一副无害而可怜的样子。

第二,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把对贪污腐败的揭露斗争、捍卫凝聚基础——保护共同利益、共同追求的正确行为污蔑为“破坏社会秩序制造动乱”,将计就计,借力打力,借刀杀人,打着红旗反红旗,打着卫国反超限持久战的旗帜破坏卫国反超限持久战。

第三,故意走极端,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把一般性的矛盾无限夸大,把一切自由全部歪曲为自由主义,制造象“无意踩到毛主席象就是反毛反革命”那样的冤案,把并非破坏社会文明保障链的自由也列为打击对象,把社会经济运转所必须的自由也予以禁止,借以制造人人自危的恐怖气氛,制造经济危机,制造不满,丑化卫国反超限持久战,为有朝一日全盘否定彻底翻案卷土重来创造条件。

要能及时准确地判断哪种情况成了影响全局的主要倾向,主要负责具体执行的基层单位难以应对,只有高度集中统一的领导才具备这个条件。

对于第一种情况,需要的是记住鲁迅的名言:“害人的动物,可怜者正多,便是霍乱病菌,虽然生殖得快,那性格却何等地老实。然而医生是决不肯放过它的。”

对于其他情况,用毛泽东主张:不但要看一时一事,而且要看全部历史和全部工作。现代技术使这一点实现起来更方便——建立全国统一的大数据库,详细记录所有人的所有公开言论文章和一贯表现,特别是关键时期关键问题的立场,让专门的分析班子运用大数据技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判定是不是一贯的敌对。如果不是,则不应轻易定为敌我矛盾。

做任何事都可能出错。有些错有挽回的余地,损失有限,后果承受得起,有些错没有挽回的余地,损失无限,承受不起。对前苏联、前南斯拉夫、阿拉伯之春、利比亚、叙利亚、乌克兰、香港等前车之鉴视而不见、掉以轻心、防范不力,导致自己被灭国超限闪击战闪击成功、国家动乱分裂内战、人人“被野兽”、社会大倒退、人口大灭杀、被“文明的冲突”纳入“80%垃圾人口”予以淘汰灭绝……这样的错误没有挽回的余地,损失无穷,后果谁也承受不起。历史不会给第二次机会。生死抉择就在眼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7-14 20:06 , Processed in 0.01695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