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另类革命家小传(上)

2019-10-16 00:48|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8660| 评论: 0

摘要: 说起苏联革命家托洛茨基,相当一部分中国读者是不熟悉的(啥?“脱落刺激”?),但在上世纪前半叶的世界社会主义革命浪潮中,“托洛茨基”可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

另类革命家小传丨“不断闹腾”托洛茨基——上篇·从参加革命到崭露头角(1879-1904)

 激流1917 激流1921 6 days ago

激流原号已阵亡,请关注新号。


作者︱破折号



作者按



说起苏联革命家托洛茨基,相当一部分中国读者是不熟悉的(啥?“脱落刺激”?),但在上世纪前半叶的世界社会主义革命浪潮中,“托洛茨基”可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


举几个中国人熟悉的例子:总统蒋公的大少爷经国在苏联留学期间就曾是一名“托洛茨基主义者”;中共的缔造者之一、民国核心期刊《新青年》总编兼主笔陈独秀不但曾经是托洛茨基派(简称“托派”)成员,而且还长期担任中国托派的领袖;还有1921年促成中共建党的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就是开一大时凭借自己的丰富经验紧急让代表们转移会场从而躲过一劫的那位)后来也加入托派并成为荷兰托派组织的创始人;而伟大领袖毛主席——吸一口气,他不是托派——则将“托洛茨基派”与“日本帝国主义”、“中国汉奸”、“亲日派”并称为抗战期间四个“我们的敌人”,托派居于“四敌”之一,可见主席老人家对该派的“重视”(毛泽东《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时期的任务》1937年)。


1991年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宣布苏联解体,令世界各地的托洛茨基粉丝都欢呼雀跃,认为这实现了老托在1920年代关于苏联“一国不能建成社会主义”的预言。直到今天,国内外还有不少“托洛茨基主义者”活跃着,时不时地放出一些“惊人”言论刷新一下我们的眼球。那么,托洛茨基究竟何许人也?这位传奇人物在当年又有何惊世骇俗之举?本文将分三篇展开回顾,介绍这位苏联革命家“不断闹腾”的一生。


这三篇分别是:


上·从参加革命到崭露头角(1879-1904)


中·从中派领袖到加入布党(1905-1917)


下·从统帅红军到流亡他乡(1918-1940)


上篇·从参加革命到崭露头角(1879-1904)



一、从敖德萨到尼古拉耶夫




托洛茨基,1879年10月26日(俄历)生于乌克兰的一个犹太富农家庭,原名列夫·达维多维奇·勃朗施坦。他的父亲名叫达维多·列夫提耶维奇·勃朗施坦,母亲名叫安娜【旧社会就是这样,女性依赖于男性,往往连姓名都不详】,二人共育八个子女,其中四个在未成年时便因病夭亡,剩下的四个长大成人,就是托洛茨基及一个哥哥(亚历山大)和两个妹妹(伊丽莎白、奥列格)。托洛茨基的父亲在耕种大片土地之外还开办了一间配有蒸汽机的小磨坊,像其他善于经营的犹太人一样,他精打细算,理财有方,逐渐积累起了殷实的家底。因此,托洛茨基的童年是无忧无虑的。


1888年,九岁的小托考入乌克兰西南部城市敖德萨的一所中学学习。这座黑海沿岸的繁华港口城市经济发达、文化开放,与外界交流频繁,让这位农村小伙眼界大开,增进了对于社会现实的认识。在中学期间,小托产生了对文学和戏剧的爱好,阅读了普希金、托尔斯泰、车尼尔雪夫斯基等人的诗歌和作品,多次登台演戏,还在二年级时与同伴创办了一份手抄本的“文学杂志”,刊名《点滴》,并亲自撰写了发刊词,显示出一副十足的文艺青年派头。在敖德萨求学的七年里,小托长期寄宿在自己的表兄莫伊塞·菲利波维奇·斯宾塞家中,后者的政治上持温和的自由主义和民粹主义观点(当年的进步知识分子),这对他无疑产生了影响【注:八十年代的俄罗斯“民粹派”和我们现在常说的民粹主义可不一样,他们的“民”主要指农民,主张通过农民革命将俄罗斯的村社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同时鼓励个人恐怖活动】。斯宾塞还在敖德萨开办了一个私人印刷所,用于出版各种书籍,小托闲来无事时便在表兄的印刷所里打杂、玩耍,这培养了他对于铅字、排版、印刷、校对和装订的高度熟悉和浓厚兴趣,使他和书籍接下不解之缘。他日后热衷于著书立说与此段经历不无关系。


1896年,从少年步入青年的托洛茨基转到乌克兰的尼古拉耶夫城上学(17岁)。在这座工业城市里,他的人生轨迹开始发生改变。在尼古拉耶夫,青年托洛茨基开始广泛阅读哲学、社会学、法学和历史学的著作,其中边沁和叔本华的作品尤其使他印象深刻。同时,随着马克思主义的传播,托洛茨基开始接触到各种秘密的政治书籍和宣传小册子,阅读了《共产党宣言》,并在报纸上看到了第二国际大佬奥古斯特·倍倍尔等人发表的演讲。这一时期,如饥似渴地读书和求知使青年托洛茨基开始形成自己的独立思想,并日益倾向于马克思主义。在学校阅读各种书籍的同时,托洛茨基还经常走出学校,与工人进行接触【注:当时,在尼古拉耶夫这座不算太大的城市中就有一万名左右的产业工人,这为托洛茨基接触工人运动提供了便利】,他认识了一位名叫施维哥夫斯基的进步工人,后来还从学校宿舍搬来铺盖与这位工人一同居住。但在向工人运动靠拢的过程中,托洛茨基一度倒向拉萨尔的学说,并幻想成为“俄国的拉萨尔”。就在青年托洛茨基苦苦寻觅真理的同时,来自首都彼得堡的串联学生将他带入了激烈的阶级斗争中:1896年夏天,受列宁等人组织的“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的领导,彼得堡三万纺织工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罢工,工运随即引发了学运,大量进步学生从首都出发赶往各地串联。不久,有几十个学生来到了尼古拉耶夫,带来了彼得堡工人运动的捷报,点燃了该城的政治空气,托洛茨基深受鼓舞。1897年2月,在彼得-保罗要塞发生了震惊俄国的女大学生维特罗娃自焚事件,史称“维特罗娃事件”,引发了大范围的学生骚乱。托洛茨基后来回忆说:“我是随着维特罗娃事件的示威行动而开始革命工作的”,1897年也因此成为他的革命“元年”(时年18岁)。



二、发起“南俄工人同盟”




不久后,托洛茨基发起成立了他革命生涯中的第一个政治组织——“南俄工人同盟”,并根据社会民主主义的思想方针起草了同盟章程。既然名曰“南俄”,组织的活动范围就不限于尼古拉耶夫,包括敖德萨、叶卡特琳诺斯拉夫等南部俄国其他城市的先进工人也可以参加【注:“南俄”中的部分成员后来成为知名的革命者。如:青年电工伊凡·穆辛,后来担任了乌克兰共产党中央监察委员、印刷工人亚尔·波利亚克,后来成为布尔什维克中央印刷厂的领导人、亚历山大德拉·索科洛夫斯卡娅,成为托洛茨基第一个妻子】。组织成立后,最初并没有引起当局注意,警方不认为这些毫无政治声望的年轻人们能搞出什么名堂(成员确实以青年学生为主)。但随着托洛茨基等人积极开展政治活动(如经常性发起集会、发表各种宣言和演说、出版“非法”印刷品和在工厂里散发传单),警方开始注意到他们并进行严密监视。1898年1月,“南俄”在活动一年多后遭到破获,托洛茨基被捕。随后的两年他辗转在尼古拉耶夫、赫尔松、敖德萨和莫斯科等地的监狱中,直到1899年底政府正式宣判将托洛茨基等人押往西伯利亚进行为期四年的流放【注:就在托洛茨基被捕入狱的1898年,俄国各社会主义组织在明斯克召开会议,宣布成立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史称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即一大),托洛茨基因狱中消息闭塞没能及时得知这次会议的情况。在1898-1899年间,托洛茨基利用在狱中的时间阅读了大量宗教书籍(当时监狱图书室的藏书以保守的历史和宗教书籍为主),并写了有关共济会历史的一本厚厚的笔记。此外,他在敖德萨监狱中还涉猎了意大利工人活动家、马克思主义者安东尼奥·拉布里奥拉的几本著作,称赞后者“精通唯物辩证法”;而在莫斯科监狱里,托洛茨基第一次读到列宁的著作:《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1899年3月出版)】。1900年,他与自己的狱友、“南俄”参加者索科洛夫斯卡娅结婚,并在宪警的押送下一同到达流放地。在西伯利亚,托氏夫妇居住在伊尔库茨克省的乌斯库村,位于勒拿河下游。后经申请,二人又转移到乌斯库村以南的维尔霍伦斯克,该地靠近西伯利亚铁路,为日后的出逃创造了机会。


流放地的管理比起在监狱是较为自由的,在此,托洛茨基可以从各方面收集书籍、为报刊撰稿、拜访其他政治流放者。当时的伊尔库茨克,一些民粹主义者集资创办了一份合法的地方报纸《东方评论》,成为当地政治流放犯的论坛,托洛茨基就以“昂蒂徳·奥托”为笔名为这份报刊撰稿,发表了一系列社会、时政和文艺评论。流放期间,托洛茨基与各种类型的政治流放者进行了接触,包括自由主义者、马克思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和一些老一辈的民粹主义者。其中,他与当时著名的无政府主义者马哈伊斯基进行了争论,反驳了马哈伊斯基攻击马克思主义的《智力的工人》一书(该书前两册分别于1899年和1900年在西伯利亚出版);他还同西伯利亚的社会民主工党党组织接上了联系,结识了党员莫塞伊·乌里茨基菲利克斯·捷尔任斯基——二人后来都成为布尔什维克的重要人物(乌里茨基在十月革命后担任彼得格勒肃反委员会主席,捷尔任斯基后来则担任了全俄肃反委员会主席和苏联最高国民经济委员会主席)。在西伯利亚期间,托洛茨基在思想上完全转向马克思主义,也在组织上第一次与刚刚成立的俄国社民党建立联系。他还花时间阅读了《资本论》等马克思主义的著作,据他后来回忆,在西伯利亚流放时期,“马克思主义无疑已成了我的哲学基础”,他正式成为一名马克思主义者(此时他20岁出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14 03:59 , Processed in 0.014824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