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另类革命家小传(中)

2019-10-16 00:50|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9108| 评论: 0

摘要: 说起苏联革命家托洛茨基,相当一部分中国读者是不熟悉的(啥?“脱落刺激”?),但在上世纪前半叶的世界社会主义革命浪潮中,“托洛茨基”可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

篇末总结




1905年,俄国第一次资产阶级革命爆发,托洛茨基回国参加革命。他来到彼得堡时,“十月总罢工”已经进如高潮,革命形势风起云涌。托洛茨基以既非布尔什维克、也非孟什维克的“独立”社会民主党员身份参加了刚刚组建的彼得堡苏维埃,以其出众的才能很快成为彼得堡工人运动的领袖和苏维埃主席(这成为他日后重要的政治资本)。12月初,苏维埃在他的主持下发表了著名的《财政宣言》,震动全俄。但宣言发表之日也是他重陷囹圄之时,由于缺乏武装力量方面的准备,苏维埃的代表们在没有任何抵抗的情况下被沙皇军警抓捕。而这一时期的彼得堡也因托洛茨基等人不重视武装准备工作错失了与莫斯科等城市一起举行起义的机会。


1905到1906年,托洛茨基在狱中写作《总结与展望》等书,系统提出了他日后广为人知的“不断革命论”。该理论曾受到托的密友、左翼孟什维克帕尔乌斯思想的影响。在1905年革命失败后的反动岁月里,托洛茨基先是被判处流放西伯利亚,后又逃跑出国去伦敦参加了社民党“五大”。他在“五大”上第一次公开表露了自己的“中派”立场,妄图充当布、孟两派的仲裁者、调停人,督促两派相互妥协达成统一。他表面上貌似公正的“各打五十大板”,实际上却是抵制布尔什维克对孟什维克机会主义观点的“过分”批判(希望布尔什维克能放下陈见,“宽容”机会主义),从而为机会主义在党内的滋生帮腔,间接站到了正确路线的对立面(以促进党内“和解”之名)。这种态度也成为了托洛茨基在此后十年间对待党内分歧的基本立场。


1907年“六三政变”后,党进入了困难时期。托洛茨基对于此时产生的“召回派”和“取消派”都持同情态度,尤其支持和理解取消派的立场,成为取消派观点的辩护者。1908年维也纳《真理报》创刊,他在布尔什维克内部一些调和主义者的帮助下成功使自己的报纸取代布尔什维克的《无产者报》成为党的机关报,继续宣传同情取消派和调和主义的论调。1910年第二国际“八大”后,他组织了所谓“维也纳俱乐部”公开反对布尔什维克,随后又是1912年组建的“八月联盟”,通过了一份充满取消派观点的决议。


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托洛茨基申明反对战争,但认为战争发生的原因是“民族国家”的过时,表现出他与考茨基“超帝国主义论”在思想上的联系。战争中他也一直站在中派立场上,附和考茨基等人的观点,提出“不胜不败论”、“争取和平论”和“欧洲联邦论”等观点,被列宁批评为“考茨基分子”。


一战后期俄国爆发二月革命,沙皇政府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起义的工人和士兵推翻,这让托洛茨基的思想有所转变,开始逐渐认同布尔什维克。1917年5月他回到了俄国,加入了正在迅速左转的中派组织区联派。在7月底召开的“六大”上,他被吸收入布尔什维克,从此以布尔什维克的身份继续进行革命斗争。


总之,托洛茨基的小资产阶级不彻底性在1905年革命以后表现为他的左右摇摆(并更多摆向右的一边)。但他非但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摇摆不定是未能正确认识革命形势并看清机会主义危害性导致的,反而把这种摇摆美化为一种“清醒”和“中立”,放佛自己没有受任何一个派别的干扰而超脱于任何派别之外。由于对机会主义认识不清,他的所谓“中立”便经常滑向为机会主义辩解,他也经常成为孟什维克的代言者和同路人。1917年的二月革命震撼了他,让他重新思考对一些问题的看法,也让他加入了布尔什维克。但他长期以来形成的思想、立场和看问题的方式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他只是暂时停止了对布尔什维克路线的攻击。不久的将来,这种摇摆性将以似曾相识的方式再度表现出来。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有一些人认为,托洛茨基只是在列宁逝世后才与继任的斯大林发生尖锐矛盾,在列宁在世时一直是列宁的亲密战友。这种印像是不符合历史的。从前文可以看出,托洛茨基从1903年“三大”上公开反对列宁开始,一直到1917年“六大”被吸收进入布尔什维克,中间有长达14年时间都是反对列宁的。这14年间他连布尔什维克都没有加入,更不可能成为列宁的“亲密战友”。相反,这14年间他从来没有停止批评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列宁也从来没有停止批评他。


大事年表(26-38岁)



1905年


10月回到俄国,参加彼得堡苏维埃的工作并当选为主席;


12月主持发表《财政宣言》,被捕入狱


1905年底-1906年:在狱中写作《总结与展望》,首次系统提出“不断革命论”


1907年


1月流放西伯利亚;


2月到5月逃出俄国,赴伦敦参加“五大”,以“非派别”身份调和布、孟矛盾,成为中派领袖


8月参加第二国际“七大”,拜见考茨基


10月前往维也纳长期居住


1908-1912年:创办维也纳《真理报》,同情取消派


1910年:11月组织“维也纳俱乐部”


1911年:发起伯尔尼代表会议,通过《致全体党员》书,反对布尔什维克


1912年:在维也纳召开“八月代表会议”,组建“八月联盟”


1914年


2月创办《斗争》杂志,宣扬党内“普遍和解”


10月写作《战争与国际》,提出一战发生的“民族国家过时论”


主持《我们的言论》报出版工作


1915年:9月参加齐美尔瓦尔德会议,赞同考茨基


1916年


9月《我们的言论》报被查封,从法国逃往西班牙


12月被西班牙遣送出境,逃往美国


1917年


1月来到纽约,参加《新世界报》编辑部,结识布哈林


2月到3月,观察俄国“二月革命”的发展,准备从美国返回


5月,回到彼得格勒,加入区联派,继续参加苏维埃的工作


7月,与区联派一起加入布尔什维克,被选为中央委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14 13:59 , Processed in 0.063525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