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香港年轻人的新纳粹之路

2019-10-23 01:2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9017| 评论: 9|原作者: 好奇心君|来自: 风闻社区

摘要: 滚回大陆,以及针对内地人的令人发指的暴力,针对认同内地的本地人的群殴、起底、威胁,是在这场暴动中声音最大、动能最大,生命力最持久,说明这是最有煽动力、最能唤起情感认可、社会各阶层从上到下最有认同感、能团结最多参与者的“最大公约数”。

然后,事情来了。英国大使曾亲自接触何君尧,探讨是否有合作的可能性,被何君尧拒绝。

 

那么,问个问题:英国大使游说过哪些议员并商讨过合作的可能性?

 

警戒线最高的、最难啃的那个硬骨头,都被游说过,那么上面这个问题的答案可想而知:全部都有。

 

小结一下,这个群体,他们的诉求是权力,希望所有权力集中于自己手上,中央管得越少越好,让香港成为独立王国。这个群体的做法是自己不出面,在桌面上撇清一切干系,而通过自己控制或协作的政治力量、机构、媒体来实施自己的想法。

 

当这个群体的想法与中央不相符时,就会进入隐性暴动的阶段,只不过这个阶段没有硝烟而已。

 


* 显性暴动之门 *


实际上,显性暴动不是今天才有的,暴力之门是9年前的2010年打开的。

 

在这里要提一个人:沈旭晖。先列一下他的家庭和经历。

 

沈旭晖1978年在香港出生,独子。父亲是香港大学电子工程教授沈俊明,泛民主派支持者,母亲在大公报工作,建制派支持者,外祖父是大公报财务高层,外公家族据说是民国时期大公报总编辑张季鸾的家人。

 

沈旭晖在香港皇仁书院中学毕业后,到耶鲁大学读书,获得政治学学士、政治学硕士,2006年获得牛津大学博士(政治专业方向)。2006年28岁博士毕业后担任香港中文大学助理教授。但是,很快发现学术的道路不会带来富足的生活,于是他决定要离开学术界。

 

接着的路沈旭晖是这样走的:2009年31岁时跳到香港教育学院担任副教授,2012年返回香港中文大学担任副教授,很快于2014年36岁时加入李泽楷的盈科拓展Pacific Century Group担任高级副总裁,成为李泽楷的幕僚,并且担任李泽楷旗下的《信报》的主笔。(信报在本文第二次出现)。这时候他的年薪应该有千万了。今年2019年,他41岁,8月26日他辞去李泽楷盈科拓展的所有职位和信报的主笔一职,声称要寻找香港未来政治之路。

 

坐好了吗?我要开车了。

 

当沈旭晖牛津读完政治学回来时,28岁。当时他立志于成为香港的政治光谱中最中间的人,从而能够召集最广泛的政治势力。


他也确实与香港各种不同政见的人都形成了非常好的关系。从建制派的大佬,到泛民反对派的以人身攻击、粗口骂街著称、到后期力主暴力抗争的“讲波佬”(电台DJ/足球节目主持人)黃毓民,都可以说是朋友。



注意,在这过程中,他拒绝亲身下场搞政治,而一直是以香港中文大学副教授的学术界身份参与政治。

 

在沈旭晖2013年35岁时结婚,在会展中心摆酒席。他当时的头衔是香港中文大学副教授。到场的嘉宾包括当时的特首梁振英,当时任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财政司司长曾俊华,曾参选特首的候选人唐英年(唐英年在本文第二次出现)和何俊仁,前律政司司长黄仁龙,特首办公室主任邱腾华,港视王维基,政制局局长谭志源等等,各种政治立场的人士都有。唐英年还非常亲切地叮嘱沈旭晖要有修养,不要被人误导。

 


 

后来还有传闻,林郑月娥这届香港政府想邀请沈旭晖担任某个司的助理司长或副司长,这是个在特区政府里相当于数人之下,数千人之上的职位。但是他思前想后拒绝了。2019暴动后,林郑月娥要发起与对话会,邀请沈旭晖,他也拒绝了。

 

既然政治能量这么巨大,沈旭晖对于香港暴动的立场又是如何的呢?

  • 他在9月接受《明报》的采访时表示幸好有“勇武派”暴徒在6月12日暴力围堵立法会,否则,送中修例大概早已通过。

  • 他还表示,除非制度有改变,否则“勇武”方式未来数年会成常态,出现任何争议事项,事态又会重演。

  • 在出现多次扔汽油弹、打砸抢后,他表示这些被破坏的都是死物,无关紧要。香港人破除了旧的束缚,重建完全是轻而易举。这与“乱港四人帮”中的毛孟静议员的“死物说”完全一致。

  • 在本次暴动中,元朗乡民主动保卫元朗。他和何君尧都是皇仁书院的中学校友,于是他联合数百名校友在苹果日报上联署,要求开除何君尧的校友资格,并表示“这种行为在文明社会不应被包容”。

  • 他之前表示本次暴动绝对没有外国势力介入,背后没有“大台”组织者,都是自发的,这是新事物。一个月后,在已经无法自圆其说的情况下,表示虽然有外国势力参与,但是无关紧要。

  • 他声称,当制度令一种声音(黄丝)得不到应得的东西,就会有另一种机制(暴力机制)去制衡。

 

而在九年前2010年的另一次事件,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在2010年1月,香港反高铁拨款警民冲突,是一次多年来较严重的警民冲突,也是多年来香港警队首次出动防暴警察进行清场。当时有约1700名示威者(苹果日报宣称有上万人)包围前立法会大楼,围困多位政府官员及议员至凌晨2点,并对警方防线进行冲击,造成5名警察受伤,最终警方出动1200名警察驱散,并没有采取拘捕。

 

事后,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教授吕大乐在媒体上表示政治运动不应该涉及暴力,追求民主是好事,但是应该和平、民主地进行,这次太过分了。

 

吕大乐是什么人呢?他是香港学界知名学者,1958年出生,获得牛津大学博士学位,可以说是年长沈旭晖20年的师兄,后来还担任香港大学社科学院副院长和香港教育大学副校长。吕大乐还为沈旭晖的书《国际政治梦工场》作序。这本书在内地出过内地版。

 

沈旭晖对吕大乐的看法极为不满,立刻发文驳斥,表示要支持暴力抗争。文章内容可归纳为三点:

  • 吕大乐老了,过时了,已经不了解当今的社会状况和政治运动的发展。

  • 强调激进是可取的。对于吕大乐的观点:“追求真民主的人,既以民主过程来争取达成目标,亦要接受民主程序对自身的约束。沈旭晖表示:不需要。并罗列了一堆学术概念包括建构主义(constructivism)、结构主义(structuralism)、民主政治中介(Democratic Political Intermediation)和若干思潮来表示激进完全没有问题。

  • 吕大乐表示作为组织者,应该尽量规范参与者的行为,并对出现暴力事件负责任。过去即使泛民这种政治流氓组织的游行也会设有纠察队来避免意外。沈旭晖表示,那些暴力的行为可以视为2%的少数行为,不等同整个抗争,组织者不会也无法控制其号召出来的人,因此无需负责,不应该被追责

 

鉴于沈旭晖在政界、学术界的地位和影响力,从此再也无人提出异议。

 

香港政治社会运动的暴力之门,就这样从2010年打开了。

 

自此之后,激进、暴力、极端已经成为一个选项,而非不能做的事情。迈向暴力的所有障碍已经被清除。

 


* 显性暴力的道路 *


门被打开之后,暴力道路的铺设是由本土派的港独组织铺设的。

 

本土派的港独组织有很多个,有时为了躲避追责或被监管,这些港独组织会快速重组或变化。


本土派是从泛民衍生出来的,追求港独,秉承岭南大学前教师“港独教父”陈云提出的“勇武”理念,崇尚暴力,本来只是很小的一个分支,小打小闹,影响有限。但是,在2014年占中后,吸收了大量青年军,开始迅速发展。


其中知名度最高的是港独组织“热血公民”主席郑松泰,香港理工大学社会学博士,2016年代表“热血公民”当选为立法会议员后,开会时“倒转”国旗。



今年香港暴动中,郑松泰更是身先士卒,带领暴徒冲进立法会洗劫,多次投掷砖头、灭火器、雨伞等硬物攻击警察。已经不需要多讲。


我想介绍一下另外两名知名度稍低的在其它港独组织的90后:梁天琦和陈浩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农妇 2019-10-25 09:45
龙翔五洲: 这就是毛泽东时代的改革开放之一,留住香港好跟封锁中国的外国做生意。50年代我在的单位就经香港从英国的马可尼公司购得了当时急需的气象雷达。 ...
为了气象雷达,就把香港人的解放利益放在一边????????????
引用 农妇 2019-10-25 09:35
井冈山卫士: 按照你的说法,马克思这种不喜欢普鲁士的犹太人就该被赶出去,不出去就该被关进毒气室。还有,你的说法已经把不喜欢香港的大陆人(你没有定义不喜欢香港的什么) ...
马克思他自己是德国人,他和我一样,比如我不喜欢特色大陆,按照道理我自己应该主动离开,但是我没有能力离开,或者我离开了也找不到我喜欢的地方(比如你可以说我可以去非洲,但是我也不喜欢非洲),但是去香港的大陆人基本都是大陆的既得利益者,他们不喜欢香港,他们完全有能力回到(可以用滚到)他们喜欢的大陆生活,但是他们不这样做,他们要把香港这个客地大陆化,他们能不能这样做呢,当然可以吗,但是香港人有权反对他们这样做,有权叫他们滚。我不喜欢特色或者马克思不喜欢普鲁士,他和我一样有权试图改变特色或普鲁士,特色和普鲁士角度当然可以赶走我和马克思,至少马克思是被赶走了,当然我们可以反对他们这样做,另外马克思和普鲁士的关系和大陆人和香港人的关系不同,更加要不要说这些不喜欢香港人的大陆人了,是两个民族的矛盾,这些大陆人是殖民香港,应该被赶走,而普通的大陆人根据香港人的要求可以留在香港(大陆人能不能留在香港应该香港人说了算,比如我能不能留在美国,应该美国人说了算),就如我们抗日时要赶走日军一样,但是普通日本人可以在中国生活,但是也要中国人说了算。比如中国人制定法律,对于不符合的条件的日本人不允许居留在中国,这不是排外,这是主权。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19-10-25 00:31
农妇: 滚回大陆要如何看,是让不喜欢香港的大陆人滚回大陆,还是让一切在香港的大陆人滚回大陆是不一样的。就如你把强盗送进监狱和把任何人送进监狱一样是有差别的 ...
按照你的说法,马克思这种不喜欢普鲁士的犹太人就该被赶出去,不出去就该被关进毒气室。还有,你的说法已经把不喜欢香港的大陆人(你没有定义不喜欢香港的什么)等同于应该被关起来的强盗。你自己辩解一下。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10-24 22:18
农妇: 请问,毛为什么不解放香港,台湾是因为美帝插手(第七舰队在台湾海峡,毛落后的装备很难渡海,可以理解,而香港为什么不解放? ...
这就是毛泽东时代的改革开放之一,留住香港好跟封锁中国的外国做生意。50年代我在的单位就经香港从英国的马可尼公司购得了当时急需的气象雷达。
引用 农妇 2019-10-24 10:17
龙翔五洲: 从中国统治的角度来看,香港变成现在这样的独立化和法西斯化其责任在于当年邓小平对殖民主义的妥协投降。本来,毛主席和周总理提出的“一国两制”是用在对国民党 ...
请问,毛为什么不解放香港,台湾是因为美帝插手(第七舰队在台湾海峡,毛落后的装备很难渡海,可以理解,而香港为什么不解放?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10-24 00:51
从中国统治的角度来看,香港变成现在这样的独立化和法西斯化其责任在于当年邓小平对殖民主义的妥协投降。本来,毛主席和周总理提出的“一国两制”是用在对国民党蒋介石政府的一种政策,却被邓小平篡改成了对待殖民主义英国和葡萄牙的政策,这是一种错误。邓包藏祸心的企图拿香港的资本主义来促进中国的资本主义复辟,妄想等中国内地也变资本主义了香港50年后也不用变了。香港回归后的一国两制,实际上一国只是象征性的,这才渐渐造成现在的局面。
引用 农妇 2019-10-23 10:59
面对如此不禁让人想问,到底是什么这个让被誉为“发达自由开放”的香港出现了如此极端的人、出现如此暴力的毫无怜悯的恶行?
---------
回答,就是中共的压迫
引用 农妇 2019-10-23 10:47
抗战时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和把一切日本人赶出中国也是不一样的。如果香港人把不喜欢香港,试图让香港大陆化的大陆人赶回去是对的,把中共赶出香港是对的。试图大陆化香港的大陆人其实在做的就是赶走香港人,就如美国人赶走印第安人

主要看,谁在压迫谁,去香港的很多都是大陆权贵,我想移民香港,可能还做不到,欧洲美国右翼的排外,是他们要排除被压迫者,而民族独立运动的排外可能是要排除压迫者,这是不同的,比如南非黑人解放运动必然要排除某些白人。
引用 农妇 2019-10-23 10:46
滚回大陆要如何看,是让不喜欢香港的大陆人滚回大陆,还是让一切在香港的大陆人滚回大陆是不一样的。就如你把强盗送进监狱和把任何人送进监狱一样是有差别的

查看全部评论(9)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7 18:22 , Processed in 0.02260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