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香港年轻人的新纳粹之路

2019-10-23 01:2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9178| 评论: 9|原作者: 好奇心君|来自: 风闻社区

摘要: 滚回大陆,以及针对内地人的令人发指的暴力,针对认同内地的本地人的群殴、起底、威胁,是在这场暴动中声音最大、动能最大,生命力最持久,说明这是最有煽动力、最能唤起情感认可、社会各阶层从上到下最有认同感、能团结最多参与者的“最大公约数”。

本文一开始说到“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一直贯穿整个暴动前后。这个口号是梁天琦在2016年他参选区议员的时候提出的多个暴力口号中的一个。

 

梁天琦是90后,父亲香港人,母亲武汉人,他于1991年出生在武汉,儿时移居香港。中学在一家天主教中学读书。2008年17岁中学毕业后,入读香港大学政治学系并开始积极参与政治运动,包括2014的占中。

 

陈浩天,也是90后,1990年出生的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和梁天琦一样中学读的是教会办的学校:基督教主办的迦密柏雨中学,2008年入读香港理工大学工程学院。他是从2014年占中时开始参与政治运动。在香港理工大学取得工程和工商管理双学位。

 

在2014年占中运动后,反对派人士对运动的方法、方式、策略有过大量争论。而这两位年轻人的看法是:

  1. 占中运动未能带来任何改变,是巨大的失败。同样,2012年香港反国民教育运动虽然逼使梁振英政府做了重大妥协,但也算巨大失败。因此,抗争的组织形式和手段需要改变。

  2. 认定香港与中国大陆必须建立实质性的全方位的区隔,主张香港要独立。

  3. 认同暴力抗争是可以的。

  4. 开始认同极端倾向的本土派的观点,嫌弃香港泛民主派懦弱无能,二十多年一事无成。

 

本土派的做法就是极右翼的做法,他们开始与泛民割席。对,是他们嫌弃泛民派,主动要与不动武的泛民割席,要和泛民划清界线。同样从泛民脱离出来、支持暴力抗争的前议员黃毓民(黃毓民在本文第二次出现)就对这两人非常看好,倾力为其提供支持。

 

梁天琦于2015年加入了刚刚成立的港独组织“本土民主前线”担任发言人。同年,梁天琦参选2016区议员。竞选口号就是现在2019年暴动时被反复呼叫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在2016年初梁天琦组织了旺角暴动,借口保护卖鱼蛋小贩而在弥敦道纵火,随后与警方发生剧烈冲突。

 

梁天琦表示革命已经是唯一的方法。

 

2016年的选举,梁天琦毫无选区基础,其它政客都认为其必败,连200张选票都拿不到。但是梁天琦依靠极端和暴力主张,以及在年青人中的号召力,成功地快速地动员了大量年轻人去投票支持自己。


在当年的选举中,他获得6万多张选票,占比15%。当选的是同样支持港独的泛民议员杨岳桥38%,建制派的周浩鼎获35%。



梁天琦还很自豪地炫耀其它政治势力都不具备他所掌握的动员能力。


之后,港独本土派继续快速壮大,被称为能与泛民、建制派三分天下的势力。

 

陈浩天也类似。刚刚大学毕业的陈浩天在占中后很快辞去全职工作,投身社会运动。有媒体报道他获得外国资金资助。


与梁天琦加入一个港独政党不同,陈浩天于2016年试图成立港独政党香港民族党。该组织很快被香港政府禁止注册,后来在2018年9月被香港政府保安局禁止运作。他同样也在2015/2016年时试图参选区议员,但是也被取消资格。

 

他的步伐没有停下来。陈浩天开始对中学生入手。从2016开始,陈浩天开始对香港所有中学宣传香港独立运动,推行所谓的“政治启蒙计划”。他在中学校外和校内向中学生派发宣传品,讲解港独理念,并为港独组织招募学生成员。

 

这个计划的运作方式是针对每个学校,设立一个“关注组”一一对应。

 


 

“关注组”的成员由港独的人士组成。由“关注组”和该校学生一起来决定这个学校应该如何渗透,如何推广,如何动员。打个比方,我们内地互联网消费服务类企业(外卖/共享单车/电商/O2O)就是针对每个城市,都建立各自的地推团队。

 

这个方式有什么好处呢?

 

一,务实,接地气。逐个击破。使得每个学校都可以用该校独特而又极其深入的模式进行高效渗透。成功率和动员率相当高。


二,可以切断港独组织和关注组之间的法律上的联系。当被追究法律责任时,陈浩天可以托词这些关注组的成员都是第三方人员,他们做什么是自发的,学生做什么也是自发的,和他陈浩天完全无关系。把罪责推得一干二净。

 

这个运作形式和2014年前港独组织在香港各大学进行渗透的关注组一模一样。只不过是把大学换成了中学而已。

 

那么,涉及的中学有多少呢?该计划在2016年刚实施的一个月内,就至少有80间中学超过100名中学生参加了该“政治启蒙计划”。

 

本来就想着要搞事的学校自然对此非常欢迎,提供各种协作。爱国爱港的学校就很头痛,因为出了校门,学校能干预的程度有限。

 

得益于这些无孔不入、接地气的地推方式,全港很多中学都受其影响,也为港独组织培养了大批未成年的接班人。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本次暴动中看到这么多未成年人的身影。

 

这个模式有没有失败的时候呢?有的。用香港大学的几个学院举个例子。

 

插一句,在港独活动和文化上,香港大学其实要比香港中文大学更激进更活跃一些,是很多活动的发起者。但是,中文大学出镜多,其实是因为中文大学的场地大,比其它9所大学的面积总和还要大。其它学校根本没有容纳超过300人聚集的场所来搞港独活动。所以一旦搞大活动,地点只能选中文大学。

 

在香港大学里,状元和尖子扎堆的学院首推港大的医学院和法学院,其毕业生收入高,工作稳定。

 

关注组对医学院学生除了宣扬那一套“民主自由“的说法外,还威胁说,港大未来会在深圳开分校区,会造成执业医师资格泛滥,广大医学院学生将无法再独立开诊所赚大钱了。

 

对于法学院学生,关注组的说辞也是在通用套路之外,声称2047年香港回归50年后,香港将会不再使用普通法系而转为使用内地的欧陆法系,你们法学院的学生统统会失业。

 

这次暴动中,这两个学院的人上街暴动的不要太多。

 

上述模式失败的是在港大建筑学院。因为建筑学院学业繁重,天天通宵绘图。港独组织想法设法动员了好久,建筑学院就是没人响应。于是无可奈何亲自在建筑学院挂大型条幅。本来在其它成功的学院,挂的条幅都是“xx学院支持五大诉求”之类的,用以强行代表整个学院。但是这次在建筑学院挂的条幅则有些不同。

 


条幅内容为:

右边:港大建筑学院怎么叫(动员)都叫不动(动员不了)

左边:香港都要沦陷了你们还建什么鬼

 

除了关注组这种地推模式,梁天琦和陈浩天还在各自努力继续推进。

 

2016年的旺角暴动,事后追责到梁天琦和他的同伙黄台仰头上,被判入狱六年。这两人商量后,决定分工,由梁天琦入狱、黄台仰潜逃德国,通过德国右翼势力保护以躲避法律追究。(右翼组织在本文第二次出现)

 

其实,在今年送中条例刚征询民意的时候,德国第一个跳出来带节奏说,如果香港通过该条例,那么德国和香港原有的引渡协议需要重新修订,希望香港政府仔细考虑。

 

看到没,德国保护暴徒潜逃,英国安排港独分子在挪威进行暴动培训,法国总统马克龙准备在香港问题上长期发声支持香港追求自由,美国也不用说了。这也是就是欧美政府,常用的制衡中国的惯用手法,以平衡他们在经济上与中国的合作。德国总统默克尔为他们的做法起了个好听的名字:“价值观外交”。

 

陈浩天同样与德国右翼组织建立了联系。(右翼组织在本文第三次出现)。在2019年本次香港暴动中,警方于8月1日在火炭的一个工业大厦突击搜查,捣毁了一个港独物资仓库,并把在现场的7男1女拘捕,当中就包括陈浩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农妇 2019-10-25 09:45
龙翔五洲: 这就是毛泽东时代的改革开放之一,留住香港好跟封锁中国的外国做生意。50年代我在的单位就经香港从英国的马可尼公司购得了当时急需的气象雷达。 ...
为了气象雷达,就把香港人的解放利益放在一边????????????
引用 农妇 2019-10-25 09:35
井冈山卫士: 按照你的说法,马克思这种不喜欢普鲁士的犹太人就该被赶出去,不出去就该被关进毒气室。还有,你的说法已经把不喜欢香港的大陆人(你没有定义不喜欢香港的什么) ...
马克思他自己是德国人,他和我一样,比如我不喜欢特色大陆,按照道理我自己应该主动离开,但是我没有能力离开,或者我离开了也找不到我喜欢的地方(比如你可以说我可以去非洲,但是我也不喜欢非洲),但是去香港的大陆人基本都是大陆的既得利益者,他们不喜欢香港,他们完全有能力回到(可以用滚到)他们喜欢的大陆生活,但是他们不这样做,他们要把香港这个客地大陆化,他们能不能这样做呢,当然可以吗,但是香港人有权反对他们这样做,有权叫他们滚。我不喜欢特色或者马克思不喜欢普鲁士,他和我一样有权试图改变特色或普鲁士,特色和普鲁士角度当然可以赶走我和马克思,至少马克思是被赶走了,当然我们可以反对他们这样做,另外马克思和普鲁士的关系和大陆人和香港人的关系不同,更加要不要说这些不喜欢香港人的大陆人了,是两个民族的矛盾,这些大陆人是殖民香港,应该被赶走,而普通的大陆人根据香港人的要求可以留在香港(大陆人能不能留在香港应该香港人说了算,比如我能不能留在美国,应该美国人说了算),就如我们抗日时要赶走日军一样,但是普通日本人可以在中国生活,但是也要中国人说了算。比如中国人制定法律,对于不符合的条件的日本人不允许居留在中国,这不是排外,这是主权。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19-10-25 00:31
农妇: 滚回大陆要如何看,是让不喜欢香港的大陆人滚回大陆,还是让一切在香港的大陆人滚回大陆是不一样的。就如你把强盗送进监狱和把任何人送进监狱一样是有差别的 ...
按照你的说法,马克思这种不喜欢普鲁士的犹太人就该被赶出去,不出去就该被关进毒气室。还有,你的说法已经把不喜欢香港的大陆人(你没有定义不喜欢香港的什么)等同于应该被关起来的强盗。你自己辩解一下。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10-24 22:18
农妇: 请问,毛为什么不解放香港,台湾是因为美帝插手(第七舰队在台湾海峡,毛落后的装备很难渡海,可以理解,而香港为什么不解放? ...
这就是毛泽东时代的改革开放之一,留住香港好跟封锁中国的外国做生意。50年代我在的单位就经香港从英国的马可尼公司购得了当时急需的气象雷达。
引用 农妇 2019-10-24 10:17
龙翔五洲: 从中国统治的角度来看,香港变成现在这样的独立化和法西斯化其责任在于当年邓小平对殖民主义的妥协投降。本来,毛主席和周总理提出的“一国两制”是用在对国民党 ...
请问,毛为什么不解放香港,台湾是因为美帝插手(第七舰队在台湾海峡,毛落后的装备很难渡海,可以理解,而香港为什么不解放?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10-24 00:51
从中国统治的角度来看,香港变成现在这样的独立化和法西斯化其责任在于当年邓小平对殖民主义的妥协投降。本来,毛主席和周总理提出的“一国两制”是用在对国民党蒋介石政府的一种政策,却被邓小平篡改成了对待殖民主义英国和葡萄牙的政策,这是一种错误。邓包藏祸心的企图拿香港的资本主义来促进中国的资本主义复辟,妄想等中国内地也变资本主义了香港50年后也不用变了。香港回归后的一国两制,实际上一国只是象征性的,这才渐渐造成现在的局面。
引用 农妇 2019-10-23 10:59
面对如此不禁让人想问,到底是什么这个让被誉为“发达自由开放”的香港出现了如此极端的人、出现如此暴力的毫无怜悯的恶行?
---------
回答,就是中共的压迫
引用 农妇 2019-10-23 10:47
抗战时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和把一切日本人赶出中国也是不一样的。如果香港人把不喜欢香港,试图让香港大陆化的大陆人赶回去是对的,把中共赶出香港是对的。试图大陆化香港的大陆人其实在做的就是赶走香港人,就如美国人赶走印第安人

主要看,谁在压迫谁,去香港的很多都是大陆权贵,我想移民香港,可能还做不到,欧洲美国右翼的排外,是他们要排除被压迫者,而民族独立运动的排外可能是要排除压迫者,这是不同的,比如南非黑人解放运动必然要排除某些白人。
引用 农妇 2019-10-23 10:46
滚回大陆要如何看,是让不喜欢香港的大陆人滚回大陆,还是让一切在香港的大陆人滚回大陆是不一样的。就如你把强盗送进监狱和把任何人送进监狱一样是有差别的

查看全部评论(9)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12 17:19 , Processed in 0.02420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