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全景式回顾抗美援朝战争(三十)

2019-11-1 01:45|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6092| 评论: 0|原作者: 虎丘讲古

摘要: 根据志愿军老兵的回忆“英军的车队排成了长龙,绵延十几里路,一眼望不到头,打头的全是重型坦克”。英军的坦克是“百夫长”型,在当时是全世界最先进的重型坦克之一,比苏军的T54和美军的巴顿更加结实。

在美军按照预定计划,疯狂南逃的时候,战机出现了。

三次战役的情况很有趣,一线是韩国炮灰,后边公路上跑的是大批大批的美军卡车队,两支军队中间,是二线的“联合国军,这其中,最大一股是英军29旅。他们被追击的志愿军狠狠咬住,撕下一块肉来。

这一役,在前两次战役中表现平平的志愿军50军,大放光芒。

500

一次战役中,50军作为志愿军的预备队最后一个渡江,等赶到集结地区,战役已经结束了。二次战役中,50军和66军共同组成了志愿军的左翼,从海岸和博川方向攻击美军,66军负责正面进攻,50军负责打穿插,正面进攻很顺利,但穿插打的很不好,部队连续三个晚上扑空,使得左翼的美军24师、英军27旅等部队快速撤退,50军追击至大宁江,看着美军工兵炸断的桥梁无计可施。

二次战役结束后的总结大会上,50军领导本以为彭总会指责他们穿插迂回缓慢,因为一次战役时38军犯过同样的错误,被彭总当众骂的天昏地暗,没想到彭总一言未发。50军的领导们知道了——志司对他们这支起义部队没有信心。

战后50军自己的总结会上,大家怪话连连,有些别的部队调来的干部说:”这里打仗太憋屈,要回老部队去!“

有的人说军领导太保守,只会机械地执行命令——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看抗美援朝打的几场好仗,大多是指挥员临场发挥主动作战打出来的,死板教条地执行命令,从来打不了好仗出来。

500

军长曾泽生愤怒了:”这个军长我也不想当了,情愿到38军当个炊事员去!“

曾泽生以他非常态的表达方式,向人们展示了他人格追求的常态飞跃。这飞跃,为打破会场气氛敞开了大门。

   一阵沉默后,军司令部副参谋长李佐苦笑了一下“你们都有地方去我能回到哪去呀?”一句不言而喻的提问,把众人逗笑了。

   见缓和了气氛,李佐把自己的感受向大家推心置腹“国民党打仗,消极避战保存实力比比皆是。今天大家的情绪反映了截然相反的精神,怕打不着仗怕打不好仗。我看,只要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就一定能打胜仗。失败是成功之母嘛。

  所以我们的军队要开会,胜仗打完要开会,败仗打完更要开会,可以说,没有这个会议,就没有三次战役中50军的扬眉吐气。

     

1950年1月3日,50军打翻身仗的机会到了。

12月31日战役开始第50军自茅石洞至高浪浦里地段强渡临津江,战至1951年1月2日“联合国军A线阵地被全面突破,开始总退却。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转入战役追击。

   1月2日晚,第149师奉命“向高阳攻击前进”。攻击高阳,向北,可断议政府英军之退路;向南,能俯汉城美军之侧背。

   3日2时,第149师前卫第445,446团各1个加强营配属师侦察连,在高阳以北的碧蹄里,将执行掩护任务的美军第25师35团一个营击溃:随后,向仙游里搜索前进,并于5时攻占英军第29旅来复枪第57团第1营A连据守的195.3高地俘敌37人。

   战前憋着一口气的50军将士,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穿插攻击的任务,终于等来了命运的眷顾——在议政府一线布防的英军29旅,已经集结起来准备撤退,而195.3高地,牢牢卡住了他们的必经之路。

  拂晓后,英军29旅出动飞机16架,坦克7辆,火炮12门,从早8点到晚8点连续发起7次冲锋,防御高地的446团1营伤亡过半,仍牢牢守住了阵地。

1月3日晚上,149师主力陆续到达,构筑起了绵密的防御阵地,同时,英军29旅的两个营也开始向195.3高地方向撤退。

这里说一下英军陆军旅的编制,英军的编制和美军不同,兵力更少,合成化程度更高,志愿军的战略单位是“军”,美军则是“师”,英军则是“旅”,一个旅满编8000多人,下辖一个炮兵营、三个步兵营和一个坦克中队。这个中队按照我们的编制,介于连和营之间。所以在我们的战史中,介绍的是消灭英军一个步兵营和一个坦克营。

英军的编制很有特点,“团”在英军中不是一层编制,而是一个荣誉称号,在此役中被我50军149师消灭的英军步兵营,全称叫“皇家第57尤尔斯特来复枪团1营”,翻译过来就是:“在历史上曾使用来复枪获得皇家称号的排第57号的尤尔斯特地区人组建的1营”,后面没有2营3营啊。另外两个步兵营有另外的荣誉名称。其中一个是在五次战役中被全歼的格罗斯特营,这个以后会讲讲的。

英军的营是基础战役单位,和我军的团是一个档次,一个英军营编制很大,辖4个步兵连和1个炮兵连,人数大约在800-1000人左右,人数相当于我们两个营,因为重武器很多,战斗力高于我军一个团。在前期正面进攻中,英军遭受了我军的炮击和步兵进攻,撤退到149师当面的英军大约在千人左右,指挥官是少校营长柯尼斯。这是一支机械化军队,他们用坦克开路,士兵全部乘坐装甲车和卡车紧随,根据志愿军老兵的回忆“英军的车队排成了长龙,绵延十几里路,一眼望不到头,打头的全是重型坦克”

500

英军的坦克是“百夫长”型,在当时,这是全世界最先进的重型坦克之一,比苏军的T54和美军的巴顿更加结实耐艹,在中东战争中,以色列使用“百夫长”和阿拉伯的苏制T54,T55经常打出1比3甚至1比5的交换比。

当时志愿军149师不光没有坦克,甚至没有反坦克炮和火箭筒,他们只有炸甲药包和集束手榴弹,但是,我们比阿拉伯人有一样最至关重要的东西——勇气。

1月3日晚19时30分,英军打响了突围战斗。以百夫长坦克和丘吉尔喷火坦克为先导,向志愿军阵地发动了猛烈的进攻,从这场战斗中,我们可以看到农业国对抗工业国的悲壮,和志愿军战士不屈的勇气。

         

这场战斗,1951年2月26日的《人民日报》曾以三分之一版面予以精彩报道。当年第445团1营教导员林家保和第446团2营营长杨树云讲述了这其中从未报道过却又是最为惨烈的一幕。

   那天晚上,林家保营以急行军速度刚刚插到仙游里以南的佛弥地附近,便听到了轰轰隆隆的马达声,爬上127高地一看,山下一大串车灯像一条长蛇顺着蜿蜒曲折的公路往南移动,一支机械化部队正在撤退。

   在林家保营加弧指挥的副团长林长修当机立断,命令第1连在佛弥地以北公路东侧迅速展开,第2连立即穿过公路占领127高地对面的无名高地、从两翼夹击逃敌,迫击炮分队和重机枪分队在127高地两侧占领阵地.第3连为预备队。

   命令下达后,林家保喊了一声:2连跟我来!’.带着部队趁夜暗跑步从敌行军纵队的间隙横穿过去,直扑对面无名高地。

   英国人,知道中国军队喜欢穿插迁回出奇制胜,撤退的时候.汽车一路开着大灯不说.夭上还打着照明弹,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从哪逃出来,又逃往哪去似的。

   第2连正好借光。照明弹亮的时候,全部卧例就地隐蔽,观察前进路线。照明弹一灭,一跃而起.急速向前奔跑。敌人机枪打过来的都是曳光光弹,呈抛物线,看得见他往哪打,好躲,不到3分钟,百十号人一个不少,全部从敌人鼻子底下横穿了过去。

  这是一着很关键的棋,从后来的战果来看,志愿军发现突围的英军部队数量超过预先估计,果断将一个步兵连运动到阻击阵地对面的山头上,使得英军受到两面夹击,阻击部队虽然缺少火箭筒、无后坐力炮等重武器,但是能够用步机枪消灭英军的车载步兵和机枪手,为爆破组的突进提供火力掩护,在轻武器火力下,英军坦克装甲车辆的机枪手缺少掩护,大量伤亡,我军爆破手才得以接近敌军坦克。

   19时30分,围歼逃敌战斗打响。 

   担任“拦头”任务的是杨树云营。该营第4连爆破手顾洪臣,首先将先头两辆坦克炸毁在佛弥地公路转弯处的山垭口,堵住了后续坦克的逃路。英军的机械化行军纵队随即大乱,汽车全部停在公路中,坦克、装甲车跃下公路,在稻田地里乱窜。

500

   两个营的官兵,相当一部分人第一次见到坦克.所有的人都是第一次打坦克。部队的装备真差,每个班只有一根爆破筒和一个炸药包,再就是每人背着的4枚手榴弹。

   杨树云说:坦克刚开过来的时候,每辆上面都坐着几个英国兵「、天黑,我们没注意到,爆破组一上去,就被坦克上的英国兵打掉了。吸取教训后,我们先组织机枪、冲锋枪、步枪的火力,把坦克上的敌人赶下来,然后.再把爆破组派上去炸坦克。

   开始用爆破筒或炸包,往坦克履带里塞。别处不行。不是弹回来,就是滚下去,搞不好,还要把自己人炸着。往履带里塞也不容易,运动着的坦克颠簸大,又是黑天,看不准位置,掉下来的时候多,爆破成功的少。没多久,爆破筒和炸药包就用光了。这时,再把四五枚手榴弹捆在一起作为集束手榴弹用。

   林家保营第3连9班班长王长贵.是长春起义的云南籍老兵,解放前一家人尽受地主打骂,父亲的腿都叫地主打折了,九台“泪血大控诉”时.曾哭得两天没吃饭。在歼灭蒋介石警卫团的战斗中,王长贵曾带领一个班连缴两挺重机枪,遂以鄂川战役战斗英雄身份,于19,年进京出席全国战斗英雄代表大会,见过毛泽东主席,激动地又哭了一场。此时,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报答党和毛主席!他见坦克炮塔上的盖子打开了.干脆爬了下去,准备把手榴弹塞进去。没提防.坦克车内射出一梭子子弹,王长贵身中3发,掉下车来。

   王长贵牺牲后,反坦克手们继续爬坦克。有的被敌人发现,炮塔一转,甩了下来,坦克再急转掉头,用履带把甩下来的战士碾死。即便如此,爬坦克的人还是接连不断,“揭盖盖”的喊声依然在谷地夜空中回荡着。到最后,所有的坦克都不敢打开顶盖了。

   夜间伏击战,通常派上一个爆破组.最多两三个爆破组,就能收拾一辆坦克,不算太难。因为战士们拼得太顽强了。难打的是一辆”喷火坦克”。那天晚上,部队对付那个家伙,吃了大亏。

500

   打坦克的战场是一道谷地。从议政府到汉城30余公里的乡村公路,沿谷地蜿蜒南下。公路紧挨着一条小河,两个营的反坦克手多数都隐蔽在小河沟附近的土坎下。

   从议政府沿着乡村公路撤下来的英军坦克.过来一辆,河沟里跃出一个爆破组炸他一辆。连炸几辆后,敌人发现了反坦克手埋伏地点.调上来一辆喷火坦克开路,沿着河道呼呼地喷起火来。那是一条几十米长的火带,只要在它的射界内,躲都没法躲。喷一次火少则烧个把人,多则能烧好几个人。

   眼睁睁地看着生龙活虎的战友被熊熊烈焰一口口吞噬,在剧烈的痉挛、疼痛中惨死,在场的人又束手无策,心里的滋味真不好受!

   被烧死的指战员遗体.要等“喷火坦克”开走了才敢去拖。拖下来一看,这些焦黑焦黑的尸体上都呈现一种蜂窝状。开始,谁都解释不了。打完仗才发现,原来是“喷火坦克喷火时,喷出来的铁砂打的。难怪喷火坦克每次喷火时总是伴随着“叮叮当当”的怪动静,原来是铁砂打在石头和武器上的声音。

   官兵们咬着牙骂:“真他妈的歹毒!“上图为英军装备的”丘吉尔“喷火坦克,对抗步兵非常恐怖,在1月3日晚上的战斗中,我军以重大伤亡摧毁了两辆丘吉尔。

500

上图为以色列装备的英制”百夫长“坦克,被我军摧毁多辆,其中一辆后来被我军修复运回国内,在北京坦克博物馆展出,另一辆被修复后转交苏联,现在俄罗斯库宾卡战车博物馆。

         

抗美援朝,面对如此强敌,志愿军指战员没有别的选择,只有以命相拼,血沃大地!

   自盘古开天辟地,中华儿女代代相承的遗传基因,历来不缺刑天断首、共工触山的冲天豪气,不缺神农尝草、精卫填海的献身精神,不缺女蜗补天、夸父迫日的拼搏气概,不缺大禹治水、愚公移山的成城众志!

   敌“喷火坦克”在前面喷火,爆破手就从后面上;它在后面喷火,爆破手就从侧面上。一个爆破组通常有5人两个冲锋枪手负责掩护,切断敌步兵和坦克的联系,其余人员分第一爆破手、第二爆破手、第三爆破手,前仆后继!

   惨啊!林家保营的3连,整整一个第3排,死的死,伤的伤,基本打光。被活活烧死的,仅第445团1营就有15人,被机枪打死的和受伤的还不算。

   “喷火坦克”.后来被第446团2营5连副班长、四川籍的李光禄炸毁了。李光禄是鄂川战投补入部队的原国民党士兵.苦大仇深,他一共炸毁3辆坦克,成为志愿军中有名的”反坦克英雄“

500

   炸头一辆坦克的时候,446团2营爆破组的第一爆破手杨厚昭先上,他从沟渠里跳出来,把爆破筒往坦克履带里一插,没插稳,爆破筒在履带里“咯咯嗄嗄”地响了几声,被甩下公路爆炸了。第二爆破手刘凤岐抱起炸药包再上。由于10公分的导火索太长,放在公路上的炸药包在坦克隆隆驶过后才爆炸,白白腾起一根令爆破手们捶胸顿足的烟柱。

   此时,李光禄正扛着一挺英制布伦轻机枪风风火火的打敌人,看到这种情况,立马将机枪撂到副射手手中并叮嘱他为自己掩护,抄起两根爆破筒再次冲了上去。李光禄没时间思索了,他果断地将导火索截成3公分长。3公分导火索,意味他必须在3秒内完成炸药包的点火、投送等动作,并迅速转身、撤离、隐蔽。前面是敌人的火力网,后面是坎坷不平的稻田地,换上世界短跑“飞人”,也未必能逃出1500克炸药的杀伤半径。更为困难的是,点火没有拉火管,火柴又在行军中被汗水打湿了,李光禄和刘凤岐是将棉大衣上的棉絮扯下来,到公路边被燃烧弹打燃的草地上点着后,捂回隐蔽爆破手们的沟渠里,再把火种藏在棉大衣下。不但麻烦,还相当危险。李光禄什么都不顾了,只想打坦克;当一道眩目的闪光和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把坦克车内4名乘员送上西天的时候,李光禄也被一股热浪狠狠地推倒在稻田地里,随后,就是一块不小的冻土重重地砸在后背上。李光禄醒来的时候,谷地四野弥漫着浓烈的硝烟,火,已经映红了半边天。他吐了两口黏糊糊的浓血,费了好大的劲才撑起右肘,侧过身子,把冻土块从后背掀了下去。

   不久,李光禄又在营长杨树云的指挥下,炸毁了第二辆坦克。这一次,炸药包是用绑在上面的两枚手榴弹引爆的,时间更短,引爆时间只有不到两秒钟。他又一次被震晕在坦克车旁。熊熊燃烧着的坦克将附近的冰烤化了,冰水浸到了李光禄的后脑勺,他昏昏沉沉地感觉到头有些冷,想找帽子戴,可是,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骨头仿佛散了架,每个关节都像楔进了无数颗小钉,眼皮像被胶粘住了一样,怎么也睁不开。他感到口渴,顺手摸了一块碎冰,塞进嘴里,一股清凉的冰水顺着喉咙咽下肚,昏昏沉沉的脑子才渐渐清醒了。醒了的李光禄又听到了战场上的枪声、炮响,以及那些听得懂和听不懂的叫喊。

   “坦克还没打完呢,我不能在这躺着。”李光禄强忍难捱的疼痛,硬撑起身子,踉踉跄跄地回连部取炸药包。这时,一位战友告诉他,连部也没有炸药包了,李光禄一听,全身的热血“轰”地一下涌上了脑门:“老子就不信打不掉它!”也不知道哪来的劲,瞬间他又恢复了往时的矫健,提着手榴弹重新跃入谷地。回到谷地沟渠的李光禄,手中只有两枚手榴弹,要打担克只有爬上坦克车了。他先匍匐前进到“喷火坦克”必经之路附近的一道土坎旁隐蔽下来, 这时冲过来1辆坐满了人的坦克,机枪、冲锋枪、卡宾枪、喷火器、坦克炮拼命地扫射、轰击,在周围形成了一堵火墙。

500

   待它开过来时,李光禄突然跃起,从侧后猛追上去,左手抓住车上的铁环,右手握着手榴弹并同时扶住履带上的叶子板,纵身一跳,登了上去。李光禄还没站稳,突然,“哒哒哒……”一梭子子弹从他腋下穿了过去。“不好,让狗日的发现了!”说时迟,那时快,李光禄索性扑上车顶,一只手掀开上面的盖子,另一只手把手榴弹塞进了“呜哩哇啦”直叫唤的车内,然后,翻身跳下。“轰!”一根粗大的火柱从“喷火坦克”内腾空而起,接着,一团一团的火球从天而降,散落四周。第三辆“喷火坦克”被成功引爆。顷刻间,李光禄如坠火海,火苗沿着棉裤、棉衣直往上窜,烧灼他的手脚和脸颊。李光禄冲出危险地带,往雪地上一扑,再就势猛滚,一直滚到距离“喷火坦克”二三十米的地方,才把身上的火滚灭。到这时,李光禄的力气再也使不出来了。李光禄炸毁“喷火坦克”,为步兵第149师高阳追击战画上了一个血红的句号。

上述资料来源:《心路历程——50军回忆录》

高阳追击战中,英军两个营被我军149师446团和445团一部阻击,全军覆没,我军摧毁英军坦克共计27辆,汽车3辆,缴获坦克4辆,装甲车3辆,卡车18辆,榴弹炮2门,击毙、击伤英军700余人,俘虏英军189人,其中包括英军突围分队的最高指挥官-少校营长柯尼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20 17:18 , Processed in 0.02348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