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中国民主党组党史》序言

2019-11-8 06:41|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3616| 评论: 0|原作者: 王希哲

摘要: 今天的中国国内,活跃而迅疾发展的,则是社会主义性质的左翼的民主运动,他们揭露批判的锋芒,指向的是共产党“改开”后中国出现的原始资本主义和权贵官僚资本主义严重黑暗面给劳动民众带来的痛苦。
祝贺中国民主党组党史出版




《中国民主党组党史》序言

王希哲

中国民主党忠实的老党员郑存柱先生编辑了一部《中国民主党组党史》,嘱我写个序言。
很难写呀。虽然我曾在这个党初创,她在全部国内领袖被捕无法工作的情况下担起担子,领导了这个党近十年,但现在这个党已经全然不似初心当年的那个“中国民主党”了!当年那个民主党,继承了民主墙精神,是一心为国,一心为了中国人民政治权利民生幸福,不谋私利,不畏牺牲,前赴后继,光明磊落,生气勃勃,遵循“合法、理性、非暴力”,力争作为体制内的反对党生存发展,对国内各省民众有着广泛联系和影响力的党。今日如何了?不说它了!

21年前,中国民主党从浙江突破宣告成立一周月的那一日,我写了一篇《论中国民主党事件的伟大意义》,这样评价她:

“中共政府今年秋天就将签署《联合国公民权利暨政治权利公约》。无论中共是否愿意和可能真正实行这个公约,它的签订,不可能不在国际关系上和统治心理上对中共产生一定的束缚。理论上,中国人民的言论,结社等自由将会得到国际法的保护。中国政治反对派的政治运作空间,将进一步扩大。

但是,人民真实的政治权利,决不是由法律产生的。真实的法律,从来不过是对人民斗争成果的追认。没有人民自己的奋斗争取,再好的法律,哪怕是联合国人权公约来到中国,也不会有任何实际的意义。浙江中国民主党的朋友用他们要求组党注册的公开行动,来向中国人民宣传联合国人权公约和实践这个公约。他们的牺牲及其产生的影响,为伟大的《联合国公民权利暨政治权利公约》来到中国,奠下了第一块基石。”

弹指21年了。当然,中国民主党性质来说,是一个自由主义的右翼政党。今天的中国国内,活跃而迅疾发展的,则是社会主义性质的左翼的民主运动,他们揭露批判的锋芒,指向的是共产党“改开”后中国出现的原始资本主义和权贵官僚资本主义严重黑暗面给劳动民众带来的痛苦。他们有的力争组织真正为工人争利益的独立工会,如深圳工运,也有勇敢地尝试组党,如著名的王铮“至宪党”和毛继东的“卫毛党”等。他们的斗争也被压制下去了;他们的领袖也都如当年的右翼中国民主党领袖一样,相继入狱了。右翼运动领袖罹难,总有西方强势国家的各类声援和接应;左翼运动领袖罹难,则几乎得不到国际社会任何的关注和接济,默然无闻。而正如此,方显出左翼运动人物理想主义的真诚、大公无私和可歌可泣。

其实,无论右翼的民主运动或是左翼的民主运动,都是身体力行在为中国各阶层人民真正落实享有宪法第35条人民权利而奋斗努力。须知,建立新民主主义的和社会主义的人民民主制度, 本来就是共产党革命的原教旨和初衷。

毛泽东当年这样说:
共产党“拥护孙中山先生在中国建立民有民享民治之政府的原则。联合国民政府应实行用以促进进步与民主的政策,并确立正义、思想自由、出版自由、言论自由、集会结社自由、向政府请求平反冤抑的权利、人身自由与居住自由。”等

总有人嗤笑说:“这是共产党民主革命纲领,社会主义革命已经超越它了。”此论真个不经!
民主革命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前提,民主建设是社会主义建设的基础。说今天革命“已经超越了”基础,是因为昨天完成了基础,可以检验。十层百层楼房超越了基础,那基础和一层二层楼房就没有了吗?它还在底下支撑着,如磐石,坚固无比,看得见,摸得着。若我们竟不见那基础和一层二层N层楼房,且不许检验,说明你根本还没能完成基础革命的任务,说明你的十层百层楼房都不过是空中楼阁,是虚幻的鬼话。毛主席说,共产党的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分两步走,是上篇和下篇,是上文和下文,难道走第二步了,就不能检验第一步的成果了吗?写下文了,就撕去上文了吗?同理,若我们今天全不见“在中国建立民有民享民治之政府”,“确立正义、思想自由、出版自由、言论自由、集会结社自由、向政府请求平反冤抑的权利、人身自由与居住自由”等,我们就根本谈不上革命“已经超越”,就根本谈不上下篇下文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我们确实还要补上文的“课”。

只要不是沦落为仇视中国国家利益的反华势力,无论右翼左翼,无论当年的中国民主党还是今天的至宪党等,都是中国人民的一部分,都拥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所规定的政治权利。我并不主张各政治倾向的民主党派与共产党竞争政权,“政党轮替”,那未必是好的民主模式,甚至可能很糟;我赞成毛泽东周恩来当初提出的“共产党领导下的各民主党派多党协商,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民主制度建设方针,但应该是真正去落实它。“各民主党派”不应是共产党钦定的那八个所谓“万年民主党派”,“万年政协”,共产党与之“协商”“共存”“互相监督”的,应是伴随社会发展和进步活水般涌出的各倾向的人民社团和党派,只有他们,才能真正代表不尽长江般滚滚向前的中国社会各阶级阶层关系不断变动所发生的新的利益,新的要求,和切身的呼声。如是,“一个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清舒畅、生动活泼”的最能适合中国国情的中国人民命运共同体的“协商民主”制度,于焉形成。

很高兴《中国民主党组党史》出版。

2019年10月26日

==========================

呵呵,老王略谈几句“民运”与共运


这坛上有骂老王说,“民运不能是共运”,“王希哲是共运应开除出民运”云。
不谈杨曦光,不谈李一哲,也不谈再后的四五运动,就从中国现代“民运”的初萌民主墙看起。那时的民运,谁不是“共运”?

上海傅申奇,是“马克思主义考茨基派”;北京徐文立是“共产主义者同盟”;王军涛是“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魏京生一夜暴名,过去不见文章,但是共产党辖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兵;南京徐水良更了得,是“毛泽东思想龙种”,胡平是成都红卫兵小报编辑,竞选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人大代表,广州刘国凯是共产主义运动第二国际社会民主主义者;云南陈尔晋,是“无产阶级革命”家......。他们各形形色色,但大体一致;认为中共的共运路线错了,偏了,他们的“共运”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运动
。“民运”怎么不是共运?!

但一来海外,便立马通通反共了。并定义“民运便是反共运”了。你不反共还不行了,倒成“背叛”了。怎么变得那么快?

也有变得稍慢的,王军涛。只有徐水良作了变的解释(不错,还算诚实):“我们当时就是打着红旗反红旗”,“老共的治下能不打红旗?”(大意,无暇引原话)。

这都是可以的。但问题是,你自家变了,凭什么就要人家与你一起变?你解说你当初是“打着红旗反红旗”,凭什么要人家也说自己当初是“打着红旗反红旗”?

我老王当初打着红旗就是红旗!!!

我老王也曾“反共”,但反得恰是共产党的某些头目“背叛了红旗”!所以老王才在他的自传“走向黑暗”里问道:
“究竟是我们背叛了红旗,还是共产党背叛了红旗?”

老王来海外也曾介入过民运。那是因为,老王误以为那些人物没有变,那些人物却误以为老王与他们一样变了。大家都误会了。老王与他们后来才都发现,老王与他们从来不是一类

但,正是老王,王希哲,代表了文革后期发轫,四五初兴,民主墙成型,89运动主流为线索的中国现代民主运动的初心和意志。而徐水良代表的来海外摇身一变的“反共民运”,才是对中国现代民主运动的背叛!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20 17:55 , Processed in 0.02795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