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全景式回顾抗美援朝战争(三十四)

2019-11-10 03:33|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7491| 评论: 0|原作者: 虎丘讲古

摘要: 2月8日起,美第1军积极向汉江逼近,2月10日,美第25师进占仁川港和金浦机场;美第9军则集中美第24师、美骑兵第1师、英第27旅、希腊营和南朝鲜第6师等部,在大量炮兵、坦克、航空兵的配合下,昼夜轮番猛攻志愿军第38军阵地,企图攻占汉江南岸桥头阵地。

1951年2月6日,50军和人民军1军团结束了大半个月的艰苦防御,奉命撤回汉江北岸,组织下一道防御阵地,两天前的2月4日,38军全部过江,独自承担起了汉江南岸的防御作战任务。阻击战,要靠最强的部队来扛,要为东线主力打反击战争取时间。对于38军来讲,这是建军以来最为残酷和惨烈的一仗,伤亡要远远高于二次战役的三所里、松骨峰阻击战。

同时,这也是38军军史上最为辉煌的一刻,正是汉江南岸的那十八个血红色的日日夜夜,最终奠定了38军作为解放军头号王牌的地位。

在回顾这段历史前,让我们先重温一下38军113师335团长范天恩老人那段掷地有声的回忆:“谁愿意打仗啊?不让我们过和平的日子,那就干呗,要打仗就会有牺牲,轮到你头上了,不去牺牲,不去死,行吗?”

500

    2月8日起,美第1军积极向汉江逼近,2月10日,美第25师进占仁川港和金浦机场;美第9军则集中美第24师、美骑兵第1师、英第27旅、希腊营和南朝鲜第6师等部,在大量炮兵、坦克、航空兵的配合下,昼夜轮番猛攻志愿军第38军阵地,企图攻占汉江南岸桥头阵地。

‘联合国军’的炮火极为猛烈,志愿军一夜修筑的工事,仅一小时就被摧毁。第38军防守部队在缺少工事依托、缺少炮火支援、粮食弹药严重不足的异常艰苦条件下,以“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前仆后继,顽强奋战,坚守在上樊川里、回德里、京安里、武甲山、长深里、南治舰、外杜陵里一线。

昼夜反复冲杀打退“联合国军”无数次的轮番进攻,战斗空前激烈。每一阵地都经过反复争夺,有的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多达五六次,有的用铁锹、石块为武器同敌人拼搏。几乎每个阵地最后都会打成白刃战,几乎每支守备部队都打到了最后一人。

   第113师第337团第3连在坚守西官厅的战斗中3天之内击退美军几个连至3个营兵力的多次进攻,毙敌260余人。第114师第342团第1营坚守京安里以北350.3高地,连续战斗7昼夜。该营第3连阵地上只剩4个人时、又打退敌人7次冲锋。第38军的英勇坚守作战,受到中朝联合司令部和志愿军政治部的通报表扬。   

2月13日,中朝联合司令部和志愿军政治部通报说:“我三十八军坚守汉江南岸阵地,已历十七昼夜,美敌虽在多量的飞机、坦克、炮火配合下,昼夜轮番猛攻,均被该军英勇顽强守备和不断猛烈反击,予以沉重打击。迄今汉江南岸基本阵地仍屹然未动,分割隔离东西线敌军,有利我主力向敌反击。特予通报表扬,并望该军指战员继续奋战,争取全战役的胜利”在38军坚守汉江南岸中的阻击战斗中,出现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莺子峰是汉江南岸滩头阵地的一个制高点。584高地是莺子峰的前哨阵地,前有公路,背靠汉江,是美国侵略者企图北犯的必经之地。339团2营战士已在这里坚守4天了,曾打退敌人多次进攻。9时许,约两个营的美军在飞机炮火的掩护下,向584高地发起了全面进攻。前卫1排受到敌3个营的轮番攻击,与营连失去了联系。1排在副连长侯喜江同志的率领下,沉着坚定,连续3次击退了冲上阵地的敌人,在弹药缺乏的情况下,侯喜江同志以一个共产党员大无畏的气概,带领剩下的8名同志与攻上阵地的数倍于己的敌人展开了肉搏战。最后他拉响了手中唯一的手榴弹,和十几个敌人同归于尽。1排阵地失守了。敌人立即出动两个多营的兵力,向5、6连阵地发起了连续进攻。2营顽强拼搏了一整天,因弹药断绝,人员伤亡增大,营里决定暂时放弃阵地。美军约一个营占领584高地。  

10日晨,大雾迷茫,战士们撤出阵地后,个个心急如焚,悲愤难忍,觉得丢了阵地就丢了38军的荣誉。纷纷要求组织立即反击,夺回阵地。教导员李永森、副营长李仁合冷静分析了敌我双方的情况,认为我们虽然伤亡大,弹药缺乏,但人人心中压着一团火,请战情绪高,敌人虽一时得逞,但立足未稳,不可能认为我立即反攻,情绪松懈。他们统一认识后,决定抓紧时机马上组织反击。决定一宣布,压在战士心中的怒火像火山一样爆发出来。刚刚包扎好的伤员忍痛站了起来。炊事员、通信员、卫生员也都操起了武器。

迫击炮兵也拿起了步枪,但是不少人的伤是重的。营里只从中挑选了17名没有负伤和轻伤的同志,连同奉命赶来增援的8连同志一起组成了一个26人的反击小分队,并根据地形和敌情研究了行动方案,迅速作了战斗准备。临行前,教导员代表营党委给反击小分队讲了话,他说:“兵在精不在多,美国兵虽然有一个营,但他们害怕夜战和近战,我们是被彭老总欢呼‘万岁’的钢铁部队,一旦抵近敌人,26人就是26只猛虎,羊群再大也难抵一只猛虎,我相信同志们勇似猛虎,我们的反击一定胜利!”  

反击小分队的同志将自己所有的钱、物,交给营党委作为党费,表示不夺回阵地,决不生还。这时,大雾迷漫,是接近敌人的最好机会。他们决定采取突然袭击的办法夺回阵地。他们穿着美军服装向584高地进发了,当副营长率右路反击小分队摸到距敌很近时,发现敌人正在开饭,人员混乱,嘈嘈杂杂,毫无戒备。他灵机一动,果断地带大家绕过开饭的敌人,直插敌人指挥所,以突然猛烈的短兵火力,首先击毙了敌指挥官,捣毁了敌指挥所。与此同时,连副指导员带领的左路反击小组,也出其不意冲入敌阵,刺死敌人的机枪手,夺得重机枪,随即掉转枪口向敌人猛烈开火,并不断变换射击位置,打得敌人晕头转向,以为是大部队反击上来了,纷纷向山下溃逃。我两路反击小分队会合在一起勇猛冲杀,仅10分钟,即夺回了阵地,俘敌5名,毙敌30余名,缴获重机枪3挺,轻机枪4挺,还有其他枪支电话等。  

半小时后,敌人开始反击,26名勇士以一当百,进行了顽强的守备。副营长身负重伤,6连副指导员代其指挥。共产党员、机枪射手李发,在战斗中左臂被炸断,他就用一只手坚持射击,机枪出了故障,眼看着敌人就要冲上阵地,他临危不惧,一连投出20多枚手榴弹打退了敌人,光荣牺牲。激战一天,敌人未能夺回阵地。黄昏,敌人派出一个排的兵力,企图借朦胧夜色,实施偷袭。小分队及时发现敌人的企图。派出一个组迂回到敌人侧后,将这股敌人全部消灭。584高地防御战受到了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的通报表扬,通报中说:“这种顽强守备,机智勇猛的反攻,值得各部学习,特通报表扬。”            

二、曹玉海营——38军114师342团1营营长曹玉海,在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前,已转业到武汉某监狱担任狱长,38军路过武汉向北开拔,他主动找到部队请战,重新担任营长,在四次战役阻击战中英勇牺牲,被追授一级战斗英雄,特等功臣

500

上图为曹玉海烈士,他带领的1营,英雄辈出。1营1连3班长蒙族战士涂金负伤了,浑身沾满血迹,活像个血人,但他仍跟平常一样爱说爱笑:“敌人叫咱打怕了,别看他来势汹汹,咱们的手榴弹一响,就像木桩子一样往下滚,真他妈熊蛋包!气坏了那些督战官!”  

听这声音一点也不像负了伤的人。靠涂金身旁坐的是鲁秘福,他腿上被子弹穿了个窟窿,正在从棉衣上撕下一团团棉花捂住伤口。鲜血很快把棉絮浸透了,他怕棉裤擦着伤口,干脆把裤筒用刺刀割开,把腿露在外面。  

在上次反击中,卫生员孙殿金的腿被炮弹炸断,他却舍不得为自己用去一个救急包,拖着一条断腿为同志包扎。尽管领导上多次让伤员们去包扎所,可他们谁也不愿下去,涂金总是重复那句话:“我是共产党员,要和大家战斗到底!”炮火又一次延伸了,3班长涂金头一个跑上了前沿阵地,瞄准了爬上来的敌人,孙殿金因为断腿流血过多,躺在阵地上,但他看到前面躺着伤员在等待包扎,他以一个共产党员自我牺牲的精神,咬着牙,忍受着剧烈的疼痛,拖着断腿去给伤员包扎,当他忍痛给伤员包扎完,自己却因失血过多而牺牲,在场伤员们忍不住痛哭失声,孙殿金心里只有同志,唯独没有他自己。   3班的机枪手牺牲了,敌人趁隙涌上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涂金一下跳出工事,跑过去抄起机枪就打。敌人被堵住了,涂金同志却倚在巨石前,机枪不响了。

敌人还以为他活着,不断地向他射击,他身上已是千疮百孔,可机枪还牢牢地握在他手中。   (说明:这个名字其实是“图津”,是个典型的蒙古名字)

曹玉海、方新和342团1营的勇士们,用鲜血和生命守住了350.3高地,打退了敌人十数次冲击,歼敌680余名,胜利地完成了任务。我为英雄1营在美骑第1师的凶猛攻击面前,大量杀伤了敌人,顽强地守住了阵地,感到鼓舞,但也为曹玉海、方新和其他同志的壮烈牺牲感到难过。特别是想起曹玉海在前几天同我讲的豪迈话语,仿佛他还在我的面前。后来知道他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就是以“有敌没我,有我无敌”的气概,英勇杀敌而屡建战功的。

他曾几经负伤,又几次提前归队投入战斗。朝鲜战争爆发后,他本已转业,并被委以监狱长的重要职务,而且已同一位姑娘相爱,就要结婚成家了。可他却再三要求重新参军,甘心情愿地把最后一滴血洒在朝鲜的土地上。

有一篇回忆他的文章里描写:人们在清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他还保存着未婚妻的一封信和送给他的一对枕头套,枕套上面绣着五个鲜红的字——“永不变的心”。   335团打到最后,团长范天恩把最后一支预备队——28名文化教员派上了前线,当时识字的人个个都是宝贝,不到山穷水尽,范天恩是不会这么做的,文化教员们很多都不会打枪,每人发了两枚手榴弹,这些第一次上战场的青年,和38军的老兵一样坚强,直到奉命撤离的最后一刻,他们依然牢牢守住了汉江南岸的阻击阵地。           

从2月5日至18日,第38军、第50军第450团及第448团第1营和人民军第1军团4个营,在汉江南岸又顽强地进行了11昼夜的坚守于2月16日和18日,按联司统一部署,西线汉江南岸志愿军和人民军部队全部撤至汉江北岸。当时的汉江已濒临解冻,春天即将到来,38军数万官兵在夜色中小心翼翼走过冰封的江面,当地朝鲜向导说:“你们(志愿军)过江的第二天,汉江就开江了,再晚撤几天,都得交代在那儿。”

冥冥中自有天意,老天爷也不忍经受惨烈伤亡的38军再遭天灾了。   

汉江南岸坚守防御作战,是志愿军连续进行了二次战役后,在没有得到休整补充,第一线的兵力又不占优势的情况下,依托般野战工事,抗击现代化技术装备之敌的进攻。志愿军第38军、第50军和人民军第l军团的指战员,顽强防御作战23天,歼灭敌人1万余人,钳制了“联合国军”主要进攻集团,使敌未能进占汉城,并有力地配合了东线志愿军主力反突击的胜利,完成了艰巨的任务。但也付出了重大的代价。38军在汉江阻击战中,阵亡3359人,负伤8279人,百战精锐损伤过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7 07:56 , Processed in 0.01616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