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廿年一觉明珠梦,赢得黑衣暴乱名

2019-11-20 08:55|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6369| 评论: 1|原作者: 宪之|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黑格尔说过,历史上的重大事变往往出现两次,一次是悲剧,一次是笑剧,五十年前后两次性质相反而结局相似的事变,对比一下太令人感喟了 —— 同样“暴乱”,因为攻守之势迥异,出现两种绝然不同的相似结果,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廿年一觉明珠梦,赢得黑衣暴乱名

——破除普世迷信的难得课堂  

  香港,大不列颠女王皇冠上的一颗明珠,百年回归之后,在许多人心目中光焰万丈,是繁荣与民主自由的灯塔。“还我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中国的和平崛起与经济腾飞这下可有个贴近的窗口与标杆了。

  谁承想,回归二十二年,风波不断大浪迭起,二十三条搁置了,修法收回了,独暴未见感化,反愈演愈烈。如今,殖民雇佣军蒙面暴徒业已法西斯冲锋队化,打砸抢烧杀,有恃无恐横行无忌,明珠灯塔变成恐怖地域,在这里,讲普通话就像当年的犹太人,内地大学生不得不凄惶逃离了。

  廿年一觉明珠梦,赢得黑衣暴乱名

  该正视现实,不能再陶醉于回归的荣耀了。  

1

  从大局着眼,用战略眼光,察攻守之势,方能不惑。

  第一线的冲突,是暴徒与警察、港独与港府;其背后,则是美国与中国,是霸权殖民主义与民族解放斗争崛起发展的冲突。香港不过是战场之一,正如当年的朝鲜,香港就是今天美国人选择的战场。稳与乱,并不是实质。

  攻守之势:一边主动进攻,咄咄逼人;一边是被动应对,自卫防守。

  老牌殖民帝国、香港宗主,回归之前,早就做了深谋远虑的战略布局,处处安钉下套,与印巴和中东布局一样,老奸巨猾的英国佬屡屡得手,给他们不得不暂时放弃的领地留下无尽隐患,成为乱象之源。22年后回视,他们在香港无疑又得手了。不同的是,今天的主导,已经是美国了。不过这次不是我们“跟着”,而是人家跟踪找到我们的家门口了。

  一边是包藏祸心,精心布局;一边是兼包并容,全盘接受。

  一边是交还名义主权,实际上原封不动地掌控着司法、文化教育和新闻话语;一边是空有主权而无治权,仅仅有行政长官的最后否决权。

  一边取攻势,自交还之日便充分利用他们之所掌控,明目张胆无孔不入地扩展自己的力量和影响;一边是大局已定,乐幸其成, 平稳过渡,保证繁荣。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香港二十年的现状,学生和市民的状态,是人家辛苦耕耘的结果,自非一日之功,拨乱反正,也非一朝一夕可就。

  同样的“不变”与“回归”,我们是主权的回归和五十年一国两制不变;霸权殖民主义,要的是五十年祸乱不已,是殖民主义的回归,是僵尸复活。

  攻的一方是政治正确挂帅,调动一切可用手段,从霸权威胁到下三滥伎俩,搞乱搞瘫,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守的一方,着眼经济中心,不惜代价调动一切维持香港的稳定繁荣,如果不能维持香港的繁荣就是历史罪人,唯恐“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承诺遭人指责。

  应对暴乱,固守英国人居心叵测设定的模式,奉为金科玉律,带着紧箍镣铐,与背靠司法庇护和媒体同谋、有恃无恐的暴徒博弈,维稳警察变成消防队,奋战数月,愈维愈乱,以致自己身家安全难保,警方新闻发布会开不下去,特首发布新闻闹得只有呜咽。警察抓人法官放人成常态,争议民众依法表达点不满,特区政府还特特声明不许质疑法官裁判。那边杀人放火袭警袭官愈演愈烈,这边特首呼吁对话和谐……

  博弈双方,太不对称。

2

  是的,戴着镣铐博弈——普世的精神枷锁。

  二十二年了,经过这么长的实践检验,该回顾反思当初的回归设计了。

  中英换防,为一秒不差,文章做足,彰显政绩。

  而去殖民化阙如则讳莫如深。许多文章,说“去殖民化不彻底”,去过吗?二十二年从未消歇的,是去中国化,还是去殖民化?

  要一国两制,但不能要彭定康全盘设计,原封不动。

  两制,不过是在一定时期内保留资本主义。姓资,不等于姓殖。

  内地改革,只有进行时;而香港,五十年不能变,五十年后不用变,是一颗永远光焰万丈的恒星。

  变与不变,如何转型接轨?

  “以夏变夷”,还是“以夷变夏”?

  如果是升学试卷式的选择题,只好勾选“不争论”。

  逻辑常识式的问题,回避不是办法,万众瞩目,早晚要面对。

  改开还要深入,再造几个香港,为什么要变?

  一个靠着特殊历史地位造成的贸易口岸,它的繁荣,对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发展             大国,有普遍意义吗?

  要说再造也再造了,或已成气候或闪亮登场者,房地产支柱是也,房地产开发模式是也,李嘉诚式垄断大亨是也,大市场小政府是也,广告传媒明星文化是也,司法独立、共产党非法、革命党变执政党之类喧嚣是也……

  这些,如果不是十八大以后调整整肃,香港今天暴乱之火,会不会在内地冒烟,真不好说。

3

  西藏和平解放,实际上也是“一国两制”。当年毛泽东主席是怎样处理“变”与“不变”的呢?

  中央承诺现有制度十年不变,但从未否认需要改革,而且一直在为日后改革做铺垫。后来,当农奴主阶级破坏和平协议发动叛乱,则毅然平叛实施改革——既然你破坏协议,那我们也就不必再墨守成规,以霹雳之势一举平叛彻底解放农奴,西藏才敢教日月换新天。

  《十七条协议》中央承诺“十年不变”,但毛主席从来没有说以后也不变,更未打算在内地“再造几个西藏”。

  有人自然会说,西藏是农奴制度,人家香港是资本主义,民主自由、司法独立、自由经济,是普世灯塔。

  这夫子自道,不正说明你心中潜在的普世崇拜吗——因为香港是普世明珠,所以就得永远供奉。

  潜在的“普世”崇拜,不自觉的普世思维,不是决策的最大精神枷锁么?

  难怪公知精英高喊:“别不了的的司徒雷登”!

4

  自然,应该顾忌金融中心的稳定。

  改革之后,西藏不是日月换新天了么?

  香港回归,能比当年共产党接管上海更难吗?

  比起政治中心南京,大上海是封建官僚买办资本勾结帝国主义统治中国的实际中心。在这里,帝国主义势力、中国买办资本势力、封建势力、黑社会和特务势力、民族资本中小资产阶级势力,十里洋场、华人员狗不得入内,冒险家的乐园、旧中国污泥浊水最低洼地,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盘根错节,根深蒂固。比起来,从井冈山和延安起家的“土共”,军事上占领了上海,但能不能站住脚管理得了上海,不光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就是民族资本和民主人士,大家都在看。或忧虑担心,或幸灾乐祸等着“土共”灰溜溜的退出去。

  “共产党军事100分,政治80分,经济是0分”,不算十分夸大。

  接管上海经历了不亚于三大战役的几次大的战役。

  在金融上,国民党席卷了真金白银和美元外汇留下了废纸不如的金圆券,留在受害的市民手里,新政权得给他擦了屁股;接着战胜了投机资本阻击人民币的猖狂,使新政权的主权货币成功站住脚。

  在物资上,接下了国民党时代物资奇缺物价飞涨的烂摊子,迎接投机资本发动的“两白一黑”战役,举全国之力,用市场方式将掀起险风恶浪的投机资本打得落花流水,在经济上站住了脚跟。

  帝国主义和国民党的严密封锁,特务黑帮的穷凶极恶破坏,蒋介石飞机狂轰滥炸造成的工业几乎停顿,一个个激流险滩,都没有阻挡住前进脚步。至于后来的扫黄打黑清除妓院解放妓女,再后来的三反五反运动打退资产阶级进攻,则是胜利接管的续篇了。这一个个战役,哪一个受挫,都会影响人民上海的建设。比如,如今高调回归的“百乐门”和“张爱玲故居”,如果当年敬畏它“别不了”“不能变”,不成功地把它扫进历史垃圾堆,那么,上海就不能真正回归人民,如果“再造几个”,则百乐门、跑马厅、高尔夫、黄赌毒以及张爱玲的阴魂,就会梅开二度。

  共产党当年为什么能够胜利接管上海?

  一,是源自制度和道路正确,源于共产党人的政治自信,因此才敢于斗争敢于胜利。

  二,是坚持为人民和依靠人民,而不是依靠或崇奉普世大佬。

  三,是靠共产党的凝聚力,用举国体制迎接挑战,克敌制胜。

  四,是硬实力软实力并用,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上全方位作战,“两白一黑”用物资战胜物资,但不囿于市场思维,充分发挥自己的制度优势。

  其实,平台只是通道,有没有交易需求,才是根本。深圳和上海就不能发挥平台作用?

  制裁问题,不愿被绑架,早晚要面对,害怕制裁,永远直不起腰来。北斗和华为的制裁,不是坏事变成最大的好事么?

  香港的真正回归,难道比接收改造上海还难吗?

4

  许多网友从文化角度谈到香港民众的不认同问题,百年殖民统治结果,这不奇怪。不过他们往往忽视了,港人并不是一直这样。

  在港英当局的严酷统治下,即使是民国年代,也有过省港罢工的胜利。紫石英事件后,英国人急转弯,最早承认新中国。解放后他们顾虑得罪中国,对香港媒体很注意约束,彼时的教材有中国史,反倒不像回归后取消国史课,肆无忌惮地只开设去中国化的通识课。总之,回归前的共产党和左翼势力,在香港始终是不可忽视的的存在,还经常主导取攻势。彼时的下层,心向着共产党的,工人阶级有自己的组织,多次主动发动反殖爱国运动,造成 香港地震,弄得英国人两次酝酿主动归还中国。1967年五月风暴的声势和影响,可以与今天港乱相比,只是政治方向和产生结果完全相反罢了。“在当地共产主义者的长期精神压力下,我们或许不得不撤出”,这就是英国政府关于撤出香港绝密报告中表露的感受。

  五月风暴,闹出个比较开明的麦理浩时代,闹出了野蛮殖民统治的改良,闹出了中文的合法地位,闹出了香港总警司葛柏犯罪逃英后的“反送英”运动并取得胜利。那次冲突,广东兵民对开枪镇压香港工人运动英军的回击,就像紫石英号事件一样,天也没有塌下来。如今回归了,连驻港解放军出来清障,都会有大法官出面论证一下合法不合法;港府行“反蒙面法”,都会受到“司法独立”否决,时移世易,今夕真不可同日而语了。黑格尔说过,历史上的重大事变往往出现两次,一次是悲剧,一次是笑剧,五十年前后两次性质相反而结局相似的事变,对比一下太令人感喟了——同样“暴乱”,因为攻守之势迥异,出现两种绝然不同的相似结果,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谁说香港下层从来没有反殖意识,没有祖国认同!

5

  从1951年和平解放到1959实行民主改革,西藏8年时间改天换地,迎来了雪域民族团结最好的时期。

  共产党靠的什么,是为人民,是相信人民和依靠人民。

  无论是改革前和改革后,都是这样。

  港人治港,止暴制乱,我们依靠谁呢?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放手依靠资产阶级,依靠背倚美英的地产金融垄断资本,依靠霸权殖民势力精心安置 有效控制的既有力量。回归后,实际上操控香港局面的,还是殖民霸权势力。他们居支配地位,自然得心应手地支配着下层广大下层。

  止暴制乱,包括紧急状态下中央政府的直接介入,到底依靠谁拨乱反正?也是回归设计积累下来的一个历史难题。不解决依靠大众问题,改弦更张比西藏改革困难得多。

  设计视野里下层缺位,就把广大港民交给了地产垄断资本,交给了港内外敌对势力,让他们成功地把下层怨毒导向反中,这个难题解决起来不是那么容易,不经过一个大的决战回合博弈战而胜之,将司法新闻文化教育权收回,直接用经济办法如增加供地造房之类,无法有效解决问题。

6

  当然,在站起来的中国人民面前,霸权殖民主义者的阴谋是不能得逞的,最终也不过是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美国人想通过乱港之火引燃内地颜色革命的愿望不光是痴心妄想,而且会事与愿违,香港业已成了中国人民恢复“自信”教育的最好课堂,五个月的教训,将买办公知几十年的宠美迷洋洗脑功德,一扫而光。

  暴乱在不断升级,不作死,不会死。作俑者不过是反面教员,人们会看得越来越清楚。

  多行不义必自毙,任其发展也会有副作用。黑色恐怖也同时会裹挟大众,包括立法会议的选举。再者,久乱不治,也会使中央政府的管治能力受损,世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关注香港局势。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11-21 03:43
【如果不是十八大以后调整整肃,香港今天暴乱之火,会不会在内地冒烟,真不好说。】——十八大后的基本路线并没有基本改变,只是“击鼓传花”的鼓声没有停下来,花落何时何地还真不好说。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13 11:31 , Processed in 0.01544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