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全景式回顾抗美援朝战争(五十九)

2019-11-24 06:22|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1777| 评论: 0|原作者: 虎丘讲古

摘要: 联合国军”此次反扑,利用了志愿军的进攻能力只能维持7一10天的特点,在志愿军和人民军刚刚停止进攻,即突然全线反扑,并采取了新的战术,以摩托化步兵和坦克、炮兵组成所谓的“特遣队”,在大批航空兵和远程炮兵的支援下,多路突击快速推进。

志司决定停止进攻,将前线部队分批分次撤回三八线,是1951年5月20日左右的决定。为什么不继续进攻,前边已经阐述清楚了,首先是我军给养已经耗尽,后方供应不上来,其次是美军通过摩托化行军已经封闭了我们在东线打开的战役缺口,组织了三道防线,最后,还有一个原因,1951年的春夏之交,朝鲜北部爆发了百年一遇的特大山洪,大量桥梁道路被洪水冲垮,向前线的军事运输,尤其是重武器和PAODAN,变得非常困难。那么为什么不就地组织防御?同样的原因,我们需要用撤退和阻击,来赢得后方送上给养的时间,来构筑位于三八线的防御阵地,来为志愿军的预备队——47军和20兵团入朝赢得时间。

事实上,志司对战场态势判断的非常清楚,早在五次战役第一阶段,志愿军未能捕捉到美军主力时,志司就已经正确做出了战争必将长期化的判断,决定将国内的47军和20兵团入朝,将前线部队撤离后,转移至国内或者朝鲜北部进行休整,同时做朝鲜战争长期化的打算,这就是后来的论战。这一切,都需要时间,需要三八线上的巍巍群山。 

          

当时志愿军的态势是这样的:西线主力19兵团的63、64、65军态势相对较好,牢牢控制了撤兵路线,由于第二阶段19兵团是佯攻,撤退距离较短。东线9兵团的攻击距离最长,战果最大,因此他们制定了完善的撤退计划和机动灵活的撤退方式,从事后看来,9兵团确实被美军分割包围了一部分,然而,他们通过灵活机动的战术,不仅溃围而出,而且带回了几乎全部重武器和战俘,让人叹为观止。

只有位于中部的3兵团,存在隐患——60军作为华野的部队,与3兵团原来的12、15军配合不好,179、181两个步兵师都分别加强下去了,只有180一个师在60军军部指挥下,这为180师后来的失利,埋下了隐患。 

          

美军方面,第一、第二阶段美军一直躲在战线后方,让南朝鲜和英联邦军队作为炮灰迟滞志愿军的进攻,他们等待着志愿军因为给养不济而撤退的时机,当时,美军共计集结了步2师、3师、7师、24师、25师、陆战1师、旅级的空降187团、英联邦的英28旅、29旅、土耳其旅以及若干南朝鲜师,共计13个师/旅的部队,准备对志愿军进行反击李奇微和范弗里特的胃口很大,他们试图围歼志愿军主力,一举结束朝鲜战争,事实证明,他们想的太多了,尽管志愿军确实遭遇了整个抗美援朝时期最重的伤亡,然而,依靠坚苦卓绝的阻击、灵活的突围作战,绝大多数志愿军部队都从敌后归来,再次形成了坚固的防线,双方继续打成了阵地攻防战,战争,还要再打两年。           

骄兵必败,这个道理适合于战争的双方,五次战役后,交战的双方都正确认识了自身和对手的斤两,这才是之后进行停战谈判的最主要原因。

500

“联合国军”的反扑

————————“联合国军”此次反扑,利用了志愿军的进攻能力只能维持7一10天的特点,在志愿军和人民军刚刚停止进攻,即突然全线反扑,并采取了新的战术,以摩托化步兵和坦克、炮兵组成所谓的“特遣队”,在大批航空兵和远程炮兵的支援下,沿汉城至涟川、春川至华川、洪川至麟蹄公路,寻找志愿军和人民军防线的空隙,多路突击快速推进,破坏志愿军和人民军主力向后转移的部署,割裂志愿军和人民军的防线。   

“联合国军”部署是:   在西线,美第1军指挥南朝鲜第1师、美骑兵第1师、美第25师、英第29旅,沿议政府一铁原轴线实施主要攻击;土耳其旅和加拿大旅为预备队。   

在中线和东线,美第9军指挥美第24师、南朝鲜第2师、南朝鲜第6师、美第7师,向春川、华川方向进攻美第10军指挥美陆战第1师和南朝鲜陆战第1团、美第2师、南朝鲜第7师、美第187空降团、美第3师、南朝鲜第8师,向麟蹄一杨口方向进攻;英第28旅、南朝鲜第5、第9师分别为中、东两线之预备队。  

 在东海岸,南朝鲜第1军团指挥南朝鲜首都师、第11师沿东海岸北犯,以为配合,南朝鲜第3师为预备队 。  

“联合国军”反扑自5月20日开始,由西而东逐次展开。为了减轻其东线的压力,首先于5月20日,以其美第1军指挥3个师1个旅在西线展开反扑。5月23日晨开始,在中线以美第9军指挥4个师,在东线以美第10军指挥4个师另2个团展开反扑。5月26日,东海岸以南朝鲜第1军团指挥2个师展开反扑。自此展开全线反扑.  

 志愿军和人民军对“联合国军”的反扑虽有估计,并作出了迎击敌军反扑的部署,但是,由于对“联合国军”有计划地实施如此大规模和如此形式的反扑估计不足,以致转移的计划不够周密。特别是担任掩护的部队,有的需要两天行程,作横向运动方能进人防御地区;有的需要在26日方能交接防务,承担预定掩护任务;有的掩护部队虽然进入了防御地区,但尚未形成防线,尤其是没有很好地控制要点和公路。当“联合国军”实施反扑时,志愿军和人民军主力刚刚开始或正准备北移,防线出现多处空隙,致使美军“特遣队“得以乘隙而人。志愿军和人民军停止进攻,主力本来是主动乘胜回师,却因为对美军反扑的形式和力度缺乏准备,加之缺乏行军快速的摩托化部队,在转移初期陷入了极为不利的局面。关于美军”特遣队“和”坦克劈入战“的具体作战情况,目前国内中文资料中,查到最为详细的是王树增的《远东-朝鲜战争》,因此,下边两段属于直接摘录,敬请注意。  

         

所谓"捕捉中国军队"的含义是:在以往直线平推战术的基础上,增加机动力量,恢复在战场上的野战式作战,强调部队突破前沿后即向对方的"根部"猛烈突击。这是范弗里特对其前任李奇微北进战术的修正,其中范弗里特居然吸收了中国军队"迅猛穿插"、"切断后路"、"迂回包围"等战术特点。  

战争进行到此时,在前线上作战的南朝鲜军队只剩下一个军了。直接与中国军队在一线作战的已都是美军最精锐的部队。  

5月22日,美军在400公里的战线上同时开始了反击行动。  

西线的骑兵一师一天之内就推进到议政府一线。中线的美第九军以美第七师为右翼,第二十四师为左翼,于24日进至加平。  

东线的美第十军军长阿尔蒙德对反击发动以来部队每天仅仅推进四五公里感到极其不满,认为这样的速度绝不可能致中国军队于死地。于是命令美第三师立即对突击到三七线附近对下珍富里的中国军队进行夹击,同时把空降一八七团配属给美第二师,命令他们从中国军队暴露的宽大侧翼上,沿着洪川至磷蹄公路一线向昭阳江突击。美军的前锋部队在主力稳固推进的同时,组织起若干支以坦克为主的"特遣突击队",开始在全线进行猛烈的穿插,把中国军队在战线上割裂开。阿尔蒙德军长给美第二师师长拉夫纳少将的命令是:"第二师在寒溪附近,以一个步兵营、两个坦克连和部分工兵,迅速组成特遣队,自今日十二时,沿寒溪、阴阳里轴线前进,在阴阳里附近占领桥头堡,切断敌人之退路。"  

在这次美军发动的反击作战中,突出的特点是各部队组织"特遣突击队",在中国军队的阵地间"打穿插",其中有骑兵第一师组织的以七团为主的突击队,有美第二十五师组织的"德尔温装甲支队",而显著名的就是阿尔蒙德将军亲自组织的一支坦克突击支队。  

坦克突击支队的突击方向是中国军队最敏感的腰部。如果这里一旦被突击穿插进入,那么中国军队在先前的战斗中穿插得最远的几万官兵将会被分割在三八线以南,从而陷入美军的包围。  

23日早,空降一八七团两个营在大量炮兵和飞机的支援下,经过一个白天的战斗,突破了中国第十五军的阻击阵地,夺取了寒溪以北八公里处的外后洞,为坦克突击支队创造了出击的条件。  

24日上午9时30分,阿尔蒙德命令坦克突击支队两个小时之内出击。  

这支美式的穿插部队的组成相当于一个团的规模:它由空降一八七团一个步兵营、第七十二坦克营、一个情报侦察分队。  

一个炮兵连、一个工兵连和四辆M-16自行高射机枪编成,队长是空降团副团长盖尔哈特上校。其前锋,是一支被称为"纽曼尖兵"的先头部队,由一个坦克排、一个情报侦察分队和一个工兵排组成,规模不足一个连,指挥官是坦克营的副营长纽曼少校。  

两辆M-4坦克和两辆A-3坦克,加上两辆吉普车和两辆卡车,以及不到40名的士兵在风和日丽的春天景象中出发了。  

如此小规模的一支部队敢于在庞大的中国军队中间冲过去,这对美军来讲是以往绝对不可想象的事情。因此,"纽曼尖兵"的突击过程,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中国军队此时的状态。  

中午,"纽曼尖兵"出发的时候,纽曼少校发现他的头顶上盘旋着一架直升机。他对这架飞机没有太在意,认为那也许是师里或军里派出的侦察飞机,至于这架飞机为什么总在他的头顶上嗡嗡,他除了感到讨厌之外就什么都没想了——他正忙着指挥他的工兵——他怕中国士兵在他前进的路上埋了地雷,他命令坦克停下来待命,让工兵探雷班先上去摸摸情况再说。这时,头顶上的那架直升机降落了,走出来的人把纽曼吓了一跳,是军长阿尔蒙德。  

阿尔蒙德问:"为什么停下来?"没等纽曼说出理由,阿尔蒙德挥动指挥棒暴躁地大声喊,"我刚从自隐里飞过来,在那里中国人正等着你们!立即给我前进!我不在乎什么地雷!以每小时三十二公里的速度给我前进!"  

纽曼立即跳上坦克,命令出发。这支队伍沿着公路如同进入无人之境似地高速前进。公路两侧不断跳出中国士兵向坦克发射火箭弹,有时甚至一下拥出10多个中国士兵把炸药包扔在坦克的装甲上。纽曼命令不准停下来,一边用火力还击,一边依旧保持高速度。在距离自隐里两公里的地方,空中的联络飞机投下来通信筒,它通知纽曼:"很多敌人正埋伏在前方公路的东侧,如果请求实施空中攻击,请以黄色信号弹为标记。"  

然而,纽曼不愿意因等待空军的攻击而让坦克停下来,他命令继续前进。坦克发射了30多发炮弹,不但冲过了中国军队的阻击阵地,而且还俘虏了30名中国士兵。继续前进时,"纽曼尖兵"遇到了中国军队200多人的阻击。纽曼命令坦克炮火掩护,他带着士兵往村庄里冲,中国军队阻击对抗了一会儿之后,撤退了,留下20多名伤员。  

"纽曼尖兵"继续前进,在沙峙里附近,发现大约80多名中国士兵牵着20多匹骡马在公路上行进。好像这些中国士兵想不到在这里会出现美军,于是在距离100多米的时候双方才交火。这是一支中国军队转移中的迫击炮兵队伍,交火10分钟,中国士兵迅速退却了。

再前进一公里,通过与主力部队的联系,纽曼才发现自己跑得太快了。这时,前方不远的地方,有黑压压的一大队中国士兵在急促地行走。联络飞机的通信阁又投了下来:"在你北方一点五公里处,至少有四千名敌人迎你们而来!请你等待空军的进攻之后再行动!"  

纽曼命令继续前进,坦克排排长表示担心,认为还是应该回去和主力会合,因为前方肯定是掩护中国军队主力撤退的大部队。纽曼说:"如果你想回去的话你就回去,不过你会碰见阿尔蒙德那个老家伙的。"  

纽曼乘坐的坦克没走多远,便看见了中国军队大规模的阻击阵形。这时美军空军的飞机来了,是一群大编队的喷气式飞机,它们对中国军队进行了"连纽曼都能感到发动机热度的超低空的凝固汽油弹攻击"。中国军队在猛烈的空中打击下不得不赶紧撤退,纽曼趁机带领他的坦克发动了冲击。在前进到青邱里的山口时,纽曼看见了昭阳江。  

昭阳江,中国军队发动第五次战役"第二次春季攻势"的出发点。  

江岸上狼藉一片。被打坏的美国汽车零乱地丢弃在野地中,到处是美军的补给品和装备品。中国士兵没能来得及把这些战利品运走,于是放火烧毁,江岸边浓烟蔽日。沿着昭阳江北岸撤退的中国军队正在急促地奔跑。  

一个小时后,坦克突击支队的主力到达。  

纽曼立即渡过了昭阳江,在江北岸占领了渡口。  

美军的这支小规模坦克突击支队,三个小时之内在中国军队的腰腹部北进了20公里,渡过了重要的天然屏障昭阳江。这显露出中国军队在撤退掩护中的疏漏和间隙是多么地大。更重要的是,"纽曼尖兵"突破的是中国军队最需要重点防范的地段,在这个地段让美军轻易地沿着洪川至磷蹄的公路斜插进来,等于在东线撤退的中国军队的腰部斜插进了一刀,也就是说,不但还远在三七线附近没有来得及撤退的中国第十二、第二十七军等部队,在彭德怀下达撤退命令的第三天,就已经腹背受敌了,而且中线的第十五军、第六十军的右翼也已经完全暴露了。  

由于紧随突击队的美第十军迅猛地向北插进,西线和中线中国军队面临的局面更加危急了。  

西线,由于南朝鲜第一师的进攻,北朝鲜第一军团撤退至江山一线,中国第六十五军的右翼完全暴露,不得不自议政府、清平里一线撤退。为了保持防线不至于崩溃,彭德怀命令第六十五军无论如何要在议政府一线阻击美军20天。20天,对于已处于险境的第六十五军来讲太艰难了,在美军的猛烈攻击下,不到五天,第六十五军的阵地就被美军突破了。这样,中国第三兵团和第十九兵团之间本来就存在的缺口完全裂开了,美骑兵第一师、第二十五师、英二十八旅、加拿大旅和南朝鲜第二师开始沿着这个缺口大肆向北挺进。  

中线,南朝鲜第六师、美第二十四师已经突进济宁里、城蝗堂地区,并控制了加平以东的北汉江南岸渡口,而美第七师、陆战一师已经接近春川,致使中国第六十军方向出现危机。第六十军一八零师因有8000余伤员没有转移,没有撤退,依旧还在原地阻击,而它的两翼完全是美军,至此,一八零师实际上已经被美军割裂孤立。第九兵团的第二十军,与在九万里附近实施空降的美军发生猛烈战斗,而第二十七军被美军阻隔在富坪里以南、洪川至麟蹄公路东西两侧的桃木洞、玉山洞、县里地区,无法执行被赋予的沿昭阳江阻击美军的任务。配属于第九兵团的第十二军也被美军割裂,而其在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战斗中穿插得最远的三十一师九十一团则被远远地孤立于三巨里附近,与军师部都已经失去联系。  

这样,中国军队预定的机动防御战线还没有来得及形成,就被美军在西线的加平和东线的麟蹄各个分割,处于分散撤退所将面临的重重险境之中。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6 09:31 , Processed in 0.01667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