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全景式回顾抗美援朝战争(七十二)

2019-11-30 06:37|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7926| 评论: 0|原作者: 虎丘讲古

摘要: 五次战役,中美双方都各自达成了一部分目的,站在志愿军的角度,五次战役可以说是一次有限的胜利,站在中立的角度,这次战役也可以称之为平局。称五次战役志愿军失败,是不恰当的。

Q:五次战役胜败如何?A:龙鹰认为,五次战役,中美双方都各自达成了一部分目的,站在志愿军的角度,五次战役可以说是一次有限的胜利,站在中立的角度,这次战役也可以称之为平局。

但是,称五次战役志愿军失败,是不恰当的。

————————————————————————————

在五次战役1、2阶段,中朝方面的主要目的是歼灭敌军有生力量,这一目的基本达到,歼灭敌军接近6万,然而,这6万敌军主要是战斗力不强的南朝鲜伪军,尤其是在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的东线战场,在第二次出战的9兵团的沉重打击下,南朝鲜4个步兵师10万之众直接被击溃,建制被打乱,战斗力完全丧失,这也是五次战役志愿军打出的最凶狠的一击。但是,另一个战斗目的——对作为“联合国军”主力的美军以沉重打击,我军确实没有做到,原因有三:

首先是美军在战前的部署本来就是以南朝鲜伪军充当一线炮灰,承受志愿军最有力的第一次打击和第二次打击,而美军则龟缩在战线后方,等待志愿军的攻击锋线变迟钝后再发动反扑;

其次:美军有着摩托化、机械化行军的优势和绝对的制空权,使得其可以实行李奇微的“磁性战术”,一天撤退30公里,让只能依靠徒步行军的志愿军无法打出二次战役时期那样凌厉的穿插作战;

最后,志愿军严重缺乏炮火和其他重武器,因此即使是包围了大股美军,也无法在一个晚上消灭敌军,相反,美军一旦被志愿军合围,往往就地依托坦克装甲车辆、自行火炮等重武器组成环形防御圈,防守一夜,待白天在飞机的掩护下突围,缺乏重武器和反装甲火力的志愿军往往难以突破美军的防御,同时由于缺乏航空兵力,也无法阻止美军在白天的突围。

当志愿军由于补给耗尽停止进攻,准备撤退后,美军立刻发动了早已准备好的追击,以装甲机械化快速分队在飞机的掩护下分割包围我军,由于猝不及防,我们确实遭受了一些损失,180师的失利就源于此,然而,绝大多数志愿军还是在交替掩护,以及以63军为代表的阻击部队顽强掩护下成功撤回了攻击发起线,美军指挥官李奇微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敌人再次以空间换取了时间,并且在其大批部队和补给完整无损的情况下得以安然逃脱”

就美军来说,他们在五次战役第一、第二阶段以牺牲友军为代价保存战斗力的目的达到了,但第三阶段追击志愿军并消灭志愿军主力的企图,是失败了。他们同样只达到了一部分目的。凡是都是相对的,在进攻阶段,我军虽然处于上风,但交换比相对美军来说并不乐观,因为美军大部分都跑掉了。

但是,防御阶段,我军的伤亡情况比进攻阶段高得多,但是,交换比却逐渐可观了起来,这是因为在前一阶段一直跑跑跑的美军,终于开始和我们正面交战,而依托山地防御工事节节阻击的我军,恰恰由于朝鲜中部的崇山峻岭,最大限度地削弱了美军的兵力和火力优势,迫使美军不得不投入到短兵相接的山地攻防战斗中来,由于坑道和反斜面工事等战术的提出和使用,美军绝对优势的装甲兵力、航空兵力和炮兵的威力被削弱了,只能老老实实让步兵徒步去攻击山头,这样,我们找到了与美军作战的正确方式——打阵地战,这就是五次战役带给志愿军最重要的启示。

——————————————————————————————

最后,我要明确说明一点:对于美军来说,他们是一支现代化武装到牙齿的军队,他们最喜爱的就是发挥他们先进武器的特性,打一场持续几十天的,压倒性的短期战争,类似后世的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他们喜爱的是摧枯拉朽,厌恶的是绵绵相持。

与之相反,志愿军也好,后来的越南人民军也罢,作为武器装备远不如美军先进的军队,他们胜利的机会,本就是拖住敌人的脚步,将其带入漫长而残酷的消耗战,从而逼迫敌军主动放弃战争进行下去的企图。敌利于速战,而我利于缓战,这种情况下,志愿军打出五次战役这种消耗战,事实上,我们得到的东西更多。

由于美国人没有按照他们的剧本,在五次战役第三阶段的追击中咬住志愿军主力,朝鲜战争的长期化已经成为了必然——记得主席的《论持久战》吗?战争长期化,优势在我不在敌。

唯一可惜的是当时刚刚建国的中国国力太过于羸弱,如果有60年代的水平,把朝鲜战场拖个10年20年,我们一定可以看到美军灰溜溜撤出半岛——打住,这只是个军事问题,其他因素,以后再谈。           

各位吧友,端午节好~(龙鹰更新时候在端午节)梳理一下随后更新的思路,我计划按照《抗美援朝战争史》第三卷的框架来完成更新,就像运动战时期的五次战役一样,阵地战时期,把双方主要的作战情况按照以下五个独立而互相联系的章节:1 粉碎“联合国军”1951年夏季攻势2 粉碎“联合国军”1951年秋季攻势3 防御作战和反“绞杀战”以及空军作战4 1952年夏秋战术反击战及上甘岭战役5 1953年夏季反击战及金城反击战

————————————————————————————   

大致来讲,志愿军从1950年10月入朝至1951年6月结束五次战役,这是8个多月的运动战时期,这段时间内,中国人民志愿军先后投入38、39、40、42、50、66、20、26、27、63、64、65、12、60、15军共计4个兵团、15个步兵军及若干炮兵、工兵、铁道兵及后勤单位,先后参战兵力接近百万,消灭“联合国军”及南朝鲜军共计22万人,将战线从鸭绿江稳定在了三八线一带,使战火远离了中国本土,初步完成了出国作战之前,军委确定的目标。同时,我军在五次大规模战役中,损失也在20万人左右,在兵力与敌军基本相当,技术兵器处于极度劣势,海军等于零,空军也基本没有参战的情况下,取得如此大的战果,让全世界都感到震惊。   

经过第一、第二两次战役的较量,志愿军就将已进至鸭绿江边的“联合国军”,全部打退到三八线及以南地区,从而根本扭转了朝鲜战局.   从第三次战役开始,敌对双方均形成了连贯的战线,并且在北起三八线附近,南至三七线以北地区,出现了反复拉锯的形势。   

第三次战役时,志愿军以6个军在人民军3个军团配合下,用8天时间,把“联合国军”从三八线打退到接近三七线的地区     

此时“联合国军”发现志愿军物资运输补给困难,没有后续部队入朝作战,遂在志愿军和人民军刚刚转入2休整时,依靠其优势的现代化武器装备,集中所有地面部队,在海、空军支援配合下,发起了全线反扑。志愿军和人民军被迫停止休整,转入防御作战,进行第四次战役。志愿军在兵力未得任何补充、物资补给状况未得任何改善的情况下,采取坚守防御与战役反击相结合,以及实行全线运动防御以空间换取时问的战法,与人民军一起经过87天的顽强作战,将“联合国军”阻止于三八线南北地区,完成了掩护第二番作战部队向三八线地区开进集结的任务。   

第五次战役中,志愿军以第二番作战部队为主,共11个军在人民军3个军团(相当于我军的军一级建制)的配合下,先后在西线和东线进行了两个阶段的攻势作战,又将战线从三八线附近地区平均向南推进60一70公里,将“联合国军”打退到汉城至下珍富里一线。当志愿军结束第五次战役,主力转移准备到三八线以北地区休整时,“联合国军”再次发动了全线反扑,志愿军和人民军又展开主力进行阻击,至1951年6月上旬,将“联合fl军”阻止在三八线南北地区,战线稳定下来。   

这期间战争双方为取得战场上的有利形势均不断投入大量军事力量。到1951年6月,与1950年10月志愿军人朝时相比,双方战场上的军事力量都有了较大的增长。

500     

“联合国军”方面总兵力由42万人增加到69万人,其中地面部队计有美军7个师和1个空降团、南朝鲜军10个师和1个海军陆战团、英军2个旅、加拿大和土耳其各1个旅以及其他国家的部队共55.4万余人。其中美军25.3万余人,另有1.2万余南朝鲜人在美军部队中服役,南朝鲜军26万余人,英法等其他“联合国军”28万余人,     坦克由880余辆增加到1130余辆,轻迫击炮以上火炮由2820余门增加到3720余门,另有装甲车491余辆,3.5英寸口径火箭筒7080余具。  

 空军航空兵、海军陆战队航空兵和舰载航空兵由20个大队另数个中队增加到23个大队另8个中队,各种飞机由1200余架增加到1700余架。其中属第5航空队指挥的(包括海军陆战队航空兵)战斗轰炸机、战斗截击机、轻轰炸机、战术侦察机、空中指挥机和空中救护机等各型飞机1030余架,远东轰炸机指挥部指挥的战略轰炸机和战略侦察机115架,第315空运师指挥的运输机22。余架,海军舰载机300余架,此外还有炮兵校正机120架。   

海军可用于朝鲜海域的舰艇270余艘,包括第77和第95两个特种混合舰队以及第90两柄登陆舰队,部署在朝鲜东西海域和日本沿岸。仅第77和第95两个特混舰队,即编有5艘航空母舰等各种舰只108艘。由于美军在二战结束后大量裁减海军兵力,在朝鲜海域部署的美国海军已经是当时总数的一半,美军被迫大量启封在二战结束后封存的各种舰艇,并征召退役人员重新服役,以弥补朝鲜战争给美军带来的巨大缺口。

在美军不断增兵的同时,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兵力也随着战争的进展而不断增加,截止至五次战役结束后的1951年6月,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的总兵力已经由入朝时的41万增加至112万,其中志愿军增加到了77万,朝鲜人民军扩充至34万,志愿军在朝鲜共计14个步兵军,10个炮兵师和高炮师,2个坦克团,朝鲜人民军在重组打散的部队和征召后备力量后,兵力规模也达到了7个军团。相比较“联合国军”总兵力69万,志愿军和人民军在总兵力上处于1.6:1的优势,但在技术兵器上,我方处于绝对的劣势:炮兵比例大致为“联合国军”的1/3,装甲兵力不足1/20,苏联空军提供的空中掩护直到1951年5月才陆续展开,而且被严格限制在清川江以北到鸭绿江的地区,北朝鲜2/3的部分依然得不到任何空中掩护,同时,由于美军不间断的狂轰滥炸,在朝鲜修筑飞机场的努力一直没能成功。在海军方面,美、英、法国海军先后派出大量以航母战斗群为核心的海军兵力前往朝鲜战场,先后有20余条/次各型轻重航母参战,而与此相比,志愿军完全没有海军,朝鲜人民军也只有少量鱼雷快艇,总吨位不到一千吨,还不如敌军一条驱逐舰重。   

        

“联合国军”方面虽然占有武器装备方面的绝对优势,但美国人自己也承认其“最大的弱点在地面”。其步兵战斗力弱,并且部队士气低落,士兵厌战情绪严重,所谓“铁多气少”。1951年春季的较量表明,联合国军”仅仅依靠战场上的军事力量,不但根本不可能再打到鸭绿江边,而且在被打回到三八线以南后,每向三八线推进一步都十分困难,并且要付出重大的伤亡代价。   

在第四次战役中,从1951年2月17日至4月21日的60多天,志愿军和人民军实行的还是运动防御作战,“联合国军”依靠其优势的武器装备和强大的火力,实行陆、海、空军联合、全方位的立体作战,用了87天时间,付出7.8万余人的伤亡代价,才将战线从三七线附近推回到二八线附近.平均每天伤亡900余人,才向北推进1公里左右。在第五次战役中,志愿军和人民军主力后撤准备休整,“联合国军”全线反扑,用20天时间,付出3.6万余人的伤亡代价,才将战线从汉城至下珍富里一线推回到三八线附近,平均每天伤亡1800余人,才推进2一3公里。  

 美国陆军参谋长柯林斯在讲到这时的朝鲜战场形势时曾说虽然美国第8集团军向敌人发动了反攻,但“把敌人逐出‘堪萨斯一怀俄明’线并不容易”,共军“仍有很强的战斗力。这一点在6月中旬联合国军试图夺取‘铁三角’地区所受到的激烈抵抗中得到了证明”。此外,成千上万的中国部队正从东北地区开过来,在那里集结着比可用于战斗的联合国军多得多的预备队;北朝鲜地形崎岖,公路和铁路已被联合国军的炸弹、炮弹摧毁破坏了,不便于高度机械化的美国第8集团军行动;第8集团军越向北推进,离釜山和仁川补给基地越远,补给就越困难。相反,中国军队的补给会越来越容易。  

志愿军方面占有兵力优势,步兵作战勇敢,战斗意志顽强,依靠劣势的武器装备在少量炮兵支援下作战,取得了连续五次战役的胜利,迅速打出了战争的有利局面。但由于武器装备落后特别是没有空军和海军支援配合,因而作战中的困难很多,在敌我武器装备优劣悬殊的状况没有得到根本改变之前,难以歼灭美英军重兵集团,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根本解决朝鲜问题。彭德怀在1951年9月曾指出:“在朝鲜战场上,经过了五次战役,特别是第五次战役给予敌人的打击,使敌人认识到了我们的力量是不可侮的。同时也使我们认识到,在目前敌我装备悬殊的情况下,想一下打到釜山去也有困难。”  

朝鲜战争经过1951年春季在三八线附近至三七线以北地区的反复拉锯,到5一6月,双方均已看到,战场力量势均力敌,谁都难以迅速打败对方结束这场战争。因此,从1951年6月中旬开始,战争双方在三八线南北地区形成了战略相持局面。准确地说,在这一时间段,志愿军在保持防御战线的同时,完成了守备部队的轮换,同时适时发动连续不断的小规模战术反击,挫败了“联合国军”大规模进攻的计划   。

在志愿军入朝参战并且接连给美军以沉重打击后,美国也开始思考其参战和战斗的政策,并且开始谋求“体面地结束战争”,持续一年的朝鲜战争,给美国自身已经带来了沉重的压力:从1950年6月到1951年6月,美国侵朝战争一年来,美军已付出10万余人的伤亡。(美国公布的数字为7.88万余人,运往朝鲜的军事装备达1500万吨,直接战费100多亿美元。这几项数字都比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第一年的消耗多一倍。由于侵朝战争,美国1950年7月1日至1951年6月30日财政年度的军费,在421亿美元预算拨款以外,又特别补充拨款64.6亿美元,1951年7月1日至1952年6月30日财政年度,军费预算拨款将增加到600亿美元。需要指出的是,这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前的美元,当时强制规定1盎司黄金兑换35美元,而今天1盎司黄金的价格在1300美元左右,以此计算,仅仅朝鲜战争一年的消耗,就相当于今天的2万亿美元,即使考虑到黄金贬值的因素,这也是一个天文数字。   

付出这样巨大的消耗和损失,并没有取得战争的胜利,特别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以后,美军在朝鲜战场上连遭失败,被从鸭绿江边打回到三八线,并一度被打退到三七线,并且无力再向三八线以北推进,只能在三八线地区与志愿军和人民军进行对峙。这引起了美国人民的强烈不满,也增加了美国统治集团内部的矛盾。由于战争相持局面的出现,无法估量这场战争还要打多久?美国还要付出多大的消耗才能结束这场战争?这些情况促使美国当局不得不考虑朝鲜战争的出路   美国当局曾经试图再向朝鲜增调部队,以打破双方在战场上的军事平衡。   

美国自武装侵略朝鲜以来,其国家总兵力由150万人增加到330万人,并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建有军事基地,这些兵力仍远不敷使用。到1951年5月,美国陆军总兵力约150万人,陆军作战部队共18个师又18个团。美国国防部长马歇尔说,这已经是美国“目前所能匆忙地准备的全部数目。

美国投人到朝鲜战争的有6个陆军师和1个空降团,已占其陆军18个师的1/3(此外还有1个海军陆战师在朝鲜作战),另在日本部署2个师和1个团,计划在欧洲部署4个师,这样国内只剩6个师的作战部队了,而这6个师又多是动员组编时间不长、编制不足、缺乏训练的部队。因此,美国已没有机动的陆军作战部队可再调往朝鲜。柯林斯甚至说,为了把在朝鲜作战的美军“补充到接近于作战的员额,必须实际上调光国内的正规军,但连这样做都不够,还不得不动员后备队”。   

实际上,美军在朝鲜实施仁川登陆之前,就征召8600余名南朝鲜人,补进美第7师,另有2100余名南朝鲜人分别补入美第2,第24第25师和骑兵第1师。为了解决美军侵朝部队兵员补充的困难,后来华盛顿当局核准,在朝鲜作战的每个美军师可以编人2500名南朝鲜人,而考虑到伤亡情况,实际数字比这还要多。  

 此时,美国的海军和空军也无力再往朝鲜增派部队了。美国海军己将其近半数的作战力量投人了朝鲜战场。美国空军也已将其作战力量的1/5投人了朝鲜战场,并且美国在国外建立的军事基地多为空军基地,因此,这时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官要求再派1个空军联队驻日本,另调2个喷气式战斗机联队到朝鲜作战。对此,美国空军当局则表示无能为力,“因为他们再也没有多余的空军部队可以抽调了”。   

美国当局也曾寄希望他们的盟国能为在朝鲜作战的“联合国军”提供更多的部队。美国军方认为,土耳其、希腊、英国、菲律宾、阿根廷、巴西、墨西哥、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均有能力派出一个步兵师级单位进入朝鲜作战,然而随着志愿军入朝参战和随后的五次大规模战役,绝大多数国家认识到,朝鲜战争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不会在短期内结束,这时当然不会有人愿意为美国人火中取栗,作为世界军事强国之一的法国,仅仅派出了区区一个步兵营参战,而除了英国派出一个师(3旅制,其中一个加拿大旅)外,其余各国要么拒绝派兵,要么只派出一个营甚至一个连装装样子,甚至有国家毫不客气地要求抽回已经在朝鲜战场的本国部队,来“保卫本国防务”,哪怕他们的国家离战火十万八千里之遥。还有许多国家出工不出力,明确要求自己的军队不参与一线战斗,其中甚至包括被美国人坑了两次所以怀恨在心的英国陆军在内。   

在台湾的委座倒是积极要求派兵前往朝鲜,但是机智的美国人识破了运输大队长的险恶用心,在内部讨论时认为:”蒋的军队是ZG手下败将,并且轻重武器均需美国提供,战斗力不强,且会引起ZG方面的强烈反弹和更猛烈的进攻“甚至连急需支援的李承晚都明确表示拒绝蒋军,英法等国更是一致反对,此事最终不了了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6 09:32 , Processed in 0.02368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