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从西藏平叛看香港的暴动和台湾的前途

2019-12-2 00:00|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709| 评论: 0|原作者: 韩东屏|来自: 察网

摘要: 香港暴乱显示出来的问题说明,简单的一国两制,不能保证香港的稳定和繁荣昌盛。对解决台湾问题也不会有任何正面意义。 中央政府对香港必须是主权在手,并有对香港的反动派,暴徒进行有效制裁的权力。
香港暴乱显示出来的问题说明,简单的一国两制,不能保证香港的稳定和繁荣昌盛。对解决台湾问题也不会有任何正面意义。 中央政府对香港必须是主权在手,并有对香港的反动派,暴徒进行有效制裁的权力。容许暴徒作乱,只会养虎遗患,后患无穷。中国共产党对香港的政策,必须是依靠占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最广大的香港人民,而不是那些占人口极少数的资本家,要让占人口百分之九十的香港广大民众从中央政府的政策受益,让那些占人口不到百分之十的少数资本家受损。

【本文为作者韩东屏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韩东屏:从西藏平叛看香港的暴动和台湾的前途

香港近期的暴乱,跟当年西藏的叛乱有很多相似之处。 当年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高瞻远瞩,与西藏地方政府达成十七条协议,以和平的方式解决了西藏问题。 那个十七条协议,跟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香港基本法,大意差不多。 就是允许藏人自治。 中央政府不急于在西藏进行民主改革和土改。愿意等西藏地方政府和西藏人民认为条件成熟了,再进行民主改革。 一九九七年香港回归,中央政府基本上也是许诺香港政治制度五十年不变, 也是希望香港平稳过渡回归祖国。

跟今天的香港一样,当年美国的中央情报局也秘密插手了西藏,只是没有像今天这样明目张胆。五十年代初,美国中央情报局就在美国的卡罗拉多等地培训藏族叛乱分子,并将他们空投回西藏,中央情报局还为西藏叛乱分子空投武器给养。 西藏的叛乱分子曾多次袭击驻守西藏的解放军部队。

当年以达赖喇嘛为首的西藏地方政府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压迫剥削西藏的广大农奴,是坚决反对在西藏进行民主改革。 而广大的西藏农奴却盼着早日得到解放。 一九九八年,在布朗戴斯大学校园的跟达赖喇嘛对话会上,我问达赖喇嘛西藏社会有没有阶级,西藏的的农奴是否从共产党实施的民主改革中获益。 达赖喇嘛坦率的回答了我的问题。 他说西藏当然是阶级社会。 西藏的穷人非常欢迎共产党。 他们给共产党带路提供情报。 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能顺利进入西藏。 按照当时中央跟西藏地方政府达成的十七条协议,解放军驻藏部队,不可以帮助西藏的农奴,即使西藏的农奴逃到解放军军营,解放军也必须劝说他们回到农奴主那里去。 这让驻藏部队很为难。解放军的士兵都是穷苦人出身,他们参军打仗,就是要打倒地主阶级,解放全中国的受苦受难的穷人兄弟。

以达赖喇嘛为首的西藏上层农奴主阶层,为他们的阶级本性所决定,最终选择叛乱。 他们利令智昏,错误的估计美国会出兵支持他们的叛乱。 美国的统治阶级是不会做赔本买卖的。 他们五十年代支持西藏叛乱集团,无非就是想给正在朝鲜战场上跟美军鏖战的中国政府的后方制造一点麻烦而已。 达赖喇嘛的哥哥,和达赖喇嘛本人后来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美国政府并不关心西藏的独立和西藏的文化。 他们只是利用达赖喇嘛和他的追随者给中国制造麻烦而已。

从某种意义上讲,达赖喇嘛集团的武装叛乱,正好给了解放军驻藏部队解放西藏被压迫农奴一个很好的机会。 中央政府当时是胜券在握。 占西藏人口百分之九十的西藏农奴是拥护共产党解放军的,他们希望能够像全国其他地区的穷苦人一样获得解放,过上好生活。 有西藏广大农奴民众的支持,消灭一小撮西藏武装叛乱分子,根本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西藏叛乱很快就被解放军驻藏部队平息了,西藏进行了民主改革,广大农奴翻身得解放,分到了土地和牛羊。

一九九八年在美国布朗戴斯大学跟达赖喇嘛对话会上,达赖喇嘛在回答我的问题时,公开说他回不去西藏了,就是因为西藏的穷人分到了地和牛羊,坚定的支持分给他们土地的中央政府。 中央政府打赢了政治仗。 政治斗争归根到底就是谁在国家的财富分配过程中得到了什么,和怎么得到的。 可以说毛泽东时代,中国政府在处理西藏问题上很好的打了政治这张牌。

今天的香港问题, 从根本上讲也是美国和英国政府恐惧中国崛起,插手香港,花费巨资在背后推动香港的暴乱,以给中国制造麻烦。 为了稳住香港的资本家,提出一国两制的政策,并保证香港政治制度五十年不变。香港在作为英国殖民地的时代,要往大英帝国缴纳各种税费,然而回归大陆后,中央政府却免除了香港的所有税费,连在香港驻军的费用都不用出。 从某种意义上讲,大陆的中国人在帮助香港人过高高在上的日子。 香港人可以自由出入中国大陆,而大陆民众却不可以自由出入香港,让香港人有了政治上的优越感。他们歧视刁难访问香港的中国大陆人。这一切非常不利于中国大陆和香港民众增进了解,发展健康的互动关系。

一九四九年大陆解放的时候,许多在大陆有血债的反共人士逃往香港,还有一些逃往香港的人的家人在大陆被人民政府镇压。 这些人跟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的人民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念念不忘推翻共产党的领导。 一九九七年香港回归后,这些人并没有任何改变。 因为中国的一国两制制度,中国政府也无法强迫这些人改变。 反而让这些人有机会变本加厉的反共反华。 他们勾结国际上的反共反华势力,如法轮功,民运,疆独,藏独势力,传播各种政治谣言。 把香港搞成了一个国际反华反共的基地。

当年中央政府对香港提出一国两制的政策,不仅仅只是着眼于香港,也考虑到台湾问题的最终解决。 从一九四九年大陆解放开始,中国政府的口号是一定要解放台湾。 解放台湾就是把受国民党反动派压迫的台湾人民解放出来。 这也是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和一贯政策:推翻蒋家王朝,解放全中国,将革命进行到底。但是由于改革开放的需要,八十年代初,中央政府改变了对港,对台的一贯政策。 一九八一年的对台工作九条,其中包括允许台湾自治,允许台湾保留军队和情冶单位。然而,台湾国民党政府与受压迫的台湾民众之间矛盾的严重性和普遍性不应低估。某些长期受到国民党反动派压迫的台湾民众甚至是左翼民众一段时期很迷茫。如果允许台湾的国民党反动派继续他们的反动统治,那么那些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的人,还有什么希望?中国人必须认识到,相当一部分参与台独运动的人都是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的人, 与其说他们是不想做中国人,不如说是不愿意做国民党反动派统治下的中国人。

香港的回归本来是水到渠成的事。 中央政府根本无须向香港的资本家作出不必要的妥协,允许他们继续压迫剥削香港民众,允许他们在香港继续作威作福。 从某种意义上讲,对香港资本家的妥协,就是让大多数香港民众看不到回归祖国有什么好处。 政治斗争,归根到底是在社会财富的分配过程中哪些人受益,哪些人受损。 中国共产党对香港的政策,必须是依靠占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最广大的香港人民,而不是那些占人口极少数的资本家,要让占人口百分之九十的香港广大民众从中央政府的政策受益,让那些占人口不到百分之十的少数资本家受损。

台湾问题也是一样。 中国中央政府对台湾的政策,不应该是简单化的一国两制,而应该打好政治这张牌。 要坚决依靠广大台湾民众,要站在台湾广大民众一边,要让台湾民众从大陆的对台政策和工作中得到好处。 这是最根本的一条。 当年中央政府能够轻而易举的平定西藏的叛乱,就是有广大的西藏农奴的支持。 中央政府能够维持西藏的稳定,也主要因为在西藏实行了民主改革,让广大的西藏农奴从民主改革中得到实在的经济利益。

香港暴乱显示出来的问题说明,简单的一国两制,不能保证香港的稳定和繁荣昌盛。 对解决台湾问题也不会有任何正面意义。 中央政府对香港必须是主权在手,并有对香港的反动派,暴徒进行有效制裁的权力。容许暴徒作乱,只会养虎遗患,后患无穷。 对台湾的政策也需要反思,要依靠台湾的广大民众,而不是一小撮国民党精英。 国民党精英在台湾已经臭名昭著,跟他们搞无原则的统战,是非常不明智的。

【韩东屏,河北大学特聘教授,美国北卡华伦威尔逊大学政治系教授。本文察网发布时有删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7 07:57 , Processed in 0.015218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