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的高级阶段

2019-12-4 22:3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3041| 评论: 0|原作者: 萧竹|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毛主席首先开创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和实践。这种伟大的实践,虽然从短期和表面上来看,被失败于强大的社会习惯势力;但从战略实质上来说,却取得了开创世界大众民主政治时代、引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走向政治成熟的空前胜利



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毛主席首先开创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和实践。这种伟大的实践,虽然从短期和表面上来看,被失败于强大的社会习惯势力;但从战略实质上来说,却取得了开创世界大众民主政治时代、引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走向政治成熟的空前胜利!故其意义决不亚于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

  如果说,马克思主义是共产主义理论奠基阶段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是共产主义现实运动——建立社会主义制度——阶段的马克思主义,那么,毛泽东思想就是把现实共产主义运动推进到社会主义继续革命阶段的马克思主义。所以,毛泽东思想就是高级阶段的马克思主义——我们认为称为毛泽东主义为宜。而那种认为毛泽东思想仅仅是马列主义普遍原理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产物的认识,并未尽识毛泽东主义的庐山真面目!

  以下两个基石,奠定了毛泽东主义的历史地位。

  (一)毛泽东思想发展完善了辩证唯物史观。

  社会主义是现实的共产主义运动。而指导共产主义运动的哲学基础是辩证唯物史观。若不能真正掌握这种唯一科学的历史观,就会如同列宁所说的,“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

  但是很可惜,迄今为止,除了马恩列毛等极少数无产阶级革命家能够系统地运用辩证唯物史观之外,很多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层,往往都自觉不自觉地信奉机械唯物史观和主观唯心史观混合的二元论历史价值观。所以,苏东剧变,大国转向,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极端低潮,实在是历史倒退迂回的逻辑必然。

  机械唯物史观(唯经济主义、经济决定论)的基本观点是:经济单向决定政治(即使承认政治对经济具有反作用,也不承认政治对经济的统帅性决定作用);经济统帅政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纲领——其实质是以实用主义政治为统帅)。——这是在辩证唯物史观创立之后,在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名义下,向形而上学方向异化的一种“一根筋”的机械、主观的历史观。

  而辩证唯物史观的精髓和灵魂则是:经济基础性决定政治,政治统帅性决定经济(真理政治发挥正向统帅性决定作用;谬误政治发挥反向统帅性决定作用)

  然而,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创立辩证唯物史观的时候,为了批判唯心史观这只首要的拦路虎,往往不得不重点强调经济基础性决定政治的原理,而这却被一些不懂辩证思维的人误读为“经济决定论”。

  正如恩格斯所说:“青年们有时过分看重经济方面,这有一部分是马克思和我应当负责的。我们在反驳我们的论敌时,常常不得不强调被他们否认的主要原则,并且不是始终都有时间、地点和机会来给其他参预交互作用的因素以应有的重视。”(《恩格斯致约•布洛赫》,《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第479页)

  恩格斯在驳斥经济决定论、捍卫辩证唯物史观时强调——经济因素是社会历史发展的归根到底的(基础性的)决定性因素,而不是唯一决定性因素;上层建筑因素在许多情况下,也是(非基础性的)决定性因素。他指出:“根据唯物史观,历史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到底是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无论马克思或我都从来没有肯定过比这更多的东西。如果有人在这里加以歪曲,说经济因素是唯一决定性的因素,那么,他就是把这个命题变成毫无内容的、抽象的、荒诞无稽的空话。经济状况是基础,但是对历史斗争的进程发生影响并且在许多情况下主要是决定着这一斗争的形式的,还有上层建筑的各种因素。”(同上书,第477页)

  恩格斯晚年在驳斥将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歪曲为“经济决定论”的过程中,还提出了“历史合力论”思想——既肯定了经济因素在社会历史发展中的归根到底的基础性决定作用,又强调了社会历史的发展是经济、政治和文化等因素相互作用的合力结果,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

  毛泽东主席,既肯定了经济因素的基础性决定作用(创造生产力的人民群众,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又进一步强调了思想政治因素的统帅性决定作用,发展完善了辩证唯物史观的经济和政治辩证决定关系原理。请看毛主席的有关经典论述:

  “生产力、实践、经济基础,一般地表现为主要的决定的作用,谁不承认这一点,谁就不是唯物论者。然而,生产关系、理论、上层建筑这些方面,在一定条件之下,又转过来表现其为主要的决定的作用,……这不是违反唯物论,正是避免了机械唯物论,坚持了辩证唯物论。”(毛泽东:《矛盾论》)

  “从世界的历史来看,资产阶级工业革命,不是在资产阶级建立自己的国家以前,而是在这以后;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的大发展,也不是在上层建筑革命以前,而是在这以后。都是先把上层建筑改变了,生产关系搞好了,上了轨道了,才为生产力的大发展开辟了道路,为物质基础的增强准备了条件。当然,生产关系的革命,是生产力的一定发展所引起的。但是,生产力的大发展,总是在生产关系改变以后。拿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来说,正如马克思所说的,简单的协作就创造了一种生产力。手工工场就是这样一种简单协作,在这种协作的基础上,就产生了资本主义发展第一阶段的生产关系。手工工场是非机器生产的资本主义。这种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产生了一种改进技术的需要,为采用机器开辟了道路。在英国,是资产阶级革命(十七世纪)以后,才进行工业革命(十八世纪末到十九世纪初)。法国、德国、美国、日本,都是经过不同的形式,改变了上层建筑、生产关系之后,资本主义工业才大大发展起来。首先制造舆论,夺取政权,然后解决所有制问题,再大大发展生产力,这是一般规律。在无产阶级革命夺取政权以前,不存在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而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在封建社会中已经初步成长起来。在这点上,无产阶级革命和资产阶级革命有所不同。但是,这个一般规律,对无产阶级革命和资产阶级革命都是适用的,基本上是一致的。……一切革命的历史都证明,并不是先有充分发展的新生产力,然后才改造落后的生产关系,而是要首先造成舆论,进行革命,夺取政权,才有可能消灭旧的生产关系。消灭了旧的生产关系,确立了新的生产关系,这样就为新的生产力的发展开辟了道路。”(《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毛泽东文集》第八卷第131、132页)

  “既然西方资本主义在其发展过程中有一个工场手工业阶段,即尚未采用蒸汽动力机械、而依靠工场分工以形成新生产力的阶段,则中国的合作社,依靠统一经营形成的新生产力,去动摇私有基础,也是可行的。”(这是毛主席在五十年代,对某些高层领导干部的“互助组不能生长为农业生产合作社;现阶段不能动摇私有基础;不改变农村私有制,先机械化,后合作化”的观点进行批评说服时的主要论点。——见薄一波:《若干重大历史决策与事件的回顾》。薄一波认为:“毛泽东提出一个全新的观点,突破了苏联的模式,为中国农业社会主义改造走出一个新的路子”。)

  “没有正确的政治观点,就等于没有灵魂。”(《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第385页)

  “共产党领导的革命的政治工作是革命军队的生命线”。(1944年4月,毛泽东为《关于军队政治工作问题》的报告所亲笔增写的内容)

  “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在社会经济制度发生根本变革的时期,尤其是这样。”(《〈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的按语》,《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第243页)

  “思想工作和政治工作是完成经济工作和技术工作的保证,它们是为经济基础服务的。思想和政治又是统帅,是灵魂。只要我们的思想工作和政治工作稍微一放松,经济工作和技术工作就一定会走到邪路上去。”(《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1958年1月),《毛泽东文集》第七卷第351页)

  “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党的路线正确就有一切,没有人可以有人,没有枪可以有枪,没有政权可以有政权。路线不正确,有了也可以丢掉。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毛主席在外地巡视期间同沿途各地负责同志的谈话纪要》(1971年8月中旬至9月12日),中共中央文件中发[1972]12号)

  综上所述,毛主席在《矛盾论》、《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等许多著作中,尤其是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中的有关论述,在辩证唯物史观的发展史中,第一次创造性地揭示了生产力经济因素与思想政治因素之间的相互辩证决定关系,以及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和主要矛盾的原理。这是在马、恩、列、斯论述的基础上,迄今为止对辩证唯物史观的最深刻精辟的阐释和发展完善。

  可以肯定地说,若不理解辩证唯物史观的马列毛主义“真经”,就不能克服自发的机械、主观的二元论历史价值观,从而就不可能奉行基本正确的理论路线。这正是绝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自觉不自觉地以唯经济主义的经济建设为中心纲领(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资本主义生产目的;以追求私利最大化的“理性经济人”价值观管理社会主义公有经济),从而落入了利润挂帅、物质刺激的资本“磨道”,以至必然性地堕入了新自由主义市场化私有化改革歧途的理论根源。

  (二)毛泽东思想开创了社会主义继续革命。

  任何社会,若没有大众民主政治的制衡,就不可能自觉继续革命,就会走向必然王国的周期性灭亡。

  在私有制的封建社会,只有地主阶级的官僚民主,没有农民阶级的大众民主,当然不可能继续革命。所以,其权力腐败推动的两极分化不可遏制,当其恶化到极端引发社会革命或动乱时,一个政权往往也就灭亡了。这时,若手工工具生产力所决定的自然经济基础尚未动摇,封建制度也就只能处于新旧政权更替的历史周期律中。而到了封建社会末期,由于工场手工业生产力的发展,使得资本主义的雇佣劳动生产关系处于量变扩张中。这时,若某些封建国家的权力腐败严重激化了社会矛盾、弱化了国家的统治力,则往往就会在世界封建主义统治链条的薄弱环节上,率先爆发资产阶级革命,推翻了封建制度,进入了资本主义社会。

  在私有制的资本主义社会,只有资产阶级的宪政民主,没有无产阶级的大众民主,同样也不可能继续革命。所以,资产阶级独占剩余价值推动两极分化酿成的周期性经济危机,国家只能在不触及私有制根基的前提下进行治标不治本的宏观调控。当科技推动的市场经济生产力越来越社会化、全球化时,无产阶级的相对贫困化表征的两极分化就会愈益严重,从而使过熟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日益走向灭亡。这期间,在世界资本主义统治链条矛盾激化的薄弱环节上,就会有一些国家——往往不是统治力量强大的发达国家,而是处于革命危机中的相对落后国家——率先爆发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社会主义革命。

  在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社会,从理论上讲,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具有大众民主权利。然而,尤其是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处于强大的历史局限中——以私有观念为核心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场和资产阶级法权场”强势存在;以权谋私的官僚主义势力顽强蔓延——使得无产阶级革命胜利后的红色精英集团,难以摆脱历史上农民起义领导集团胜利后就蜕变为新的剥削统治阶级的历史周期率宿命。

  所以,社会主义国家公有制经济基础的建立,并不会自动带来大众民主政治上层建筑的相应发育。若国家的领导集团,只是埋头于唯经济主义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纲领,不能自觉继续革命、有效地推动无产阶级大众民主(广泛深刻的人民民主)政治建设,那么,社会主义必须坚持的一党领导制权力,就会失去大众民主的有效制衡。而失去有效制衡的绝对权力,必然会走向不可遏制的绝对腐败(边缘化群众路线,主要依靠法治进行体制内的监督制衡和反腐败,只能是“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于是,失去大众民主政治保护的公有制,也就只能在官僚主义和市场取向的改革中蜕化为官僚集团占有制或演变为私有制。

  总之,虽然没有公有制经济基础,大众民主政治上层建筑就没有立足之地;但是若初步建立了公有制经济基础,却不能通过自觉继续革命建立健全大众民主政治上层建筑,则所谓的社会主义社会形态就是发育不全的畸形体,就不可能不走向夭折。

  所以,毛主席才强调:

  “单有1956年在经济战线上(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是不够的,并且是不巩固的。匈牙利事件就是证明。必须还有一个政治战线上和一个思想战线上的彻底的社会主义革命。”(《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第461页)

  “消灭阶级有两种,一种是作为经济剥削的阶级容易消灭,现在我们可以说已经消灭了;另一种是政治思想上的阶级,不容易消灭,还没有消灭,这是去年整风才发现的。”(《毛泽东在武昌会议上的讲话(1958年11月21日)》)

  “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3册第487页)

  “斗争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这是主要任务,绝不是目的,目的是解决世界观问题,挖掉修正主义根子问题。”(1976年5月,毛主席和阿尔巴尼亚军事代表团的谈话)

  “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中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版,第610页)

  “劳动者管理国家、管理军队、管理各种企业、管理文化教育的权利,实际上这是社会主义制度下劳动者最大的权利,最根本的权利。没有这种权利,劳动者的工作权、休息权、受教育权等等权利,就没有保证。” “总之,人民必须自己管理上层建筑,不管理上层建筑是不行的。”(《邓力群:和毛泽东一起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人民网,2014年07月22日)

  等等。

  然而,很多社会主义国家,对于社会主义革命的执著信条却是“半截子革命论”——夺取了政权,建立了公有制,社会主义革命就算完成了;接下来的工作就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纲领,建设经济和科技强大的国家。

  其实,社会主义革命是长期的任务,它不只包括建立公有制经济基础的经济革命,而且还必须包括建立健全大众民主政治上层建筑的思想文化政治革命(通过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同私有制和私有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

  回顾历史,任何新兴统治阶级社会形态的建立和巩固,都必须通过经济革命和思想文化政治革命有机结合的过程,才能完成。新兴封建地主阶级是这样,新兴资产阶级也是这样。欧洲近代的三大思想解放运动——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就是建立新兴资产阶级社会形态的文化大革命!

  只是,全部社会主义革命是彻底消灭私有制的革命,与历史上用新的私有制代替旧的私有制的革命相比,必然艰难得多。如果说,社会主义经济革命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那么,思想文化政治革命就是后面的全部万里长征。因而,社会主义作为现实的共产主义运动,其最难点就在于后面的大众民主政治革命——即自觉继续革命,斗私批修,改造世界观,建立和健全真正依靠人们群众的大众民主政治上层建筑。

  而难能可贵的是,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毛主席首先开创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和实践。这种伟大的实践,虽然从短期和表面上来看,被失败于强大的社会习惯势力;但从战略实质上来说,却取得了开创世界大众民主政治时代、引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走向政治成熟的空前胜利!故其意义决不亚于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仅从这一点上来说,将毛泽东思想称为毛泽东主义,实在是实至名归!

  【2019.12.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14 08:39 , Processed in 0.01378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