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从八万多座水库说起

2019-12-26 02:0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9471| 评论: 0|原作者: 祁金利|来自: 宏国智库

摘要: 把修水库看作是人定胜天的产物,违背自然,细思是没有道理的。因为这样说无非是说远古时期、古代一切都是和谐的美好的,那时倒是很自然,一切由老天爷决定,可是不是一样有河水泛滥、火山喷发、瘟疫肆虐吗?如果说自然就是美好的和谐的,为什么河流还会不断改道、山体还会崩塌呢?既然自然那么美好和谐,改变了岂不是不美好不和谐了吗? ...
把修水库看作是人定胜天的产物,违背自然,细思是没有道理的。因为这样说无非是说远古时期、古代一切都是和谐的美好的,那时倒是很自然,一切由老天爷决定,可是不是一样有河水泛滥、火山喷发、瘟疫肆虐吗?如果说自然就是美好的和谐的,为什么河流还会不断改道、山体还会崩塌呢?既然自然那么美好和谐,改变了岂不是不美好不和谐了吗?说来说去,地球是在运动中的,沧海桑田是人间正道。一切都在变化中,人类改造自然没有什么不应该的,人不改,老天爷也会改的,不过是来自地球内部改变地球面貌的力,科学上叫做内营力,而来自人类的改变地球面貌的叫做外营力吧了。那种认为在大自然是和谐美好的,大自然面前清静无为、无所作为的观点与大自然的规律是矛盾的。人类生存发展的过程就是同大自然斗争的过程,女娲补天、大禹治水就是我们先人现实的或想象中斗争。在这个过程中,人类逐渐积累的经验,不断熟悉大自然的脾气,懂得了“疏”而不是“堵”的道理……

祁金利:从八万多座水库说起

改革开放前,我国一共修建了大大小小八万多座水库,当然也有人说修得更多。改革开放后,给我的感觉水资源日益紧缺,降雨量似乎也少了(后来我查了河北省降雨量的变化,发现几十年来并没有太大变化),很多河流都断流了。后来我听到这样一种说法,说当年修了这么多水库,截断了水资源的自然循环。本来降雨形成径流进而汇入河流,通过河道向地下渗透,或者积蓄到池塘沟壕,通过大面积的蒸发形成云,进而再形成雨。修了8万多座水库,这些河道、池塘沟壕都没有水了,因而破坏了生态。甚至还有人说这是人定胜天年代的产物,实际上自然的才是最好的,现在缺水就是大自然对我们的报复。

我不是学水利的,对此说法在很长的时间里存疑。现在生活中的观察似乎支持这一观点。随着城市的硬化,包括郊区村镇硬化的面积越来越大,天然的降雨不能通过渗透的方式补充到地下水,被迅速的排到了河道,白白流到了下游,另一方面城市规模越来越大,超采地下水越来越多,造成地下水位不断下降。这不光是一个现实的问题,甚至还是一个哲学的问题,一个政治的问题。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王浩院士,他是我国著名的水利专家,我向王院士请教这个问题,王院士给我讲,我国是个水资源极其短缺的国家,虽然淡水资源总量为28000亿立方米,占全球水资源的6%,仅次于巴西、俄罗斯和加拿大,居世界第四位,但人均只有2300立方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4、美国的1/5,在世界上名列121位,是全球13个人均水资源最贫乏的国家之一。扣除难以利用的洪水泾流和散布在偏远地区的地下水资源后,我国现实可利用的淡水资源量则更少,仅为11000亿立方米左右,人均可利用水资源量约为900立方米,并且其分布极不均衡。

我国的降雨不仅地域上分布不均匀,在时间上分布也不均匀。绝大多数地区一年的降水主要集中在那么几个月,这样就形成这样一种局面:当大雨来临的时候大量的水来不及渗透流入河道白白流走,而一年的大多数时间河流又干涸了,忍受着干旱。这种情况下,就只能采取用水盆把水接起来利用的办法,这就是修水库。王院士一席话,我茅塞顿开。看来修水库是基于客观的需要,水留在水库,是兼顾了城市、农村一年的生活生产之需,绝非是领导人脑子一热的主观浪漫之举。至于说是否可以通过河道、池塘沟壕来多补充地下水,而不是都集中在水库,倒是可以探讨。

深一步说,把修水库看作是人定胜天的产物,违背自然,细思是没有道理的。因为这样说无非是说远古时期、古代一切都是和谐的美好的,那时倒是很自然,一切由老天爷决定,可是不是一样有河水泛滥、火山喷发、瘟疫肆虐吗?如果说自然就是美好的和谐的,为什么河流还会不断改道、山体还会崩塌呢?既然自然那么美好和谐,改变了岂不是不美好不和谐了吗?说来说去,地球是在运动中的,沧海桑田是人间正道。一切都在变化中,人类改造自然没有什么不应该的,人不改,老天爷也会改的,不过是来自地球内部改变地球面貌的力,科学上叫做内营力,而来自人类的改变地球面貌的叫做外营力吧了。那种认为在大自然是和谐美好的,大自然面前清静无为、无所作为的观点与大自然的规律是矛盾的。人类生存发展的过程就是同大自然斗争的过程,女娲补天、大禹治水就是我们先人现实的或想象中斗争。在这个过程中,人类逐渐积累的经验,不断熟悉大自然的脾气,懂得了“疏”而不是“堵”的道理……

胜天,不是蛮干,认识规律、利用规律,就是胜天。从茹毛饮血的古代类人猿到今天的高度文明社会,你说是不是人定胜天?

祁金利,中共北京市委统一战线工作部副部长。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宏国智库”。】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7 15:08 , Processed in 0.304846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