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以革命的中国来拖垮资本主义世界体系 —— 与“迷茫的人”探讨 ...

2020-1-7 09:43|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4756| 评论: 0|原作者: 红色多瑙河

摘要: 如果革命的中国拖垮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速度快于自己官僚化的速度,那么就有可能将大量的剩余产品从生活水平竞争和国防开支中解放出来,用于巩固和提高人民群众对干部队伍的监督和制衡能力,中国革命就有可能走出王朝周期律,为人类未来开辟道路。

编注:这是网友“红色多瑙河”看到“迷茫的人”在本网发言以后给本网的投稿。标题是本网代拟的。欢迎迷茫的人、马列托主义者和其他网友继续对相关话题展开讨论。


迷茫的人网友你好。看到你写的评论我有很多想法,我们可以多多交流。在我真正开始用马列毛主义认识世界并开始思考改变世界之前,我也曾经有过民族主义情绪占支配地位的时期(受《亮剑》影响),在那之后,也当过一阵子自由派(受《大国崛起》影响),所以我们的思想历程是有一定相似性的,我也特别能理解你对历史周期律问题的担心。

 

我和你一样,也是肯定地认识到不远的将来中国和世界将发生的剧烈变革,也对此问题进行过思考。我在写的时候发现远航一号已经回复了一些我想写的东西,不过已经都写出来了,就让大家一起看看吧。

 

首先,今日中国资产阶级统治集团的民族主义旗帜是举不了多久的。民族主义一方面建立在对本国一般人民群众未来生活水平的预期之上,但本质上由本国统治阶级给人民提供高生活水平的能力和意愿决定。只要满足不了人民群众提高生活水平的愿望,民族主义的动员能力会很快消散。如果中国资产阶级无法避免经济危机,无法保证人民群众安定的生活下去,而同时对外卑躬屈膝,那么民族主义就会成为反对资产阶级统治的旗帜。如果中国资产阶级(如刘鹤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核心集团)一再退让,罔顾中国主权和尊严,那么未来中国革命就既是吊民伐罪(社会主义革命),又是驱逐洋奴(民族解放运动)。


第二,红色中国网去年六七月份发表过许多关于中帝论的论战文章,其中有一个论点是很重要的,即中国是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的半外围国家,不掌握大量的从海外剥削来的净剩余价值。你在前面提到欧美内部矛盾依然存在,但是欧美核心国家的矛盾可以通过剥削全世界来缓解,而资产阶级民主政治正是分配海外剩余价值,收买本国劳动人民的工具。而对中国资产阶级而言,由于不存在超额剩余价值,所以资产阶级民主这个工具也是不必要的。同时,资产阶级民主还会鼓励人民群众提出和争取经济政治诉求,提高阶级统治的成本。所以,由于不存在阶级妥协的空间,目前中国的资产阶级专制统治是最能延长中国资产阶级统治时间的政治体制。

 

所以无论自由派学者如何宣传宪政民主,中国资产阶级的整体意志都是维持专制统治,对他们来说,要命还是要脸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很清楚的。所以,一切以争取形式民主(或者言论、集会、结社自由)为核心诉求的运动最多只具备局部的战术意义。如果真的哪一天中国的自由派掌握了中央政权,那要么是资产阶级整体受到了较大打击,不得不饮鸩止渴;要么是资产阶级的整体意志不复存在,个别集团利令智昏想要加速私有化和直接掠夺然后出逃海外。但无论哪种情况,资产阶级都不具备继续统治下去的意志和能力。


自由派上台之后又如何呢?自由派是不会动资本家的,他们会维持中国基本的经济制度(私人资本主义)不变。但只要基本经济制度不变。今天资产阶级遇到的经济和社会问题,自由派会一个不落的全部遇到,又由于自由派无法频繁使用资产阶级专制统治的手段,他们手里的武器还不如今日的统治集团。所以,哪一天中国真要是自由派掌了权,那不会是中国资本主义起死回生的开始,那只是更大危机的体现。如果说89年的广场共和尚有悲剧元素,未来的自由派政权(如果有的话)则必定是场闹剧。


第三,谈到了自由派的腐化就不得不谈谈革命派的腐化。红色中国网曾经发过一些关于历史上社会主义国家蜕变的文章。我的理解是,简单来说,落后国家建设社会主义面对着资本积累社会主义的矛盾。全力搞资本积累,固然可以保证政权稳定,强化国防,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至少在长期),但是人民群众的绝大部分时间将被用在工作(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生产)上,没有时间培养管理国家所必需的知识和技能。所以过去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众也缺乏实际监督和限制统治集团的能力。相反,监督管理职能被交给了过去的“先锋队”,由于其在实际的生产和管理过程中的技术、经验和权威无人可以替代,因此也不存在可以有效监督他们的可能性。这样,社会革命固然可以为落后国际的资本积累(也可叫现代化)创造前提(如消灭地主,消灭非生产性的资本家,废除不平等条约,农业集体化等),但资本积累过程本身会创造一个实际上掌控生产资料的官僚集团,在人民群众无力监管节制他们的时候,就会发展成资产阶级。这就是你说的“变成修正主义”,最后变成资本主义的基本条件。


这是上一次社会主义革命的教训,这一次我们无疑也会面对这些问题,这没有什么可以避讳的。但是这一次发生于中国的革命有两个不同于以往的客观条件。第一,中国是一个基本已经实现工业化现代化的国家,并不用面对急迫的资本积累的任务;同时人民政治、科学、文化素质的普遍提高和未来革命运动的锻炼(这离不开进步组织针对自己的反官僚斗争),也为有效遏制官僚集团的出现提供了客观基础。第二,中国在今日世界体系中的作用远超过当时的苏联(加中国),中国革命如果成功,世界资本主义将会远比一战二战时期脆弱。如果革命的中国拖垮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速度快于自己官僚化的速度,那么就有可能将大量的剩余产品从生活水平竞争和国防开支中解放出来,用于巩固和提高人民群众对干部队伍的监督和制衡能力,中国革命就有可能走出王朝周期律,为人类未来开辟道路。

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1 14:28 , Processed in 0.01441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