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英美精英的凶残与宽容及其内在根源

2020-1-12 01:10|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7921| 评论: 0|原作者: 黄卫东|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美英在文化侵略中国方面投入很大,培养了大批崇美精英,长期占据了中国主流意识形态平台,宣传英美文化,迷信西方的普世意识形态宣传;很有可能造成香港那样,部分民众宁愿做英国没有居住权的等外公民,要求独立并占据中国香港这样的内乱。

四、美国精英的宽容

  美国内战如此惨烈,伤亡总数甚至比一战和二战美国军队总和还要高,还要惨烈得多,造成的伤亡比例更是史无前例,然而,战后美国联邦政府并没有处置发动叛乱的叛国分子,甚至都没有什么惩罚。

  1865年4月9日,北军总司令格兰特将军和南军总司令罗伯特·李将军与随从们先后骑马来到弗吉尼亚州的阿波马托克斯镇。他们在一个叫迈克林斯家的二层红砖楼里签署了有关投降的协议。李将军提出,败军不受辱,必须充分保证南军将士的人格和尊严不受侵犯。格兰特的助手奥特将军还特地提醒他的上司,应该在停战协议里写上,所有接受投降的南军军官可以随身携带他们的手枪和佩剑。格兰特将军接受了它。在谈判中,李将军希望他的骑兵和炮兵能够保留那些属于他们自己的马匹。而格兰特则回答:

  “如果这些士兵没有现在所乘马匹的帮助,就很难收获下一季的庄稼,养活家中老小过冬,我会这样安排的。”

  一俟签字仪式结束,败军之将罗伯特·李即起身告辞。格兰特将军亲率随从降级相送。当李将军一身戎装,如一尊雕像含泪离开时,在场的北军将士全体肃立,举帽致敬,目送了一个悲剧英雄的最后谢幕。

  格兰特胜利了,但他能给昔日兵戎相见的敌人以体面。李的军官们依然还可以保留自己的随身武器。没有绞刑,也没有押着俘虏举行胜利游行。硝烟在散去。但仇恨并没有随着战争一起结束。在有些人眼里,叛乱者应该受到严惩。要知道,在这场战争中,共有62万人丧生。大约每60个美国人里,就有一个死于战火。照常理来说,总得有人为这场残酷的战争负责。当总统约翰逊问格兰特什么时候能审判李和杰斐逊·戴维斯这些人时,格兰特认为决不能审判,除非他们违背了自己的誓言。他说他宁可辞去司令之职,也不愿去执行要他逮捕李的命令。从此,一个联邦政府以叛国罪对李提出起诉的事,也就没有了下文。

  美国内战没有产生战犯,也没有一兵一卒在未来的岁月里因为“历史问题”而遭到清算,胜利者更没有将反叛者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南部邦联总统杰斐逊·戴维斯1889年去世,活了81岁。副总统斯蒂芬斯则战后不久就被佐治亚选为联邦参议员,死后墓碑上居然还刻着“一心为公”,他生前没有被人改造,死后也没有谁去鞭尸扬灰,尽管他至死都坚信奴隶制比雇佣工人制更有人性。即使是1865年4月14日林肯被同情南方的布思刺杀,美国也没有因此疯狂,来一次彻底干净肃清南部残余的斩草除根运动。美国始终是一个“不彻底”的国家。

  战争结束了,李从此远离尘嚣,也远离仇恨。他拒绝了一家保险公司年薪一万美元的聘请,在1865年9月就任了华盛顿学院的院长,工资一年只有1500美元。这所规模很小,名气也很小的,破了产的学院,地处偏僻的列克星敦山区。在南北战争结束后的三十余年里,昔日南部邦联的一些大人物们,用回忆录和文章继续着往日的战斗,而这位善于辞令的院长,却什么也没有写。

  李致力于学院的教育事业,他说自己非常喜欢这美好的平民生活。在1870年——李生命的最后一年,他带着女儿安妮到南方休了两个月假。所到之处,迎接他的是鲜花、欢呼和敬意。在哥伦比亚,南部邦联老战士冒着倾盆大雨,列队走到车站欢迎;在奥古斯塔,数千人向他致敬;在朴次茅斯,人们为他鸣放礼炮……南方的人民用凯旋者才可能获得的仪式迎接这位过去的败将。1870年,李将军则长眠在了华盛顿学院的小教堂之下。在那里,他的塑像依然身穿南部邦联军装。

五、为什么美国精英宽恕发动叛乱的南方精英,却毁灭南方普通白人

  美国本是英国盎格鲁萨克斯贵族与其后代,驱使英国农奴殖民北美,后来发动叛乱,建立的国家。1776年美国宣布独立时,英国事实上还处于农奴制社会,例如,来自英国的白人殖民者大都是契约奴。美国当时的社会,基本是英国的翻版,包括由国王和贵族派遣总督统治的邦国,后来独立时,各自宣布独立,成为相互平等的邻邦,后来才联合起来,建立联邦制国家。美国宣布独立时70%白人居民是契约奴出身[6],大都来自英国;此外,占人口20%的黑人基本都是奴隶。美国精英建立的亚美利加联邦国本是实行奴隶制,建立在黑人奴隶种植园基础上的国家。当时美国90%以上人口从事农业,独立前,主要以黑人奴隶和白人契约奴为劳动者,生产棉花、粮食出口,换取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工业产品。建国后,因为美国是从英国叛变建立的国家,无法再与英国政府合作获得契约奴,农奴和农奴制逐渐消失,主要引进黑人奴隶。直到南北战争前夕,美国的经济基础仍是南方奴隶种植园,他们生产农产品出口欧洲,而北方则逐步发展工业,为南方生产工业产品,包括农业机械产品和工业消费品如纺织品等。美国哈佛大学历史学家贝克特教授指出[7],

  “十九世纪上半叶,奴隶制度是美国经济的核心。南方产品不仅确立了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而且为新英格兰和大西洋中部各邦种植和制造的农业和工业产品创造了市场。1860年以前,美国一半以上的输出品是原棉,几乎都是奴隶种植”。

  近年来欧美流行测试个人基因,追溯祖先来源,约三分之一人口进行了基因测试,根据他们的统计结果可以了解美国人种来源。英国牛津大学人类学家史蒂芬•奥本海默教授根据近年来的基因研究,出版专著指出[8],英国主体民族是最早来自西班牙的白人,约占人口80%;而来自北欧的盎格鲁萨克森人仅占人口5%。当初英国是北欧几个日耳曼部落,主要是盎格鲁和萨克森部落入侵征服英国,殖民不列颠群岛,建立的国家,盎格鲁萨克森人是征服者,成为不同等级的贵族和骑士,获封大小不等的土地,作为各级封建领主统治英国。直到现在,盎格鲁萨克森人虽然仅占英国人口5%,仍是英国统治阶层的主要来源。盎格鲁萨克森人实行的是长子继承制,以便维持家族优势地位实现持续传承。其他子女则成为平民,也是英国封建贵族领导下对外军事扩张的主要兵源。由于盎格鲁萨克森人很少与英国土著通婚,加上频繁对外侵略战争上损失严重,人口扩张十分缓慢,至今仍只占英国5%人口。

  英美种族结构是类似的,美国和英国都是来自北方的盎格鲁萨克森,作为征服者,成为统治原居民的贵族。美国精英取消了封建贵族制度,但一样掌握了国家的经济和政治权力。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斐欧娜·戴维恩(Fiona Devine),在其著作《美国和英国的社会阶级》中综述了大量社会学文献,通过实证数据和理论分析指出[9],美英两国的社会阶级状况虽有不同特点,但社会阶级在塑造人们的生活方式、社会认同、政治态度和行为等方面却存在许多共同之处。对那种关于“美国是一个无阶级社会”与“英国是一个阶级划分明显的社会”的习惯性看法提出了质疑。美国本是英国贵族及其后代带领农奴建立的移民国家,继承英国制度和文化,显然是十分正常的。

  尽管通过宣传,美国社会给外界的印象是流动性很快,但加州大学克拉克教授发现[10],美国阶层的变动速度与英国基本持平。他考察了美国的常春藤联盟学校、律师协会、医学协会,虽然贫富差距在一段时间曾经缩小,但像医生、律师、大学教授这样的体面职业长期以来依然由某些家族把持。弗吉尼亚是美国早期的政治中心,在前5位总统中,有4位来自弗吉尼亚,每位都做了2任总统。以弗吉尼亚为例,最初贵族们很少自己移民殖民地,主要派亲属亲信主持移民,但到17世纪中期,英国本土陷入内战,而弗吉尼亚殖民地通过发展烟草和棉花种植业,进入良性发展阶段,大量英国内战失败方的贵族移民弗吉尼亚。例如,声名显赫的弗吉尼亚李家族就是当时最早移民北美殖民地的英国贵族[11]。随着这些权势移民的到来及其家族的建立和人口的繁衍,以及家族间的联姻,到 17 世纪末期中下层人民向上攀升的难度陡然增大,贵族及其后代等本土精英逐渐垄断了弗吉尼亚从参事会、议会下院成员到各县、教区的地方法官、教区委员职务,社会差距逐渐扩大,两极化的社会结构逐渐形成,并趋于固定化[12]。19世纪中叶,托克维尔在其著名著作中虽然承认[13],美国没有封建社会的过去来根除,却揭露了美国有一个封建式的现在,那就是贵族式类似物存在于美国,暗示它们有类似的继承性。

  欧洲包括英美上层精英本都来源于北欧日耳曼不同部落,虽因利益而长期纵横捭阖,征战不休,同时又一直通过相互联姻来加强彼此关系,形成了错综复杂的利益共同体,共同对付被征服的本地居民。就英国来看,英国国王多次来自今天的其他国家,包括敌对国家。例如,1603年伊丽莎白一世死后,都铎王朝绝后,继任的国王是与英格兰持续为敌八百年的苏格兰国王詹姆斯一世,是英王亨利八世妹妹的曾孙,而苏格兰与英格兰和解成立联邦是一百年后。一战时的英国国王乔治五世则是现在德国境内的萨克森-科堡-哥达公爵恩斯特一世和萨克森-哥达-阿尔滕堡的路易丝公主幼子和维多利亚女王夫妇的孙子。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乔治五世为了安抚民心,舍弃了自己的德国姓氏,将王室姓氏改称“温莎”。维多利亚女王在位60多年,共育有五男四女。到晚年时,她已是四世同堂的老祖母,共有37个孙子、近80个重孙。儿孙们的婚姻都是在女王安排下,与外国王室联姻。于是女王的子子孙孙就成了德意志、挪威、瑞典、西班牙、希腊、罗马尼亚、南斯拉夫等国的国王或王后。一张惊人的皇家亲属国际网就这样被织成。维多利亚女王不仅是柯堡家的祖母,也是欧洲各国王室的祖母。维多利亚女王的长女嫁到德国皇室,后来成为德国皇后。她的儿子即维多利亚女王的外孙是德皇威廉二世,竟然统辖德军与英国开战,所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也被称为“亲戚间的战争”。英国王室尽管经历了许多王朝,但实际上前后王朝之间都有直系的血缘关系,王室成员之间的血亲关系从没有中断过。

  历史上,英国虽有红白玫瑰等盎格鲁萨克森贵族内部的残酷斗争,但近代以来,英美上层贵族很少进行这种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其根源就是贵族们是占人口很少的日耳曼人组成,他们需要联合起来,对付当地白人土著,掌控社会。这是美国南北战争后南方精英们很少被追究战争罪行的主要原因,如南方军总司令李将军在战后仍然终身担任华盛顿学院校长,地位很高,并一直被美国人推崇,从没因战争收到美国法院审判。尽管李带领南方军队,曾大量杀伤美国联邦军队,只因他们不过是普通白人,而没有被追究。直到20世纪末,英国政府曾经帮助间谍杀死包括底层官员在内的四十多个英国民众,从而帮助该间谍成为反对英国殖民统治的北爱尔兰共和军总司令[14],显示英国贵族根本不在于英国普通白人的人权,其原因就在于英国的贵族和平民本就不是一个种族,英国本就是一个殖民地化的国家。美国精英的宽容,仅仅是针对同族的北欧日耳曼人,而不是其他民族,包括西方普通白人。

六、总结

  虽然大部分英国封建制度被消灭了,但等级社会历经千年,并未改变,而且延伸到北美,英美社会权力一直掌握在少数精英手里,其根本原因是英美都是北欧日耳曼人南下建立的殖民统治国家,贵族们严禁与土著通婚,保持贵族血统,无意于不同种族融合。他们通过意识形态控制民心,维持上层统治,形成千年不变的阶级固化现象,实则是种族殖民统治。然而,英美却通过意识形态宣传,让被统治民众和他国迷信英美是民主自由国家。就历史来看,美国精英不仅搞种族灭绝,消灭了绝大部分印第安人。而且一直实现不平等政策对待黑人,包括野蛮落后的奴隶制和种族隔离制。甚至残忍对待普通白人,如在美国内战期间,对南方实行三光政策,烧光了地面上一切财富,让南方平民在战后大批饿死。然而,却十分宽容那些发动内战的南方精英,甚至让他们继续担任官员,统治平民。其根本原因,就是他们本和普通白人平民不是一个种族,他们本就是外来的殖民者和征服者。

  美英在文化侵略中国方面投入很大,培养了大批崇美精英,长期占据了中国主流意识形态平台,宣传英美文化,迷信西方的普世意识形态宣传;很有可能造成香港那样,部分民众宁愿做英国没有居住权的等外公民,要求独立并占据中国香港这样的内乱。英美精英在中国培养信徒的唯一目的是在思想上分裂中国,从而给中国布下内部矛盾和动乱的种子。香港乱象,就是他们的真实目的清理中国思想界的英美意识形态和殖民地文化,已经刻不容缓。

  参考文献

  1.Stannard, D.E., American Holocaust: Columbus and the Conquest of the New World. 1992,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118-121.

  2.Brown, D., Bury My Heart at Wounded Knee. Anthropology, 1970(2): p. 58-74.

  3.(美)福斯特著, 这受难的国度 死亡与美国内战. 2015: 南京:译林出版社. p. 25.

  4.McPherson, J.M., 火的考验 美国南北战争及重建南部 下. 1993, 北京: 商务印书馆.

  5.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 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史 第5卷 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 全国解放战争时期. 2000: 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 p. 403,618.

  6.(美)阿普特克(H.Aptheker)著;全地,淑嘉译, 美国人民史 第1卷 殖民地时期. 1962: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p. 28.

  7.斯文, 贝克特, and 张作成, 奴隶制度和资本主义. 北方论丛, 2015(5): p. 1-5.

  8. Oppenheimer, S., The Origins of the British. 2006, London: Constable & Robinson Ltd.

  9.姜辉编译, 美国和英国的社会阶级. 2010: 重庆:重庆出版社.

  10.廖勤. 透视英国社会:历经十代人才能换个“阶层”?--上观 https://www.jfdaily.com/news/detail?id=14361. 2016 2016-04-17 05:51 [cited 2019.11.5.

  11.Nagel, P.C., The Lees of Virginia, Seven Generations of an American Family. 1990: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2.王彬, 英属北美殖民地时代弗吉尼亚本土精英探微:1700—1750. 2007, 东北师范大学. p. 8.

  13.(美)谢尔顿·S.沃林著;段德敏,毛立云,熊道宏译, 两个世界间的托克维尔 一种政治和理论生活的形成. 2016: 南京:译林出版社. p. 219-230.

  14.徐冰川, 英国超级“007”亡命伦敦. 知识文库, 2003(第11期): p. 24-2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18 16:17 , Processed in 0.01520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