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从国内生产总值看庸俗的现代西方经济学

2020-1-12 01:1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8557| 评论: 0|原作者: 迎春|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毛泽东时期用工农业总产值体系,反映了社会主义经济的本质。现代西方经济学运用国内生产总值指标,抹杀物质生产与政治、文化以及经济领域的生产、流通、分配和消费界限,表明了国内生产总值不是科学的概念。 



毛泽东时期用工农业总产值体系,反映了社会主义经济的本质。现代西方经济学运用国内生产总值指标,抹杀物质生产与政治、文化以及经济领域的生产、流通、分配和消费界限,表明了国内生产总值不是科学的概念。

 

  现代西方经济学作为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反映,它的这种本质,决定了必然要颠倒黑白:掩盖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没落,否定新兴社会主义经济与资本主义经济的本质区别,国内生产总值指标就是现代西方经济学的代表之一。它一方面掩盖美国经济的衰落,另一方面极力抹杀新中国毛泽东时期经济与资本主义经济的本质区别,引导我国经济在邪路上越走越远。

一,国内生产总值掩盖着美国经济的衰落

  1,国内生产总值指标掩盖美国经济衰落的事实

  美国现在还号称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因为,按照国内生产总值指标,2018年是20.5万亿美元,在世界各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占第一位。由于2018年的数据不够完整,以下采用2017年的数据。

  2017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为19.4万亿美元,占当年全世界国内生产总值80.74万亿美元的24%,稳据第一位。(《中国统计摘要》2019   第193页)实际上,美国已经是依靠进口商品维持群众生活和负债累累的没落经济体。

  考察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结构,就知道美国物质生产衰落的严重程度:2011年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中,农业占1.2%;工业占20.2%;服务业占78.6%。服务业所占比重上升是一种趋势,2000年美国服务业还只占75.4%,到2011年就上升到78.6%,上升了3.2%。(《国际统计年鉴》2014   第48页)

  从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指标看,工农业产值所占比重只有1/5多一点,就是说物质生产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0%多一点,将近80%是非物质生产。

  近80%服务业的产值中,包括几千元美元的军费,包括大量的股票、期货、债券等买卖的增加值等,还包括政治、文化等所有行业的“产值”。事实上这些行业根本不能生产物质产品。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一度曾拥有资本主义世界的工业的53.9%,控制了世界贸易的三分之一。(《资本主义兴衰史》修订本  第286、287页)但是,随着工业大量转移:钢铁城市匹兹堡的烟云已经散去,著名的汽车城底特律也宣告破产,大量工业企业转移到工资低廉的我国和发展中国家。所以,特朗普总统在《就职演说》哀叹:“无数工厂关门-----生锈的工厂向墓碑一样布满我们国家的土地------几十年来,我们以美国工业的衰落为代价为别国的工业输送营养-------我们的工厂一个接一个倒闭------我们将遵循两条最简单的原则——买美国的商品,雇美国的工人。”从特朗普的哀叹可以看出,尽管从国内生产总值指标看,美国在世界各国仍然占据第一位。但是,工厂外迁、物质生产衰落,国内生产总值与物质生产两者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表明国内生产总值不能准确地反映物质生产的真实情况,掩盖了急剧衰落的真相!

  正因为工厂大量转移,使美国已由工业大国变为依靠大量进口商品养活民众的国家,不仅衣、帽、鞋、袜以及儿童玩具依靠进口,家用电器,乃至汽车等产品也大量进口,货物进出口逆差不断扩大。2000年的逆差为4774亿美元,2017年上升到8622亿美元,2018年更增加到9502亿美元。         由于物质生产的衰落和贸易逆差的不断扩大,财政赤字、国国家债务急剧上升,成为依靠借新债还旧债的“赖债”大户:1945年联邦政府负债2601亿美元,截止2017年7月,联邦政府负债已经高达19.8万亿,现在竟增加到22万亿美元,仅支付利息就达5000多亿美元。“创新高的赤字水平和发债规模推动了美国国家债务的加速增长。2018财年(2017年10月至2018年9月),美国预算赤字达到7790亿美元,为201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此外,美国财政部的一份报告估计,2018年美国国债发行总额超过1.3万亿美元,是2010年以来最大的新债发行规模。” “彼得·彼得森基金会(Peter G. Peterson Foundation)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彼得森(Michael A. Peterson)表示,‘如此迅速地达到这个不幸的里程碑是我们的财政状况不仅不可持续而且正在加速的最新迹象。’”

  当然,这不是说美国的物质生产全部衰落了。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美国还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工业,拥有最新技术的电子产业和基础产业:包括农业和能源等物质生产,所以,特朗普至今还能够在世界上横行霸道,今天用导弹打击这个国家,明天又制裁那个国家等等,这是美帝国主义“垂死挣扎”的表现!

  总之,当今号称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物质生产已经急剧衰落,成为依靠进口商品养活群众的落后经济体,成为依靠借新债还旧债、面临破产的国家,特朗普总统的种种疯狂行径,正是这种垂死挣扎的表现。

  美国的经济发展表明,国内生产总值指标抹杀物质生产与政治、文化的界限、抹杀经济内部生产、流通和消费的区别,掩盖了物质生产衰落的事实,所以说国内生产总值是一个错误的指标。

  2,国内生产总值指标错误的理论根源

  按照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萨谬尔森的说法,国内生产总值指标是:“全部经济学中最重要的概念之一----可以衡量整个经济的经济运行表现”,是“20世纪的伟大的创造”,“没有它宏观经济学可能还在杂乱无章的数据之海中漂泊。”等等。(《经济学》第12版   上  第169-170页   萨谬尔森等著)而美国的事实说明,国内生产总值不仅不是什么“伟大的创造”,而是一种错误指标;不仅不能准确“衡量整个经济”的运行,反而掩盖了美国物质生产的衰落。

  现代西方经济学是庸俗经济学,只看经济的现象,看不到经济的本质,整个现代西方经济学就没有科学的概念。国内生产总值指标是这种错误概念的代表作之一。

  国内生产总值指标抹杀经济与政治、文化的界限;抹杀生产、流通和消费的区别,源于它的理论基础的错误。

  现代西方经济学家萨伊认为:“所谓生产,不是创造物质,而是创造效用。生产不是以产品的长短、大小或轻重估计,而是以产品的效用估计。”“萨伊这种不创造物质、只创造效用的观点,无限地扩大了生产劳动的范围——把赌博、嫖娼等活动也看‘生产劳动’,十分荒谬。”(鲁明学等著《西方经济学说史概要》)“------以西方经济学家萨伊的庸俗经济学为理论基础的,不分物质生产与非物质生产部门,认为凡是收入的所有者即收入的创作者,不管你是生产劳动者、资本家、总统或者妓女都一样。”(刘日新著《新中国前三十年关于计划经济的争论》)正是庸俗经济学理论这种生产不创造物质财富,只创造效用;不分物质生产与非物质生产、收入的所有者即收入的创造者的理论,才产生出错误的国内生产总值指标体系。按照这种理论,只要有收入就是物质生产,因而采用货币流通量进行核算。

  美国军队的军人有收入,政府官员有收入,教育工作者有收入,文艺工作者有收入等等,国内生产总值指标把这些收入都计算在内,抹杀了经济与军事、政治、教育和艺术的界限;流通领域倒买倒卖股票、债券有收入,消费领域的旅游有收入,也列入生产总值,抹杀了生产、流通、消费之间的区别,所以,才会出现美国这种物质生产严重衰退,而国内生产总值仍然高居世界第一位的不符合实际的统计数据,正是现代庸俗西方经济学理论的产物。

  理论上的这种错误,最终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走向没落的反映。列宁在批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理论时指出:“它表明观察者只看到一颗颗的树木,而看不到森林。它盲目地复写外表的、偶然的、紊乱的现象。它暴露出观察者被原始材料压倒了,完全不了解其中的内容和意义。”(《列宁选集》第二卷   第844页)

二,  毛泽东时期用工农业总产值体系,反映了社会主义经济的本质。

  最近,发展改革委员会公布了采用国内生产总值指标的新中国经济发展,这是经济理论的大倒退。采用国内生产总值指标表现毛泽东时期经济发展,不仅掩盖了物质生产的高速、优质、健康的发展,而且抹杀了改革开放前后两种经济的本质区别。

  毛泽东时期没有国内生产总值指标,而是采用工农业总产值体系表现经济的发展,与资本主义国家采用国内生产总值体系有本质不同。

  1,用工农业总产值指标表现经济的发展变化,有经济制度和理论的根源。

  A,经济制度的原因。

  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认为经济发展包括生产物质财富内容和生产社会形式的两个方面,所以,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不仅要强调物质生产的内容,而且要关注生产的社会形式,即生产关系、经济关系。在一定意义上说,抓生产关系、或者说抓经济发展的方向:是走社会主义公有制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私有制的老路,是发展生产、经济的决定性环节。

  毛泽东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一直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公有制道路。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的报告中就指出,建国以后的中心工作是生产建设,同时又明确发展生产中“第一是国营工业的生产”。

  在完成抗美援朝、土地改革和镇压反革命等新民主主义的革命任务以后,提出了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基本上实现国家工业化和对于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实现国家工业化主要是指发展生产力,而对于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改造,则主要是指生产关系,就是要坚持走发展公有制经济的道路。

  新中国经济发展,围绕着走社会主义公有制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斗争,贯穿着全过程。毛泽东指出:“在由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整个时期(这个时期需要几十年,甚至更多的时间)存在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两条道路的斗争。”(《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册   第196页)

  以后,他反复论证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发展道路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如说:“阶级斗争是纲,其余都是目”; “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等等。(《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三册   第486、242页)这些有关阶级斗争的论述,其经济内容就是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的道路,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正是由于毛泽东坚持了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发展道路,表现在经济发展的统计中,始终采用工农业总产值指标体系,而不用国内生产总值指标体系。

  B,经济理论的原因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认为,社会发展的基础是物质产品的生产。只有在物质产品生产的基础上,才可能进行政治、文化、军事等方面的活动。正如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指出:“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发展的规律,即历来为繁茂芜杂的意识形态所掩盖的简单事实: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因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为基础”。(《马恩选集》第三卷   第574页)由于马克思的这个伟大发现,以马克思主义为理论基础的毛泽东时期,采用工农业总产值指标作为表现经济发展的主要指标。工农业总产值指标体系表现的是物质产品的生产量,而不是国内生产总值指标反映的纸币流通量。

  由于社会主义的公有制经济和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的指导,毛泽东时期的社会物质生产形式,与资本主义的盲目竞争的无政府状态相比,发生了历史性的转变,成为有计划地发展经济。这是人类进入自觉控制物质生产、流通、分配和消费的一个伟大转折。正如恩格斯在《社会主义的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一书中指出:“一旦社会占有了生产资料-----社会生产内部的无政府状态将为有计划的自觉的组织所替代。生存斗争停止了。于是,人才在一定意义上最终地脱离了动物界,从动物的生存条件进入真正人的生存条件------人们第一次成为自然界的自觉的和真正的主人,因为他们已经成为自己的社会结合的主人了。”“这是人类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的飞跃。”(《马恩选集》第三卷   441页)毛泽东时期的人们就是作为社会主人,自觉地运用工农业总产值指标体系,组织、指导物质生产和再生产。

  例如粮食生产,国家根据播种面积、肥料供应等物质生产条件的平衡,计划安排年度粮食生产总量;平衡粮食的生产、流通、分配和消费;安排了运输和制定分配计划等等,摆脱了竞争无政府状态,显示出作为社会主人,自觉地运用物质产品指标指导物质生产与再生产。这和国内生产总值被动地反映资本主义社会无政府状态的经济发展,有本质的不同。

  工农业总产值是以人民币的元为单位。如1949年,我国的工农业总产值为466亿元人民币,(《中国统计年鉴》1983   第13页)但是,这里的“人民币”不代表纸币数量,也不是货币数量,而是代表物质产品的量:以社会劳动总量表现的物质产品量。

  毛泽东时期的工农业总产值,表现的是物质产品的总量,而不是西方经济学的国内生产总值的货币收入数量。前者是物质产品的总量,后者是货币的流通总量。两者既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现代西方经济学之间的根本区别之一,也反映出两种社会制度的本质不同。

  社会主义的经济发展,是为了不断提高人民群众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就必须不断地增加粮食、布匹、服装、住房等物质产品的生产,否则,不仅不能提高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水平,也不可能提高人们的文化生活水平,更不可能生产出更多的飞机、导弹等军事工业产品保卫国家安全。可见,物质产品生产的增长,是整个社会物质、文化生活水平和国家安全的基础。所以,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为指导的毛泽东时期,工农业总产值指标表现的是物质产品总量的增减,而不是货币(纸币)流通量的变化。

  我国1949年的工农业总产值为466亿元,到1978年增加到5634亿元,增加了11.1倍。(《中国统计年鉴》1983   第16页)数据表现的是:粮食产量由2263.6亿斤,增长到1978年的6095.3亿斤;钢由15.8万吨,增长到3178万吨;汽车由无到有,1978年生产了14.91万辆等等,表现的是全部工农业产品的总量。粮食、钢和汽车是不同性质的产品,不可能表现成为一个统一的总量。它们共同的质是人类劳动的产品,因此,可以用社会劳动的量表现。工农业总产值正是以社会劳动量表现的工农业产品的总量,反映的是物质产品的总产量,与资本主义经济生产利润,必然以货币(纸币)表现有本质的区别。

  要提高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水平,就必需增加物质产品的生产。只有在粮食产量由1949年的2263.6亿斤,增加到1978年的6095亿斤,我国才能由5亿多人半饥半饱的“糠菜半年粮”状态,发展到9亿多人的吃饱饭;布由18.9亿米,增加到110.3亿米,才可能使9亿多人保暖御寒;原油产量也1949年的12万吨,增加到1亿多吨,保证了汽车、飞机的能源供应充足;正因为生产了原子弹、氢弹,才使我国避免了美、苏两大帝国的核讹诈等等;也只有在物质产品不断增加的条件下,才能够发展教育、文艺事业和加强国防等,因此,发展物质产品的生产,是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主要内容。而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则是资本家赚取利润,因此,现代西方经济学把货币(纸币)收入的增加,就等同于物质产品的增长。这就是两种经济发展的本质区别。

  可见,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是两种不同性质的生产,在经济统计的总量表现上,前者是工农业总产值,后者则是国内生产总值;前者表现的是物质产品,后者表现的是货币(纸币)收入总量。而社会各种事业的发展,只有建立在物质产品增长的基础上,才是真实可靠的,建立在货币、特别是纸币收入的基础上,则是“沙滩上的大厦”。毛泽东时期的经济、社会发展,就是建立在物质产品生产不断增长的基础之上。这和美帝国主义经济“空心化”有着本质的不同。工农业总产值与国内生产总值两种指标体系,反映的正是两种不同性质的经济。

  社会物质产品生产的发展,不仅有速度快慢的区别,而且还有质量的高低;包括产业结构合理、技术水平不断提高、地区分布逐渐平衡等,特别是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现代西方经济学的国内生产总值指标体系,完全不反映物质生产的质量,而工农业总产值指标体系,不仅包括总量的增减,还有具体产品的发展指标,如粮食生产、钢铁生产等等。这也是两种指标体系的根本区别的表现。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跟着资本主义国家采用国内生产总值指标体系,反映了经济制度的根本变化,而且在邪路上越走越远!

三,从概念的混乱,看现代西方经济学

  现代西方经济学运用国内生产总值指标,抹杀物质生产与政治、文化以及经济领域的生产、流通、分配和消费界限,表明了国内生产总值不是科学的概念。其实,整个现代西方经济学就没有科学的概念。

  现代西方经济学对于物质生产没有科学的概念。国内生产总值的概念不科学,把政治、文化等行业的收入也包括在生产之内;庸俗西方经济学认为:“所谓生产,不是创造物质,而是创造效用。生产不是以产品的长短、大小或轻重估计,而是以产品的效用估计。”“萨伊这种不创造物质、只创造效用的观点,无限地扩大了生产劳动的范围——把赌博、嫖娼等活动也看‘生产劳动’,十分荒谬。”对于资本家来说,所有的经济活动都是为了赚取利润,不管是开工厂、做买卖,还是放高利贷都一样。所以,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只有“投入”、“产出”的概念,不分什么生产、流通,也不分经济、政治和文化等。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萨谬尔森就把生产看作“投入”,认为:“一般而言,投入分成三个部分:土地和自然资源、劳动、资本。”(《经济学》12版  第9页)实际上资本是一种生产关系,不属于物质生产的内容,把资本作为生产的要素,表明萨谬尔森不懂什么是物质生产。现代西方经济学者所关心的是:劳动获得工资,土地获得地租,资本获得利润,所以,在他们那里只有“投入”、“产出”,没有物质生产的科学概念。

  现代西方经济学不懂什么是生产,更不懂什么是经济。经济是物质生产和再生产,包括相应的流通、分配和消费,是人类的社会活动。现代西方经济学流行什么“宏观经济”、“微观经济”、“虚拟经济”、“实体经济”、“数字经济”等概念都是错误的。

  经济活动都是社会性的活动,经济学就是一种社会科学,根本不存在什么“微观经济”,当然也不存在“宏观经济”;更不存在所谓的“虚拟经济”!物质生产和再生产不能虚拟:生产粮食、布匹不能虚拟,吃饭、穿衣也不能虚拟;没有“虚拟”经济,当然也不存在什么“实体经济”;“数字经济”更是错误的概念。如果说国内生产总值抹杀了经济与政治、文化的界限、抹杀了生产、流通、分配和消费的区别,所谓的“数字经济”,就连精神和物质的界限也抹杀了,对此我在《荒谬的数字经济》一文中已经论述过,就不重复。

  总之,从国内生产总值指标体系可以看出,现代西方经济学不仅不懂生产、经济,也没有基本经济的科学概念,不可能成为科学的经济学,是没落资本主义经济的反映。我已经写了不少批评文章,如《现代西方经济学不懂什么是物质生产》、《现代西方经济学不懂什么是生产关系》、《现代西方经济学不懂什么是经济》、《国内生产总值是错误指标》、《再谈“鸡的屁”》等等。这些文章主要是从现代西方经济学抹杀物质生产与政治、文化的界限,抹杀生产和流通、分配、消费的区别进行了批判。最近,又写了《荒谬的数字经济》、《发展数字货币是一条死路》等,从现代西方经济学抹杀精神与物质的区别,说明“数字经济”是一个混淆精神与物质界限的错误概念,指出现代西方经济学连什么是货币也不懂,并批判了所谓的“数字货币”,包括比特币的流通等等。西方经济学不仅存在不科学的概念,还流行什么怪圈、陷阱、黑天鹅、灰犀牛等形象的比喻,这些根本与经济现象没有联系,不能说明任何经济问题。

  正是因为现代西方经济学的庸俗、肤浅,才把一个物质生产衰落、负债累累、依靠进口商品维持生活的美国,看作是第一大经济体;抹杀新中国毛泽东时期经济与改革开放时期经济的本质区别。这种颠倒黑白的错误论断,正是西方经济学理论的产物。我们必须运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反复不断地批评庸俗的经济理论,促使科学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在我国重新占据统治地位,成为指导我国经济发展的理论武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6 00:00 , Processed in 0.02246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