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收获美国穷人的鲜血 —— 资本主义的最后阶段

2020-1-15 23:49|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6551| 评论: 0|原作者: 艾伦·麦克劳德(Alan MacLeod)|来自: 激流1921

摘要: 对世界大部分地区来说,献血纯粹是一种增进社会团结的行为;健康人为帮助有需要的人而履行的公民义务。为这种行动支付报酬的想法将被视为“怪事”。但在美国,这是一个大生意。事实上,在当今糟糕的经济中,大约1.3亿美国人无力为食物、住房或医疗保健等基本需求买单,买卖血液是美国为数不多的蓬勃发展的行业之一。 ...



作者艾伦·麦克劳德(Alan MacLeod)

译者光耀 

校对蚍蜉 杜平 方节




对世界大部分地区来说,献血纯粹是一种增进社会团结的行为;健康人为帮助有需要的人而履行的公民义务。为这种行动支付报酬的想法将被视为“怪事”。但在美国,这是一个大生意。事实上,在当今糟糕的经济中,大约1.3亿美国人无力为食物、住房或医疗保健等基本需求买单,买卖血液是美国为数不多的蓬勃发展的行业之一。


自2005年以来,美国的血液收集中心数量增加了一倍多,血液产业现在占美国出口总值的2%以上,即,现在美国人的血液比覆盖美国心脏地带广大地区的玉米或大豆产品更值钱。美国供应了全世界70%的血浆,主要是因为大多数国家出于道德和医学方面的理由禁止了血浆出口。根据一份行业报告,2016年至2017年间,美国血浆出口增长了13%以上,达到286亿美元,预计血浆市场将“辉煌成长”。大多数出口到了富裕的欧洲国家,例如,德国购买了美国全部血液出口的15%。中国和日本也是主要客户。


主要是血浆,这种在体内运输蛋白质、红细胞和白细胞的黄金液体,才使它如此抢手。献血对治疗癌症等疾病至关重要,进行手术时通常需要血浆。孕妇也经常需要输血来治疗分娩期间的失血。与所有成熟的行业一样,一些嗜血的大公司,如格里福斯(Grifols)和CSL,已经主导了美国市场。


但是,为了创造如此巨大的利润,这些吸血鬼公司有意识地瞄准最穷和最绝望的美国人。一项研究发现,克利夫兰的大多数献血者从“献血”中赚取了超过三分之一的自身收入。普林斯顿大学的凯瑟琳·艾丁(Kathryn Edin)教授指出,他们得到的钱简直就是“每天2美元穷人的命脉”。密歇根大学的卢克·舍费尔(H. Luke Schaefer)教授,艾丁的《每天2美元:在美国几乎一无所有地活着》的合著者,他告诉薄荷新闻:


血浆销量的大幅增长是由于缺少甚至没有现金安全体系,加上劳动力市场不稳定。我们的经验是:人们需要钱,这是人们出现在献血中心的主要原因。


几乎一半的美国人是处于破产状态的,全国有58%的人靠薪水生活,储蓄不到1000美元。3700万美国人饿着肚子上床睡觉,这其中包括六分之一的纽约人和几乎一半的南布朗克斯(South Bronx)居民。在任何一个晚上,超过50万人睡在大街上,还有数百万人开着车或投靠朋友或家人。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数百万赤贫状态的人转而出售血液来维持生计。从真正意义上说,这些公司正在收获穷人的血液,名副其实地吸走他们的生命。


“我看到我们已经进入晚期资本主义的‘收获穷人的鲜血’阶段“

图片来源:pic.twitter.com/ssOf8xBtUp-Adam H.Johnson(@adamjohnsonNYC)2017年1月14日


薄荷新闻采访了一些一直捐赠血浆的美国人。一些人不希望被认出来。但没有人对这个系统和他们被利用的方式抱有任何幻想。


安德鲁·沃特金斯(AndrewWatkins)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卖了约18个月的血,他说:“这些中心从来不在城市里的富裕地区,总是在那些可以得到无尽的穷人血液供应的地方,那些渴望以此获取每周几百美元的穷人附近。”


出现在献血中心的人是残疾人、贫困劳动者、无家可归者、单亲父母和大学生。除了那些想赚点买酒钱的大学生外,这份带血的收入可能是他们最简单、最可靠的收入。当你处于这个社会层面时,你随时都可能失去工作,但你总是有血的。在确定残疾福利、食品券或失业资格时,卖血不算是工作或收入,所以对于那些完全没有别的东西的人来说,这是一个资金来源。


来自威斯康星州的瑞秋在七年的时间里献了数百次血,她还评论了献血者显而易见的社会经济构成:


“我们很穷,你可以很容易地说,我们在收入群体的低端。他们用奖金鼓励你献血,你献血越多,你得到的报酬更多,有拉朋友过来献血的奖金,节日奖金等。”


来自华盛顿特区的凯塔·库里埃(Keita Currier)指出,她和她的丈夫别无选择,只能持续拜访在马里兰州的诊所,但对他们的支付方式感到不满。


他们具有掠夺性,为你的血浆支付的价格是建立在随心所欲的基础上的。例如,我在一处捐了五次,第一次得到75美元,然后得到20,20,30,50,25,这是随机的。没关系,但他们知道你处于绝望的状态,如果你不为你的30美元献血,那你不会得到下一次赚50美元献血的机会。很显然,血浆值几百美元,所以你被碾压成这样也不足为奇。



使美国的穷人化为行尸走肉






受访者都同意,他们确实被剥削了,只是通过不同的方式。处于绝境中的美国人可以每周捐赠两次(每年104次)。但是失去那么多的血浆会产生严重的健康后果,舍费尔教授警告说其中大多数还没有被研究,他强调需要更多的研究。大约70%的献血者经历健康并发症。献血者血液中的蛋白质含量较低,导致他们被感染和患肝肾疾病的风险更大。许多长期献血者患有近乎永久性的疲劳,并且近乎贫血。所有这一切,平均每次30美元。瑞秋描述了许多工作穷人发现自己处于可怕的“第二十二条军规”(译者注:指的是美国作家约瑟夫·海勒创作的长篇小说《第二十二条军规》,在该小说中,根据“第二十二条军规” 规定,只有疯子才能获准免于飞行,但必须由本人提出申请。但你一旦提出申请,恰好证明你是一个正常人,还是在劫难逃。《第二十二条军规》小说的英文名字“Catch-22”,已经成为英语中“难以逾越的障碍”或“无法摆脱的困境”的、自相矛盾的、“坑爹”的、荒谬的、带有欺骗忽悠性质的暗黑规则的代名词。)困境中:


我被拒之门外两次,一次是因为脱水情况太严重,一次是贫血。贫穷造成了一个糟糕的悖论,我没饭吃,而因为我没饭吃,我的铁含量不够高,就无法献血。那是我们一周的减薪,我急需的房租、付账单和医疗费用啊。


在CSL Plasma的促销图片中显示了马里兰州的血浆中心,CSL Plasma是主导市场的最大公司之一


耐力运动中常见的作弊方法是在比赛前向身体注入额外的血液,从而极大地提升你的成绩。但提取它有相反的作用,让你迟钝和疲惫几天。因此,这种使人衰弱的做法正在使美国的穷人化为行尸走肉。


献血的过程不是愉快的。库里埃在不断献血之后指出,“淤青变得糟糕……有时,他们找不到血管,或者他们插错了,他们不得不调整你皮肤下的针管”。她说,只是想到这些就把她吓坏了。她的丈夫不得不暂时停止献血,因为他的老板认为他在吸食海洛因,手臂上有针孔的痕迹。


沃特金斯表示赞同。他回忆道:“你总是能分辨出有人用那根针做了多久。”一旦他们在那里一年左右,他们已经针扎过成千上万的人,只要轻拍你的肘部一次,把针滑入静脉就没有问题。新人会错过静脉,甚至戳破静脉,或试图用针尖寻找它,这将留下可怕的淤青(皮下出血)。


对病人的舒适度也没有什么考虑。正如沃特金斯所解释的,为了血浆保存完好,恒温器总是被降到50-60华氏度左右。一旦取下琥珀色血浆,冷却的血液就会在痛苦的过程中重新注入,感觉就像冰被插入体内一样。他指出:“加上已经寒冷的气温,这简直要将人逼疯。”


因此,美国的那些如同行尸走肉的穷人除了因为这些不适得到报酬,几乎像吸食海洛因的瘾君子一样,精神枯竭,手臂同样伤痕累累,有被针刺的痕迹。但是,据受访者说,也许最糟糕的事情是整个过程的不人道。


献血者被公开称量,以确保他们足够重。肥胖者对嗜血的公司更有价值,因为他们可以安全地每期提供更多的血浆(同时收到相同的补偿)。沃特金斯说:“他们确凿无疑地把你变成一种字面意义上的产品。它具有深刻的剥削性,从这里可以看出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许多献血中心有巨大的规模,数排几十台机器在运作,试图满足吸血鬼公司的贪心。沃特金斯(Watkins)说,不乏人类“受害者”愿意在电池农场被当作动物对待,以换取几美元的报酬。他指出:“这是从人类矿山中提取液态黄金的装配线”。


库里埃还强调了工作人员的待遇以及她曾拜访过的马里兰州诊所即将采取的削减成本措施:


通常这些地方人手严重不足,这意味着他们经常不换手套,而且工作远远超量。每一次你至少需要在那里待2-3个小时,这意味着,为了这20块钱,你必须花上一整天,目的就是让你接下来的几天能过得下去。这是令人沮丧的,坦率地说,我们不得不像这样尴尬地忙碌。每次献血后,我都感觉非常糟糕。



剥削达到新水平






但是,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的诊所里,对人体的剥削已经达到了新的水平。每周,成千上万的墨西哥人以临时签证进入美国,向营利性制药公司出售血液。这种做法在墨西哥以健康为由被禁止,但在边境以北完全合法。据ProPublica称,边境沿线至少有43个献血中心,主要用在法律上含糊不清的手法掠夺墨西哥人。


根据瑞士一部关于这个问题的纪录片,这些公司在他们接受的血液的清洁度上几乎没有任何检查措施。一些接受采访的献血者承认他们是吸毒者。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追求可观的利润,这是献血者们很清楚的。


来自威斯康星州的瑞秋承认,我这样做是为了钱,我想我们都是为了钱。但这并不是一个方便公开讲的事情,因为有“帮助病人”这样冠冕堂皇的名义掩盖它。但是,我偶尔通过一些无关痛痒的提问,明白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行业。每人每次捐赠的血浆价值超过600美元,也从来没有人说明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来自宾夕法尼亚的安德鲁同意这点,他冷漠地说:


我知道我的血浆每捐献一次(给别人)就值几千美元,因为我亲眼目睹了我所在城市的一家医院向血友病患者收取的血小板费用,所以他们支付那么一点钱简直就是可笑,但只有一个买家提供的是人道的水平。如果你很穷,没有其他选择,你将接受40美元,你可以得到它。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来自佐治亚州的社会工作者迈克尔(Michael)卖血以换取额外的现金,他对整个情况深感蔑视。“我认识很多人,他们依靠卖血浆来赚钱。很多时候,它是为了养育孩子或买处方药,诸如此类,”他说。


从那些几乎没有选择的人那里榨取血汗钱绝对是可悲的。


鼓励学生卖血来交学费的广告。推特 |@tjulrich


大制药公司对年轻人的血液特别感兴趣。格里弗尔斯发起的一个广告活动,故意针对工人阶级的学生。他们采用了《需要书吗?不用担心,捐赠血浆就搞定!》的标题。在抗衰老技术成为最新趋势的硅谷,年轻人的血液需求量很大。安布罗西亚公司(Ambrosia)对上了年纪的科技公司高管收取8000美元的治疗费,为他们注入年轻人的血液,把这些人变成吸血者的方式多种多样。尽管没有临床证据表明这种做法有任何有益的效果,但生意还是很红火。贝宝(PayPal)联合创始人、特朗普的代理人彼得·蒂尔(Peter Thiel)是一位忠诚的客户,据报道,他正在斥巨资资助抗衰老初创公司。蒂尔声称,我们已经被“每个人死亡不可避免”的意识形态所欺骗,并相信他自己的不朽可能就在眼前,这一观点已经引起了学者和评论家的深切关注。


新兴而蓬勃发展的血液市场是近代美国资本主义反乌托邦的完美体现。收集穷人的鲜血,以满足超级富豪不切实际的永生梦想,这一不人道的过程让前者变成了会走路的活僵尸,而后者变成了吸血鬼,以年轻人的鲜血为食;一个真正的美国恐怖故事,值得史蒂芬·金(译者注:西方知名悬疑小说家,代表作《肖申克的救赎》)或H.P.洛夫克拉夫特(译者注:西方知名恐怖小说家,克苏鲁神话的代表人物)大书特书。正如威斯康星州的瑞秋所说:


这确实是一个“从石头中榨取血液”的行业。


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2-20 08:04 , Processed in 0.01818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