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佳士运动教训备忘录

2020-1-22 04:48|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39153| 评论: 6|原作者: 清道工|来自: 作者投稿

摘要: 对于这样一个显然重大的斗争事件,这个历史阶段不能不留下一份重要的总结,以供今后新的历史阶段的将来群众斗争中的先进工人和左翼行动者参考。出于这份历史责任感,我们整理了“佳士运动专辑”,并根据现有材料整理了一份以问答形式概括佳士运动教训的6万字备忘录。

佳士运动教训备忘录

2018-19佳士运动为什么失败及其27个重要问题)

 

——留给将来新的历史阶段的群众斗争先进工人和左翼行动者的一份备忘录

 

清道工

 

【佳士运动综述】20184月起,深圳佳士科技公司的几名工人积极分子发起了反对资方不合理罚款制度和刁难报复员工行为的斗争,很快在5月份积极分子把斗争提升为争取组建企业工会,并征集了28名工友联名向坪山区总工会申请,在得到区总工会肯定答复后,佳士建会积极分子在7月中争取到89名佳士工人签署加入工会意愿表(据上市公司财报,截止2017年底,该公司员工总数1012人)。然而资方从5月就开始陆续开除斗争积极分子,因此发生越来越多冲突,到7月中,7名建会积极分子均被开除,区总工会也转而拒绝佳士工人建会申请。7207名已被开除的建会积极分子到佳士厂门口要求复工、组建工会,与厂方人员和赶来的警察发生激烈的肢体冲突,7名建会积极分子随后被警方带走(工人称警方带走过程中实施了殴打,并留有医院治疗记录)。当天19名工友到派出所声援要求放人,同时工友的自媒体和微信群里广传请求全社会关注的呼吁。建会积极分子陆续获释后,又在722日与其他几十名前来声援的工友齐聚派出所门口抗议警察打人、要求处理打人警察、要求派出所赔偿工人的损失,引发数百路人围观。

 

之后几天,二三十名佳士工人积极分子和声援工友多次到工厂要求复工、建会、涨薪、改善福利等,试图争取团结更多工友起来斗争,同时多次与警察正面对峙敦促公安机关解决处理打人警察和赔偿损失等问题,并在自媒体和网络群组转发公开信动员征集联名,与工人积极分子密切联系的毛派活动者通过互联网更是动员了全国各地上千人联名声援。深圳坪山警方727日实行大抓捕,数小时内刑拘了29人包括佳士建会工人和其他声援工友、学生。

 

此后毛派声援更加升级,众多资深毛派社会活动家、富有斗争经验的老工人和前新四军老战士在网上号召全国热心网友“赶赴坪山”“赶赴燕子岭派出所”支持佳士工人斗争,在此背景下进厂“融工”的青年积极分子沈梦雨及数名工友729日从广州等地赶赴深圳坪山,组成声援团发起第二轮抗议和声援,要求释放佳士工人。86日各地毛派群众齐聚深圳坪山燕子岭派出所附近小广场举行政治抗议集会,佳士运动开始由深圳当地工人为主力的争取建工会斗争,转变为民间泛左翼群众为主力、从全国各地开赴集结深圳坪山进行的政治抗议运动。由于示威者高调的举毛像和频繁向党中央表达忠心、向上恳求放人的态度,最初积极声援的相当部分民间左翼和民间泛自由主义群体都与这场运动渐行渐远,但自由亚洲电台等海外民运媒体和BBC等外媒始终对运动追踪报道。

 

当局8.24发动了规模更大的第二轮大清场(深圳和北京警方同一天清晨出动数百防暴警察抓捕了6070名声援学生和工人、NGO劳工工作者、社会人士,被捕者多数是赶赴坪山集结声援佳士工人的各重点高校大学生,当天新华社、南方都市报、环球时报、光明日报纷纷发文抨击佳士运动,众多官方媒体跟进转载),之后,被捕学生被“训诫”后很快被强制遣返回各自原籍地。之后佳士运动转变为北京、南京、西北地区等地高校进步社团抗议打击报复声援学生和反对校方刁难社团年审的学生运动,到当年11-12月这场1989年之后国内首次成规模的学生运动发展到冲突激化的地步,当局也展开了力度更重、范围更广大的第三次大抓捕,重点针对各地高校左翼社团学生积极分子、深圳坪山“青鹰社”相关积极分子和群众以及在各地串联的佳士建会声援工人,这场抓捕从201811月持续到20191月初,抓捕范围涉及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长沙等众多城市。

 

紧接着在20191月中旬当局集中展开了矛头集中对准被疑与佳士运动有关联的南方工运的第四次大抓捕:先是17日向深圳市政府上访请愿的50名湖南尘肺工人被警察强制暴力驱逐,紧接着在18日有协助尘肺工人维权的“新生代”1名职员被捕,1月中旬到3月下旬,先后有“新生代”、“新工亿”、“深圳春风”等民间劳工NGO组织的7名劳工维权人士被捕,相关组织陷于停摆。此时,佳士运动的线下活动只剩下北大马会、西安科大嘤鸣学会等个别社团或少数原社团成员的零星局部活动。佳士运动最后有公开报道的线下活动是20194月底几名原北大马会成员结队到北京亦庄打工体验工人夜班生活、当天就被失踪。此外,从5月到7月,还有被疑牵连的多名社工、以及多名佳士声援学生和声援工人(合计十几人)被捕。期间,20195月底,与最大力声援佳士运动的学者潘毅相关的平台“怀火”发布了佳士运动的“左翼回响专题”,其中有谈论佳士运动失败原因的潘毅长篇访谈,如今回看,可视为佳士运动已经以失败落幕的历史宣告。但迄今为止,仍然有3040名社工和社会活动人士、积极工人处于被捕状态或下落不明状态(具体数量不明,据说其中得以获释的人员被封口、被威逼利诱要求保密,其中至少有十多人至今仍处于被关押中,详见后续资料)。

 

坦率地说,至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像样的总结佳士运动的文件,也鲜有一份认真深入讨论佳士运动主要教训的文件。这直接因为这个运动及相关议论都遭到极权当局高压压制,墙内关注人群早已噤若寒蝉,还因为这场运动的众多积极分子还活跃时,就早已极尽道德绑架之能事压制一切对他们一味冒进倾向的批评,以致这场运动最初赢得的外部热心支持者和同情者到了2018年最后几个月时就陆续失望沉默了。

 

但是对于这样一个显然重大的斗争事件,这个历史阶段不能不留下一份重要的总结,以供今后新的历史阶段的将来群众斗争中的先进工人和左翼行动者参考。出于这份历史责任感,我们整理了“佳士运动专辑”(合共2.56G)上传网盘(链接),并根据现有材料整理了一份以问答形式概括佳士运动教训的6万字备忘录如下。篇幅虽长,但总共27个问答,以简要目录明列如下,读者可依此检索。(特注:备忘录中所有写明了“有据可查”的,都是指从我们整理的佳士运动资料专辑可以查到相关的引语或截图证据。“专辑”所搜集的资料均标明了来源链接,部分网页已无法打开,但有心读者仍可根据部分资料来源链接追查事件进展)

 

这份备忘录尽可能收录所有已知的重要看法,也充分明确表明自己看法,并对各方看法做出回应。这份备忘录无意在当下掀起论战,就算引起反驳也不再打算回应,本备忘录已经尽可能充分表达了看法,不过如果至今仍然能激起一些争鸣、或有确实甄别澄清了事实的勘误意见,也都算是好事,可作为这份备忘录的补充。不如把这份备忘录和可能的勘误、反驳都集结存档,一起“供今后新的历史阶段的将来群众斗争中的先进工人和左翼行动者参考”。

 

(本备忘录写于2019年下半年;2020年初定稿)

 

 

 

本文结构:

 

运动综述

A.基本问题 - 14个;

B.政治原则问题(立场问题)- 4个;

C.策略问题 - 7个;

D.最后的反思 - 2个。

 

简目

A.基本问题

<1>如何评价佳士运动的基本性质?

 

<2>如何评价佳士运动的成败?

 

<3>如何评价佳士运动的得失?

 

<4>佳士运动为什么未能充分调动民间左翼和泛自由主义民众?(或:为什么曾经在佳士运动最初二十多天积极参与支持声援的各派翼群众不久相继淡出了运动?)

 

<5>佳士运动为什么没有调动更多工人,却始终只是以深圳坪山20多名工人和数十(或几百)名高校左翼社团学生积极分子为主力?

 

<6>进一步地看,参与佳士运动者不乏有工人维权斗争经验丰富的积极分子,还有先进工人代表和维权先锋,但为何始终未能调动大量工人?

 

<7>佳士运动究竟何时已遭到失败,而佳士运动领导者为什么大半年来不承认失败?为何是到20195月才开始有人(例如潘毅)公开承认失败?(另外,这些大佬与运动究竟是何种责任关系,另见第8个问答最后部分的探讨)

 

<8>佳士运动为什么发动起来?之第一问:有关组织发动运动的最初动机以及考量方式是否可能有什么问题?(回应四种猜想或观点。谈及佳士运动主要参与群体、若干核心骨干分子、大佬们可能的真实心态)

 

<9>佳士运动为什么发动起来?之第二问:有关组织发动运动是否基于对2018年斗争形势的集体误判?

 

<10>如果今后再发生类似佳士的运动,工人群众基础一时薄弱,那么通过寻求可能的力量联合,对改善这一问题有没有很大的帮助呢?否则该如何?

 

<11>佳士运动积极分子大量的道德绑架行为反映了哪些问题?可能的原因是什么?

 

<12>佳士运动不顾一切批评质疑的这种强势的特点,能否说是因为形势紧急所迫,而非组织本身的问题?如果是组织本身问题所致,那么左翼组织如何在维持活动与决策高效的同时,避免官僚集权乃至民主氛围的丧失?

 

<13>深圳坪山青鹰社主要负责人贺鹏超的全面招供之后大量活动骨干很快被捕、佳士运动迅速走向终结,说明了什么?

 

<14>佳士运动为什么在一轮又一轮镇压之下仍向前走了半年之久(2018.72019.1)?这是否有什么正面经验?教训何在?

 

 

B.政治原则问题(立场问题)

 

<15>为什么佳士运动无原则默认、接纳各派政治解读?是否扩大了宣传、争取到了更多人的积极支持和声援?实际效果、教训如何?

(内含佳士运动最深刻的政治教训)

 

<16>2018729日沈梦雨带领声援团首次聚集示威就集体打出了毛泽东画像,声援团把所有成员都包装成毛左。这是否有利于声援活动?教训是什么?

 

<17>从当时左翼自由主义学者陈纯的文章引用左翼圈内人的说法想到,新一代毛左真的与老毛左切割清楚了吗?佳士运动中的实际政治表现说明了什么?其后果是什么?

 

<18>佳士运动反复宣示毛的画像、话语、马列毛口号。这些宣示的动机、效果如何?此外,“马列毛主义”在佳士运动中究竟还有什么具体表现?这种实际政治模糊性意味着什么?

 

 

C.策略问题

 

<19>如何看待少数积极分子到派出所聚集抗议要求放人的行动策略?结合积极分子事后辩称,他们到派出所门口示威,是否“有效动摇了警方介入佳士运动的决心”?是否达到了“痛打派出所”的效果?这些辩解说明了什么?

 

<20>20187.27大抓捕后,被刑拘的29名工友和学生确实大多数人很快陆续取保候审,这否说明佳士运动声援策略当时奏效了、确有成功之处?之后.24清场,大多学生也只是被遣返回家,似乎损失不大?(与第19问相关)

 

<21>20187月到11月佳士运动一再出现“抓了又放、放了又抓”的情况,又传出即将审判的消息、结果却没有公审,这些情况为何发生?是否真的如同运动支持者所说,说明声援团的斗争迫使了当局“不敢”定性、“不敢”公审、抓了又放?

 

<22>佳士运动“组建工会”失败,是否能证明红中网对“工会路线”的批判?或者反而证明了CWI所指出的中国工人应当争取“独立工会”?争取组建或改组工会的作用/目的/关键是什么?

 

<23>2017年底的“八青事件”到2018-19年佳士运动,左翼积极分子在强力机关里的妥协、认罪一再得到左翼圈内的理解和原谅。

问题:在强力机关面前的一切妥协认罪无论如何(比如出卖、导致其他人被捕或加重刑罚、劝说其他被捕者妥协)都是可以理解、原谅的吗?公开认罪的人出来后还能继续从事政治活动吗?

 

<24>面对警方动员声援学生的父母到场施压的做法,声援团既争取了部分学生家人的支持,也发动了对部分成员家人的无情决绝斗争,例如公开揭发沈梦雨家长在其岗位上滥用职权的丑闻,号召公众关注、谴责,这种做法是否妥当?为什么?

 

<25>与过去的工人运动非常不同,从2018年广州日弘厂斗争到深圳佳士厂运动,都明显地先后突出沈梦雨、岳昕、顾佳悦、郑永明等少数几个人。最后再回看,如何评价这种树立少数几个“工运明星”的策略做法?

 

 

D.最后的反思

 

<26>:如何看待有网友批评某左翼“派系”/团体未对佳士运动表态,还批评一些人针对佳士运动发出“阻止更多损失就是正作用”的“止损论”。

 

<27>如果说佳士运动是失败的、根本路线是错的且教训累累,那么如何评价这场运动的一般参与者?这场运动对这些参与者来说是否有积极意义?今后如何对待这场运动的参与者?

 

 

(以上是各问题的简目。下列的正文里,问题会更具体展开。读者可按关键词,快速检索相应文段)

 

A.基本问题

 

<1>如何评价佳士运动的基本性质?

 

运动主导团体“佳士工人声援团”及其很多支持者、同情者都认为佳士运动是一场工人运动,或至少是“佳士工人斗争”,比如“青年先锋”网站在201912日说佳士运动是“一场自发的工人组建工会斗争,在左翼学生和工人等进步力量的参与下,变成了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左翼社会主义工人运动”。还有很多人对此模糊化处理,继续按最初的外部舆论称之为“佳士事件”,或者简单称为“佳士抗争”。

值得注意的是,一直积极声援和最努力拔高鼓吹佳士运动的学者潘毅,在其相关左翼平台“怀火”上称为“佳士工学运动”,在相关讨论专题里一开头就明确主张:「佳士运动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罕有的以共产主义为想象的工人-学生连结运动」。

 

从基本事实看,佳士运动远远不是一场由众多工人发起或推动的工人运动,整场运动从头到尾积极工人全部加起来只有三、四十人,这个人数恐怕还不到这场运动全部积极参与者的十分之一,其实90%以上积极参与者是北京、南京、西北等地十多所高校的左翼学生社团,以及全国各地的左翼社工、民间左翼活动分子。争取或声援佳士工人建工会的权利确实是佳士运动始终的口号,但这种争取或声援最终唤起的新工人很可能不超过40人(最初聚集在坪山燕子岭派出所门口的工人是28名,后来各地零零星星有一些打工者或个别高校后勤工人加入),对佳士工人的声援在20188.24以后就主要依赖学生运动了。从20184月到201956月,满打满算佳士运动总共就持续1314个月,工人积极分子占据领衔主角地位只在最初4个月余,在8.24事件后大半年里佳士运动的实质转变为左翼学生运动,只是在舆论层面上一直挂着声援佳士工人的名义。更坦率地说,佳士运动参与人数最多的活跃群体其实是左翼社团学生、刚从大学毕业致力于工人工作的公益组织社工、以及其他民间的左翼活动分子,即使佳士运动里仅有的那三四十名工人也基本上都是因为更早与那些左翼社工和社团学生结识而投身到运动中来的。

 

那么佳士运动到底究竟是左翼声援工人建工会的斗争?还是左翼领导的工人-学生连结运动?或者是“真正意义上的左翼社会主义工人运动”?这些冠名称呼都过于主观理想化,或只及部分、不及根本、远不能概括。当然问题不在于冠以怎样的名号,而是这场运动的基本性质究竟怎样。从总体的实质看:佳士运动其实是2010-2013年以来靠拢南方工人的相当一部分青年毛派左翼团体全力发动的一场不顾实际人为拔苗助长地把工人维权斗争提升到政治斗争水平、力图裹挟工人大造声势的一场政治投机冒险运动。其中,工人积极分子发起的抗争努力只是从属性的、大多时候只是跟在左翼学生和青年活动分子后面亦步亦趋的追随者角色,而运动的核心领导者是一些知名高校或从中毕业没几年的、社会地位类似小资创业者的社会团体及高校社团负责干事和积极骨干以及少数学者知识分子大佬。

 

 

<2>如何评价佳士运动的成败及其影响?

 

作为一场不顾实际人为拔苗助长地把工人维权斗争提升到政治斗争水平、力图裹挟工人大造声势的左翼政治投机冒险运动,佳士运动在总体根本意义上是失败的。这个运动只有在“大造声势”这个局部意义上是成功的,但这种成功并不是佳士运动多数参与者和多数支持者的初衷(大多数人是为声援建会、救援被捕工人、声援工人维权斗争而来),只是少数运动核心决策者一味推动的结果,只是为少数“大佬”不顾工人和青年死活的拔高吹捧、借题发挥提供了大好舞台,而这种只对少数“大佬”有实际价值的所谓成功,却对应着极其惨重的代价。

 

而且佳士运动的失败是以核心骨干分子的集体低头认罪收场的——这是一个被许多人故作轻描淡写但有着极大恶劣性的可耻结局,还伴以线上声援团从头到尾打肿脸充胖子、坚持不懈忽悠越来越少的支持者同情者继续冒险送死的癫狂鼓噪,以及对这场运动负有部分重要责任的代表人物之一潘毅自始至终恬不知耻的拔高鼓吹。所以,这样的失败没有丝毫的“虽然失败但是伟大”、“虽败犹荣”的意味。正因为这些核心骨干分子的表现,佳士运动失败得极其不光彩。

 

201811月初,佳士运动里有一种声音传出:尽管佳士事件造成了“个别”同志被捕的后果,但这次事件无疑获得了“很大”的成功,一批左翼工人、学生在斗争中得到了“很大”的锻炼,包括胆量、决心、斗争技巧等。就在这种声音话音刚落不久,统治当局随即展开佳士运动以来最大一轮、第三轮大抓捕,包括被捕后很快供认大量左翼活动情况、后来在镜头前低头认罪的青鹰社创始人贺鹏超以及该社其他职员和热心工友,以及众多学生社团积极分子、声援工人。不管声援团怎样事后辩解开脱,贺鹏超及其他一些运动骨干分子的大量供认和低投入认罪都相当沉重地打击了受其影响的左翼学生和工人的政治信心、决心,对于他们中的一些热忱坚信者来说甚至是毁灭性的精神打击,甚至引起了被侮辱感,这很大地冲击抵消了所谓一批左翼工人、学生得到“很大锻炼”那样的很初步的局部成果。

 

20191月底,也就是正当官方一轮又一轮打压接踵而来时,又有一种声音传出:我们都大大低估了佳士事件,其实佳士事件最少有两大成绩,一是推动坪山25人以上企业建立了工会,二是“极大”地打击了统治集团的政治威信和统治信心,在政治上动摇统治集团的声誉,加速他们在民众中间的政治破产,乃是斗争之关键。

 

这种说法可能有部分事实,即可能真的加速了官方工会推广在25人以上企业建立了工会的原定计划(经查,全总早在2017526日就发布过包含这一计划的工会建设意见,深圳市坪山工会官网当天就转载了工人日报的相关报道)。但是,这是非常可疑的“成绩”。因为官方工会最有改革动力的那几年(2007-2012,当时官方工会在基层企业工会改选中吸收了工人斗争积极分子,并认真尝试劳资集体协商制度实践,推动改良)早已过去,2013年以来,官方工会改革派的路线已经被否定,官方工会及其基层工会很少再起促进维权的作用,更多恢复到原来的不作为,或者在发生劳资冲突时帮助资方忽悠驱散工人、降低工人诉求。工会或厂内原有的劳资协商机制要能起作用,除非有余浚聪那样少有的左翼工人积极分子或者沈梦雨那样更加少有的能在工厂扎根两年以上的“融工”左翼青年很有意识地争取加以利用,但佳士运动以后无论当局还是资方都大大加强对一切接近工人的民间组织的打压力度(比如早在201884日坪山区人力资源局就邀请有专业背景调查实务经验的专家面向区内企业举办“员工背景调查实务及运用”专题沙龙讲座),所以佳士冒险投机运动使得这点机会都早已经变得更加渺茫。

 

至于说打击了统治集团的政治威信和统治信心,事实正好相反:从佳士运动最后半年社团学生遭遇的安全机关人员的极尽蔑视、侮辱态度(参见201812月底和2019年新学期开学以来原北大马会成员自己公开揭露出来的屈辱遭遇记录,有据可查),已尽显统治集团淫威,加上20191-3月陆续披露出来的贺鹏超、顾佳悦、郑永明、岳昕等众多核心骨干分子有理有据的认真忏悔和认罪视频文字记录——这些早在2018年年底就已经通过官方所录制的视频的方式在部分学生中流传,更有贺鹏超在11.9大抓捕中被带走后很快就妥协招认的长篇供述书(据红中网李明骐得到的内部消息:不晚于201812月初,青鹰社主要负责人就写下了长达80页的坦白材料),官方更是把贺鹏超的长篇供述书发送给全国各地派出所、打印传阅给那几个月里其他被带到派出所的各地毛左青年阅读,以作为最佳的劝降材料——更可谓大长了统治集团的威风和气焰。

 

不过,从当局对佳士运动前两轮打压的相对宽松和后几轮打压大为加强力度的情况来看,统治集团先前确实存在大大低估佳士运动的问题,但这与是否打击统治集团的政治威信和统治信心是两码事。

 

我们需要有勇气承认:佳士运动遭遇了惨败,且极其的不光彩,——那些极其不光彩的方面比失败本身更让人感到丑陋不堪、耻辱和厌恶。事实上,这种极其不光彩的惨败(尤其是所谓的声援团始终强硬拒绝一切批评反思、最终惨败时仍然还是完全一副自我感觉无比良好的嘴硬强辩姿态)早已经造成了可怕的政治影响:不少左翼直接或间接受此事件影响变得消沉了,或者更消沉了。这其实也是本备忘录开头所说的佳士运动至今仍没有一个认真讨论佳士运动主要教训的文件的原因之一。如果我们没有勇气承认这些事实,我们就无以对整个佳士运动做出客观冷静的总结,乃至无以对今后新一代的同路人实践者做出这个历史阶段应有的交代。

 

 


鲜花

握手
3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No.24601 2020-1-28 00:45
守门老鸨: 看来这个运动的确是左倾冒险主义。但是左派能干什么呢?我记得13、14年的时候有一个YCA,鼓吹体无(体力劳动者)革命已经过时,脑无联合起来抱团,什么时候技术 ...
有意思,我倒是去年在某个知名左翼网站上看到诸如“通向共产主义的钥匙掌握在码农手里”的高论。不知是否得了YCA的真传。
引用 redchina 2020-1-24 01:53
守门老鸨: 还有,左派大众对于清华北大毕业之类精英左派要警惕。贺鹏超之前是山鹰社社长,据我所知校园社团一般都是勾心斗角争官位的场所,复旦的什么爬山社就出过丑闻。像 ...
是存在这样的危险。当然我们也不能一概而论,而是要看本人表现,实践考验。
引用 redchina 2020-1-24 01:51
守门老鸨: 看来这个运动的确是左倾冒险主义。但是左派能干什么呢?我记得13、14年的时候有一个YCA,鼓吹体无(体力劳动者)革命已经过时,脑无联合起来抱团,什么时候技术 ...
YCA还有这种高论?
引用 守门老鸨 2020-1-23 23:38
还有,左派大众对于清华北大毕业之类精英左派要警惕。贺鹏超之前是山鹰社社长,据我所知校园社团一般都是勾心斗角争官位的场所,复旦的什么爬山社就出过丑闻。像贺这样的大学校园活跃分子,还得到过温李接见什么的,基本可以肯定是很浮夸、很势利的一类人。他是不是受了什么挫,才想捞偏门在左派圈子里出名?这种人一般对革命危害很大,左起来极左,右起来极右,张国焘就是。
引用 守门老鸨 2020-1-23 23:29
看来这个运动的确是左倾冒险主义。但是左派能干什么呢?我记得13、14年的时候有一个YCA,鼓吹体无(体力劳动者)革命已经过时,脑无联合起来抱团,什么时候技术发达到实现共产主义,什么时候搞事。他们说过如果等不到革命,就像天主教会那样传个几百年上千年一类的话。后来因为内部分裂,也没有消息了。他们右倾机会主义的路子倒是和佳士运动处处相反,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前途。

那么还有一种中间派的办法:先串联,尽量不搞事,也不走上层路线。就是先建立组织。当然这样可能和YCA自我吹嘘的有点像,但是YCA是信不着群众的,本质上就是待价而沽、杀人放火等招安的国家主义者。所以还是不一样的。
引用 水边 2020-1-21 10:00
看来这是国内部分“正统”托派对于佳士事件的总结,可以跟红中网一年多前写的几篇文章对照起来读。

查看全部评论(6)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4-4 07:14 , Processed in 1.49065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