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那时的路子,现在的疫情

2020-2-2 09:56|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4201| 评论: 0|原作者: 耿来意|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现在什么情况啊,只管严严实实地把小区封闭起来,把人看管起来,这就完事了,这都封了一个周啦,生活上没人管,也没有一个医务人员上门服务一下,假如有那感染了病毒的,他又不说,你又不知道,是不是就让他自生自灭啊?

  屈指算来,小区封了六天了。

  要封到什么时候?谁也说不准,朋友圈里传闻,我们小区又拉走了两个,如果是真的,那封期就遥遥无期了。

  家里备的年货都吃的差不多了,小区出不了,门口有警车守着,有城市管理车守着,无法出去添置生活用品。好在网络时代,物联网时代,活人能让泡尿憋死?

  孩子美滋滋地在网上选了好多要买的东西,付款的时候网络就提示不在配送服务区,地址换成北门也不行,换成西门还是不在配送服务区。

  孩子说想吃点草莓了,网上订了些,迟迟也没送来,打电话催一下,说是送货的不愿意到这个小区。

  看来我们小区因为成了新型肺炎病毒疫点被嫌弃了。

  小区门口的墙上贴出了超市的电话号码,开始是一家的,昨天看又添了一家。

  今天电话联系了一家超市,买了些吃的,花了九十六块钱,老婆说怎么这么贵啊,我说有人卖给你就不错啦。

  去小区门口拿货物的时候,要通过工作人员来回递送,工作人员的压力也比较大,心情也不太好,我问他什么时候能够解除封闭的时候,他瞪着眼睛大声说:“你别问我,我不知道!”

  小区的气氛有些怪异,小区里见不到人,大白天的,即便太阳没有一丝遮挡地照着,也会感到一点点的恐惧。老婆说那都是我自己的心理感觉。

  曾经养过的一只鸽子几天都不回来了,以前每天都回来找东西吃,今天回来了,见了我一副吓得要死的样子,喂它东西也不敢下来吃了。可能这几天它也被吓着了,以前车水马龙的,人来人往,现在人突然都不见了,见个人还都戴着大口罩,神情也都怪怪的,鸽子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一定是被人间的变化吓着了,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叔伯大哥微信里跟我说:有事吱声,一定吱声啊,周边就我近了,一定吱声,我二十四小时开机。

  邻居家的小孩这几天老是哭,哭声那么揪心,年前孩子的爷爷奶奶领着孩子的姐姐来过年,赶上小区封了,走不了了,一大家人挤在一起,孩子可能燥得不舒服了。孩子的奶奶在院子里烧了一些纸,可能是农村的一些什么风俗,风还刮到我家来一张没烧完的,我默默地捡起来丢到了垃圾桶里。

  没事的时候,我就看看微信圈,看到很多信息,很多,有所谓的正能量的,也有所谓的负能量的,有很多新闻我跟老婆的看法也不一致,吵,吵得不高兴,都想得到孩子的支持,搞得孩子左右为难。

  网络上也是吵,各种各样的新闻和言论:

  武汉公布疫情的八名被公安机关处理的“造谣者”是医生,又被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者处席科学家曾光称为“事前诸葛亮”。

  大理的武汉籍民宿老板店附近有一辆湖北牌照的私家车被人砸了,一群村民戴着口罩在车外砸,砸车的时候车里还有人。

  有传言说“猫猎会感染病毒”,于是不少人把自己养的猫和狗摔死,有的把狗从高楼上抛下,惨死街头。

  一些村子挖断公路,用石头和土堵路,财经记者从洛阳市120急救指挥中心了解到,有不少救护车被堵在村口,耽误急救。

  有武汉归乡人员被封门,打110才获解救。

  有鄂A牌照车主高速漂流6天,酒店不让住,饭店不卖吃的。

  武汉红十字会共发放口罩24.5万个,其中流向抗疫一线医院的武汉协和医院3000个,而莆田系医院武汉仁爱医院竟然获得1.6万个。

  山东寿光捐赠的350吨蔬菜被卖了,爱心变商品,武汉的回应寒了山东人民的心。

  科学院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于是喜大普奔,淘宝、京东、苏宁的双黄连,全部秒光了。

  又有言论说:专家要说吃屎能抑制病毒,这大半夜的,化粪池都得撬开。

  有警方通告:从湖北省往返人员未按规定在家进行自我隔离,扰乱疫情防控工作秩序的,依法予以行政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印度最新研究,新型冠状病毒上有4个独特插入片段,疑非自然产生。

  除了五花八门的新闻,还有五花八门的段子:

  初一抢口罩,初二抢米,初三抢酒精,初四抢护目镜,初五抢紫外线灯,初六抢手套,现在初七了,深夜抢双黄连。

  每出门采购一次口罩,消耗家里存1只,每次限买3只。买到了,多2只,买不到,亏1只。老张家里原有库存10只,出门10次之后,家里现有12只。请问,他有几次出门是买到口罩的?

  你们还能出门采购,我呢?我连门都出不了。

  出不了门咱就搞发明。

  网上一个伊朗专家教人做一个小装置,说能将水处理成离子水,杀灭病毒,他说曾在中国某地帮助一养猪大户,用这样的方法杀死猪瘟病毒,八百多头猪救活了七百多头。

  我花了一天的时间做成了这个装置,并且制成了这样的离子水。

  孩子问她在北大读博士的同学,这样的水能不能杀毒?博士回复说:能杀屁!

  孩子于是坚决不让我喝这样的水,怕我被毒死,还偷偷把我的水给倒了。我气的不行,孩子也气到无语。

  这病毒没有有效的药物治疗啊,能不可怕吗?所以才会有一罩难求,才会有双黄连的秒光。都是试,我试试自制的水,又有何不可呢?如果试出效果来,那也是大功一件啊,人们就用不着秒光双黄连了。

  我心里老是慌慌的。

  孩子咳嗽一声,我慌;老婆咳嗽一声,我慌;自己咳嗽一声,也慌。

  有新闻说,山东威海今天通过社区再度投放150万只口罩。我想这多好啊,要是全国都这样,还能搞口罩荒吗?那些趁乱漫天要价的,囤积居奇的,造假坑人的,还能有市场吗?

  70多岁的北大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胡大一,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时说:“在我工作的早期,医疗设备是最科陋、最落后的,药品是非常匮乏的,但是医疗体制模式是最先进的。”

  最先进的医疗体制模式是什么?

  比如说分级医疗,胡大一说他早年的时候,有最好的分级医疗,生产大队是合作医疗站,公社是卫生院,县里有县医院,最后是大城市的市医院,整个医疗服务体系,从人员到设备,分级医疗合理,设备配置清晰,人员分配清晰,这个老人回忆起当时,觉得很有幸福感。

  我想啊,如果当时的体制,碰上现在的疫情,会怎么样呢?

  我这个小区,起码会有个卫生室吧。小区成了疫点了,被封闭起来了,哪怕不奢求区医院的医生来提供点医疗服务,卫生室的工作人员一定会逐家逐户了解一下情况的,问问诊啊,查查体温啊。现在什么情况啊,只管严严实实地把小区封闭起来,把人看管起来,这就完事了,这都封了一个周啦,生活上没人管,也没有一个医务人员上门服务一下,假如有那感染了病毒的,他又不说,你又不知道,是不是就让他自生自灭啊?

  还有啊,按那时的模式,社区一定会组织力量把口罩啊、消毒水啊之类的防护品进行集中配置,按家庭、人员等进行统一配送,哪里会闹口罩荒,哪里会发生有的人家里一大堆,有的人跑遍市场买不到的情况啊。

  还有啊,那时分级医疗体系健全,医疗资源均衡,老百姓可以就地治疗,不会都往大医院里挤,搞得人满为患,一床难求,人心慌慌。

  还有啊,那时医疗机构都姓国,出现重大疫情,都会立即拿来接纳患者,医疗资源得到最充分的利用,哪里会出现挂个牌就可以关门拒客的情况?

  还有啊,那时国营商店占主体,承担的社会义务大,一旦出现这么大的疫情,一定会备足货源,满足老百姓生活需要,哪能出现哄抬物价的情况啊?

  还有啊,那时四海之内皆兄弟,一方有难,八方来助,哪里会出现对疫区人的冷漠、排斥、标签化、驱赶、侮辱这样的事情啊。

  还有啊,那时一整套被世界卫生组织都推崇的医疗卫生体系,如果面对现在这样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我想一定会井然有序的多,也一定会少很多遗憾。

  一场疫情,会暴露很多事情,会让人思考很多事情。

  当然,也可能就是瞎想想。

  今天,有客户不停地问我什么时候上班啊,年前的信用证什么时候开出去啊。

  我说我出不去啊,什么时候能出去我也不知道啊。

  今天,我阳台上拍了几朵漂亮的小红花,拍了樱桃树枝上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然后发到了朋友圈,照片上配了一句话:

  朵朵红花向阳开。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9 04:12 , Processed in 0.02261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