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全景式回顾抗美援朝战争(一一八)

2020-2-4 07:43|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7859| 评论: 1|原作者: 泼墨梧桐

摘要: 塞维蒂斯则满脸血污地摔出舱外几丈远,被几个棉帽耳捂住面颊的志愿军俘虏了。他觉得战俘营的日子还不错,圣诞节那天他还分到一只中国烧鸡,比他家乡的烤火鸡味道强多了,他啃得挺带劲儿。他像记着自己的生日一样,牢牢地记住了这个被俘的恐怖日子 —— 1952年11月1日。

痛打“白马师”


——————————————————————————————————


熹微中,一架美式炮兵校正机歪侧着翅膀,在上甘岭上空一圈一圈地盘旋。满脸粉刺疙瘩的炮兵空中观测员塞维蒂斯,惴惴不安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贴着机窗俯望着地面的战斗,惊恐得忘记了自己校正弹着点的职责。   


实际上他也没法校正,敌我双方的炮群都很狂怒,彼此急袭、压制,弹道纷乱如麻丝纱缕,在机腹下结织成网。他眼皮底下的那两个小山头,爆炸的烟尘弥漫如雾,严严实实地遮掩起那一场场骇人的血战肉搏。越过这片浑沌不化的烟区雾域,在鸡雄山和五圣山下,直升机频繁起落,卡车往返奔驰,双方都忙着抢运伤员。   


驾驶员吉尔斯神经兮兮地喝了一声:“好了,赶快走吧,要让高射炮盯住,我们今年的圣诞节就过不了了。”   


可他们没能走掉,11分钟后这架校正机被第十五军的高射炮击落。吉尔斯死了,挂在他脖颈上的金十字架,也未能保佑他的性命。塞维蒂斯则满脸血污地摔出舱外几丈远,被几个棉帽耳捂住面颊的志愿军俘虏了。他觉得战俘营的日子还不错,圣诞节那天他还分到一只中国烧鸡,比他家乡的烤火鸡味道强多了,他啃得挺带劲儿。他像记着自己的生日一样,牢牢地记住了这个被俘的恐怖日子——1952年11月1日。  


两天之前,五圣山当面之敌的无线电中,就频繁出现一个新的呼号:“狮子”,经第十五军侦听所破译,就是1日投入上甘岭的韩九师第三十团。这是韩军刚刚打出名的一个荣誉师团,原先布防在我志愿军第三十八军的防御正面上。上甘岭战前不久,第三十八军准备反击该师防御的一个重要支撑点394.8高地时,一个文化教员叛变投敌,将反击计划透露给韩九师。韩九师师长金钟五立即调整部署,将原先担负守备的第二十八团撤下来,从二线把师主力第三十团拉上394.8高地,加固工事,突击练兵。  


当第三十八军按原计划发起攻击时,早有准备的韩第三十团进行了殊死而有成效的抵抗。   


金钟五曾告诉记者:“战斗期间,美国第八集团军范佛里特上将几乎每天都来视察我师,李承晚总统也视察过两次,激励我,全力支援我师。我召集全师讲话,死活在阵地上。许多战士写了遗书,斗志很旺盛。”   


第三十八军先后投入5个团,强攻10天未克,遂主动撤出战斗。这支中国劲旅还从没打过这样半截子就撂下的仗。  


韩九师挡住了志愿军一等主力,威名远播的“万岁军”的进攻,使李承晚狂喜不已,称此战为大韩国的“重大胜利”。394.8高地属石灰岩地质构造,其山形如白马伏卧状,故又名白马山。由此一战,韩九师便获得了“白马师”的称号,一时荣耀至极。师长金钟五此后步步青云,十几年后当上韩国参议长。  


而当时的师参谋长,就是1979年10月在汉城宫井洞被刺身亡的韩国总统朴正熙。


对于上甘岭的反击部队来说,1日这天的炮火烈度仅次于10月14日,一股股灼人的热浪卷进高地坑道,烤得人肤痛面赤。8米多厚的坚石坑道被炸塌,整个高地上的土层,酥软得找不到一块能架机枪的地方。射手们用麻袋装土垒个射击台;有的来不及装土垒台,索性就将尸体摞起来,再架上机枪。  


紧急调运来的韩三十团,分四路轮番攻击597.9高地。  


这个团委实有些战斗力,1日下午3点半钟,该师第三十团的两个排,竟然迂回攻上597.9主峰阵地。团长林益淳闻讯大喜,抄起电话命令其三营营长:“赶快派部队增援他们,一定要把阵地巩固住。”随后又让参谋查查这个连长叫什么,准备嘉奖他。名字还没查到,林益淳又去电话问:“增援部队派去了没有?”   


三营长沮丧地说:“不用派了。”因为攻上去只一支烟的工夫,那两个排就被撵下主峰阵地。  


林益淳大吼一声:“再攻!”气得扔下话筒还骂了句:“真他妈的晦气。”   


其实这还不算晦气,对于林益淳来说,顶晦气的是8个月之后的金城战役中,已升任“首都师”副师长的这位韩军骁将,在月峰山下被志愿军生擒活捉。他在战俘营里一直呆到朝鲜战争结束,才与美二十四师师长迪安将军一起被遣返回国。  


韩第三十团分四路发起攻击,但苦攻一天无寸土之得。第十五军却颇有点余兴未消,当夜增援上去的第八十六团两个连,又发起了一个小反击,一口气收复597.9高地的全部失地。不甘心失败的敌人,失去了理智,面对597.9高地,他们发起了整营整连的连续冲锋,然而战场态势已经发生了变化——主要是志愿军的炮群已经能够充分发挥威力,而在这样狭窄的地形上,在炮兵强有力的支援下,战斗的结果,当然远远不利于攻击方。  


从拂晓到黄昏,第四十五师连续击退美、韩军5个营的23次集团冲锋,歼灭其1500余人,是上甘岭之战打响以来最激烈的一场阻击战。  秦基伟兴奋地说,这是他最痛快的一天。


韩军的伤亡极其惨重,我军的伤亡同样不小。经过一天一夜的战斗,45师的力量已经耗尽了,于是,作为二梯队的12军31师91团,开始向上甘岭运动,其8连——同样又是一个8连,接手了597.9高地上的四个阵地,开始了12军在上甘岭这个舞台上的表演。15军是支历史较短的新部队,12军则是一支历史久远、战功赫赫的老部队,从后来的战斗总结来看,尽管15军扛住了最危险的战役第一阶段,但是,就作战交换比来看,12军确实更为出色一些。随后的几十年,都有12军的老兵抱怨:“上甘岭大家都只记住了15军,但是明明我们12军打的更出色啊!”在15军得到增援的同时,对面也在调兵遣将,11月2日,上甘岭再次出现了美军步兵的身影。志愿军前指对此是有预料的,秦基伟在10月31日晚上的阵中日记中,曾经写下这样的记录:“经过今天战斗之后,我判断敌人可能有三种情况出现:  


一、收兵。因为敌人死伤过大,敌无二梯队,美七师、韩二师均有守备任务,这就决定敌人无更大力量投入进攻。


二、韩九师调上来同韩二师轮番攻击,这样对我们来说会更艰苦,战斗持续的时间会更长,但我们的阵地是夺不走的。


三、美七师再增加投入力量,这样他们必须使用空降一八七团,但空降兵作战不如步兵部队,且对一八七团的使用更说明了敌人没有二线部队。


上述情况的估计,两天内即可见是否正确。” 事实证明,秦基伟的预判完全正确,然而,这支美军步兵的番号,一直被争议到现在,无数各国军史大家反复考证、辩论,这其中,《解密上甘岭》一书的考证在我看来最为靠谱。—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yiou 2020-2-4 10:23
向新中国最可爱的人致敬!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2-20 17:19 , Processed in 0.24004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