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用计划经济的办法防疫救灾

2020-2-13 13:2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4099| 评论: 1|原作者: 寒彻|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本次突发的新冠病毒疫情是一次全面的检验,再一次粉碎了“市场”神话。本文是笔者从几个方面的观察,权当抛砖引玉,引起大家思考。

  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本次突发的新冠病毒疫情是一次全面的检验,再一次粉碎了“市场”神话。本文是笔者从几个方面的观察,权当抛砖引玉,引起大家思考。

  这次突疫情首先暴露出我们的战备资源,特别是医疗资源储备的不足,防护服、护目镜、医用口罩在疫情扩散的第一时间就出现了紧缺。

  这是因为我们的医疗器材的生产和销售已经高度市场化、资本化。资本组织生产根本不会去考虑社会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因而也就不会考虑所谓的战略库存。资本组织生产依据的是市场需求制定产能和产量,而这些医疗器材的需求在日常状况下是有限的,多生产出来的东西卖不掉,根本无法应对突发情况。

  口罩是群众出门时阻断病毒传播的必要工具,“一罩难求”的局面至今没有改观,同时还有消毒水、酒精、体温枪的短缺,以及菜价、肉价等日常生活物资价格的上涨。在各省相继启动一级应急响应之后,各地出现了口罩抢购现象,商家则囤积居奇,口罩的价格十倍百倍地上涨。尽管有关部门出面打击药店高价倒卖口罩的行为,但依然很难阻止口罩价格的上涨。

  尽管有关部门在积极协调,恢复和扩大口罩等医疗器材的产能,但作为资本的理性而言,它会考虑疫情过后过剩的产能怎么办的问题,相对于增产量稳价格,资本出于获利的冲动和降低风险的考虑,更愿意稳产量涨价格。所以,有学者呼吁政府接管口罩等医疗器械的产业链,尽快组织扩大生产,以市场“自动配置资源”的做法是无法解决口罩短缺问题的。此前,笔者反驳过新京报的通过涨价刺激口罩产量增长的观点,遗憾的是这篇文章被删了。

  而在销售环节,为了平抑口罩价格,合理配置医疗资源,把医用N95口罩优先配置给一线的医护人员,很多地方的政府出台了口罩购买的票券制度,让居民可以平价限量购买口罩,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这正是借鉴以往计划经济的做法。

  承担此次疫情防治的主力是公立医院,此次疫情也暴露出公立医疗资源的不足。尽管也有一部分民营医院参与到防疫战中,但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的民营医院既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参与。北京的和睦家本来是一家实力不差的综合性民营医院,先前被列入发热门诊医疗机构,但是之后不久以“升级改造”为由关闭发热门诊。

  据北京大学教授、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介绍,“武汉此次医疗服务整体力量严重不足,其中原因之一是武汉公立医院占比显著低于全国,2017年武汉市有公立医院96家,民营医院258家,民营医院占比72.9%,显著高于全国民营医院占比64%。”

  11日晚,央视新闻报道武汉市亚心总医院刚刚腾出全部四百多张床位接治“新冠”病人,亚心总医院是香港投资的民营医院。不知道现在武汉还有多少这样的民营医院的床位和医务人员可以增援?如果不是湖北卫健委换了领导,人们都还不知道武汉还有这么多“富矿”……

  面对公立和民营医院在此次疫情中的表现,有关部门对于此前所作的“限制公立医院发展,为私立医院发展留足空间”的决定,不该有所反思和改变吗?这个“决定”,正是迷信市场的结果。

  此外,抗疫救灾以及整个社会在疫情之下的运行,都需要物质资源的保证,这就迫切地需要恢复生产。然而,市场化下的社会化大生产已经形成了东西部发展的严重不均衡,工业大多集中在东南沿海,劳动力却大多来自中西部。恢复生产,势必要恢复劳动力的流动,这将会给疫情防控造成巨大挑战。

  目前情况下,调整工业布局是不可能的,物质上也完全不允许。但放任工厂自由复工,劳动力自由流动也是不可以的。这就需要各地政府部门在中央的领导下协作起来,指导紧急物资生产的企业优先有序复工,指导劳动力的有序流动,对他们的流动行程、去向以及复工后的生活进行合理有序的安排,避免疫情二次传播,不能任由市场自由调配劳动力。不能一刀切禁止复工,也不能一哄而上。

  至于疫情过后,我们也该对民营经济和雇佣劳动制为主的,这种市场化的社会化大生产模式有所反思和调整了。

  此外,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对比。此次疫情武汉出现了两个截然对立的社区典型,一个是百步亭社区,一个是华大家园小区。

  华大家园小区1766位住户,截至2月9号无一例感染,无一例疑似,被网友称为武汉洪山区最牛小区。这个成就的取得与基层社区的领导、物业的负责、社区志愿者的积极参与以及社区居民的积极配合是密不可分的。

  百步亭社区被全国人民知道,是因为它在钟南山宣布“人传人”的前一天,武汉疫情已经非常严重的时候,还举行了一个所谓的“万家宴”。时隔半个月,百步亭社区就出现了多例确诊的状况,其中一个小区55栋楼中有33栋有发热病人。

  微博上,百步亭社区的很多居民发布出求助信息,指出“物业和社区人员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物业消杀做的不及时或不到位,蔬菜供应还需要居民自己组织团购……

  此前是百步亭社区是全国文明社区示范点、全国和谐社区建设示范社区,社区活动的拍照留痕、媒体报道,的确办的很“漂亮”,被作为典型向全国其他地方推广。百步亭社区背靠的是百步亭集团——一个以社区地产业为主,社区服务业、金融投资等多元发展的纯民营企业集团。百步亭社区打破了原有的基层行政架构,整个社区架构中没有一个公务员编制,社区高层均是百步亭集团的人员,实质上已经形成了民营企业办社区的模式,可以说是把住房市场化推向了极致。

  而华大家园的原身是华中师范大学的教师还建房,带着半公立性质,它的物业费还要跑到华中师大的办公楼去交。这种还建房类似以前的单位住房,因而群众基础是一般的商业小区无法比拟的。说到单位住房,就让人想起了国企或事业单位分房,以及“国营企业办社会模式”,这种模式在之前几十年间受尽了批评和抹黑,但不得不承认这种“国营企业办社会模式”有更强基层组织力和凝聚力,居民往往是同一单位,有更融洽的邻里关系,单位又给居民提供廉价甚至是免费的教育、医疗以及家政服务,唯一的缺点是拉动不了GDP。

  这次疫情,两个社区的对比——从“国企办社会”到“民企办社会”,也让我们对住房产业化、市场化的有了更深入更全面的认识。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2-13 13:21
标题略有修改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6 09:49 , Processed in 0.01523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