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谁才是武汉疫情的“吹哨人”?

2020-2-14 14:15|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3195| 评论: 1|原作者: 申鹏|来自: 察网

摘要: 这个通知不是加密文件,没有密级,就是普通流转公文。李文亮医生等八人在微信群中发布“海鲜市场确诊七例sars”,其实就是来自各自医疗机构的公文。如果没有张继先医生的坚持上报,上级疾控中心和卫健委也不可能得到确切的消息,甚至连李文亮医生也不可能了解任何情况。

从昨天到今天,许多人都在争论一个问题,谁才是武汉疫情的“吹哨人”?

此前,湖北省人社厅、卫健委发布决定,给予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张定宇,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疫情上报“第一人”张继先记大功奖励。

然而昨天,34岁的李文亮医生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而去世,李医生遭遇的不公,和他的突然离世,点燃了大家的情绪。

大众的情绪一上来,就山呼海啸般压倒了一切。

许多人开始用他的死,讲自己想要讲的故事。”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大家甚至开始质疑张定宇、张继先“一等功”的合理性,质疑张继先“疫情上报第一人”的身份,有些人甚至开始捕风捉影,侮辱谩骂。

在这个过程中,讲理性、讲事实、讲道理,都是讲不同的,没有人愿意听,因为大家都是普通人,对普通人的生老病死可以感同身受,但对解决问题的策略、途径却不关心。李医生去世了,人们的愤怒和悲伤占领了舆论的高地,以至于听不进任何事情。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就像李医生的微信签名:“理论是灰色的,而生命之树常青”,我很能理解这句话。

人和机器是有区别的,人有感情,没有感情的人,不能体会普通人的愤怒、恐惧、焦虑、亲情、爱情的人,那也算不得一个真正的人。

但事情的真相也要说清楚:

咱们不能忘了实事求是,不要让情绪摧毁了我们的理性、智商和良心。张继先医生确实是真正将疫情上报的第一人。

张继先是医治肺部疾病专家,是呼吸内科的主任医师,17年前,她先就在一线抗击“非典”,2019年12月26日,她接诊了一对老年夫妻,他们因为发热、干咳来看病,CT片子出来后,肺部“毛玻璃样”改变,完全不同于其他肺炎。张继先又让这对老人叫来了他们的儿子,CT照射后,又是“毛玻璃样”改变。同一天,又是一名华南海鲜市场的商户来就诊,同样的发热、干咳,同样的“毛玻璃样”改变。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曾经参加过非典防治工作的张继先非常警觉,在12月26日当天立即向医院报告,12月27日,医院报告了江汉区疾控中心。从26日到29日,张继先一共接诊了7位相同症状、并且来自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的病人,12月29日,医院直接向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疾控处报告。

12月30日,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疾控处接到报告后快速反应,指示武汉市疾控中心、金银潭医院和江汉区疾控中心前往医院,开始流行病学调查,要求各医疗机构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注意,这个通知不是加密文件,没有密级,就是普通流转公文,武汉各医疗机构均有条件接触到这个文件。当天,李文亮医生等八人在微信群中发布“海鲜市场确诊七例sars”,其实就是来自各自医疗机构的公文。这个时候,他们并没有接触到第一手的病人、病情,只是根据公文做出的推测。而这个公文,其实就是来自最早张继先医生的报告。

总结:如果没有张继先医生的坚持上报,上级疾控中心和卫健委也不可能得到确切的消息,甚至连李文亮医生也不可能了解任何情况。

李医生作为一个眼科医生,是通过“看到一份检测报告”得知了这个消息,然后在自己的班级群里提醒了自己的同学同事,提醒他们注意防护,注意家人的防护,并且强调了“不要外传”,我们可以说李医生帮到了很多人,但真正帮助一些人提前购买口罩的,是那个群里将聊天截图传到网络上的“某同学”。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各大媒体,发布信息称“武汉发现不明原因肺炎,不能断定是SARS”。

事情其实很简单,张继先医生就是“疫情上报第一人”,是真正把疫情向医院、疾控中心“坚持上报”,然后让省、国家能够得知真实情况的那个人。正是因为她专业的能力,恪尽职守的素养,让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得以被上级重视。李文亮等医生同样“有功”,但这个功劳,是让他身边的同学、朋友、亲人得知了这个消息,及早开始准备了防护措施。

我们当然尊敬李医生,但他自己也说过:“我不是什么英雄,只是个普通人”。以他当时的眼科医生专业,是不可能接触到一手病例和资料的,他在微信群中讲的话,绝对不是“造谣”,而是一种“推测”,他并不能确定那是什么,他只是靠着直觉和本能,提醒自己的同学朋友,保护好自己的家人。

李医生同样是个共产党员,是个热爱生活,热爱家人,热爱社会的好医生,我们能从他的朋友圈,微博,看出他是一个阳光、开朗、乐观向上的年轻人,就像我们身边的普通人医院,有忧虑、有恐惧、也有勇敢和担当,他在发烧住院后,还说过:“等我好了,我也要上一线,不想当逃兵”。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但是今天媒体、舆论把他捧到这个“英雄”、“吹哨人”的地位,只怕他自己也是不愿意的。

但是,你知道,很多人已经开始拿李文亮医生的死,在大做文章,表达自己的诉求,有人称他们为“八君子”,有人要为他修纪念碑,就在李文亮医生去世的那个凌晨,谣言四起,比如:

“哈佛大学为李文亮去世降半旗” ,然后,“白宫也降半旗了”

“李文亮医生父母已染病过世,妻子怀孕已确诊”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而境外某些媒体更是拿这件事,来疯狂攻击中国的体制和道路。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我想,作为一个善良的人,没有人愿意一个可爱的医生,一个在疫情中坚持出诊的好医生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所以,李文亮经抢救无效去世的那个晚上,绝大多数善良的人们都很悲伤,都在熬夜等待一个奇迹。但有一些人,却是迫不及待发布他去世的消息,迫不及待希望他真的死了。因为李文亮医生的死,是他们最好的武器,造谣、文宣、网络煽动、线上线下串联,全线出动。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拿一个医生的不幸去世,作为自己的政治工具,政治武器,这种做法太自私、太冷血、太没有人性,更配不上他们标榜的自由和人文主义。

李文亮医生所遭受的不公,国家监察委已经派调查组赶赴武汉,就相关问题进行调查。

而那些借着缅怀李医生踩两位张医生的人,更是良心大大的坏了。试问一下,张继先医生凭借专业的水平,恪尽职守、及时上报;金银潭医院张定宇院长身患渐冻绝症,能够快速反应,坚守岗位,至今还战斗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他们为何不能获得这个“一等功”?

从疫情爆发到现在,已经有很多医务人员倒在岗位上了,有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不治的医生梁武东(张继先医生的同事),有除夕下午赶往发热门诊心脏骤停的医生姜继军(我的老乡),有大年初一只吃了一碗泡面就赶往前线遭遇车祸去世的医生毛样洪,还有连续工作10天累死的90后医生宋英杰。我不知道大家听没听过他们的名字,他们都不如李医生出名,但他们都一样地高尚。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就我现在知道的,还有很多年龄很大的、早已退休的医务人员,依旧主动请缨要上前线,劝都劝不住,还说“一生总得做点有意义的事”......而我们普通人,除了把自己关在家里隔离根本无能为力......

所以,今天谁是“吹哨人”根本不重要,现在抗击疫情最重要。

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2-14 14:15
转载时修改标题,有删节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2-20 17:18 , Processed in 0.35468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