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全景式回顾抗美援朝战争(一四三)

2020-2-22 09:04|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6867| 评论: 0|原作者: 泼墨梧桐

摘要: 朝鲜战争对新西兰的影响是显而易见。首先,朝鲜战争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新西兰军队应对突发军事武装冲突的能力,让新西兰政府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自身防务与军事动员能力的不足,尤其是军队跨洋作战与协同作战能力上的欠缺。

二战后朝鲜半岛悬而未决的问题所导致的战争与冷战中心向亚洲的转移让新西兰政府对联合国的防务政策导向发生了重大的变化。1945年日军投降后,朝鲜半岛问题成为了国际社会的重点关注事件。雅尔塔会议对朝鲜半岛的托管问题进行了讨论,但并未就此事作出具体的承诺。包括不久后召开的波茨坦会议也对朝鲜半岛的独立问题做出过讨论,随着日本法西斯在1945年8月10的投降,按照协定,盟国应该开始对朝鲜半岛的独立问题实施计划。然而美国与苏联近乎直接表现出来的对欧洲和亚洲战后领土安置问题的互相不信任马上便影响了朝鲜半岛问题的处理。最明显的变化便是不断加剧中的美苏冷战以三八线为分界线将朝鲜半岛一分为二。

1947年9月,美国向联合国大会递交了针对朝鲜半岛问题的解决议案。而作为联合国的会员国,新西兰十分重视它应有的责任与义务,呼吁联合国大会解决朝鲜半岛问题。不过考虑到弗雷泽工党政府的观点中对联合国所应扮演的角色的认识,在朝鲜半岛问题上,新西兰人不难作出这样的举动。但不久,新西兰政府对朝问题上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1948年5月,朝鲜半岛相继出现两个声称对整个朝鲜拥有管辖权的政权,至9月,弗雷泽在与新西兰议会的讲话中预测:美军从南朝鲜的撤退将会导致朝鲜半岛的政权混乱。

1948年8月至9月,大韩民国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相继宣布成立,而在随后的1948年12月的联合国大会上,弗雷泽政府对朝态度的彻底转变已经完全显露在表面上。当时一名捷克斯洛伐克的代表在会议上提出一个议案,希望联合国准许北朝鲜的代表进驻联合国大会,此举无疑是要求联合国承认新建立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而弗雷泽就此提议作出了回应:新西兰政府强烈要求北朝鲜方面能够提供具体确切的证据来表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的确是由国内公平真实的民选而诞生的。此外,弗雷泽还强调,北朝鲜政府必须非常正式的宣布他们会尊重联合国的国际权威。“如果联合国已准备好去承认一个作出藐视联合国权威决定的政府,那么联合国最好还是放弃那种试图推进国际社会进行和平合作的方式吧。”新西兰总理表现出了对北朝鲜政权的明显排斥,在随后的的讲话中,弗雷泽更是将北朝鲜与苏联拿来作比较,对北朝鲜政权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而这说明弗雷泽政府对南韩政府的认可。

造成弗雷泽在联合国大会上对北朝鲜政府态度变化的深层次原因显然是新西兰对苏联与共产主义威胁的存在而产生的忧虑,他的联合国大会讲话明显地在影射苏联。弗雷泽认为“北朝鲜只不过是苏联在半岛占领期间它自身权力转移的一个产物罢了。”另一位新西兰代表团官员福斯·沙內汉(Foss Shanahan)则断言:“目前朝鲜半岛糟糕透顶的局势是北朝鲜政府不妥协的产物,美国已经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与联合国大会各国进行合作来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然而所有的努力都在苏联政府拒绝与联合国大会合作的情况下付诸东流。我们都清楚,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数个和平方案已经得到了绝大多数联合国大会成员国的通过,而苏联政府的态度只会进一步怂恿北朝鲜政府去无视联合国大会组织的决定。”沙內汉的断言是新西兰工党政府在冷战立场上的体现,这无疑是美国乐于见到的。而毫无疑问,新西兰政府已经完全将朝鲜视为共产主义阴影下的战略牺牲品,惠灵顿方面武断地认定“洪水猛兽般”的共产主义是造成亚洲未来将出现混乱的根源,认为它将形成亚太地区乃至世界战后新的威胁,而这样的威胁则是影响新西兰战后国家安全与地区稳定的最大敌人。

新西兰政府对日趋严重的“共产主义威胁”的担忧终于在1950年的6月25日变成了事实。6月25日凌晨,北朝鲜军队对韩国不宣而战,朝鲜战争爆发。战争爆发当天的傍晚,美国代表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了美国国务院有关朝鲜战争的高级调查情报,该情报认定战争是北朝鲜军队在克里姆林宫的指挥下发动的,如果美国与联合国安理会不及时做出反应,武装冲突将给整个亚洲乃至西欧带来不可预估的损害。

巧合的是,两日后,即6月27日,苏联驻联合国的代表竟然因故缺席了因朝鲜战争爆发而召开的安理会会议,这正好给了美国政府对朝鲜用兵的合理借口。就在当天,联合国安理会在美国的操纵下出台了联合国成员国出兵朝鲜的决议,随后杜鲁门政府决定派遣美军支援韩国政府。新西兰虽然不是安理会的成员国,但是在新上任的国家党政府领袖西德尼·霍兰(Sidney Holland)看来,遵守安理会的决议是新西兰义不容辞的义务,故而新西兰也希望履行6月27日的安理会决议。而新西兰政府对新西兰军队参加朝鲜战争义务的理解是:无论参战与否,新西兰在道德上所应尽的义务远大于法律法规所具有权威,任何联合国成员国都应该在当前国际问题的合作上拥有自己的决定权。虽然惠灵顿方面的这些说法给了那些不愿意参与“冲突”的成员国以出路,但新西兰显然不是这些国家之一,因为新西兰已经准备好随时来面对道德上的责任,向“不法侵略”作出回应。

500


6月28日,英国首相克莱门特·艾德礼在下议院进行了讲话,他建议政府应立即对6月27决议(即安理会决议通过对朝鲜战争进行干预)作出积极回应,并派遣英国皇家海军前往日本海域。随即英国政府便发出了声明:英联邦政府将最大程度地支持安理会所作出的决议,无论以什么方式,英联邦政府都十分欢迎。英国的参战决定被公开后,英联邦事务大臣帕特里克·戈登·沃尔克(Patrick Gordon-Walker)就此作出了解释:“到目前为止,我们认为我们会证明,我们将要做的是对安理会的决议和美国政府的军事行动最有力的支持。”而白宫方面则希望英联邦的其他国家也能够作出类似于英国政府的支持。

英国是最早就军事援助南韩一事接洽新西兰政府的国家,在得知英美两国的态度和表示后,新西兰政府很快就是否具备在军事实力上对南韩政府提供军事支援进行了国家审查。毫无疑问,英国政府的外交行动是希望通过英联邦的集体机制来引导新西兰方面迅速积极的响应对安理会的决议,霍兰政府的确也很快作出表态,新西兰方面开始商讨是否派遣新西兰皇家海军参加对朝作战。

二战结束后,在新西兰的军事防务体系中,皇家海军是新西兰三个国家武装部分中受新西兰本土防御压力最小的军队,故而对新西兰而言,能够开往朝鲜战场的只有皇家海军。不过就哪些作战船只适合部署在朝鲜海域,新西兰皇家海军的顾问们提出了他们的看法。军官们认为,当前的作战行动应该优先在朝鲜海域部署防空护卫舰与巡洋舰,因为当新西兰海军进入朝鲜海域后,它们面临的主要威胁是敌军的空军(主要指苏联空军),同时,这些舰艇还能给对朝作战的地面部队提供一定的支援。不过,新西兰皇家海军并非能够派遣出所有的海上力量,因为此时有四艘新西兰皇家海军军舰处于日常的巡航状态:西南太平洋地区的“战争女神号”和“罗托伊蒂号”、地中海地区的“陶波号”与“哈威亚号”。只有“图蒂拉号”和“普卡基号”停留在奥克兰港可作派遣。

经过与英国方面的进一步协商,新西兰方面与英国政府达成了协议:为便于指挥管理,两艘还在奥克兰港待命的新西兰皇家海军军舰在远东地区的军事行动将交由英国皇家海军指挥。参战决定很快便作出,新西兰首相西德尼·霍兰于6月29日宣布:新西兰政府将倾尽全力来履行《联合国宪章》中的义务,我们的皇家海军已经做好了准备。7月3日,参加对朝作战的两艘新西兰军舰离开奥克兰港驶向远东海域,7月7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第84号决议,决定由美军为首组建包括新西兰在内的“联合国军”入朝,以集体安全防务的名义对朝鲜进行军事制裁,至此新西兰被卷入朝鲜战争之中。

新西兰对朝鲜政府前后态度的变化以及积极参加朝鲜战争主要是由冷战中共产主义势力与资本主义势力双方强烈的政治意识形态差异导致的,因为新西兰虽远在西南太平洋地区,但它是一个与英美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有着同质性的国家,由此新西兰对苏联和共产主义表现出了明显的排斥与不信任。其次,苏联与美国操纵下的联合国的“不合作”以及朝鲜半岛突变的局势让新西兰政府再一次感受了军事冲突所致威胁的降临,小国新西兰无时不刻都在关心着自己的防务安全,而朝鲜战争的爆发与二战的结束仅仅只有6年之隔。第三,新西兰已经不再是一个外交防务上单纯地依附于英国的英联邦成员国,自《澳新协定》签署后,新西兰人开始了他们在西南太平洋地区的自我防务发展,面对共产主义与战争的“威胁”,新西兰当然有着自己国家的利益导向与防务自主选择权。

当时在任的新西兰外长弗雷德里克·多伊奇(Frederick Doidge)在战争爆发两个多月后曾说过这样一段话:

“我们不能自满的去想象当前在朝鲜所发生的危机不会再重演,这是非常危险的想法,因为这样的事还会在亚洲重复上演,或是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今天的亚洲是世界上最让人觉得危机重重的地区,而我们的邻国们,是的,他们是我们的邻居,他们的安危将是我们国家目前最需要去关心的问题,同时它也是非常严肃的。”

如若仔细分析多伊奇的话,不难发现朝鲜战争对这个小国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参加这样的一场国际性战争将让新西兰重新评估现有的外交防务政策。通过朝鲜战争,新西兰政府发现亚太地区爆发的军事冲突对新西兰防务政策产生的影响比他们先前所认识理解的更深远,因为新西兰国家的命运和它最重大的国家利益存在于亚太地区,而不是在世界的其他地方。

朝鲜战争中新西兰方的另一个变化则是政府对联合国逐渐产生的不信任感。在联合国建立之初,新西兰工党政府就对联合国是否能够有足够的影响力去保持战后世界的集体防务安全有过怀疑,虽然工党政府在1949年的大选后失去了执政地位,但朝鲜战争的爆发依旧加剧了新西兰政府对联合国的不信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兵支援朝鲜后,新西兰高级对外事务官J.V.威尔逊(J.V.Wilson)写道:

“最重要的事实并不是最近一些日子里的军事失败,而是在所谓的联合国基础上合作的缺失。你们可以看到,整个拉丁美洲、整个阿拉伯世界还有印度与巴基斯坦对事情的保留态度,更不用说那些不冷不热的欧洲国家。可以说,联合国并没有做好准备来击退侵略。”

在新西兰政府看来,联合国中的大多数国家对朝鲜战争的不合作态度导致了那些积极参与战争的国家背上了巨大的负担,这其中就包括了新西兰。1950年的6月与7月对于新西兰而言是关键的两个月,一系列的研究调查表明,英联邦在当时新西兰政府政策的制定上起到了不小的影响作用。到1951年朝鲜战争进入胶着状态之时,新西兰政府已经十分勉强地在联合国组织的范围内为了所谓的义务而付出物质上的努力,同时,新西兰做好了准备来迎接那些能够将类似于朝鲜战争的突发军事事件当做一个特定的区域军事联盟一部分的国家,新西兰的国家防务政策导向又一次面临着重大抉择。

小结

朝鲜战争对新西兰的影响是显而易见。首先,朝鲜战争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新西兰军队应对突发军事武装冲突的能力,让新西兰政府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自身防务与军事动员能力的不足,尤其是军队跨洋作战与协同作战能力上的欠缺。

其次,朝鲜战争彻底将新西兰卷入冷战,并且是新西兰在20世纪50年代防务政策上出现重大转向的根源之一,参与对朝作战让新西兰政府清晰地认识到亚太地区安全防务的重要性,新西兰在亚太地区需要一位强有力的防务合作伙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5-31 05:00 , Processed in 0.01735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