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1905年革命与工农民主专政 —— 列宁对无产阶级历史革命经验的扬弃 ...

2020-3-5 23:3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1649| 评论: 0|原作者: 曹浩瀚|来自: 《列宁革命思想研究》

摘要: 今年4月22日,是列宁诞辰150周年纪念日。列宁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和理论家,他继承了马克思恩格斯的学说,同时在资本主义发展为帝国主义的新的历史条件下,在同第二国际伯恩施坦、考茨基机会主义及其在俄国的变种经济派、孟什维克等形形色色的机会主义思潮的斗争中,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 ...

注释

[1] 关于列宁革命思想的其他来源,可参考Leopold H. Hamsun, The Russian Marxists and the Origins of Bolshevism, Beacon Press, 1955; Robert D. Wrath, Lenin, Twayne Publishers, New York, 1973; Alain Besancon, The Intellectual Origins Of Leninism, Basil Blackwell, Oxford,1981; Robert Mayer,Lenin and the Jacobin Identity in Russia, Studies in East European Thought, Vol.51, No.2, 1999, pp127-154;Patrick Flaherty,Lenin and the Russian Revolution [D], Harvard University, 1984, pp38-60; 等等。

[2] 19世界末期俄国革命者和知识分子对雅各宾主义的态度流变可参考Robert Mayer, Lenin and the Jacobin Identity in Russia, Studies in East European Thought, Vol.51, No.2, 1999, pp127-154;  Shlapentokh Dmitry: The French Revolution in Russian Intellectual Life 1865-1905, Praeger, 2009年(2nd Edition).

[3] Alain Besancon, The Intellectual Origins Of Leninism, Basil Blackwell, Oxford, 1981.

[4]《列宁全集》第十一卷,42页。另见《托洛茨基言论》(上),生活·读书·新知三联出版社,1979年,60-75页。这种比拟在十月革命之后仍然存在。列宁去世后“三架马车”期间托洛茨基常常被有意无意地暗指为俄国的拿破仑,他被认为将是在俄国发动“热月政变”的军事独裁者,参见Sheila Fitzpatrick, The Russian Revolu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4, p107.

[5] 转引自[美]苏珊·邓恩:《姐妹革命——美国革命和法国革命启示录》,上海文艺出版社,205页。

[6] [美]苏珊·邓恩:《姐妹革命——美国革命和法国革命启示录》,上海文艺出版社,204页。

[7] 参见《列宁全集》第十一卷,41-42页。十月革命时期列宁在说明特殊措施的必要性时也多次举了法国革命的例子。如在1917年7月底《用“雅各宾主义”能够吓住工人阶级吗?》中他写道,“无产阶级历史学家则认为雅各宾主义是被压迫阶级解放斗争的一种极大的高涨。雅各宾党人给法国作出了民主革命和抗击反共和国的君主联盟的最好榜样。”(《列宁全集》第三十卷,347页)又如在1917年9月底《大难临头,出路何在》提出,在20世纪俄国也应该用“雅各宾”式的手段来扫除一切旧的东西。(《列宁全集》第三十二卷,221页)

[8]参见《列宁全集》第九卷,290页;第十一卷,41-42页。

[9]邓恩认为,“罗伯斯庇尔和雅各宾派为列宁提供了强硬、有力和创造性的领导权的模型”,“雅各宾派教会了列宁如何去夺取事件的控制权,建立纪律严明的执政党,以及遵循他的意志将革命推向前进。”([美]苏珊·邓恩:《姐妹革命——美国革命和法国革命启示录》,上海文艺出版社,210页)应该指出,不应该夸大法国大革命对列宁的这一影响,列宁在组织问题上的观点更多是从俄国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运动的现实需要产生的,它有其自身的理论和现实基础。参见列宁:《怎么办》,《列宁全集》第六卷,1-173页。

[10]《列宁全集》第十一卷,42页。

[11]Shlapentokh Dmitry认为,法国革命对俄国社会民主党的影响仅仅在于党内的权力斗争方面,本书的论述表明这种观点是非常片面甚至是肤浅的。这种观点只看到革命中的权力斗争,而看不到革命深刻的社会经济背景和革命带来的社会历史变迁。Shlapentokh的观点可参见 The French Revolution in Russian Intellectual Life 1865-1905, Praeger, 2009年(2nd Edition) .

[12] 弗·梅林编,《卡·马克思、弗·恩格斯和斐·拉萨尔遗著选》第3卷,1902年斯图加特版(该书俄文版于1925年以《弗·梅林收集的卡·马克思和弗·恩格斯在1848-1850年德国革命时代所写的随笔和论文》为名出版)。转引自《列宁全集》第十一卷114页、450页。

[13]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六卷,人民出版社第一版,146页。

[14] 《列宁全集》第十五卷,261页。

[15] 《列宁全集》第十五卷,262页。

[16] 《列宁全集》第十一卷,116页。

[17] 《列宁全集》第十一卷,70页。

[18] 《列宁全集》第十一卷,117-119页。

[19]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69页。

[20] 马克思对德国1848年不断革命的不同设想,可参见曹浩瀚:《马克思1848年德国不断革命思想再研究》,

《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1年第6期。另可参见Hal Draper,Karl Marx’s Theory of Revolution,Monthly Review Press,1978,p247.

[21] 《列宁全集》第十卷,223-224页。

[22] 《列宁全集》第十卷,124页。

[23] 《列宁全集》第十卷,24页。

[24] 《列宁全集》第十卷,129页。

[25] 《列宁全集》第十一卷,121-122页。

[26] 《列宁全集》第十卷,230页。

[27] 《列宁全集》第十卷,229页。

[28] 《列宁全集》第十四卷,379页。

[29] 《列宁全集》第十四卷,375-381页。

[30] 列宁曾这样写道:“我们也决不允许出现一个没有我们参加、没有先进阶级干预的历史转折关头。”(《列宁全集》第二十四卷,第7页)

[31] 《列宁全集》第十一卷,95页。

[32] 《列宁全集》第四十三卷,372页。 。

[33] 《列宁全集》第十卷,132页。

[34] 《列宁全集》第十一卷,96页。

[35]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十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353页。

[36] 《列宁全集》第十一卷,85页。列宁对无产阶级能动性和斗争精神的高扬可以说是整个布尔什维主义的精神气质所在,它为后来的十月转变奠定了精神基础,因而对于我们理解整个东方社会主义的起源也是一把重要的钥匙。Leopold认为列宁在哲学思想上受车尔尼雪夫斯基的影响有唯意志论倾向,这种说法如果说有一定道理的话,那也只是反映了列宁对无产阶级革命主观能动性的强调,但是作者忽视了列宁所信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中本身就包含对工人阶级能动性的强调(当然这种强调以承认社会发展是一个自然历史过程为前提)。列宁发挥的这种能动性,是历史唯物主义范围内的主观能动性,它不同于唯心主义的唯意志论。Leopold的论述可见Leopold H. Haimson, The Russian Marxists and the Origins of Bolshevism, Beacon Press, 195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6-4 15:33 , Processed in 0.01563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