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自由主义阻碍了工人阶级的领导权

2020-3-7 00:55|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8504| 评论: 0|原作者: Lowell B. Denny, III|来自: WorldCommunistParties

摘要: 为了让工人阶级占据领导地位并参与这场斗争,他们需要从(新)自由主义的催眠中觉醒。现在的工人阶级很像我自己居住的那个被错误命名的LGBTQ“社区”。现在的工人阶级几乎没有社区精神,没有社区价值观,甚至都没有坚持这样的理念,自恋似乎被当做了一种美德。
为了让工人阶级占据领导地位并参与这场斗争,他们需要从(新)自由主义的催眠中觉醒。现在的工人阶级很像我自己居住的那个被错误命名的LGBTQ“社区”。现在的工人阶级几乎没有社区精神,没有社区价值观,甚至都没有坚持这样的理念,自恋似乎被当做了一种美德。尽管像哈里·海和奥德·洛德这样的同性恋者发出了警告,但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变性者和变性者“群体”的已经把斗争的阵地让给了自由主义者。对他们来说,同性恋恐惧症、种族主义和阶级歧视只是外部敌人,而不是内部敌人。

美国学者:(新)自由主义阻碍了工人阶级的领导权

(编者按)本文回答了2019年11月关于政治独立、工人阶级领导和争取民主的讨论问题。作者为Lowell B. Denny, III,文章于2020年1月28日刊发在美国共产党官网上。原文网址为:http://www.cpusa.org/article/liberalism-hinders-working-class-leadership/

在特朗普可能开始他的第二届任期到来之前,我们必须积极地动员起来去反对他,反对日益严重的法西斯主义。美国共产党必须清楚地知道怎样领导工人阶级。同时,还要就如何做到这一点制定一条清晰准确的路径。

借用热力学其中的能量守恒定律做一个不太严谨的比喻,“得到的总会要失去”。反对特朗普的势力总是很容易忘记自己的目标。如果特朗普在2020年竞选失败,在没有充满活力的工人阶级的领导下,进步势力仅仅是以个人力量的反对特朗普,而不是具有组织性的运动。当然,我们也看到了很多积极的成果,例如妇女游行,气候问题大罢工。2018年的选举使得进步国会女议员Ilhan Omar,Alexandria Ocasio-Cortez和Rashida Tlaib取得了胜利,以及候选人Kaniela Ing(夏威夷)和科里·布什(密苏里州)。但是这些胜利和行动并没有形成一场规模化是运动。有些人反驳以上观点,但从事实来看,从里根到克林顿,从布什王朝到奥巴马,哪里有举行过一场有规模有组织的运动?

仅仅关注特朗普的众多罪行和懦弱性格、他对女性的偏见、从白人安置点项目开始使用的白人种族主义工具以及欺骗了他的选民这些是不够的。关注这些问题不能使我们拥有组织工人阶级运动所需的阶级意识。我们需要做的更多。

特朗普的败选无疑将会为工人阶级的成功提供更好的条件。正如我多次说过的那样,即使会遭到反特朗普势力的嘲笑,我还会接受特朗普的第二个任期,为的是换取有意识的、自信的工人阶级运动。因为椭圆形办公室中的这个歌利亚连石头都不敢扔向大卫。他就是那种胆小鬼。(在圣经中,腓力士巨人将军歌利亚率军攻打以色列,以色列青年大卫勇猛抵抗,最终大卫杀死了歌利亚。)

工人阶级需要从(新)自由主义的催眠中醒来

为了让工人阶级占据领导地位并参与这场斗争,他们需要从(新)自由主义的催眠中觉醒。现在的工人阶级很像我自己居住的那个被错误命名的LGBTQ“社区”。现在的工人阶级几乎没有社区精神,没有社区价值观,甚至都没有坚持这样的理念,自恋似乎被当做了一种美德。尽管像哈里·海和奥德·洛德这样的同性恋者发出了警告,但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变性者和变性者“群体”的已经把斗争的阵地让给了自由主义者。对他们来说,同性恋恐惧症、种族主义和阶级歧视只是外部敌人,而不是内部敌人。(情况并非总是如此,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同性恋、双性恋、变性者和两性人群体共同携手对抗艾滋病流行、里根经济学、科学虚无、同性恋恐惧症等。)

为了让工人阶级取得领导地位,参与更广泛的斗争,必须要揭露那些蓄意阻碍工人阶级领导的人。这些阶级叛徒认为自由主义或民主共和统治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必须受到保护,不应受工人民主和社会主义的影响。而内部的阶级敌人认为工人阶级只能在党派选举中被动员起来才有用。然而事实上在党派选举中很少出现工人阶级候选人,工人阶级只在选举周期才进行动员。这些现状让我们在内部总是处于无组织的情况,与此同时,我们还要与外部力量继续作战。

我们不能总是在这种模式下工作,这会影响到准备争取领导地位的工人阶级。

为了让工人阶级占据领导地位并参与这场斗争,需要对抗种族主义、反共产主义、厌女症、个人主义和阶层歧视,并培养劳工民主、团结和共有。提升能力不能光靠嘴上说说,而需要用制度确定下来。

我们不能误以为特朗普是唯一的敌人而把注意力放在外部。我们还没有为工人阶级树立文化价值观,维护兄弟姐妹的利益就像维护我们自己的利益一样。事实上,只关注个别人的利益就是对其他所有人的伤害。(鲍德温在给我们被囚禁的同志安吉拉·戴维斯的信中写道:“如果他们晚上来找你,他们早上就会来找我。”)

这就是为什么要建立一个强大、自信的工人阶级领导集体的原因。

美国共产党不仅应该帮助党员加入工会和公民团体,而且应该公开抵制自由主义议程,进而推动具有根本意义的议程。这才是我们的任务。这才是领导力的体现。

我们的工会中有多少像美国政府雇员联合会一样是反共产主义者,它禁止共产党员入职和担任任何职务,但却因为没有被我们注意到而一直存在?对于任何共产党的新闻媒体来说,揭露这些反共联盟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因为这些腐朽的思想后面暴露了更糟糕的本质。

究竟有多少人和管理层一起组成了“士气委员会”,就像我居住这里的当地人一样,花钱抽奖而获得一大篮子垃圾食品、啤酒和一个烧烤架。我的同事还在为支付租金而挣扎,而夏威夷只向房地产开发商和投资者敞开大门,我们领着停滞不前的工资,怎么能与那些人竞争呢?高果糖玉米糖浆和酒精的赢家通吃抽奖与提高我们员工的意识有什么帮助?

这些都是因为我们没有去用批判的眼光分析事件,就像自由派的叙事一样,我们越没有准备好,这些东西就会越困扰着我们。

当然在某些方面我们也克服了许多困难。我们的优势在于,有很多经验成熟的人和朝气蓬勃的青年愿意加入我们,他们被这个党所做的工作所吸引和鼓舞。我们需要继续保持这些优势,以达到最终目的。

布莱特·奥谢是一名马克思主义者,也是一个精彩播客“革命左翼电台”的主持人,他说:“在我看来,任何缺乏强大的反修正主义力量的共产主义运动都将开始向自由主义靠拢。它将疏远其无产阶级基础。”奥谢的观察在当时是正确的,现在仍然是正确的,我们会认真理解这句话真正的含义。因为当下在自由主义规定社会标准的情况下,这是不可避免的,我们遭受了回报递减效应,削弱了我们在工人阶级中的领导能力。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 WorldCommunistParties”,授权察网发布。】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3-28 19:37 , Processed in 0.23223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