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超级星期二”发生了什么?统治阶级各派别联合起来阻止桑德斯 ...

2020-3-8 20:46|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9449| 评论: 1|原作者: 美国《解放新闻》|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如果用一个口号来总结“超级星期二”之后的政治时刻,那就是 “帝国主义者、金融寡头和华尔街投资者,团结起来了!” 有一些强大的力量,他们利用民主党机器来捍卫统治阶级的利益。因此,关于这一机构可以转变的任何幻想再次被打破。

  【编者按】本文在2020年3月5日刊载于美国“争取社会主义与解放党”的报纸《解放新闻》,作者为Ben Becker和Eugene Puryear。原文题目为“What happened on Super Tuesday? Ruling-class factions unite to stop Sanders”。党内预选是美国总统选举第一阶段,当地时间3月3日,美国迎来关键节点“超级星期二”。其结果通常会对两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产生重大影响。

  在短短一周的时间里,民主党初选的政治局面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一周前,拜登在全国民调中的支持率还在下降,被认为是第三或第四名的候选人,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被认为是最有可能获胜的领先者。桑德斯的所有对手代表着民主党建制派(当权派)中的不同派别,他们互相攻击,给了左翼民粹主义运动暂时上升到首位的空间。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媒体再次报道拜登是领先者,其他的建制派竞争者已经退出,而桑德斯在获得提名的道路上处于劣势。

  重要的是,所有有阶级意识的工人和进步人士都要理解这一事情的转变是如何发生的,而且要迅速理解,不要再被媒体的说法所干扰。这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就像魔术师的戏法--以至于人们很容易把注意力从主线故事上转移开。

  “超级星期二”之后,统治阶级的主流说法变成:1)伯尼·桑德斯的竞选已经被证明太过左倾,无法与广大选民产生共鸣;2)拜登在一夜之间奇迹般地摇身一变,在民主党基础选民中令人印象深刻;3)非洲裔美国人选民特别“温和”,因此被拜登的观点所吸引;4)人们普遍认为,拜登是最有可能在大选中击败特朗普的人。所有这些都是错误的,这里有四个理由来质疑这些说法。

  1.拜登的东山再起首先要归功于统治阶级各派别的团结

  拜登成为领先者的唯一原因是:统治阶级团结在他身后,成为阻止伯尼·桑德斯竞选的最佳工具。拜登作为一个候选人,今天的他并不比一周前更有条理、更有天赋、更令人印象深刻。一周前,他在民意调查中一直排在第三或第四的位置,并因为令人尴尬的失言而频频登上新闻头条。

  但在现有的统治阶级选择中,当事态严重恶化的时候,拜登是唯一一个有知名度并与奥巴马(奥巴马是唯一真正受欢迎的民主党建制派人物)有联系的人,也是有可能击败桑德斯的人。拜登在2019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一直被认为是领跑者。但他有许多明显的弱点--作为个人,作为一名公共演说家,作为种族主义右翼的长期盟友,作为华盛顿建制派的鲜活化身--这让超级富豪和捐款人对他是否有能力激发民主党选民的兴趣、是否能够赢得选举并在世界舞台上担任美国下一任总统产生了深深的忧虑。无论何时,只要他竞选、辩论或者开口说话,这些担忧就会随之而来。

  因此,统治阶级和民主党内部的不同派系都在推出他们的替代人选,以取代拜登。但最终,这些竞选活动都无法与桑德斯竞选运动的广度和热情相抗衡。他们需要团结。当“超级星期二”的关键时刻到来,看到桑德斯有可能大胜的时候,超级富豪们抛开了焦虑和分歧(不管是通过说服、贿赂还是哄骗),变得团结起来。在最后一天的竞选活动中,布蒂吉格和克罗布查尔转而支持拜登。

  统治阶级的团结立即反映在媒体上。几乎所有的新闻电台都对拜登新的、似乎不可阻挡的势头进行了报道。媒体没有把注意力集中在拜登的计划或他的鼓舞人心的品质(尽管这两者并不存在),而是只关注拜登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竞争中所谓的“当选可能性”,尤其是与桑德斯(Sanders)这个“社会主义者”相比。

  民主党的机构和网络终于收到了关于谁是2020年的“那个总统提名人”的明确信息。这个在争取选票方面经过精心实践和完善的运转机构,已经由于党内高层和捐款人之间一年的明争暗斗而陷入瘫痪。正是这一点给了桑德斯一个巨大的机会,并在桑德斯竞选运动中创造了一种可能很快就能赢得胜利的短暂喜悦感。然而事实是,主导民主党机构的统治阶级集团也一直在做准备。他们不会让桑德斯在“超级星期二”的初选中轻易获胜,他们已经计划了幕后干预来阻止这一切。所以他们相互建立了联系,于是这个曾一度陷入瘫痪的运转机构开始工作了。

  华尔街的金融家们紧随其后。正如《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标题所写的那样,“拜登的胜利鼓舞了华尔街,华尔街拿出了自己的支票簿。”到目前为止,拜登一直在努力筹集资金。亿万富翁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也明白了这一点,他立即退出并支持拜登。现在,人们预计布隆伯格会将把自己庞大的资源和竞选机构移交给拜登和民主党建制派。

  如果用一个口号来总结“超级星期二”之后的政治时刻,那就是“帝国主义者、金融寡头和华尔街投资者,团结起来了!”

  虽然民主党的投票路线从技术上来讲可能会对所有候选人开放,但也有一些强大的力量,他们利用民主党机器来捍卫统治阶级的利益。因此,关于这一机构可以转变的任何幻想再次被打破。

  2.美国统治阶级的大部分人更倾向于特朗普取得胜利,而不是桑德斯

  有关拜登“当选可能性”的说法只是一种空谈。民主党建制派对拜登是否能经受住总统竞选、激发选民投票率、击败特朗普的种种担忧是有充分根据的。

  拜登自1988年以来一直在竞选总统中惨败,在经历了30年的初选失利后,他于上周六在南卡罗来纳州赢得了自己的首场初选胜利。正如统治阶级中所有经验丰富的政客所知道的那样,这并不是一个天生的赢家。他们也充分意识到:一连串的民调显示,在激烈的竞争中,特朗普输给桑德斯的可能性要比输给拜登大得多。他们充分意识到桑德斯比希拉里·克林顿更能吸引共和党和独立选民,而且无论哪个党派,桑德斯仍然是美国最受欢迎的政治家。“拜登更有可能当选”的说法没有任何统计数据依据。

  事实上,拜登的胜利将导致桑德斯的大量支持者--可以说是民主党选民中最有活力的群体--在11月留在家里。

  这揭示了一个很少会有民主党建制派领导人承认的更深层、更黑暗的秘密:他们更愿意特朗普连任,而不是桑德斯当总统。桑德斯当选总统将释放出社会力量和政治矛盾,新自由主义政党机构将很难管理这些力量和政治矛盾。这将给主要金融利益集团带来挑战和混乱。

  值得注意的是,当桑德斯赢得内华达州时,保险公司的股票暴跌;拜登在“超级星期二”获胜的消息传出后,股市随之大涨。引起市场恐慌的不仅仅是冠状病毒,还有桑德斯获胜的可能性。

  对于民主党建制派来说,保持对特朗普的伪反对态度要相对有利得多,他们可以在那里上演公关噱头,让自己显得进步,为自己的竞选活动筹集资金,而自己却几乎什么都不做。反对特朗普很容易,门槛很低。

  3.民主党在南方的选民基础(包括黑人选民)也在政治上向左派靠拢并接受桑德斯计划的大部分内容,但这一核心群体,尤其是老年选民,仍然游离于桑德斯竞选运动之外,更多地融入了民主党的运作机制。

  媒体对南方民主党人的刻板印象,尤其是黑人选民的印象,是根深蒂固的“温和”。这是有害的,因为如果媒体对南方的政治知之甚少,善意的左派人士也很可能会重复这种成见。

  在南方的年轻黑人选民中,桑德斯的支持率确实位居第一,但在55岁以上的选民中,他的支持率则大幅下降。对于这种代沟没有单一的解释,因为它在所有的社区都存在,不仅仅是黑人社区。显然,社会主义和更激进的政策在总体上越来越受到年轻人的欢迎,他们尤其被桑德斯竞选团队雄心勃勃、更大胆的观点所吸引。

  但是代沟不应该被误解。在投票偏好上的巨大差距--无论是拜登或是桑德斯--并不意味着两代人之间的信仰体系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

  在"超级星期二"之前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在得克萨斯州,民主党选民(57%对37%)对“社会主义”持赞成态度,甚至比加州的民主党人还要广泛。在北卡罗来纳州和田纳西州,社会主义也受到民主党人的青睐。

  在得克萨斯州支持社会主义的民主党人中,36%的人把票投给了拜登或布隆伯格。阿拉巴马州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51%的民主党选民支持“全民医疗保险”,而不是私人保险,但即使在“全民医疗保险”的支持者中,拜登也以23个百分点的优势击败了桑德斯。在田纳西州,73%的民主党选民认为公立大学应该免收学费,而在这一领域,拜登仍然以10%的优势战胜了桑德斯。在南卡罗来纳州,全国广播公司(NBC)的民调显示,53%的民主党选民认为美国经济体系“需要彻底改革”。

  在南方有许多年长的民主党人实际上同意桑德斯的核心政策--甚至可能更喜欢桑德斯的政策而不是拜登的政策--但他们仍然在战术上支持拜登。可以理解的是,鉴于过去几十年政府的失信,一些人对政府能带来什么并不抱太大期望,也不那么被桑德斯的宏伟计划所打动;在“红州”(译者注:代表共和党的势力)内部,人们对桑德斯是否能当选持较为悲观的看法;许多选民倾向于坚持选择“自己知道的人”。当然,人们对拜登作为奥巴马的副总统很熟悉。

  然而,年轻选民和年长选民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组织形式。在南方,年长的黑人选民是是教会等长期社区组织和其他地方机构的一部分。一旦被动员起来,就会导致不成比例的高投票率。但是所有种族的年轻选民很少融入这样的网络,因此在选举日受他们的影响较小。在年轻选民中有更多的政治“自由机构”,同样,投票率也要低得多。桑德斯还要面临的挑战是,从历史上看,所有种族的穷人和年轻人在初选中的投票率都要低得多,许多人有理由不相信民主党可以成为变革的工具,即便他们喜欢桑德斯的观点。

  4.在美国,有相当多的人投票给一个自称“社会主义者”的人,他们公然反抗所有告诉他们要害怕和憎恨社会主义的“传统观念”。这对左派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对于有阶级意识的工人和社会主义者来说,桑德斯竞选中最重要的问题不是我们如何理解桑德斯这个人,尽管这也很关键。作为一名长期在华盛顿任职的政治家,桑德斯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令人感到意外的人物。在这个阶段最重要的是,他的竞选活动已经成为一种工具,为提高工人阶级的期望、将重要的社会主义改革引入大众话语、增强人们对这个国家的阶级分化现实的意识等提供了一条阻力最小的道路。

  桑德斯自己给社会主义下了一个模糊的定义,并试图通过与真正的社会主义和反帝国主义传统保持距离来获得资产阶级的尊重(但他仍然因为没有充分谴责古巴而受到民主党的猛烈批评!)。这也是社会主义组织者向那些对社会主义感兴趣的人提供清晰、教育和组织的机会。

  桑德斯目前正在领导一场复兴的草根运动,以促进美国的社会变革。面对不间断的攻击,他通过保持一套清晰而坚定的政策建议来促进经济增长。这些政策对世界上的许多国家,甚至对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的“新政”(New Deal)时代来说,都不会被认为是激进的,但几十年前,统治阶级两党的共识就已经将这些政策推翻了。桑德斯在这场运动中的领导地位将很快受到考验,因为重大的斗争还在继续。初选还远未结束,代表票数仍很接近。如果桑德斯这一次未获得提名资格,拜登或其他新自由主义者通过幕后交易获得提名,那么桑德斯还会兑现自己支持该提名人的承诺吗?(译者注:桑德斯承诺,如果自己未能在初选中获得提名,就将在接下来的大选中支持亲统治阶级的候选人)他会考虑独立竞选吗?他的支持者会不顾他的恳求,坚持“伯尼还是破产”的口号吗?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会成为主要斗争和潜在分裂的场所吗?

  尽管左翼的态度和思想激增,但美国政治结构不断推动事情朝着不那么邪恶的政治决策方向发展。即投票被当作一种“减少伤害”的形式,而不是政治信仰的准确晴雨表。但这种矛盾不可能永远压制下去,迟早会爆发的。

  【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20-3-8 23:46
美国统治阶级是希望,不,是要求特朗普连任的。而民主党中能挑战特朗普的也只有桑德斯了,现民主党的各派联合将桑德斯干掉,就只有特朗普连任这一个结局了——这是我的预计。
如果会有什么变化的话,最大的可能就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了,如果事情闹大了,大家觉得这是特朗普失职,那他的连任就没戏了。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4-1 09:39 , Processed in 0.04660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