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学点马克思主义(四十九)—— 学点哲学

2020-4-4 08:05|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71288| 评论: 0|原作者: 红色中国网理论编写组

摘要: 中国的马列毛主义者要打倒资产阶级的统治、与中国的无产阶级一起取得解放斗争的胜利,就要掌握马克思主义这个思想武器;而要掌握好马克思主义这个思想武器,就要学一点马克思主义哲学,并把它运用到我们的实际斗争中。

学点马克思主义(四十九)—— 学点哲学

 

红色中国网理论编写组

 

所谓哲学就是关于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学说。所有的人,不论意识到还是没有意识到,学习过或者没有学习过哲学,都有世界观。所谓世界观,就是一个人对于世界的总的看法;所谓方法论,就是一个人认识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一般方法。

虽然我们到目前为止还一直没有介绍过马克思主义哲学。但是,实际上,在以前各期的“学点马克思主义”中,红色中国网理论编写组都是以这样或者那样的方式、在各个具体问题上努力运用着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中国的马列毛主义者要打倒资产阶级的统治、与中国的无产阶级一起取得解放斗争的胜利,就要掌握马克思主义这个思想武器;而要掌握好马克思主义这个思想武器,就要学一点马克思主义哲学,并把它运用到我们的实际斗争中。

 

我们对于世界的看法是多种多样的,但是所有的看法归根结底都来自于我们对于一些世界上的基本的问题的看法。这些基本问题是:人们的主观认识与外部世界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意识与物质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思维与存在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这些问题是哲学的基本问题。无论一个人意识到或者没有意识到,每一个人都不可避免地对于上述这些问题持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立场,并且依据于这些立场决定了这个人对于许多其它问题的看法。

如果一个人认为,物质是第一位的,意识是第二位的;物质世界是客观存在的,就是说,物质世界及其各个组成部分是不是存在,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依赖于我们的主观认识和愿望的,而人类意识是物质世界长期发展的产物,是派生的;外部世界独立于我们的认识而存在,而我们头脑中的认识是对外部世界的反映、意识是物质的反映;那么,这个人在对哲学基本问题的看法上就采取了哲学唯物主义的立场。如果一个人对于上述问题的看法不是这样,而是采取相反的回答或者不置可否,那么这个人就或者是自觉的唯心主义者,或者虽然不自觉、不承认,但是实际上采取唯心主义的立场。上面说的物质世界也就是自然界;而外部世界则既包括自然界又包括人类社会。

自从人类社会产生以来,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以及它们之间的斗争也就产生了。唯心主义以往能够长期存在,是因为过去人们对外部世界特别是自然界的认识很有限,对于自然规律缺乏了解,因而不得不借助宗教等形式来解释各种各样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所谓宗教,是唯心主义的一种特殊形式。世界上的各种宗教一般都认为世间万物和人类社会都是由某种神秘的、无法证明存在的外在力量创造出来的(比如“上帝”)。这种形式的唯心主义在哲学上也叫做“客观唯心主义”。另一方面,自觉的或者不自觉的唯物主义则往往是人们正确认识外部世界的起点,并且由此出发一步步地认识和了解自然规律以及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进而运用这些规律来改造自然、改造社会。但是,即使是在科学发达的今天乃至在遥远的未来,人类对于外部世界的认识是永远都不会穷尽的,总有进步的空间。只要人类对于外部世界的认识还不完全,还没有穷尽,从而我们已经掌握的自然规律、社会发展规律仍然不能够解释世间的一切现象,就不可避免地要有人尝试用某些外部的、神秘的存在来解释那些科学尚不能解释的现象。因此,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斗争还将长期进行下去。

在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上,特别是当人类社会进入到阶级社会以后,占统治地位的剥削阶级、压迫阶级往往是借助唯心主义特别是宗教的力量来维护自己的统治,将现存社会秩序说成是“神的意志”在人间的体现,以此来欺骗和麻痹广大劳动群众,劝说劳动群众放弃反压迫反剥削的斗争。

在资本主义时代,由于资本主义经济建立在物质生产和消费不断扩大的基础上,而物质生产和消费的扩大又必须建立在人们掌握和运用自然规律的基础上,因而自然科学有了很大的发展。随着自然科学的发展,在人们对自然界的认识方面,宗教的统治地位被颠覆了,宗教存在的空间被大大压缩了。所以,在资本主义的时代,资产阶级为现存社会秩序辩护的主要思想工具不再是宗教,而是资产阶级的各种“社会科学”(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等)。资产阶级的社会科学在表面上采用了一些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主要是统计检验方法),但是实际上从历史唯心主义的立场出发,用“人性”、“理性经济人”、“天赋人权”、“普世价值”等抽象的、脱离历史的、没有任何科学根据的概念作为自己的原则,进而得出资产阶级社会是人类社会发展的顶峰,是永恒的、绝对不可超越的,是一切可以存在的社会制度中“最好的”、“最合理的”、“最不坏的”等为现存社会秩序辩护的基本观点。

 

与资产阶级社会科学不同,马克思主义站在唯物主义的立场上。马克思主义认为,资本主义社会只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阶段,资本主义社会是特定历史条件的产物,是有始有终的,必然随着历史条件的发展变化而走向灭亡,并且被新的、更高一个阶段的社会制度所代替。马克思主义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观点,在哲学上依据的是唯物主义辩证法。

所谓唯物辩证法,就是认为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相互联系的。一个事物,既有其内部各个组成部分之间的相互联系,又与外部的其它事物发生着各种各样的联系。一般来说,一个事物的内部联系决定了这个事物的基本性质;一个事物的外部联系则决定了这个事物的存在条件。有联系就必然有相互作用。所以,一个事物内部的各个组成部分必然经常地、不断地互相作用和互相影响;一个事物与其它各种事物之间也必然经常地、不断地互相作用和互相影响。这些互相作用和互相影响,必然造成事物内部各个组成部分之间关系的改变,又必然造成事物在外部赖以存在的条件的改变;假以时日,原有的事物赖以存在的条件便不复存在,原有的事物就必然要改变为其它的事物。

所以,唯物辩证法又认为,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不断发展变化的,静止的、永恒不变的事物是没有的。一个社会,在它存在的时期,其内部的各个组成部分(比如各个阶级)不可避免地要相互作用(阶级斗争)并且经常地、不断地改变着。这个社会,又不可避免地要与自然界、与同时存在的其它社会发生经常的、不断的相互作用,从而一方面改变自然,一方面改变自己。假以时日,曾经适合这个社会存在和发展的种种外部条件必然就不复存在,从而这个社会就无法继续存在下去,只能被新的、更高级的社会所代替。

因此,在唯物辩证法看来,一切人类社会都不是永恒的,都是历史的、暂时的,就是说只能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一定的历史时期存在,最终都必然走向灭亡。资本主义也不例外,中国资本主义更不例外。马克思主义者的历史任务,就是努力认识资本主义产生、发展和灭亡的规律并将其运用到无产阶级的解放斗争中,为未来的无阶级社会创造条件。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的历史任务,就是努力认识中国资本主义产生、发展和灭亡的规律,并将对于这种规律的认识运用到中国无产阶级争取解放的斗争中,在中国建设新的、更高级的社会主义社会。

 

那么,马克思主义者能不能认识并且掌握资本主义产生、发展和灭亡的规律呢?人类最终又能不能认识和掌握整个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呢?

这些问题涉及到哲学基本问题的另外一个方面。那就是,如果外部世界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是客观存在的,我们的主观认识又如何才能正确地反映外部世界的真实面貌呢?换言之,我们怎样才能知道,我们的认识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们的主观认识是否符合客观真理?这便是哲学上的认识论问题,也叫做思维和存在是否统一的问题。

上面说过,在唯物主义者看来,人的主观认识是对外部世界的反映。但是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验,那就是我们的认识常常并不能完全准确地反映外部世界的真实面貌,有时甚至是完全错误的。好比盲人摸象,有的摸到象腿,有的摸到象尾巴,有的摸到象的长鼻子,有的摸到象的大耳朵,但是都不了解象的真实面貌。

那么,怎样才能把错误的主观认识变成部分正确的认识,再把部分正确的认识变成比较全面的正确认识呢?在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看来,人的认识要接近和达到客观真理,也就是认识事物的客观实际,没有别的办法,只有靠实践。所谓实践,就是人与外部世界之间的相互作用;正是这种相互作用,才是人的主观认识与外部世界之间、意识与物质之间、思维与存在之间的唯一桥梁。一个盲人要认识到象的全貌,就必须把“摸”的实践不断地进行下去,先摸到象腿,再摸到象身,再摸到象鼻子,一步一步地得到对象的比较全面的认识。如果是几个盲人在一起,那么也可以相互交流各自“摸”的经验,把彼此的实践综合起来、联系起来,形成一个比较全面的对象的认识。

人是有头脑、有意识的动物。人与外部世界的相互作用,不是没有目标的,而总是为了实现一定的预先想要达到的期望或目的。我们平常做各种各样的工作,都是为了实现一定的目的。我们做工作时,初次接触一些事物,往往对那个事物缺乏了解。这个时候,我们对刚刚接触到的事物往往只有“感性”的认识,就是说从我们看到的、听到的、摸到的、尝到的等感官中直接得来的一些认识。这样的感性认识,往往是零散的、粗糙的、片面的、偶然的。我们按照这样的初步的感性认识做工作,往往也做不好,达不到我们期望达到的目的。

但是,当我们做一项工作做得比较久了,接触的某一类事物越来越多了以后,我们就会更多地了解有关事物内部的和外部的联系,就会形成一些对有关事物更加全面、更加系统、更加准确的认识。如果再用语言或文字将这样的更加全面系统的认识总结出来,我们对这些事物的感性认识便初步地上升到了“理性”认识。根据这样的理性认识,再来指导我们的工作,我们的工作就会在有些方面得到改进,在一定程度上符合我们期望达到的目标。但是有很大的可能,即使有了初步的理性认识,我们的工作还是有很多方面不如人意。这时,就需要通过新的实践(工作),在新的实践中积累新的感性认识,才能形成新的更加全面系统的理性认识。直到我们的实践可以基本地达到工作中想要达到的目的,那时就可以说,我们在感性认识基础上产生的理性认识已经基本地符合有关事物的真实面貌,我们已经基本掌握了有关事物的内部和外部联系,或者说,基本掌握了与这个事物相关的一些发展规律。

 

中国的无产阶级和马列毛主义者对于中国资本主义发展规律的认识也是有一个过程的。很多同志都有过这样的认识经历,从一开始不相信中国已经变为资本主义,到逐步认识到资本主义已经在中国复辟、资产阶级已经在中国专政。今天,在中国的马列毛主义者当中,对于中国是什么样的资本主义、中国资本主义是不是必然灭亡,仍然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争论。过去有人认为,资本主义复辟就意味着中国又回到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现在这样主张的人已经很少了。又有很多青年同志认为,现在的中国资本主义就是垄断资本主义,而垄断资本主义又必然是帝国主义。红色中国网正在与这种“中帝论”的错误观点做斗争。

对于中国资本主义是不是必然灭亡的问题,在马列毛主义积极分子中的认识也不是完全一致的。有一些同志,在现实斗争中碰了壁,又被资产阶级国家的表面强大、资本主义经济的表面繁荣所迷惑,便对无产阶级的胜利丧失了信心,退出了左派队伍,或者到处卖弄马列词句、搞一些装神弄鬼的“批判”,在精神上麻痹自己。还有一些同志,口头上也说相信资本主义要灭亡,实际上对无产阶级没有信心,也不关心无产阶级怎样由小到大、由弱变强,而是把全部精力放在巩固自己的政治山头,把长远的希望则寄托于某一天资产阶级会突然恩赐“自由民主”,那样有些人便不可以不流血、不付代价地实现自己的政治野心。

与这些同志不同,我们红色中国网理论编写组认为,中国资本主义的产生、发展和灭亡是有客观规律可循的,这些规律是可以认识的;只要掌握了这些规律,中国的无产阶级是可以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无产阶级是可以战胜资产阶级的。

在接下来的几期“学点马克思主义”中,我们将结合当前的阶级斗争实际介绍几篇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观点和方法、揭露和批判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哲学流派的文章。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6 18:07 , Processed in 0.02056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