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追问美国NIH,比追问德特里克堡更加重要

2020-5-2 21:4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6113| 评论: 1|原作者: 关舆|来自: 察网

摘要: 冷战中期以来,随着美国政府资助规模的不断膨胀,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成为美国生物武器研发系统的核心单位。据美国联邦机构的官员称,美国联邦生物防御方面的研究经费已经由自2001年的3.05亿美元增长到2004年的40亿美元。
冷战中期以来,随着美国政府资助规模的不断膨胀,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成为美国生物武器研发系统的核心单位。据美国联邦机构的官员称,美国联邦生物防御方面的研究经费已经由自2001年的3.05亿美元增长到2004年的40亿美元。美国联邦官员认为,生物防御园区内新的实验室的创建是完全必要的。“将多个实验室放在一起是必要的,这正是美国战略需求的一部分。”也就是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哈佛大学等等机构得到的中国基因样本是与美国陆军生物武器研究机构共享、交流与密切协作的。

【本文为作者关舆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关舆:追问美国NIH,比追问德特里克堡更加重要

2020年4月30日,《人民日报》客户端、人民网等央媒刊登《这10个追问,美国必须回答》一文,其中第二问即是:

【“日前,据‘全球生物防御‘(globalbiodefence)网站报道,位于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已经全面恢复运行。去年7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正式向位于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发出’停产令‘,要求其停止进行’特定生物制剂与毒素‘研究。今年3月,白宫请愿网站出现一道特殊的请愿帖,要求美国政府公布去年7月’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真正原因。USAMRIID神秘“关闭”和迅速重启引人关注。针对白宫请愿网站请愿帖上的要求,美国作何回应?“(https://mp.weixin.qq.com/s/DejVqEiUeX9v7bnXdux_sQ)

以人民日报为代表的广大央媒向美国发出的这些追问非常及时和必要。此外,对美国几十年来大肆发展制造危害人类的生物基因武器、独家阻挡重启《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等罪恶行为应该进一步提出追问。比如,关于美国制造生物基因武器的罪行,仅仅关注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是不够的,1971年以来及尤其是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以及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等等)是比德特里克堡更加重要和核心,同时却隐蔽性更强的机构。

一、美国生物武器研究主要机构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等曾在中国大规模采集基因标本

新华社中国特稿社原副社长、高级编辑、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熊蕾指出,早在1996年7月,美国《科学》杂志的新闻栏目就率先报道说,哈佛大学的群体遗传研究计划在中国的血样采集将“达到”2亿人。2001年1月,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网站上列出的2000年财政年度资助哈佛大学在中国安徽涉及基因的采集的项目共有9个,包括高血压、骨质疏松症、尼古丁成瘾等,而有关哮喘病和气管及肺功能的基因项目有两个。这9个项目,全部是在中国采集样本,采样现场基本是在安徽省的安庆地区。然而,截止到2001年1月,中国国家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批准的哈佛大学在中国进行的基因研究项目一共只有3项,涉及高血压、尼古丁成瘾和冠心病及骨质疏松症方面的生态遗传学研究,没有哮喘和呼吸道方面的基因项目。而至2002年3月,美国政府公布的哈佛大学在安徽总共进行的基因研究项目共有15个,包括哮喘病、高血压、肥胖症、糖尿病、骨殖疏松等。有多少血样到了美国,至今还是未知数。仅哮喘病一项,由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出资资助,当时在哈佛公共卫生学院担任副教授的徐xx本人承认拿到美国的基因样本就有16000多份。这些项目都违反中国关于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法的规定,违反生命伦理准则,被采集基因的中国农民的知情同意权丝毫没有得到尊重。熊蕾:哈佛大学在安徽猎取基因事件再回顾

哈佛大学因为这一项目,最终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联邦拨款和私人投资。其中资助哈佛哮喘病项目的,是美国千年制药公司。1995年12月,在它同意资助哈佛在安徽的哮喘病项目仅仅5个月之后,瑞典一家大制药公司就投给它5300万美元,对呼吸道疾病的遗传基因进行研究。千年公司和哈佛官员都认为,是安徽项目确保了这笔投资。徐xx以千年制药公司的资助为立足点,在2000年3月份申请并接受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1000万美元资助。徐还收集了1000名在石化厂工作的北京怀孕妇女的DNA,用于人类生殖研究。(An Isolated Region's Genetic Mother Lode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archive/politics/2000/12/20/an-isolated-regions-genetic-mother-lode/4280cf1f-ae9c-42f7-b132-9ddbe26e502f/ )

千年制药公司成立于1993成立,其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是马克•列文(Mark J.Levin),科学顾问包括麻省理工学院的埃里克·兰德、洛克菲勒大学的杰弗里·弗里德曼、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的拉朱·库切拉帕蒂;以及法国生物技术公司Genset的首席科学家Daniel Cohen。该公司主要商业模式是与主要制药公司达成利润丰厚的研发合同。例如,1997年,千年制药公司与美国生物武器计划的重要机构孟山都公司(Monsanto Inc.)达成一项价值2.18亿美元、为期五年的协议,涉及生物工程作物的研究。1998年9月,千年制药公司与著名的拜耳公司达成一项4.65亿美元的五年期协议,等等。(Millennium Pharmaceuticals, Inc. https://www.company-histories.com/Millennium-Pharmaceuticals-Inc-Company-History.html)

北京大学法学硕士、《最后一道防线(中国人基因流失忧思录)》一书作者童增2020年4月28日发表于中国新闻网的文章指出:

【“目前许多资料表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30年来主导和资助了很多收集人类遗传资源方面的项目,包括采集中东人、非洲人的血样;甚至2017年美国另一机构采集包括俄罗斯人血样的生物样本,结果遭到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严厉警告。”
“一位美籍华人学者通过国内一位记者告诉我,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政府有的部门对西班牙语系的拉美人意见很大,发现墨西哥等国的人到美国后就生小孩,然后就吃美国小孩越多福利越好的政策,父母亲靠这个福利就不工作了。美国有关部门提议,也是由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出资,采集这些人的血样,通过基因测序和编辑,制造出能够抑制这些拉美人的生殖能力的制品,后来媒体曝光受到谴责,但这项研究是否还在秘密进行,外界都不清楚。”(http://news.sina.com.cn/w/2020-04-28/doc-iircuyvi0321660.shtml)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是美国公共卫生局(PHS,United States Public Health Service,美国公共健康服务中心)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冷战期间,负责美军生物武器研制的主要机构是陆军医学部。1969年陆军医学部被正式改组为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从生物战计划启动伊始,美国公共卫生局(PHS)就密切地配合其研发活动。为了制订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计划,1950年,PHS派往德特里克营1名联络官与军方就最新监测方法及流行病、疾病控制、人员和公共基础设施的保护等保持充分的信息交流。从1950-1970年代,在23年里有30所大学(研究所)和7家制药公司成为USAMRIID的合作伙伴,其中包括哈佛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耶鲁大学等,还有国家制药公司、辉瑞制药公司、联合制药公司和惠氏制药公司。(见赵丽梅 于群:《美国军方生物战计划与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策略》,《北方论丛》2014年第02期)

冷战中期以来,随着美国政府资助规模的不断膨胀,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成为美国生物武器研发系统的核心单位。据美国《防务新闻》2004年2月的报道,9.11恐怖袭击事件和2001年炭疽病菌袭击事件后,作为美国防生物恐怖主义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陆军、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国土安全部投资10多亿美元在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县德特里克堡建造一个安全性很高的“全国跨机构生物防御园(NIBC)”(国家癌症研究所也在其中)。在这个园区内,这三个机构将分别建造相互毗邻的三个实验室,以促进各个实验室科学家之间的协作与交流,“共同打一场防生物恐怖主义战争”。据美国联邦机构的官员称,美国联邦生物防御方面的研究经费已经由自2001年的3.05亿美元增长到2004年的40亿美元。美国联邦官员认为,生物防御园区内新的实验室的创建是完全必要的。“将多个实验室放在一起是必要的,这正是美国战略需求的一部分。”(http://news.sohu.com/2004/02/17/98/news219099856.shtml)也就是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哈佛大学等等机构得到的中国基因样本是与美国陆军生物武器研究机构共享、交流与密切协作的。

美国生物武器研制基地德特里克堡陆军公共关系首长诺尔曼·M·考沃特在《刀刃》一书中披露,1969年整个生物和化学战争研究预算是3亿美元。1970年11月尼克松签署《日内瓦议定书》一年后,政府不但没有兑现每年削减生物武器研究费用的承诺,国防部的生物武器预算反而由2190万美元增至2320万美元。尼克松承诺立即销毁的生物武器仍完好无损地存放在阿肯色州的松崖(Pine bluff),他曾宣布将德特里克堡由一个生物武器测试场所变成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下属的单纯预防性卫生研究实验室,也未见任何行动。(伦纳德·霍洛威茨(Leonard Horowitz)著;曹爱菊,曹化银译,《突发病毒-艾滋病与埃博拉病》,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0.01,57页)

尼克松总统宣布加入《日内瓦议定书》后,自1971年开始又通过“为劳动部、卫生教育和福利部的补充拨款提案”来暗中确保生物武器开发经费。从那个时候开始,因此,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以及国家癌症研究所就以“和平目的”为幌子,在研究经费方面超过了美军生物武器基地德特里克堡,事实上取代乃至接管了德特里克堡,成为世界上最大最活跃的生物武器研究基地。据《自然》报道,当时德特里克堡的所有人员“正热切地期望承担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交给的卫生研究项目……”。德特里克堡的很多科学家“不同程度地参与过基础性研究,许多人正在与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进行项目合作,所以无需太多转变”。(伦纳德·霍洛威茨(Leonard Horowitz)著;曹爱菊,曹化银译,《突发病毒-艾滋病与埃博拉病》,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0.01,62页)

二、美国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资助的实验室,早就具备制造新冠病毒的能力

2015年,拉尔夫·巴里克的论文《一个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了人类出现的可能性》刊登在国际著名期刊《nature》的电子刊物上。这篇论文提到“为了研究循环蝙蝠冠状病毒的出现可能性(即感染人类的可能性),我们构建了一种嵌合病毒”,并说“这种杂交病毒使我们能够评估这种新的棘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

这篇文章的主要作者是北卡罗来纳大学冠状病毒专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及其团队成员。这篇论文本身明确提到:

【All mouse studies were performed at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nimal Welfare Assurance #A3410-01) using protocols approved by the UNC Institutional Animal Care and Use Committee(IACUC).】

即所有(白鼠)试验都在美国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实验室进行。敌对势力势力试图拿这篇论文栽赃中国,纯粹是制造谣言。

拉尔夫·巴里克的长期的主要的资助者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正是落实美国生物武器计划的主要机构。这个实验当时引起美国医学界非常大的争议,医学专家Declan Butler 2015年也在 Nature Medicine上撰文表示,这种实验没有什么意义,而且风险很大。

三、美国最权威的病毒专家怀疑非典是实验室制造,而与美国生物武器计划密切的专家则宣布是自然起源于蝙蝠

2005年2月20日,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微生物学教授、曾担任美国病毒学学会副主席、从事冠状病毒研究长达28年的凯瑟琳·霍姆斯博士出人意料地指出,由于非典冠状病毒(SARS Cov)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因此可以认为,除了在实验室存在以外,非典病毒在自然界已被彻底消灭。如果非典再次蔓延,只有3种可能:“重新进化产生一种新的类似病毒,实验室病毒样本意外泄漏,或者发生生物恐怖袭击。”

对于非典,美国政府及与美国生物武器计划关系密切的科学家们则是另一个态度。2003年9月,非典疫情刚刚过去,长期接受美国生物武器计划主要组成机构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大规模资助,曾在许多NIH研究部门担任过评审员,曾担任世卫组织、CDC和NIH顾问,对冠状病毒谱系有20年研究的北卡罗来纳大学教授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博士说:

【有一种观点认为“非典”病毒随气候的变化而消失。另一方面,二月被认为是感冒高峰季节,但“非典”直到四月份才达到高峰期,这与季节论相悖,所以任何人都不能肯定“非典”不会再来。而这也许会使人们担心这次非典只是一个先期浪头而感到不安,就像1917年春发生的流行感冒,是1918年那次传染病的开始一样,那次传染病使全世界2000万人死亡。】

即暗示非典和类似非典的病毒因为自然原因会再次爆发。

据2008年12月1日新华社《美国在实验室重建非典病毒 有望研究防治新方法》的报道,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在新一期《国家科学院学报》电子版上发表报告称,他们在实验室成功重建了非典病毒,他们认为,蝙蝠身上的非典病毒发生一定变异后,会感染到人身上,并不断传播。巴里克说:

【“现在我们能够设计并合成各类非典病毒,这将成为防治未来可能的非典疫情的重要一步”。】

2012年,新型冠状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爆发后,拉尔夫·巴里克第一时间对外公布:

【“符合逻辑的可能性是,那些在这一地区(中东)大量存在的动物(可能把病毒传染给人类),生物学家应该从动物身上采集样本,包括骆驼和山羊。”“蝙蝠可能直接将这种病毒传染给人类。”(http://news2.jschina.com.cn/system/2012/09/30/014763387.shtml )

保加利亚医学记者和中东通讯员迪利娅娜·盖亚坦芝耶娃(Dilyana Gaytandzhieva)指出,蝙蝠被科学界认为是埃博拉病毒和中东呼吸综合症以及其它致死性疾病的可能宿主。然而,这类病毒传染人的确切轨迹仍然不能确定。在美国国防威胁降低局生物合作协定项目中,蝙蝠携带的致死性病原体大量研究,美国认为其有军事意义。2014年共有221只蝙蝠在五角大楼格鲁吉亚生物战卢加尔中心的研究项目中死亡。

2015年到2017年,美国机构生态健康联盟旗下的研究者Simon Anthony带领小组在全球游荡,号称研究冠状病毒地理分布,捕获并释放了约12300只蝙蝠、3400只啮齿动物和3500只猴子。他们的工作遍及非洲、亚洲(包括中国)、南美洲和中美洲的20个国家。

根据生态健康联盟PREDICT项目公开的数据显示,自2008年4月至2018年9月,PREDICT项目针对冠状病毒总计在中国采集了约388批次,8680件来自蝙蝠,老鼠及人体的病毒样品进行监测预警,其中PREDICT 1项目为238批次,4874件样品,PREDICT 2项目为150批次,3806件样品。以及总计241批次PREDICT 1和PREDICT 2项目的样品检测结果。据统计,至少有上万件左右的动物及人体的病毒,被运至美国的试验室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lumanman 2020-5-3 22:56
美国政府曾给武汉病毒所三百七十万美元合作在中国大山里收集传人的蝙蝠病毒。 石正丽是拿美国的钱为美国人干活。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5-29 03:34 , Processed in 0.01530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