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再论李文亮“吹哨”事件

2020-5-6 01:18|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7913| 评论: 1|原作者: 老王社长

摘要: 但是, 当疫情扩展至世界,不少西方国家抗疫相对失败,不省自责,反恼羞成怒,在中国海外反共“民运”不断的挑唆下,也捞起了李文亮事件作稻草,无限消费李文亮,将李文亮事件作为中国政府“隐瞒疫情”“扩散疫情”而问罪“索赔”的证据,这是在危害整个中国了。在这形势下,性质就变了。

再论李文亮“吹哨”事件

老王社长

眼科医生李文亮得到了私下小道消息,12月30日在他的同事微信群里传,出现了SARS,提醒同行注意自己保护,要求消息不再外传。这被认为是“吹哨”。1月3日,他受到官方训诫,认为他传播了“不实消息”。这即被网上剧烈地解说为“压制吹哨人”,最后至今,又被国际敌意国家拿作中国政府“隐瞒疫情”的最具杀伤力“证据”了。

但不要忘了,就在眼科医生李文亮微信私传小道消息的第二天,中国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这方面的最高权威高福院士及其团队,即否定了李文亮,却向官方报告说“未发现人传人”。老王早就问过,你是中国政府的各级领导,这时,你能听谁的?听眼科医生李文亮私传的?还是听国家疾控最高权威高福们的?这时的官方基层派出所“训诫”了李文亮,怎能算是“压制吹哨人”?怎能算是“隐瞒疫情”?

我们知道,一场抵抗剧烈传染性病毒的大战,牵动国家全局乃至世界,动员和发动它,其决心下定的困难,等同于一场战争,乃至不亚于下达一场世界性战争的决心!

一场普通的战斗,一个团长、师长、军长难道可以根据一个基层士兵听说而流传的敌情情报(哪怕事后证实是准确的情报),就可以即刻进行战斗的动员部署,和下达作战的命令?他难道不需要获取更多渠道的情报,加以甄别和判断,才能形成决心?

军事家毛泽东说:“指挥员的正确的部署来源于正确的决心,正确的决心来源于正确的判断,正确的判断来源于周到的和必要的侦察,和对于各种侦察材料的联贯起来的思索。”

请注意,是“对于各种侦察材料的联贯起来的思索”,而决不能是仅依据一条线索,一个士兵私下的流播。严肃说,若李文亮是那位士兵,他有关敌情的私下传说可能恐慌了军心,他不但将被“训诫”,甚至极可能枪毙。再说一遍,哪怕事后证明士兵“李文亮”的私下敌情传说确实,也无法动摇他当初私传敌情恐慌了军心而受到军法严处的正确性,更不可能去追究什么他的团长、师长、军长“隐瞒敌情”。

普通战斗如此,我们上面说了,一场抵抗剧烈传染性病毒的大战,牵动国家全局乃至世界,动员和发动它,其决心下达的困难,不亚于下达一场世界性战争的决心!

共产国际间谍左尔格早就向斯大林密送了希特勒进攻苏联的巴巴罗莎计划情报,斯大林没有听。他怀疑这是西方挑拨苏德关系的假情报,他手里可能还没有更多线索供判断的情报。他失误了。德军闪电突入莫斯科城下。苏联几乎亡国,但没有人指责他“隐瞒情报”,更没有人事后向斯大林“问责”。因为最后是苏联胜利了。

戴笠军统,早就向罗斯福传递了日本将突袭珍珠港的情报,罗斯福也没有听。有怀疑说是罗斯福蓄意死一些美军,好让他易于动员美国卷入二战,这是“阴谋论”,不信它。但说明罗斯福手里可能也还是没有更多线索的情报。他不信戴笠。他失误了。珍珠港被炸个不亦乐乎,太平洋舰队几覆灭。但没有人指责他“隐瞒情报”,也更没有人事后向罗斯福“问责”。因为最后是美国胜利了。“胜利者是不受指责的”。一个战略统帅,不在他初期的失误而在他最后的胜利。

奇怪的是,明明中国政府在这场抵抗新冠病毒的大战中下决心果断,动员部署和指挥得当,终取得了最后的决定性胜利,且不幸还有了西方不少医疗强国相对失败的反衬,却仅因疫毒初现,“敌情”不明之时,有过短暂20天左右的研判和发生过基层官员“训诫”私传流言的非专业疾控眼科医生李文亮的微型失误,便可全不顾中国最后胜利的结果,而倒要被加罪所谓“压制吹哨人”,“隐瞒疫情”,“扩散疫情”;要“追责”,要被控,要强索向各国天文数字的国家赔偿呢!无他,恰因为中国政府胜利了。若中国政府失败了,世界敌意国家可以攻击你,嘲笑你,煽动颠覆你,但不会恐惧你。结果你胜利了,而且是在我敌意国家同时发生的抗疫之战失败面前胜利了,世界看见了制度的长短比较了,这就心生恐惧了,哪怕你中国仍一心对我友好,我也必须罗织莫须有的罪名来讨伐你,消灭你了。危险在这里!

但初始批评中国政府压制“吹哨人”李文亮的,并不是西方政府,而是中国海内外的反共“民运”、右派自由派,和反对中国“改开”路线的激进左派。他们的批评都错了吗?也不。李文亮医生虽并非“吹哨”,也无权公开“吹哨”,但他私下传播的病毒发生且危险的信息,事实证明毕竟是准确的,且他被委屈“训诫”后,仍坚守在抗疫第一线不幸牺牲以身殉职,他是英雄,是烈士。无论中国左右两派都抓住了李文亮事件批评攻击中国政府的动机、方向如何的不同,但都对中国人民反对各级政府官僚主义,敦促中国官僚体制的改革和民主制度的完善有利;对促进中国政府痛定思痛,吸取和总结抗疫经验教训有利的。但是, 当疫情扩展至世界,不少西方国家抗疫相对失败,不省自责,反恼羞成怒,在中国海外反共“民运”不断的挑唆下,也捞起了李文亮事件作稻草,无限消费李文亮,将李文亮事件作为中国政府“隐瞒疫情”“扩散疫情”而问罪“索赔”的证据,这是在危害整个中国了。在这形势下,性质就变了。一个有中国人民利益良心的人,就应站在中国人民的立场,实事求是地看待李文亮事件了,就不能允许西方敌意国家利用李文亮事件来危害中国人民的整体利益了。若这时中国的右派左派无论“方方”们,还是自诩“毛派”们还在继续歪曲渲染李文亮等事件,闭眼编造各种谣言“日记”,蓄意和主动为西方敌意国家提供更多的向中国“问罪索赔”的“刀子”、“炮弹”,就不再是什么“言论自由”,就难以辩白自己的今日汉奸分子之嫌了!

2020年5月4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sxm 2020-5-6 12:15
既然老王认为高福不代表体制,高福的错不能怪政府,那好,只要你能让政府主动从严处理高福而非罚酒三杯,我就信你说的话。否则“高福的错不能怪政府”这种论断恐怕有违大众的常识。我没看过日记,也不支持索赔。如果非要说我“客观上为敌国提供了刀子是汉奸”,那我觉得列宁当年也是“俄奸”呢。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5-28 15:17 , Processed in 0.02214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