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解雇加销号,美式“自由民主”又发威

2020-5-22 22:3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379| 评论: 0|原作者: 鹿野|来自: 察网

摘要: 佛罗里达州卫生部门官方网站在公布了今年1月份就已经出现新冠肺炎患者的消息之后,连夜紧急删稿,恢复后的数据删除了相关症状出现时间的信息。而5月19日,又有一件关于佛罗里达州新冠疫情的消息展示了美式“自由民主”的神威
这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超阶级的“自由民主”,一切自由民主都是有阶级性的。西方资本势力的话语权越大,工农大众的话语权自然也就越小。西方资本主义的“自由民主”本身就是资产阶级对于工农大众的压迫,推行这种“自由民主”越彻底的国家,对工农大众们的剥削压迫就越残酷,工农大众拥有的自由民主空间也就越小。这本来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只不过是在某个时期内由于公知刻意回避这一点,一些人才把这种以资本主义法西斯恐怖为基本特征的美式“自由民主”误解成了超阶级的“普世自由民主”。

【本文为作者鹿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鹿野:解雇加销号,美式“自由民主”又发威

笔者日前在《中国要调查美国,美国竟封杀灭口……》一文中曾经提到,5月4日,佛罗里达州卫生部门官方网站在公布了今年1月份就已经出现新冠肺炎患者的消息之后,连夜紧急删稿,恢复后的数据删除了相关症状出现时间的信息。而5月19日,又有一件关于佛罗里达州新冠疫情的消息展示了美式“自由民主”的神威——负责维护美国佛罗里达州新冠疫情数据的科学家拒绝修改新冠疫情数据,结果遭解雇:

【据美国媒体《今日美国》报道,负责维护美国佛罗里达州新冠疫情数据的科学家在近期遭免职,这位科学家称,自己被免职的原因是拒绝修改数据。
这名数据科学家名为丽贝卡·琼斯,她表示自己一人创建了佛罗里达州的新冠疫情的实时数据网站,这一数据网站可以提供细致到每个邮政编码下的疫情数据。这一网站还得到了美国白宫新冠疫情小组成员黛博拉·博克斯的赞扬。
然而,丽贝卡·琼斯最近被佛罗里达州的卫生部门解雇。琼斯在一封邮件中表示,自己从五月初开始不再参与疫情数据更新的项目。她在邮件中说:“我不会指望新的团队能保持我在前两个月里强调的可用性和透明度,毕竟我对这两点的承诺正是我不再管理它的原因。”
琼斯在发给媒体的声明中表示,自己被佛罗里达卫生部门解雇是因为她拒绝“手动修改数据以支持重新开放的计划”。
佛罗里达州长罗恩·德桑蒂斯在周二回应此事件时对其轻描淡写,表示这一问题“无关紧要”。当地政府发言人称琼斯被解雇的原因是“多次不服从指令”,同时还在未经部门协商和批准的情况下单方面修改网站。不过耐人寻味的是,政府方面并没有否认琼斯提出的政府要求她修改数据的指控。
美国佛罗里达科学家拒绝修改新冠疫情数据,结果遭政府解雇
https://new.qq.com/rain/a/20200520A03DAG00

无独有偶,仅仅过了一天的5月20号,美国视频社交网站YouTube又一次展现了美式“自由民主”的神威——其注销“克里米亚24”电视台以及两个俄语媒体Anna News和News Front的帐户,这使得克里米亚当地人也无法在相关平台上看到本地节目了,以致于克里米亚内部政策、信息和联系部长米哈伊尔·阿法纳西耶夫不无讽刺地表示,“这就是你们对待言论自由的真正态度,以及所谓的‘西方民主’在起作用”:

【据俄罗斯《观点报》20日报道,美国视频社交网站YouTube注销“克里米亚24”电视台以及两个俄语媒体Anna News和News Front的帐户。俄罗斯外交部网站发表声明称,“我们呼吁有关国际机构和非政府人权组织对这些令人发指的事实做出回应。”
声明指出,“克里米亚24”电视台是克里米亚半岛上最受欢迎的信息来源媒体之一,是克里米亚半岛最大的媒体“克里米亚电视和广播公司”旗下电视台。由于注销了该电视台的帐户,大约3万名订阅者无法访问观看成千上万的视频。
报道指出,谷歌公司YouTube的此番行为被认为是美国控制的互联网平台歧视、不平等对待俄语媒体资源的又一个举动,美国控制的互联网平台系统地对俄语内容进行任意审查。
克里米亚内部政策、信息和联系部长米哈伊尔·阿法纳西耶夫表示,“封锁克里米亚半岛主要媒体”是史无前例的事件,是“对信息领域施加压力和实施‘清理’的极其笨拙的尝试。他说道,“这就是你们对待言论自由的真正态度,以及所谓的‘西方民主’在起作用。”
克里米亚主要媒体被美国YouTube销号,俄方:所谓“言论自由”?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67291225855432714&wfr=spider&for=pc

这两件事,以及此前疫情期间发生的一系列西方特别是美国控制舆论的做法,可能让不少中国人大跌眼镜,认为这违背了西方“自由民主”的价值观。然而,事实上禁止一切对西方资本势力有威胁的言论,只允许发表反共反华的言论,本身就是西方式“自由民主”的核心概念,几十年来一贯如此。

比如说,《毛泽东选集》就因为里边有主张社会主义革命的内容,在英美等国出版的时候就被要求“必须将相关文字全部删掉”,最后因我方拒绝妥协而未能出版:

【1954年3月29日,英国共产党总书记波立特给中共中央来信,提出他们在翻译时,准备将《毛泽东选集》第二卷《战争和战略问题》一文的第一、第二两节删去。原文指出:“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原则是普遍地对的,不论在中国在外国,一概都是对的。”“但是在同一个原则下,就无产阶级政党在各种条件下执行这个原则的表现说来,则基于条件的不同而不一致。”英方并附来了负责《毛泽东选集》英译本出版的英国劳伦斯出版社负责人摩里斯·柯恩佛斯的信,信中说明了需要删节的理由。其后,波立特再次写信给我党中央,解释理由:这两段文章主张采取武装革命,……英国的法律禁止一切公开出版物出现推翻政府的言论,同时,如果此英译本在美国出版和发行,亦有可能使美共受到美国政府的迫害。……最后,我方未授权劳伦斯出版翻泽第二版《毛泽东选集》英译本。
《档案春秋》杂志社编,当年那些事  2,华文出版社,2011.01,第139页】

在西方资本势力统治中心的美国,更是把这种“自由民主”发展到因人废言,严禁引用或正面评价一切共产主义者言论的程度。像2013年时,美国教育部下属网站引用了毛泽东主席一句谈教育的名言,这句话虽然没有什么政治色彩可言,但是只不过是因为其是“共产主义者”所说的,就不得不在第一时间删除并且致歉:

【美国教育部下属机构国家教育统计中心22日在其网站的儿童专区“每日语录”一栏中引用毛泽东名言,但后来又将其删除,并换成了林肯的名言。
该网站以英文引用了毛泽东的名言“对自己,‘学而不厌’,对人家,‘诲人不倦’”(本网注:出自毛泽东《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有美国网民发现后在社交网站分享,事件迅速传开,国家教育统计中心因此受到批评。
网站事后删除了有关内容,先是改成“今日无警句”,后又换成了林肯的名言。对此,有美国参议员声称,教育部必须解释为何引用“共产主义者”的话。
美国教育部代理新闻秘书达伦·布里斯科称,“国家教育统计中心网站的儿童专区的‘每日语录’栏目今天选择登出的名言欠妥,其本意是想强调教育和学习的重要性。这一专栏每天从我们2007年更新的数据库中自动生成一条与教育相关的警句。现在这一栏目已经暂停。我们正在核查数据库中的内容。”
http://www.chinanews.com/gj/2013/03-25/4672962.shtml

试问,中国禁止过主流媒体引用华盛顿林肯等人的言论吗?显然,中国即使是最激进的时期,也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我们非但从没有像美国一样因为政治立场不同而“因人废言”,而且建国至今的中学历史课本里始终对于这些资产阶级政治家持肯定态度。

更有甚者,暗杀也是西方资本势力封口常见的手段。笔者日前曾经在《美国与中国驻以色列大使的死亡之谜》一文当中提到美方有重大嫌疑。有些朋友认为不太可能有这种事。其实很多人只是不知道,西方特别是美国害怕中国外交官的“宣传渗透”,一直是让中国外交官生活的恐怖与死亡威胁之下的。像1972年2月6日的中国驻联合国外交官遇害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在当时,新中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权益后,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就对中国在纽约的外交人员实行了严密的监视:

【有好几次,我们都发现,只要我们的车一离开罗斯福旅馆,后面总是有一辆或二辆黑色轿车跟随着我们,亦步亦趋毫不放松,等到我们开到动物治疗中心附近时,黑色轿车就不见了。后来才知道那是联邦调查局或中央情报局的盯梢车,他们以为我们外出不是去开会,而去干与“外交官身份不相符的事情”。时间不长,跟踪毫无意义。他们也就与我们便宜接会面了,或超车从车窗伸出手来向我们摆手微笑表示他们不得已而为之;或有时遇到我们便直言相告他们是联邦调查局专门跟踪中国人的。
符浩,李同成主编,经天纬地  外交官在联合国,中国华侨出版社,1995.04,第216页】

在这种恐怖的氛围之下,中国方面非常重视安全保护,但是还是发生了年仅27岁的外交官王锡昌猝死事件。事件发生之后,美国医生第一时间表态“年轻人猝死的情况屡见不鲜”,警方则否定了他杀可能:

【我们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代表团包住罗斯福旅馆整整一层房间,防止外人进入住区;昼夜值班;对主要领导采取保卫措施;责成美国警方,要其对代表团安全负责,等等,但没有想到事情还是发生了。
事情发生的那天晚上,我们许多同志聚集在走廊里观看小王为我们放的两部有关美国开发西部的资料片。小王精心地操作着电影放映机,不时调整角度,以使大家观看得更加清楚。放完电影已近晚上12点,大家回到各自房间休息。第2天一早,我按照常例,召集代表团部分同志学习英语,有关同志电话通知小王,铃响了一会儿也不见回音,于是干脆敲门,但敲了半天,也不见开门。同志们起先还以为年轻人睡熟了,不易叫醒。尽管如此,大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因此,设法取来了旅馆女佣所使的万能角匙,那知一打开门,就近一看一摸,小王身体下半部分因盖着毛毯尚有余温,但上部已经冷却僵硬。团领导当即请来了大夫,经诊断,他已于清晨约三四点钟时死去。原因何在?昨天晚上还活蹦乱跳的小王为什么突然死去?我们要知道究竟是为什么?医生再三说明,年轻人猝死的情况屡见不鲜,可能死于某种突发疾病。但我们始终不信。我们不信同机而来的小王会永远地离开我们。我们要求答案。
这件事惊动了周总理。周总理指示一定要查清原因,并指示代表团领导要同美方交涉,指出目前正值中美打开大门改善关系之际,发生这种事情,美方负有查清这一事件义不容辞责任。周总理还指示代表团,死者的尸体不能火化,务必等查清后再作处理。我们报案后,纽约警察局很快派侦探进行调查。他们查遍了每个房间,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接着是取指纹,取水样,忙得不亦乐乎。可查了半天,他们提不出任何结论,他杀也被否定。
《钓鱼台档案》编写组编,钓鱼台档案  第4卷,红旗出版社,1998.06,第3279页】

后来在中国方面拒绝火化尸体,并要把一些证物让国内人员勘验之后,美国方面才不得不承认王锡昌不是正常死亡而是被毒死的,但是一直到今天,将近半个世纪过去了,美国也始终没有查明凶手,这种态度本身就已经可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原来是有人在小王为大家烧的饮用水里,投放了纯尼古丁。小王烧的开水壶距黄华大使、陈楚大使的住房仅几步之遥。情况很明显,投毒者要暗害的不是小王,而是代表团的领导人。是小王首先饮用了此水而被毒死。他杀已经明确,究竟是谁在开水壶里放下纯尼古丁?又是谁指使凶手投毒?团领导奉周总理之命就这两个关键问题不断催促美方破案,但美方一直没有明确答复。
李同成主编,中国外交官手记  上,鹭江出版社,,第453页】

有些朋友总是埋怨,中国在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媒体总是不太给力,甚至连部分在美外交人员也不敢旗帜鲜明地揭露美国的真相。其实,笔者个人认为我们应该理解他们,因为他们生活的环境之恶劣与危险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即便是在中美还没建交的时候,中国在美国的外交官也很少批评美国体制和价值观,而强调要把自身的安全放在第一位,即使是这样还发生了王锡昌遇害事件呢!在一个连“对自己,‘学而不厌’,对人家,‘诲人不倦’”都不允许发表的国度里,哪有旗帜鲜明地揭露真相的空间呢?

解雇、销号、封杀甚至暗杀,这就是西方特别是美国对待一切对西方资本势力有威胁的言论的态度。那么,为什么自诩“自由民主”的西方特别是美国,却用这种恐怖手段来严禁一切对西方资本势力有威胁的言论呢?这个问题其实在毛主席建国初期所写的,曾经被长期选入教材的老课文《驳“舆论一律”》当中,已经解释的非常清楚了:

【你看,“舆论一律”,或者说,“没有舆论”,或者说,“压制自由”,岂不是很难听的么?他们分不清楚人民的内部和外部两个不同的范畴。在内部,压制自由,压制人民对党和政府的错误缺点的批评,压制学术界的自由讨论,是犯罪的行为。这是我们的制度。而这些,在资本主义国家里,则是合法的行为。在外部,放纵反革命乱说乱动是犯罪的行为,而专政是合法的行为。这是我们的制度。资本主义国家正相反,那里是资产阶级专政,不许革命人民乱说乱动,只叫他们规规矩矩。剥削者和反革命者无论何时何地总是少数,被剥削者和革命者总是多数,因此,后者的专政就有充分的道理,而前者则总是理亏的。】

是啊,这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超阶级的“自由民主”,一切自由民主都是有阶级性的。西方资本势力的话语权越大,工农大众的话语权自然也就越小。西方资本主义的“自由民主”本身就是资产阶级对于工农大众的压迫,推行这种“自由民主”越彻底的国家,对工农大众们的剥削压迫就越残酷,工农大众拥有的自由民主空间也就越小。这本来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只不过是在某个时期内由于公知刻意回避这一点,一些人才把这种以资本主义法西斯恐怖为基本特征的美式“自由民主”误解成了超阶级的“普世自由民主”。

不过幸运的是,十八大以来特别是这次疫情以来,国内对于这种美式“自由民主”真相的报道已经越来越多,相信将来应该不会有多少人再受骗了。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5-28 15:36 , Processed in 0.02194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